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科幻小说 > 寻银记 > 第48章 八卦风
九月初九,顺王一行离开澶州城。

启程那日,依旧是红毡铺地,彩灯高悬,蒋天南和魏锟带着澶州官署的一众官员,足足送出去二里地去。

这队人马比来时的规模更加庞大,袁孟春带去京城的一应仆从和珍玩,给京城镇南侯府准备的几大车礼物,还在不起眼之处混杂存放着十多个新的大箱子,箱子主人是此行收获颇丰的顺王。

队尾还跟着一小队带刀侍卫,环拥着一辆用木笼封得密密实实的马车,里面关的是前任知府高澄。

袁家人也来送孟春。袁孟春泣不成声的拜别袁文清,回首遥遥看了眼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澶州城,登上了马车。

跟去京城的丫鬟红菱上前,放下帘笼的一瞬,袁文清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方氏领着一对子女,跟着不咸不淡的落了几滴泪,然后退在一旁。众人目送孟春远去。

看着顺王的队伍渐行渐远,魏锟长长松了一口气,对蒋天南苦笑:“蒋都督,总算是把这件事办完了。王爷这番排场讲究,若是在澶州再住上个把月,下官可真是应付不了了。”

他虚虚拂了拂头上的汗,“幸亏这事情也算圆满,不但找回了丢失的官银,还捉住了盗银子的贼子,万幸,万幸呀。”

蒋天南故作轻松笑了笑,“魏大人也是好运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人犯捉到了,剩下的,就是审了,不知你打算怎么审啊?”

“这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人赃俱获,让下官省了许多事,就循例问问也就是了,只要覃何衣不翻供,很快就结案了。”

“唔——,那云飞白呢?”蒋天南又问。

“云飞白不就更简单了,他是在行刺时当场被拿下的,周大人亲自审过,也动了大刑,他招认是看不惯民间疾苦,王爷却一路豪奢,这才发神经行刺王爷。虽然那女刺客还未能捉到,不过云飞白的案子连翻供的可能都没有。”

魏锟一笑,话头转过,“不过周大人也说了,这两起案子卷宗,需呈送京城,给陛下御览。”

“那你可审清楚了,切切要严丝合缝,定成死案,否则陛下那边可没法交代啊。”蒋天南做出一副关心的神态。

魏锟笑得老脸上都是褶子:“蒋都督放心,下官也做了十几年的刀笔吏,这些结案卷宗本就是下官最拿手的,保管严丝合缝,任谁也挑不出错来。”

他又故意带了三分惶恐,“可也有一样,下官也忧心仲仲,在案卷送到京城,陛下亲笔勾决之前,这人犯还得供着。如周大人所说,可不能平白就死了、病了、没了,否则下官也没法交代呀……”

蒋天南冷冷看着他,慢悠悠理了理袖子,“那是自然。”

“承您吉言,下官就先告辞了。”

魏锟爬上自己的轿子,蒋天南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不止,暗暗骂了句,“老滑头!”

亲卫过来请示,“都督,可要回府?”

蒋天南的目光在不远处的袁文清身上一扫,袁文清若有所觉,也回头与他对视一眼,略一颔首。

蒋天南不动声色的吩咐:“去榴花胡同。”

--

袁家今日拖家带口,全家出动来送别孟春。袁文清吩咐三爷袁文波。“三弟,你将母亲和初夏送回府去,我还有些事情要办。”

袁文波应了声是,扶着母亲和妹妹上了马车,自己也钻了进去,母子三人一车回城。

初夏眼尖,看到了蒋天南对着袁文清使眼色,带了三分不满,“三弟,大哥定是跟蒋都督见面去了。”

袁文波笑道:“二姐,你可真是耳聪目明,不过管他们去哪呢,我把你和母亲安安稳稳送回府就是了。”

袁初夏一脸不悦之色,“大哥同蒋都督交好,却又神神秘秘的什么都不对咱们说。覃竹和覃何衣的事还是蒋家二小姐告诉我的,我就不信大哥和大姐不知情,只是瞒着咱们罢了。我和母亲是内宅女眷,你整日在外面结交一群狐朋狗友,银子流水一样花出去,怎么也一点消息都不得知?”

初夏声音清脆,语速也快,一张小嘴得吧得吧,说的袁文波一脸不悦。

“二姐,你说的什么话,我一个大男人,在外面应酬交际,都是正经事,就算有什么消息,也是朝中大事,生意上的要紧事,你那些闺阁中的八卦,我一个男人家打听来做什么?”

“什么闺阁中的八卦,这是正经事,是咱们家里顶顶重要的大事。”袁初夏厉声打断他。“蒋姝说对,覃竹如今是个灾星,覃何衣眼瞧着就要问斩。我们家小心些,可别被她粘上了,也别被那覃何衣拖下水去。”

方氏听见两人争执,出来息事宁人。

“好了好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还提她做什么?文波是做大事的人,哪有功工夫管这些事。”

又见袁初夏嘟着嘴,笑道:“不过,初夏说的也有道理,我从来就不喜欢覃竹那丫头,行事说话,歪门邪道的。也就是看着老太爷的面子罢了。如今孟春走了,她也就不会没事就往咱家跑了。”

初夏听了不以为然,“娘,你想的太简单了。当年娶大嫂时,大哥就不情不愿的。大嫂走了这么多年,大哥都未续弦,说不定心里还想着覃竹呢。原本,覃竹有覃何衣撑腰,自然对大哥也不太放在心上,如今她的靠山没了,没准又紧扒着大哥了。”

这些话是当日蒋姝来赴宴时候说给她听的,袁初夏初时还觉得不以为然,这几日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她可不想跟个罪犯的妹妹做妯娌。

方氏听了眼睛就有些发直,她还真未认真想过这件事。

袁孟春走了,如今西府后宅没有了管家人,她以为原文清于情于理都要来跟她商量一番。哪知袁文清似乎自有打算,全然没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不会真的是想把覃竹娶进门吧。

袁文波笑道:“娘、二姐,放心,他们两是肯定不成了。”

“怎么不成?”初夏哼了一声。

袁文波神神秘秘地一笑,“你知道那三十万两银子是怎么找回来的么?蒋都督、魏知府查了再三都未有结果,怎么周大人一出马,覃何衣就把银子还回来了?”

“为什么?”别说初夏好奇,就连方氏也好奇了起来。“别卖关子了,快说。”初夏催促道。

袁文波摇着手中的折扇,挑了挑眉。

“你们是没见过周大人。二十来岁的正三品官,满大梁一只巴掌数得过来。他又是天子近臣,陛下亲表弟,又长得一副好皮囊,是京城中出了名的风流人物。”

“有那么好么?”初夏一脸不以为然。

“当然。这话是宴席上顺王亲口夸他的。”袁文波笑道:“何况他这般年纪还未婚娶,你们说,这样一个人,想要拿捏个没什么见识的小女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初夏瞪大眼睛,“你说的都是什么啊?你是说周大人……勾引了覃竹,覃何衣是听了他妹子的话,才把银子还回来?这不可能吧……”这可同袁初夏心目中的覃竹差得太远了。

袁文波嗤笑一声,“怎么不可能?这几日长安镇传过来的风声,是覃竹亲自陪着周大人去的长安镇找银子,周大人去了,跟覃何衣谈了三言两语,他就心甘情愿地把银子送了回来。若不是指望他妹子能一步登天,攀龙附凤,他是痴了,还是傻了?”

初夏奇怪道:“那怎么周大人又没保着他,还把他下了大牢?”

袁文波不屑,“所以说女人家没什么见识,覃何衣也是个泥腿子,三句好话就被人哄骗了。我听说锁拿覃何衣时,覃竹就在场,渔帮的人要动手,还是覃竹出言相劝。渔帮的什么堂主,这些日子天天在海塘上骂周珩是白眼狼,还说要跟他不死不休。”

袁初夏和方氏面面相觑,袁三爷见她俩还是不大信,急道:“还怪我不与你们说,说了你们又不信,那日顺王在咱们府上游园,我亲眼看见覃竹跟周大人在花园里拉拉扯扯的私会,满澶州城的官员们都看着呢。覃竹抱着周大人的大腿哭个不停,周大人却让人把她撕捋开,分明就是个弃妇的样子。”

方氏这才念了句阿弥陀佛,“好歹也是在咱们家读了几年书的,怎么做出如此丢人现眼的事。”又恨声道:“这西府风声也把的太紧了,宴请顺王那日这么大的事,竟然一点没露出风声来,真是可恨。你若不说,为娘还不知道。”

袁文波得意洋洋看着初夏,“大哥这么爱面子的人,怎么也不会再跟覃竹扯上关系了。”

袁初看不得他的得意,哼了一声,“原来是那位周大人引诱了覃竹,才能找回丢失的银子,我还以为是什么本事通天的人物呢。也不过是个……”

袁文波见她欲言又止,笑问道:“是个什么?”

初夏板着脸,“三弟,你还说自己不屑八卦,我瞧你们男人说起八卦比我们女人嘴巴还毒呢。”

“娘,你听二姐说的什么话……”

“如何,我就是实话实说……”

姐弟俩又互相抢白起来。

---

八卦风厉,吹得澶州震动,八卦主角之一覃竹此时还没得到消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