品学书屋 > 科幻小说 >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 第62章 赐酒
==第六十二章==

天光刚亮,两人还没醒来。

杜昭站在门外心急如焚,左思右想还是敲了敲门。

“二爷,不好了,宫中出事了。”

唐咏宁向来睡眠浅,听到外头的敲门声是半点困意都没有了。

她玉足刚着地,李乾抬手就将人摁回了塌上。

“找我的,你继续睡。”

话落,他一把将衾被盖到她身上,随后利落起身,披上外氅,走出了里室。

开了门出去,见杜昭站在门外一脸的急色。

“二爷,宫里头派人来传话,说…说太后薨了。”

“什么?”

他眉峰一拧,咳了两声,“让人备马,我立刻进宫。”

等他回到屋内时,唐咏宁下了塌。

“出了什么急事吗?”

他看向她,唐咏宁身着小衣,外面只披了件上裳,胸口微低,露出了一大片斑驳暧昧痕迹,惹得眼前的人眸色蓦地一深。

他掩唇咳了两声,“我得入宫去,你再睡一会,晚些我让人护送你回唐府。”

唐咏宁有些担忧,踮脚伸手去探男人的额间。

“这么着急,你烧可退了?”

男人比她高出了不少,见她踮脚踮得辛苦,李乾揽住她的腰肢,主动俯身将额头递了过去。

两人气息拂面,他没忍住吻了吻她的眉心。

“我烧退了没。”

他昨夜喝了药,又踏实地睡了一觉,这会脸色好了不少。

唐咏宁两颊酡红,额头是不烫了,可看他的眼神澹澹幽深,跟要吃人似的。

她忙后退了两步,嗫嚅道:“虽是不烫了,可还是要注意些,你别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

李乾估了一眼时辰,喟叹了一声,拉着人又揉进怀中腻歪了一会。

“近来我怕是忙得不成了,你若想见我,可偷偷走嶂园后门来找我,不然便叫修安来传信,我定想法子去见你。”

唐咏宁美目一转,想起她会在这里,有一半是被修安诓骗来的。

“阿弟何时这般听你的话了?”

男人作恶地掐了掐她的纤腰,“三姑娘忘了,我也当过修安的夫子。”

唐咏宁啐了他一口,“你也教过我,也不知你教的是不是真学识。”

男人气息撩在她耳后,薄唇含笑:“你敢怀疑探花郎?”

唐咏宁只觉得耳后酥麻,整个身子都跟着软了几分。

他捻起她一缕乌发,似笑非笑道:“三姑娘才华馥比仙,没甚好学的,不过……有一样确是可以好好学学。”

女人乌亮的眸一转,一忖后不解问道:“是什么?”

两人正温存着,杜昭站在外头喊了一声。

“爷,该走了。”

李乾松开了她的腰,很是体贴地替她将上裳穿好。

临行时,男人俯身在她耳边道:“待得空了,我一定教教三姑娘床笫上的真学识。”

唐咏宁愣在原地,明白过来后恶狠狠地骂了两句。

“登徒子!”

“浪荡子!”

唐咏宁想着自己一整日未归家,没耽搁太久,简单收拾了面容,唯独在脖颈以及耳根处都扑了一层厚厚的粉,才敢回唐府。

一入府,便瞧见了唐修安。

她轻唤了一声,唐修安佯装没听见,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唐咏宁小步跑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

“你跑什么,做贼心虚啊。”

唐修安惨叫了两声,“阿姊,饶命啊,都是李乾让我诓阿姊的,阿姊该找他去。”

唐咏宁杏眸瞪着他,“你何时这般听他的?他让你诓我,你便诓我了?”

唐修安努了努嘴,几不可闻道:“他待阿姊真心,我才肯听他的。”

唐咏宁闻言微愣,好似吃了芙蓉糖一般,连心里都暖了几分。

见她出神,唐修安连忙哀求,“阿姊快饶了我吧,顾夫子还在绛云斋里头等着我呢。”

唐咏宁松开手,踢了他一脚。

“去吧,下回直接说,用不着诓我。”

唐修安陪了几个笑,逃之夭夭。

永临宫内,覃無枯坐在一张小塌几上,看着刑司的人四处翻箱倒柜,眸色清冷。

随公公入了殿中,提声道:“娘娘,陛下请您去一趟轩正殿。”

她长睫微颤,闭上眸道:“好。”

采楹揪了揪她的袖口,摇了摇头,“姑娘。”

覃無拍了拍她的手背,“我与他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早晚会有这一天的。”

她被请进了轩正殿,陆征高坐在大殿上,见她一身白绫素裙,迎着风而来,眉目如画,宛如昔日两人相识的模样。

男人抬眼看她,眼神克制中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悲恸。

她瘦弱伶仃地站在大殿中央,淡淡开口:“陛下有什么想问的,一并问出来吧。”

话音一落,男人扶着龙椅的手青筋微现。

“我只问你一样,太后真的是你推下云歌台的?”

覃無深棕色的眸直视他,毫不犹豫:“是,弹劾我父亲的名单中,也有太后,陛下难道不清楚吗?”

从她进来的那刻,陆征便告诉自己,只要她不承认,只要她还有半点想留在自己身边的心思,他都会尽力保全她。

“你就当真这么恨我,不愿意做我的皇后?”

这么久了,他以为终有一日,她能忘了从前的事,可任凭他如何努力,她的心就是捂不热,那满身的刺,怎么也拔不尽。

她顿住,未置一言。

他眸色暗沉,视线拢着她,妄想从她脸上看出半点情绪。

“覃無,你每回与我说话,都要再三考虑这么久吗?你夜夜都要枕着那把短刀才安眠,你的心中可曾有过我,哪怕是片刻?”

覃無嘴角浮现了一抹嘲笑,“我秦家满门都死在陛下手中,陛下觉得我应当如何?”

“因你的宠爱,感恩戴德吗?还是因你为秦家平反,死心塌地的留在你身边?”

她闭了闭眼,低缓道:“陆征,我日日枕着短刀入睡,是怕自己忘了,忘了自己的枕边人便是屠我家门的人,从我入宫的那刻起,便只想着一件事。”

她语气寡淡,半分情绪都吝啬给他。

“够了!”他周身冷意,桌案上的茶盏被他掷了出去

默了许久,他讥笑道:“好……好啊,我早该知你不愿的。”

男人双眼蕴红,高声道:“诛杀良臣、谋害太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覃無目中含泪,抬眼看他。

“不要动我身边人。”

“陆征,我从未求过你,这一生我只求你这一件。”

她从进殿到现在,面上都是冷得看不出半分人气,却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与他红了眼睛。

是了,她一贯都晓得,如何才能拿捏住他,纵使是现在,他看着她泪眼婆娑,仍是撕心裂肺得缓不过气。

陆征捂着胸口,付之一笑,“好,我答应你,你回去吧。”

覃無勾唇一笑,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她衣袂飞扬,缓步走了出去。

冬至还未来临,晚间却意外地下起一场初雪,整个永临宫内白雪皑皑,寒流冷冽。

大雪茫茫间,李乾和一个端着酒壶的内侍入了永临宫。

覃無坐在椅子上,望着交错摇曳的烛火,绛唇轻启:

“有劳李大人了。”

“娘娘不必客气。”

李乾摆了摆手,内侍将酒盏满上,递到了覃無面前。

太后以死计陷害,文武百官联合上表,非要覃無的命,

纵使陆征有心,也保不住她,他今日入宫,得到的差事,就是来为她送毒酒。

覃無垂眸看着那杯酒,伸出素手紧紧握住。

“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知李大人可否为我解答?”

李乾见他神情有异,支走了屋内人。

“娘娘请讲。”

覃無面上肃穆,抿唇问道:“胜兴十一年,朝廷追杀逃亡的秦六姑娘,在城门口,李大人为何会帮我?”

事到如今,她的身份也没什么好掩饰,只是她一直不明白,李乾与她从未有过交集,他为何会帮她。

那时,李乾确实不认识她。

前世,他带兵入宫不到半个时辰,陆征便驾崩了,在陆征的传位诏书中,还有一道密令,要他送瑾妃出宫,保她一生平安荣华,他本也想这样做。

可派去的人还未到永临宫,便听见她服毒自尽的消息。

陆征想送她出宫,有意让世人不知她的存在,宫中史料,无一记载,就连她的画像也不曾留下。

仅有宫中传闻,传瑾妃美貌惊人,胜似洛神,长了一双琥珀色的美眸,微微一眨,潋滟媚人,能使君王折腰。

那夜在城门口,借着月色,他隐约瞧见马车上的女子也是深棕眸色。

那一刹那间,他骤然忆起上一世女人搂着他的腰身道:“瑾妃娘娘是个善心人,多番救我,若将来王爷杀入宫中,请务必务必不要伤了她。”

奈何今生与前世迥异,秦将军被构陷,三族被灭,他当时并不确定马车上的女子是不是秦芜,可若真是秦芜,他想,她定然希望自己帮她。

只是他没料想到,今生秦芜为了复仇,仍是入了宫,成了瑾妃。

李乾忖缀了片刻,才想到应对的话。

“我听闻在司府,诗会上秦六姑娘曾帮过她。”

覃無微微一愣,想起在璞阳,她在李乾院中见到的那位姑娘,再将前几个月陆征赐婚,把唐二娘指给李乾的事,几桩事凑到一起琢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淡淡一笑,喉腔哑涩:“原来如此,她比我有福气。”

一语毕,她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须臾,她的小腹抽疼,唇角满有猩红的血缓缓溢出。

她笑了笑,忍着疼道:“李大人,若是可以,我想葬在宫外。”

未等到李乾回复,她身子抽搐了一下,手上的酒盏“啪”的一声,掉落到地面上。

李乾垂眸看了眼倒在桌案上的人,低声回道:“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