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穆家都是夫人说了算 > 第279章 277婚礼
风酒拿过文件打开递到司剑柔面前,“之前知道你怀孕的时候,我就让人着手去准备了,只整理独立资产是因为和其他人有合资的整理起来有些麻烦,而且需要他们花不少时间出来签字确认什么的,我就没让律师统计那些。Шww”

“这些文件你签字之后,里头的所有资产你都有权动用及处置,并且这里还有一份声明,将来我若是对不起你,或者你不愿意再待在我身边,这些资产都归你所有,放心,来源干净正途。”

风酒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两人以及这些文件的目的。

司父一脸凝重的拿过一份文件打开略了一遍,随即颇为震惊的看向风酒,“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光是他手上那一份就价值不菲,再看那列出来的清单,司父已经觉得自己无法平静对待了。

因为清单里头,甚至还有几个岛屿。

这已经让人难以想象这所有资产加起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

尽管司家不是一个小家族,可也没有这样的实力。

对于司父的震惊,风酒反倒显得格外的平静,“我想要给柔儿和孩子一个保障,也是给你们对我的信心。”

他转头看着司剑柔,温声道:“跟你说我会负责的时候,我不是一时冲动才说出的话,而是认认真真的,慎重考虑过后所做的决定。”

“柔儿,可能你觉得我只是因为这个孩子才和你在一起,可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我是因为这个孩子才发现你对我而言,不是朋友,也不是工作关系,我是你的,你说要离开我,跟我划清界限的时候,我才知道,你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所以,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慎重。”

原以为求婚已经是惊喜,可司剑柔这一刻才知道,这些日子他在背后默默的做了多少事情。

在他张扬,随心所欲的性子背后,藏着一颗细腻的心,这是她没有发现的一面。

……

风酒和司剑柔要办婚礼的事,第二天就传遍了将园以及英里的基地。

最后定下来的是在西丹办一场,在英里办一场。

由于西丹那边司家的亲朋好友涉及比较复杂敏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准备,所以第一场婚礼便是在英里举办。

倾尽全力准备了一个月,婚礼前一个星期,穆云琰和穆黎带着孩子提前回了英里。

婚礼前四天,秦书和谷琴,以及尉迟韵带着尉迟妮妮也回来了。

但尉迟韵没带着孩子回古堡,而是回了尉迟谦的庄园。

一直到婚礼前一天,尉迟韵也带着孩子去了两趟古堡,可也没看见周棋的身影。

原想着他在忙,尉迟韵也没有问,直到婚礼当日,依旧没有看见周棋出现,尉迟韵这才忍不住问了谷琴。

“周棋呢?他怎么没来?”风酒的婚礼,他怎么可能会错过?

谷琴目光望向对面某处隐秘的地方,说道:“棋哥最近有任务,不在英里,赶不回来,他和小酒说过了,回头西丹那一场他会去的。”

“怎么了?想他了?”谷琴笑着调侃。

尉迟韵摇头,“就是好奇,随口问一下。”

婚礼走完流程之后,大家跟脱缰的野马一样,十分兴奋。

有些组织的熟人看见尉迟韵,先是一愣,随即又是淡淡点头打招呼。

原以为想着会被责怪或者埋怨的尉迟韵看见这些,已经觉得意外,不由的将功劳归到谷琴的身上。

“幸好和你们坐一桌,不然大概我会被赶出去吧。”她忍不住调侃道。

又不由的觉得幸好小丫头去当花童了,不至于和她一样面临这种尴尬的局面。

她甚至有些害怕大家知道她是云诗之后会拿尉迟妮妮出气,但幸好,她预想的情况都没有发生。

谷琴无声笑了笑,“不会,云诗,过往种种,已经过去了,彻底过去了。往后,你想做云诗,还是尉迟韵,都是你的自由,没有人会怪你什么。”

尉迟韵没说话,显然只是觉得谷琴和穆黎一样,都在安慰她罢了。

婚礼结束,众人散去,古堡里,坐在轮椅上的周棋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单薄的身材早已经不能和几个月之前相比。

看着风酒及司剑柔,他难得的笑了,“恭喜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风酒嘴微动,没说话。

坐了一会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儿,周棋便喊手下推他离开了。

风酒着实不忍心,问一旁的秦书,“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多月吧,他现在身体不如之前了,受不了那么多,完事之后,估计还得休养一两个月,才能自如走路。”

“就是完全养好么……没三五个月估计不行。”秦书也愁的叹气,可周棋坚持如此,他也没有办法。

还有半个月,风酒蹙眉,望着周棋离开的方向。

对周棋这事,又何止风酒觉得不忍,夏花以及钟画也犹豫过,甚至找穆黎说过情,能不能免遭这些罪。

可正如穆黎所说的,他既然要还云诗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要为云诗的过错去赎罪,那他就要走完这一遭。

正如今日这般,他让众人重新接受了云诗的存在,心甘情愿的。

其实他不遭那些罪,没有人能拿他如何,可永远都会有一根刺扎在一部分人的心里,不能碰,要想彻底愈合,只能扒开伤口,把那根刺拔出来。

秦书拍了拍风酒肩膀,“好了,相信他,这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后面这半个月没问题的。”

……

尉迟韵回到庄园后,给尉迟妮妮洗了澡,哄她睡下,从楼上下来时,看见尉迟谦还在客厅坐着独自喝酒。

“哥,还没去休息?”

给自己倒了杯水,在沙发坐下。

尉迟谦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小妮睡下了?”

“睡了,今天忙了一天,午觉都没睡,刚刚洗着澡都在打瞌睡了。”尉迟韵喝了口水。

顿了顿,又道:“哥,你最近……生意上和周棋有见过吗?”

尉迟谦摇头,“没有,我最近忙,都没留意,不过有两批货都是秦书和我对接的,说是周棋有任务,没在英里,怎么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