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玄幻小说 >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 第406章 想不想当驸马
正午时分,皇都中心的奉天酒楼热闹非凡。
而抱着仰慕、崇拜、攀交情的人更是不少。
仰慕王缺的,那大多都是皇都中自认为自己有几分姿色的美女。
闻名崇拜而来的,那是云霄书院的学子文人。
至于想攀交情的..........那都是些没资格参与宴席的四流家族及其以下。
墨绫清不喜这等场合,故而墨绫清根本没有出面。
热热闹闹而又虚伪客套的一天结束,夜深,喝了不少酒的王缺终于能够坐着轿子被人簇拥着回府。
盈月府门前,王缺下了轿子,进行着最后一番客套。
“嗯嗯。”
“啊,对,是。”
“好,对,放心,能亏待老哥们吗?”
“行,就这样,嗯,都回去休息吧。”
终于,盈月府的府门闭拢,一瞬间好似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下来。
喝的醉醺醺的王缺坐着轿子来到庭院门口。
进了笼罩在隔绝阵法中的庭院后...........
血气冲刷周身百骸,所有酒气全部散出体外。
原本略带一丝醉红的脸也是顷刻间恢复正常。
次日,王缺和墨绫清等人都在以各自的方式修炼着。
既然整个二月份都溜不掉,那就争取将修为提升提升。
王缺的灵修境界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是元丹中期,他现在只想尽快将灵修境界提升到人桥境!
正午时分,司天监来人了。
在管家的一番通报后。
王缺出了阁楼来到客厅接待司天监当代监正,也就是司天监的当代阁主公孙云。
公孙阁主此番还带了一位弟子,他未来的传位弟子:张跃庭。
“晚辈王缺见过公孙阁主,公孙阁主能来,在下的寒舍真是蓬荜生辉。”
王缺抱着拳头笑着扭头:“这位英姿勃发的高士想必就是张跃庭吧?久闻大名。”
“云扬大儒抬举在下了,在下可受不起云扬大儒的礼。”张跃庭一表人才,此刻拱手抱拳,腰弯的更深。
公孙阁主含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云扬大儒不过二十六之龄就能连作两首传天下之诗,云扬大儒的未来.........恐怕飞升乾陵道域都是不难!”
一番客套之后,公孙阁主也是试探性的问了问王缺以后的打算,当他得知王缺要在太子登基后就离开皇朝前往海域时心头微动。
他看不透王缺的命格,他也推测不出王缺的未来。
但若王缺真的急流勇退的话.........那自己卦象上的劫难会是谁引起的呢?
四皇子?
公孙阁主心头上笼罩起一层阴霾,他似乎知道不少事情,而这些事情.........似乎只有他知道。
作为皇朝司天监,他不仅可以监察百官,更是可以监察皇帝。
他们的情报组织与手中权利就决定了他们不会偏向任何一方。
他们司天监的古训就是一切以皇朝延续为重,任何事都可以发生,只要发生的事不会影响到皇朝的命脉。
所以哪怕皇子们夺嫡再凶,他也都是站在中立的角度去看,他们司天监也是中立派的鳌首。
从王缺的盈月府离开后,公孙云的心情更沉,他能够看出王缺的决绝之意。
这王缺,绝不是随便说说糊弄自己,他是真的想远离皇朝。
“此子虽年纪轻轻但却将朝堂看的如此透彻.........跃庭,你得多跟他学学。”
张跃庭点头:“是,师尊。”
盈月府客厅内,王缺端着茶碗喝着茶,他在猜测司天监的阁主过来找他到底所为何事。
许久,王缺放下茶碗拿出了传讯玉牌。
既然自己现在已经深陷太子阵营,那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他态度得做出来。
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传讯给了太子周承瑞,告诉了太子司天监来拜访自己的事,也是顺势又提了一嘴自己后面要去海域的事。
和太子聊完后,王缺又是拿出另一块传讯玉牌,这是一枚特殊的传讯玉牌,和徐天徐族长他们拿着的一模一样!
用此传讯玉牌传出的消息,太子阵营中持此种传讯玉牌的人都能听到。
这些吊事处理完,王缺撇了撇嘴收起传讯玉牌。
“若非本少被架的太高,本少鸟你们这些鸟人。”
罕见的爆粗口骂人,随后离开客厅回到阁楼打算继续修炼。
可没等他真正进入状态,管家的通报声又来了,这次来的.........是位列三十六的公主周佩璇。
也就是之前来过的那四位公主中最为年轻的公主。
听着管家的通报,王缺心中烦不胜烦。
这三十六公主虽说容貌身材都不错,但他可对公主没啥兴趣,而且对方喜好诗词,她这一来.........烦死了!
可对方贵为公主,自己现在虽被封为云扬大儒位列二品那也不能不见。
于是乎,王缺又出了阁楼跑到了客厅去接待公主周佩璇。

“好啊云扬大儒。”周佩璇年轻貌美,性子自是活泼一些,她上来直接‘问罪’:“你明明那么高的才学造诣,那日你却玩本公主和本公主三位姐姐。”
王缺一听这话连忙道:“公主,这,在下可不敢,主要那日太忙,您得谅解。”
“行吧。”周佩璇芳龄也就二十,她本来也没打算问罪,她就是想逗逗王缺。
只听她继续道:“云扬,你今儿个是有空了吧?”
王缺心中叹了口气,努力打起精神:“是有空。”
周佩璇闻言一笑,随后在王缺‘果真如此’的眼神中拿出了一个册子:“你来指点指点我最近写的诗呗。”
王缺只想赶紧将她送走,所以二话没说直接答应给她指点。
几首诗,王缺连一刻钟都没用就给她讲好。
可讲完诗后他却发现周佩璇看他的眼神不对,而且这该死的丫头公主根本就没有在听!
“公主?公主?!”
“啊?怎么了?”周佩璇如梦初醒,回过神后脸直接红了。
王缺递回册子:“公主,讲完了,在下也要修炼去了,您看?”
周佩璇听言脸色更红,她轻咬下唇随后低声道:“云扬,你想不想做驸马?”
王缺连忙摆手正色道:“不想,而且我已经有妻子了,我很爱我妻子!”
毫不犹豫的拒绝让周佩璇脸上的羞涩消退七分。
不过她没有生气,她只是继续道:“让你现在的妻子做二房不就行了?本公主也不会亏待她。”
“而且你现在是咱们周国大儒,你若再,再娶了我,以后你权势更大。”
“其次你不娶我的话,日后过来追你的人更多,昨儿我就听人传言,说是咱们周国原第一天骄的南映华想要与你结为道侣。”
王缺神色毫无变化:“抱歉了公主,在下对名利权势并没有那么渴求,等太子殿下登基后,本少要去趟海域,有事。”
周佩璇抿了抿唇,片刻后再次开口:“云扬,你娶了我,我就是你的保命符。”
“我之所以过来跟你说这些,那是因为我觉得你的未来前途无量。”
“你不娶我,你以后会后悔的。”
王缺心念一动,但他仍是没有丝毫松口的意思:“公主,实在抱歉,我这个人曾经说过一句话。”
“那就是我决定去做的事,无论结果如何,我都绝不后悔。”
周佩璇忽然一笑:“你会的,我等你十年,十年后,你就算是求我,我都不会再嫁给你。”
说完,周佩璇收起桌上书册起身走向门外。
王缺神色不变起身道:“恭送公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