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玄幻小说 > 权与力之歌:星星之火 > 第四百七十三章:屠戮与任务
  数月前。
  南天帝国猎人协会总部。
  阿德曼单独召见了九级猎人第二的路怀慈。
  “怀慈,我知道你的立场,所以...”阿德曼还未说完就已然被打断。
  路怀慈微笑地看向阿德曼:“既然知道我的立场就不必多说其它,说吧,在哪?杀谁?”
  在哪?杀谁?这永远是路怀慈所关心的主要问题。
  阿德曼拽了一下帽檐,“咳,布轮兹市, 组织名为枭,这是资料。”说着,阿德曼将一个本子扔在桌子上便不再多说。
  路怀慈的笑意似乎更浓烈了,他拾起本子翻开来看。
  “枭,首领千花目本,组织干部八名, 以人体研究为....”
  随着资料的深入, 路怀慈脸上的笑意就愈加浓烈。
  “那个!组织上希望,你能将他们的数据带回...”
  “喂,阿德曼,你是上了年纪昏了头吗?”路怀慈露出带着浓烈杀意的表情看向阿德曼,“你是知晓我的立场的,如果没有杀戮,那么我可能会选择加入江铃音,别忘了,我只效忠于我自己,我可没有义务为你们帝国办任何事情。”
  语罢,希莱特转身离去。
  阿德曼看着其消失的背影,“切,该死的混蛋!”
  .....
  布轮兹,东部,某個曾经的地下堡垒。
  灰暗的灯光下,几十具尸体早已冰冷。
  路怀慈手中正握着一个人的头颅,那头颅还在滴落鲜血。
  而此时的路怀慈双眼已经通红。
  “久违了, 这种压抑已久的感觉。”他满脸微笑地握着头颅向着前方的最后一扇门走去。
  由于这里曾经是实验室,所以这里的所有设施都是有高强度碳钢配合合金打造而成。
  协会之所以选择路怀慈,除了他强悍的实力外,也因为枭这个组织是最隐蔽的一个组织,只是他们偶然间外出捕捉活人时被发现,帝国才发现了这潜藏于地下的老鼠组织,但这个组织的成员并不算多,只有几百号人。
  而几百号人,对路怀慈来说,更像是餐前的甜点,毕竟对于曾经一人屠戮大半个怪圈的男人来说,这太简单。
  路怀慈缓缓走到门前,他摸了摸门确定了这扇门很难打开。
  只见他的右手缓缓闪现出金色光芒。
  路怀慈猛地一掌打在门上。
  这一掌并未将门击碎,而是直接把门卸了下来。
  身着白色长袍的女人惊恐的看着路怀慈。
  路怀慈手中握着的正是她手下干部的头颅。
  “嘛,女人啊,我不会因为你是女人就手下留情哦。”路怀慈淡淡道。
  “混蛋!你是什么人!”千花木本朝着路怀慈大声质问道。
  “我?我只是一个病人。”路怀慈冰冷的目光审视着千花。
  他看了一眼周围的几口巨大绿色玻璃罐。
  “没猜错,那里面不仅仅是你们的实验体吧,这些实验体就是消失的市民。”
  “哼,你猜的不错,可你别忘了, 我可是效忠于江铃音的, 你认为你杀了我, 恶之花会放过你吗?”
  “哦?你这么说,看来你很有底气,我猜猜,你对活人的实验正是恶之花看好你的地方,没错吧。”
  “正是!”千花目本依旧高傲,要知道自己的实验曾经江铃音最看好的东西。
  “千花目本,原灭魂总局四队三席席官,同时兼任科技开发局活体实验科科长,但实验用的活体仅限于动物,而你却用活人做实验,被发现后便背叛了灭魂局和开发局,这么多年,躲在布轮兹的地下继续你的实验,我说的对吗?”路怀慈微笑着问道。
  “正是!你这种热衷于战斗的人是不可能知道我所做的是多么高尚的事情。”
  “用无辜的活人做实验然后自己标榜自己是高尚?别搞笑了,你和我一样,我们啊,都是恶。”路怀慈的笑容愈加浓烈,其中的杀意也愈加浓烈。
  “你知道吗?”路怀慈问道,“当恶碰见恶,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那当然是恶吃恶啊!”语罢,路怀慈猛地一掌打向千花目本,千钧一发,忽然一个人影闪现在千花目本身前,他猛地一脚踢飞了迎面而来的路怀慈。
  路怀慈被这一脚直接干飞狠狠砸在金属合金的墙壁之上,强硬生生被砸出大坑。
  只见路怀慈缓缓爬起,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哎呀,哎呀,还有帮手吗?”路怀慈淡淡瞥向千花目本身前的男人。
  男人一身白色西服,身披白色大衣外套,他带着白色的礼帽,看山去和自己差不多大,三十岁左右的外貌,留着短山羊胡。
  “看来我看错了。”路怀慈收起了微笑,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突如其来,他面色凝重,“兵不血刃的解决枭,然后再解决我,我说的没错吧,零番队当家。”
  男人面容冷库,“你已经失去了价值,路怀慈,我会在这里解决你。”
  “说到底,你们作为政府的走狗,所看中的还是枭的实验资料,这点我并不关心,只是,你说解决我?未免也有些张狂了吧。”
  男人没有说话,下一瞬他已然出现在路怀慈面前,一脚猛地出踹向路怀慈的头部,路怀慈立刻双手覆盖金光挡下了这一击,但尽管自己全力接下,也是硬生被击退数十米。
  只见金光在路怀慈的右手骤然凝聚,“金光掌!”
  金光掌直奔白衣男子,令人意外的是男子并未闪躲,而是站在原地,“不动如山。”男子淡然说道。
  任由路怀慈的金光掌打在男子身上,他却未有丝毫伤痕。
  路怀慈猛然后撤,“原来如此,早就听闻零番掌握普通人所不可触及的技巧,百闻不如一见啊。”
  路怀慈忽然微笑起来,“方才那一招不动如山是绷劲的衍生吧,将肉体锻炼到极致的人。”
  男人并未理会路怀慈,只是静静站在那里。
  “恰那多吉.金刚持,开。”语罢金佛现。
  紧接着一记金光佛掌骤然打向白衣男子。
  显然,他判断这一次的攻击自己是接不住的,他急忙抱起千花目本跃至空中。
  缓缓落地,千花目本已经被白衣男子击晕。
  现在,整个地堡,只剩下白衣零番和金佛路怀慈。
  战争,一触即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