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肖迎春傅辰安 > 第93章 拍卖行
王永军还是帮肖迎春找人去了。

不多时就带着一个黄色头发的女生走了过来,看五官和皮肤却像是黄皮肤的亚洲人。

女生瘦瘦的小小的,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女士您好,我是姗姗,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肖迎春四处看了看:“我有一件东西想请您看看,看能不能在你们这里拍卖。”

姗姗估摸着肖迎春也是想卖东西,既然被叫过来了,那自然是要看看的。

于是姗姗领着肖迎春和王永军进了一个房间。

一张桌子两边,分别是两张椅子,上面还有摄像头。

肖迎春看了看王永军:“你能不能去外面等我?”

王永军看了一眼摄像头,转身走了出去。

在苏佳比的范围内,肖迎春出不了事。

等门关上,肖迎春从双肩背包中掏出了一团卫生纸。

看到卫生纸的时候,姗姗的眼睛不可抑制地微微缩了一下:这也太……随便了。

一看这包装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卫生纸打开,是一个十两银锭。

姗姗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又将银锭放了回去,语气温柔,表达却直接。

“这位女士,您这只银锭还不足以达到我们的拍卖标准。”

毕竟是世界排名第一的苏佳比拍卖行,如果一个价值一万左右的银锭都能上苏佳比的拍卖会,那也太儿戏了。

肖迎春点点头,她刚刚也是试探一下情况。

于是肖迎春将银锭用卫生纸又包了起来放进包里,微微用力拿出了另一个用卫生纸包裹的东西。

姗姗:“……”

她还是让肖迎春打开了卫生纸。

还是银锭,不过这个是五十两的。

姗姗认真看起了这个银锭,越看她越神色凝重。

银锭的价格很透明,按理来说一个五十两银锭不过十万左右的价格。

但是这个银锭很特别:她所掌握的资料中,从来没有这种印鉴的五十两银锭出现过。

要知道古代银锭上的印鉴代表的都是铸造的地方、重量、年份甚至铸造人。

可这个银锭上的印鉴,“宣风楼银号”、“魏县”的印鉴她闻所未闻。

“大梁朝”听着像是五代十国时代,然而那个时代这种样子的银锭她却没见过……见所未见。

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银锭。

偏偏看这银锭的形状、结构却又看着像是没毛病……这确实是个银锭。

可是不是古代的银锭?她不知道。

哪里来的古代银锭从银号到地址的印鉴全都没听过?

通常这种情况都是造假的多。

毕竟现代的银和古董的银还是有巨大差价的……

这看着长相清纯的女人竟是来骗钱的?

姗姗的眉头不由自主蹙了起来,满是怀疑的目光自以为不露痕迹地打量了肖迎春两眼。

肖迎春也不强求,语气平缓:“若是您看不准,也可以找专家来看的。”

抱着“万一是真的”的念头,姗姗倒是动过心思找专家来看,可她联系了两个这方面的专家,却都没联系上。

现在还早,这个时候的专家们或许还在休息,又或许在忙别的。

想了想自己暴躁的老师骂人时,口水都喷到脸上的凶悍,姗姗打了退堂鼓:“这位女士,这个银锭我看不准,不好意思。”

肖迎春本来还想着,如果银锭不行,再让姗姗看一看金锭的,可见她现在这个情况,肖迎春懂了。

估计这个姗姗是觉得:宁可错过,不能买错。

毕竟错过了不违反规则,看走眼了却是要承担责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金锭也不必拿出来了。

肖迎春也不迟疑,接过了银锭用卫生纸包起来放进双肩背包(收银系统空间),点头告辞离开。

王永军没想到肖迎春这么快就出来了,且神色如常地示意王永军离开。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苏佳比拍卖行走出来,王永军才问:“怎么?不行吗?”

肖迎春点点头:“还有别的拍卖行吗?”

王永军想了想:“你跟我走。”

两个人上了车,三转两转去了另一个地方。

这家威利得拍卖行瞧着没有苏佳比那么大,不过进去后肖迎春发现规模也还可以,关键是人要热情许多。

王永军用英语跟对方交流了几句,那人就领着肖迎春去了一个房间。

这次王永军不用说,就自己站在了房间外面。

差不多的房间,差不多的摄像头,坐在对面的是个年轻男人,瞧着跟戴恒新年纪差不多,很瘦,脸是瘦长的猪腰子脸,有点影星廖不凡的味道。

“这位女士,我叫威廉姆,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

肖迎春这次没有再试探,直接拿出了五十两银锭。

卫生纸的外包装让威廉姆也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就笑了起来:“您的宝贝还真是特别。”

肖迎春笑了笑,打开了卫生纸示意威廉姆先看东西。

威廉姆看到了这个银锭后,再次愣住。

他仔仔细细看过后,略有些惊讶:“女士,您这个东西我看不准,我能不能叫我的老师过来帮忙看看?”

这个套路肖迎春懂:摇人嘛!

“没问题。”肖迎春点头同意了。

然后威廉姆就直接开始打电话摇人。

打完了电话后,威廉姆对肖迎春笑着问:“请问女士,这个东西是从何而来?”

肖迎春也面带微笑:“无可奉告,你们只需要鉴定后告诉我,这个能不能卖?价格大概是多少?”

“您稍等……”

不多时,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穿着唐装走了进来。

看到肖迎春年轻的东方面孔时,老者也是愣了一下。

威廉姆已经示意肖迎春:“老师,这位女士拿来了一个银锭,我看不准,想请您来鉴定一下。”

“女士您好,我叫王崇山。”王崇山冲着肖迎春点点头,坐在了之前威廉姆坐的位置上。

他戴上了老花镜,也拿起了放大镜,双重BUFF的叠加下,他开始认真研究起了这个银锭。

银锭这东西,如果只看是不是银的,很好检查,可要是想看出这是不是古代的银锭,就需要功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