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三章 宿舍
  另一边,水院。

  “同学们往前看,这就是我们学院的静心湖,今后你们基本上都要在这里生活。”

  “啥?这不是个湖么?难道我们住湖里?”

  “也······也许是船上?”

  随着一位同学的声音,大家开始不约而同地搜索湖上的船。然而穷尽了目光也只看到了几条小舟和几个竹筏。

  这时,在前面带路的学长学姐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最前的一人站定在湖边,转身向后大声说道,“请同学们分散在湖边站开。”

  在惊疑与犹豫中,新生们慢慢围着湖边站成一排,有人望向湖中心,想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结界,有人看向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们身后的师兄师姐们,发出一个个疑问。然而这些期待这一刻很久的老狐狸们什么都没说,只是互相之间交换了几下眼神,开始默念咒语。

  突然,所有人觉得好像自己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扑通一下栽进了湖里。

  “我去······”

  “救······!”

  岸上几人看着溅起的水花大笑不已,随后也纵身跳入湖中,穿过水境结界站定后,迎面对上了一群落汤鸡哀怨的目光,

  “师兄你们太坏了。”

  “就是,不能提前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吗?”

  “哈哈哈,这可是我们水院欢迎新生的保留节目,是每年不可多得的快乐。好啦好啦,你们以后也会有机会的。”

  “来来来,女生跟你你们冰琳学姐走,男生跟我走。大家先去宿舍里换身衣服,休息一下。下午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学院擂,为我们水院的大师兄加油!”

  “学姐,什么是学院擂啊?”走在冰琳旁边的小姑娘拉着她的袖子问道。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学院擂是为每年的毕业生举办的,目的是选出当年毕业生中的最强者。我们水院今年可是夺冠的热门呢,锦师兄不仅长得帅,人温柔,而且法力超强。不仅是我们水院,是全学院公认的才貌双绝。师妹们你们一定要去为我们的师兄加油啊!”

  闻言,姑娘们都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朝逢?你叫朝逢是吗?我是来自西谚的浣溪。”

  朝逢正在发呆,被身边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看向了她右边声音的主人。

  “啊,你好。你······”

  朝逢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前方冰琳的声音打断,“朝逢、浣溪,二三三三号。”

  “哎,我们是舍友哎,太巧了太巧了。”朝逢刚想吐槽这是什么奇葩宿舍号,就被旁边的浣溪一把拉向前,从学姐手中拿了钥匙就走。

  直到两人站在二三三三号门前,朝逢才从刚才的事中反应过来,看向浣溪,“你怎么不开门?”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这个怎么开······”

  “啥?不是有钥匙吗?”

  “呃······刚才走的太着急,忘了问学姐这钥匙怎么用了。”浣溪一边挠头一边不好意思地将眼神在门和手中的钥匙之间来回移动。

  “来来来,给我,我看看。”朝逢一把拿过浣溪手中水滴形的钥匙。说是钥匙其实上面既没有齿也没有凹痕,完全就是一滴光滑的水滴。她看了片刻后又将目光移向了面前同样光滑的门板,“这门······这钥匙······是在逗我们吗!”

  “要不我们再回去问问?”浣溪小心翼翼地问到。

  “不,我不信!给我两分钟让我研究一下。”

  十分钟后······

  “别挣扎了姐妹,我们去问问吧。”浣溪眼睁睁地看着朝逢死死盯着那个钥匙一动不动,最后实在忍不住重重地将手拍到了她的肩上。

  “哎你看这水滴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动?”浣溪被朝逢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愣了愣后赶紧也凑上来看,只见小小的水滴里有一片云雾一样的东西在不停变幻。

  “好像是一串数字!”还是浣溪先看出了其中的门道,“莫非这是个声控门?”说完就对着门念出了从云雾中看到的数字。只见她话音刚落,门就闪过一道蓝光。

  “哈哈哈我可真是个天才!”浣溪得意地看向朝逢。然而蓝光闪过,门还是纹丝不动。

  “呃······难道不对?这不应该啊。”刚刚得意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好,浣溪只好又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朝逢白了她一眼,皱起眉头再次看向手中的水滴。在两人反复尝试确定浣溪所念密码没错之后,场面再一次陷入沉默。

  “要不,你念一次试试?”浣溪不想去找学姐了,大概所有人都应该安排好了,现在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朝逢此时也是一样的想法,叹了口气,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也不差说这一句话。然而当朝逢念完后,水滴瞬间在她手中爆裂,化成一片水雾融入门中,刚才的蓝光再一次亮起,这一次大门缓缓打开了。二人对视了一下,赶紧跑了进去。

  “哇,这么大的房间!简直是太棒了!”跑在前面的浣溪发出兴奋的声音,朝逢刚准备嘲讽她一下,就提到一个男声在耳边响起。

  “哦,我亲爱的姑娘们,欢迎来到你们的新家。”

  “谁?谁在这里?”二人都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警惕地四处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

  “不要害怕,我是你们的管家,回家先生。我是这个房间的灵,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们的起居与生活。”

  “你你你,你有实体吗?”

  “可以说,这个房子就是我的实体,你们有什么需要只要跟我说,我会尽我所能满足你们的需要。当然,你们也可以和我聊天,我可全学院是最风趣幽默的人。”

  二人对视了一眼,朝逢问到,“回家先生,你可以看到我们吗?”

  “哦我的好姑娘,我当然是看不到的,说话是你们唯一可以与我交流的方式。”

  “那我们要两套干衣服!要最漂亮的!”浣溪听到后开心的说道。

  “如你所愿,我的姑娘。”回家先生的声音一落,两套镶着蓝边的白色的衣裙就出现在二人面前。

  “哇,朝逢,我们快换衣服去看学院擂吧!”

  “啥玩意儿?”

  “学院擂啊,你刚才没听师姐说嘛?我一定要去看看传说中的锦师兄!”

  “怎么?你是想看才啊还是貌啊?”朝逢别的没听到,偏偏才貌双绝这句不知怎么溜进了她的耳朵。

  听到朝逢的讥讽,浣溪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怎么啦!我就不能既看才也看貌吗?再说我是为了去给我们学院加油的!”,说完,她又跑过来拉住朝逢的袖子,一边说一边晃,“好舍友,我们一起去嘛,难道你不想看看师兄师姐们施展绚丽的法术?”

  听到这句话,朝逢突然停下了整理衣服的手,“你想看的,对不对!”浣溪一见朝逢发愣,眼珠一转立马乘胜追击。

  “行啦行啦,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朝逢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道。

  “我的姑娘们,学院擂还有一个小时开始,不如我们先来一顿丰盛的午饭怎么样。”管家的声音还是吓了两人一跳,不过听到他的话,两人确实觉得折腾了一上午的自己现在已经饿的不行了。

  “好的,回家先生。在吃饭的时候你可以为我们讲讲学院的事吗?”

  “当然姑娘们,请这边坐。”空旷的客厅里突然从地面升起了一张厚重的石质餐桌,随后两把椅子从地上缓缓升起,两人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缓缓地走上前入座,面前的桌子上开始出现一道道美味的菜肴。

  “关于学院啊,我就先从学院擂讲起······”

  学院塔,院长室。

  长泊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用尽可能亲切的声音开口问慧不忘,“孩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慧不忘听到院长的话涨红了脸,却一句话也不愿说。

  长泊叹了一口气,“可是你家族与魔族有什么宿怨?”

  听到这句话,慧不忘的眼中突然涌出了泪水,虽然他极力地想去忍住,但还是有些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慧不忘挥手狠狠地将脸上的泪痕擦掉,仍是一言不发。

  “没事的,我虽是魔族,但是不会偏袒。你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就是了。”

  此时的慧不忘也早就得知院长是魔族的事,听闻此语,虽然心中还有一点犹豫但还是缓缓开口说道,“我五岁那年,我的亲姐姐被魔王抢走了。我从一出生就没了母亲,是姐姐一手将我养大,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姐姐是我们笙南有名的美人,虽不擅法术,却精于琴棋书画,爱好诗书,才名远扬。可这偏偏害了她。”说到这里,慧不忘眼中的泪水好似决堤一般,不论怎么擦都止不住。

  “那一天正是我父亲的寿宴,就在姐姐为父亲抚琴之时,一团黑影闯入殿中,掳走了姐姐。在场的师兄弟和客卿有不少被其所伤,我追的时候也被拂倒在地,昏迷过去。待我醒来才知道姐姐是被魔王抢走了,自那之后,我再没见过她。这也是学生更名不忘之意,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份仇恨。”说完,慧不忘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长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静静地等着慧不忘平缓心情。而一直在旁边听着的长思此时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慧不忘口中的魔王就是长思的父亲。虽然在魔域时,也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关于父亲的传闻,但魔族中人显然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并没人放在心上。可今日从他人口中听到另一个视角的故事,心中的滋味确是不同以往,自己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只好沉默以对。

  不久,慧不忘收住了情绪,再次低下了头。长泊见此,开口说道,“孩子,我对你和你姐姐的遭遇深感抱歉,但是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魔族都如魔王一般霸道,而且有些事情,你现在可能不会懂,但以后也许会发现并不是你当初看到的那个样子。

  虽然魔王有过,但这个过错不应当由长思来承担,你明白吗?你们都是天赋异禀的好孩子,我希望你们不仅能成为强大的术师,更希望你们可以成为一个恩怨分明的君子。如果你想报仇,那你就更要好好学习,提升自己的灵力,而不是和自己的同学意气用事,更不应该诬陷他人。

  此非大丈夫所为,你可以挑战他,可以在最终的学院擂上击败他来证明自己,但是你永远、永远不要做无用也让人瞧不起的事。明白了吗?”

  “学生明白了。”慧不忘听过长泊的话,点了点头,眼中的目光更加坚定了。

  “好了,现在向长思道歉。”

  慧不忘转向仍不知该说什么的长思,弯下腰郑重地说,“对不起。”

  收到道歉的长思,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现在的他既无法坦然接受对方的道歉,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结结巴巴地说,“没······没关系,我没放在心上。”

  长泊也看出了长思心中的纠结,于是先让慧不忘回去,留下了他。

  “我知道你现在一时间无法面对这样的事,但你要知道,那并不是你的错。你的父亲······不论你的父亲怎样,你都可以选择成为一个正直的君子。”

  “就像您一样?”长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长泊震了一下,说道,“如果能成为你的榜样,那将是我的荣幸。”

  听到这样的话,长思似乎又鼓起了勇气,对院长鞠了一躬就告别了。

  “慧兄,你等一下!”

  走在前面的慧不忘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停下前行的步伐,转身向后看去。

  长思飞快地跑到他面前站定,却还是没敢看他的眼睛。

  “慧兄,对于你的遭遇,我······我真的很抱歉,我······”

  “如果你就是为了一句抱歉而来,大可不必,院长说的没错,错不在你。”慧不忘打断了长思的话,冷冷地说。

  “不是的,我想告诉你的是,”长思本来就低的头更低了,长长的睫毛也垂了下来,“我母亲也是人族。”

  慧不忘听到这句话心中一惊,“什么?”

  “我母亲,”长思顿了顿,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也是被我父亲掳来的。”

  这次换慧不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怔怔地看向面前这个腼腆的男孩,想着怪不得他身上几乎没有魔族的霸道和傲气,却有温和而亲切的感觉。

  “我知道母亲在王宫里过的并不快乐,父亲几乎不来看她,如果不是有了我,她只会活得更悲惨。我从来没想过母亲在人类是世界是怎么生活的,从未想过她······可能也有那样爱着她,等着她回去的亲人。”长思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所以我觉得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

  慧不忘拍了拍长思的肩膀,“也许我们都可以成为更好的人,在经历过这一切后。好了,别再这么哭唧唧的像个小姑娘一样,就像院长说的,等到我们毕业时的学院擂,我一定要把你们魔族的人都打趴下!”

  长思也一把将脸上的泪抹掉,“谁把谁打趴下还不一定呢,不过你要小心长珏和长漓,他们可没有我这样的好脾气,遇上他们今天的事可就没这么容易解决了。”

  “放心吧,我现在知道分寸的。”

  “那就好,哎对你是什么学院来着?”

  “侠院,你呢?”

  “土院,那我们就分开走啦!”

  “好,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日后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