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十四章 灵兽
  今日是新生们入学正式开课的第一天,所有的孩子都被分到了各自的班级,三十六个人一个班,每个院系三名学生。前三年他们将以这个小集体为单位学习一些基础课程。第一学年的课程以元素感知课为主,意在让学生准确定位自己所属院系,毕竟意象虽准,但老师的解读难免会有些偏差。

  “容遂,你知道今天第一节课在哪里上嘛?”浣溪一边急匆匆地换衣服一边问。

  “灵院。”

  “灵院!什么课啊!”

  “灵兽识别与交流。”

  “哇哇哇,那岂不是可以去和可爱的小动物玩了?耶!”

  朝逢瞟了她一眼,“小动物?小蛇小虫子这些可也都是小动物哦~”

  “啥!这也算?那我能不能不去啊!我在西谚沙漠里最怕的就是蛇了,我小时候被咬过,呜呜呜,我不去!”浣溪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上学第一天你就想逃课?你这样不等三年考可就被退学了!”

  “那······那我还是去吧,呜呜呜,阿容你一会儿可要保护我,呜呜呜。”浣溪可怜兮兮地看着朝逢。

  朝逢白了她一眼,“行行行,快别磨叽了,再不走迟到了。”

  当她们匆匆赶到灵院,发现大多数人已经到了。

  “哎,容遂,你看,那个是不是精灵啊!他好漂亮啊!”浣溪悄悄拉住朝逢的衣角拽了拽。朝逢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留着银色长发的少年穿着绣着金边的院服,正安静地闭着眼站在那里。然而就在浣溪说完的一瞬间,少年突然睁开眼,朝她们看过来。朝逢马上拉着浣溪背过身去,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说,“你不知道精灵耳朵好吗!说那么大声干嘛。”

  “我不知道啊!”浣溪无辜地说,“那你看那边,是不是那个什么华文?”

  朝逢在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但又不能不附和她,她抬头看去,正是东莱的王子,华文。东莱尚文,其人皆有些书卷气,华文耳濡目染,虽是小小年纪却显得很沉稳,墨色的长发垂至腰部,配上他温温润润的样子,倒是真不似个术师,而像个从戏里走出来的小书生。

  正在两人看的时候,一个女孩子向华文走了过去,和他打招呼,“孤竹。”

  “哎,她为什么管他叫孤竹啊?”

  “孤竹应该是他的字吧。”

  华文略微欠身,回道,“攸宜。”

  “哎哎哎,你说他俩都用字称呼对方,这么了解,是什么关系啊?”浣溪的好奇之心,哦不,如果再过两年朝逢就该知道这叫八卦之心,就从来没有一刻停下来过。

  朝逢又翻了个白眼,“素闻东莱王室与北国玉氏有婚约,今日一见,看来他的未婚妻就是玉冰寒了。”

  “哇这么刺激!哎,对了,容遂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你不会也是什么达官贵人家的小姐吧?”

  朝逢懒得理她,恰巧这时老师也来了,于是朝逢顺势让浣溪闭了嘴。

  “同学们你们好,我是你们这节课的老师,忱盈羽,字别尘。”来的是一个长胡子的老头,身形十分高大,须发皆白,面容十分慈祥,一直笑着看着大家。

  同学们都向老师欠身鞠躬,“老师好。”

  “好的,同学们这是你们进入学院的第一节课,以后大家要在一起学习三年,现在大家都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朝逢正在心里默默吐槽这种尴尬的环节,就听到了一个异常干净的声音响起,比鸟鸣声脆,比海浪声柔,让人听了后仿佛独自坐在森林的湖边看着水面上的繁星倒影,内心的杂念一扫而空。

  “今徽,字明廷,金院,来自异域,精灵族。”

  “哇,容遂啊,他可太完美了!”

  这次朝逢没有反驳,还在心里默默地点了点头,精灵果然是自然的宠儿,生得完美得让所有其他种族自惭形秽。

  “华文,字孤竹,风院,来自东莱,人族。”

  “玉冰寒,字攸宜,水院,来自北国,人族。”

  “浣溪,字露濯,水院,来自西谚,人族。”

  “朝逢,字容遂,水院,来自东莱,人族。”

  “长珏,字会天,暗院,来自魔域,魔族。”

  ······

  待众人都介绍完自己,忱盈羽开口了,“孩子们,咱们今天这一节课是灵兽的识别和交流,我们现在先去我们的教学场地。”说完,忱盈羽将袖子一挥,众人便感觉自己仿佛陷在了云里,一转眼便已来到了一个秘境内,“这里是生息源,灵院培植的所有灵木和圈养的灵兽都在这里。”

  “老师,那灵院有凶兽吗?”长珏突然问道。

  “凶兽?什么是凶兽?”浣溪又拉了拉朝逢的衣角。

  忱盈羽停下来,看向孩子们,说:“孩子们,既然长珏提到了,那我就简单介绍一下,通常来说这世间的兽分两种,灵兽和凶兽。灵兽可以沟通、驯服,与术师可以成为极佳的搭档或伙伴。而凶兽是无法驯服的,与它们讲条件是唯一可能的与它们沟通的途径,然而一个凶兽是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伙伴的,它们的内心只有恶。”

  他停顿了一下,“灵院也圈养凶兽,但它们都被封印在更隐秘的结界里,你们还太小,等过两年你们就会学习如何识别与应对凶兽了。”

  长珏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太满意,撇了撇嘴,“没意思。”

  其他人也没理他,大家就一起继续跟着老师走,忱盈羽将他们带到一片空地上,让所有的孩子围坐成一个圈。

  “这样吧孩子们,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从我开始,我说一个灵兽的名字,从我右手边开始,每个人说一个这个灵兽的特征,直到我们都说不出来了为止,那时我就将这个灵兽唤出来,大家来看看自己刚刚说的对不对。如果有谁说错了,那么下一个就由他来继续点一个灵兽。”

  他看了一圈,笑着说,“我先开始,赤鹏。”说完他便看向右手边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想了想说,“有两个翅膀。”

  “好,下一个。”

  就这样,一上午的时间,大家都在不停地见识到各种各样的灵兽,每次一个灵兽出现,老师就会教大家召唤令、识别特征、习性以及如何亲近它,与它沟通。

  “你们看,曼巴这种灵兽,长毛,滚圆,眼睛极大,四肢短,弹跳力极强。要靠近它一定要站在它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先让它熟悉你的气味,可以先慢慢伸出一只手,用手背靠近它的鼻子,动作一定要慢,等它闻一闻你的味道,然后再慢慢从它的头部,它眼睛看得到的地方轻轻地抚摸,然后再慢慢地向后,只要你力度合适,它是很喜欢你的抚摸的。”

  大家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雪白的毛茸茸的小圆球,可爱得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尤其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你。那么清澈的眼睛,似乎是只有在冰山脚下第一股融化的雪水中才能看见的透亮。

  “很多术师都会选择曼巴作为宠物养,所以虽然它的攻击力不强,但依然十分受欢迎。”

  一个上午的课程结束在大家抢着摸曼巴的快乐中······

  故事酒楼

  一位浑身上下皆笼罩在黑衣中的人推开沉重的木门,向吧台走去,风铃作响。

  “喝点什么?”

  那人没答话,只是静静看着老板。老板却似没感觉到他的目光似的,继续转身忙碌了。许久,那人出声道:“是你······回来了?”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为什么,藏了那么多年,为何偏偏现在又出现了?”

  “藏?我干嘛要藏?”

  “但是······”

  “我明白,成王败寇。”

  “为什么回来?这么突然?”

  “我自有我的打算,这事还轮不到您来过问吧。”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他会知道。”

  “您觉得他不知道?”

  ······

  “他从来都知道”

  “不过没关系,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么单纯的我了。”

  “过了这么久······你还是不能······”

  “不能怎样?相信他的鬼话?”

  “罢了,你好自为之吧。”

  黑衣人似乎转身准备走,却又停下,

  “那两个孩子的事······”

  “你怕我会害他们?”

  老板轻笑了一声,“原来你也信那些话,原来天下人的嘴真的能定是非黑白。”

  “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那黑衣人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开柜台向门口走去。

  “我······对你们来说,我还是我。”

  黑衣人脚步顿了顿,没再回头,就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