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三十七章 荒野求生
  黑森林中其实是无分冬夏的,不论外面的四季怎么变,森林中依旧是该阴寒的地方阴寒,该潮湿的地方潮湿。

  锦上卿一行人进入黑森林已经有三个月了,这才仅仅走了这黑森林外围的一半。然而就这一半走得也甚是艰难。

  他们刚进入森林的那一日便遭遇黑衣人偷袭,折损了两位术师,随后他们加强了对黑衣人的警惕,又不断地秘密变换策略,不给对方一点可乘之机。

  然而那一日突袭后赫岚他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些人的踪影,虽然他们不知对方来路以及为什么要对他们出手,但觉得对方不可能就这么放过自己。

  然而残酷的现实让他们不得不迅速地将大部分精力从防那些歹徒身上转移到躲避黑森林的危险上。

  黑森林外围的雾气随月相而变,一月之内七种瘴气交替出现,锦上卿他们刚进森林时遇上的毒瘴对他来说已经是最不危险的一种。那能攻击人心智的噬魂雾、能在脑海内产生幻象的魅杀瘴、操控人行动的降蛊雾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除了雾气,黑森林还有食人木为第二道屏障,昼夜出没的各种凶兽为第三道屏障。光是应付这些就已让众人身心俱疲。

  三个月内,他们不知多少次就因为碰了一朵娇艳的花、因为触了一根几不可见的细丝、因为踩碎了一片干枯落叶而引出了千年树精或是大群的凶兽。

  而这些尚有迹可循,中过一次招下次也就能提防了,再说锦上卿他们的战力也确实强,一般的不论是树精还是凶兽都无法伤到他们。

  真正让他们从心底感到畏惧的是那些根本看不见的危险,这片沉寂万年的黑森林中,有太多杀人于无形之中的东西。

  上个月赫岚队里的晨院术师在身体不适好几天后,突然暴毙。众人从他身上连一丝伤痕都没有找到,最后迫不得已将他尸体剖开才发现他的胃里已经生满了蝇蛆。

  赫岚一把火将那些恶心的蠕动着的蛆虫烧尽,饶是众人连生死都见过了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场面,几个女生当场就吐了出来。几个男生也是脸色苍白,都是强忍着恶心。

  众人拼命回忆他死前的经历,才反应过来应该是他一次无意中喝了凝在树叶上的露水所致。也不知是哪一种蝇子,居然会把卵下到刚结出的露珠里,怕是这种东西的繁殖就是靠进入野兽的身体,然后不断吸取宿主的营养直到宿主暴毙吧。

  而前几天,锦上卿队里的武院术师也死了。与之前那人不同,她是突然暴毙的,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就是在行走的过程中突然就倒下了,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交代就一命呜呼了。

  又是费了他们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她的心脏中找到了一根也就米粒长的刺。那刺他们到现在都不知是何时扎进那术师体内,也不知潜伏了多久,竟然能一直顺着血液来到心脏,最后给了她致命一击。

  今日他们行进时突然发现了那群黑衣人不再攻击他们的原因。

  锦上卿在一片草丛中看见一片衣角,以为又是那伙追杀他们的人,结果众人防备半天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走上去一看,才发现那是一个黑衣人的尸体。尸体挂在荆棘丛中,衣衫都撕成了烂布条,那人也被无数如铁一般坚硬的刺开膛破肚,内脏都流了一地。

  更骇人的是,看样子他落入荆棘丛的时候还没死,他一直不断地向外挣扎妄图捡回一条命,可那棘刺牢牢地钩住他的骨肉,越挣扎刺得越深,最后硬生生剜了不知多少肉下来。

  走到这里,不论是有攻略在手的锦上卿他们,还是看似对黑森林很熟悉的黑衣人,经验的作用越来越小,接下来的路都要用血的代价才能走出来。

  此时双方都没了攻击对方的心思,只求自保,这也让锦上卿他们稍微有了喘气的机会,不必同时与自然和人力为敌,最后还未死在那些危险上,先心力交瘁而亡了。

  这天夜里,几人找到一个石洞,升起火休息下来。

  多日荒野求生告诉了他们两点经验,一个是石头永远是最可靠的,土地下会钻出不知名的怪物,树枝间有无数毒蛇毒虫,整片黑森林里唯一还没有成精的恐怕就是石头了。所以他们每晚休息时都尽量找石洞或巨石平台。

  第二就是在夜里不生火远比生火要死得快,生火或许会引来一些野兽,但是基本上他们都可以应付。但如果不生火,不仅猛兽、毒虫会来,一些只在夜里游荡的幽灵也会来。

  若是一般的魂灵也就罢了,要是遇上恶灵,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他们还不敢生火的一天夜里,曾遇到过一只凶兽化的恶灵。

  那恶灵对灵力的抗性极强,没有实体让森林中的各种阻碍也无法将其阻拦片刻。好在这种恶灵之能在夜晚出没,众人疯狂地逃命至天亮才堪堪躲过一劫。

  自此之后,火光成了他们每晚的必备,不仅仅是为他们挡了许多潜在的危险。看着摇曳的火光也总是能让人想起一些美好的事情。

  今日正好轮到锦上卿和赫岚一起守夜,他们坐在洞口,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温言,现在外面该是春天了吧。”赫岚用手掌撑着头,轻轻地说。

  “嗯,对啊,可惜这森林中却是一点春色都没有。”

  “话说你们那边不也一样,一年四季都冰天雪地的,哪有什么春天。”

  “没有春天,我们也有向往春天的心啊。每年的这个时候就是北国的迎春节。”

  “你们还有这种节日?是干什么的?”赫岚听到锦上卿的话,来了兴趣,抱着胳膊看着他,等他继续讲下去。

  “迎春节啊,就是为了迎接春天喽。虽然北国严寒,没有在春天盛开的鲜花,但是我们都会用丝绢做一些假花,缀在木条上,然后插在门前。

  每年的迎春节各个城市里都要选出最美的一束绢花,因为这绢花都是各家未出阁的女儿做的,所以选花也是在选人,做出最美绢花的姑娘定也是心灵手巧,静雅贤淑之人。

  等那迎春节一过啊,那姑娘家的门槛就要被上门提亲的媒婆踏平啦。”锦上卿说及故国故土,眼中有不尽的柔情。那火光映在他的脸上红扑扑的,似是将这暖意也融进了他的话里。

  “这些民间风俗,你是如何知道的?”

  “因为我母后和我父皇就是在迎春节上相识的。”

  他也没有看赫岚,只是专注地盯着眼前的火堆,“那时我父皇尚是皇子,他自学院毕业后第一次回北国过迎春节。十几年没好好瞧过京都春色,他便换了常服与几位好友一同上街闲逛,走着走着被一阵丁香的味道吸引。

  我父皇觉得奇怪,他在中州是见过丁香的,可是北国地寒土贫,是不能长丁香这种花的。他就一路顺着花香寻,却是寻到一处小宅院,门前挂着的正是一束丁香,那绢花做得栩栩如生,上面应该是撒了花蜜,所以有花香。

  他刚将那花摘到手中,就听周围敲锣打鼓之声传来,原来是选花的结果出来,正是这家女儿的丁香醉了满城春。第二日不等别人上门,他就去找我祖父请了旨,娶了那家的小姐。”

  “就是你母后?”赫岚最喜欢听故事了,锦上卿一讲他便专心致志地听着。

  “是啊。我外祖家中本不是什么大官,一个修文典的文官,若不是我母后的一束丁香,只怕几代人都不一定有与皇家结亲的机会。

  我父皇登基后,这件事成为了北国一桩美谈,从此迎春节越发地热闹,家家的女儿在那日都卯足了劲,也希望自己能得这样一段好姻缘。”

  锦上卿边说着,嘴角露出了些许笑意。赫岚都忘了上一次见他笑是在什么时候。

  锦上卿的笑很好看是出了名的。

  轻轻翘起的嘴角,柔柔的,暖暖的,恰如那三月春风拂面去,没有半点的凌厉,只是最温柔的轻抚。

  让你看一眼就觉得心都化了,哪怕世间万难摆在眼前,只此一笑,也便值得受了这万般苦。

  锦上卿说完发现赫岚一直盯着自己,就问,“你怎么一直看着我?”

  “我在想,为了得到我们大皇子这样优秀的人折花请旨,那些姑娘得多努力啊。”

  “没正经。”锦上卿白了他一眼。心里突然一阵轻松。

  连日来带领众人不停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他早将那个可以玩笑的少年深深地藏了起来。

  目睹一个又一个同伴的去世,饶是坚强如他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然而谁倒下他都不能,作为领队他时时刻刻都要清醒、冷静。

  可再快速的成熟也有限度,这几个月以来的经历完全是在拼命地揠苗助长,锦上卿这棵苗再是生机勃勃也就在折断的边缘了。

  他这才发觉也许赫岚是唯一一个看出他在逞强的人,于是想着办法来让他放松哪怕片刻。

  他认认真真地看着赫岚的眼睛,轻轻说,“谢谢。”

  赫岚也看着他的眼睛,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谢什么,不如给我做朵绢花来得实在。”

  锦上卿抬手给了赫岚一记爆栗,不再理他。

  二人就这么坐在火堆旁,看着被繁盛的枝叶遮挡得密密实实的天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火焰可以温暖身体,却暖不了寒冷的心。

  而一个愿意一直陪你坐在火堆旁的朋友,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