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三十九章 神秘部落
  等锦上卿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月上柳梢头。

  他的第一反应是许久没看到过这么清晰的月亮了。一直行进在密林之中,有些稀稀碎碎的光能透过枝叶漏下来都是奢望。别说月亮,星星都不见得能看清一颗。

  今日正是十六,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天公也作美,晴朗的夜空没有一丝云。月光就那么尽情地挥洒下来,没有朦胧的姿态,却怎么都是比日光要柔和,静静地为你拨开了夜的神秘面纱,将暗中的秘密搬上舞台。

  锦上卿也就感慨了那么一瞬,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这一动才发现浑身无力,往常使得得心应手的灵力法术此刻却是半分都动不得了。

  他此时正靠在一个墙角,虽然慌乱,但还保持着几分理智,立刻逼自己冷静下来,观察周围的动静。

  这一观察,心更凉了。他看到赫岚他们正和他一样七扭八歪地或躺着或靠墙坐在一间小屋内,还没有醒过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声轻笑从屋子另一边的阴暗处传来。

  锦上卿几人被放在靠窗的位置,比较亮,借着月光观察,这屋子看起来还挺大。锦上卿他们一共十七个人占了才不到一半的地方。

  而屋子另一边没光的阴影里,似乎还有不少人躺在那里。方才的一声笑就是从那边传来的。

  锦上卿突然听到人声,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向那边看去,只见暗影里坐着一个少年,身穿一身似乎是蓝色的衣服,在黑漆漆的阴影里稍显眼些,正靠在离锦上卿最远的角落里。

  再看他身边的几人,如赫岚他们一样还未清醒,躺在地上,容貌衣着都看不太清。

  这屋里为二清醒的两个人,就这么各自占着一个角落,在寂静的夜里对视着,两双如小兽一般清亮的眸子里闪着猜疑与试探的光,谁都没动。

  就在这时,紧闭的门外穿来一阵脚步声,听起来不只一人。锦上卿发现对面那双明亮的眼睛刷地一下就闭上了。推门的声音响起,锦上卿此刻也来不及多想,赶紧也闭上了眼睛,假装昏迷。

  进门来的是两个男子,听声音应该年龄不小。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声音对另一个人说,“族长,今天抓回来的那些人都在这里了。”

  随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嗯了一声,锦上卿感觉到有人向他们走了过来。他一动不敢动,任由那人接近了自己。

  脚步走过来停了一会儿,便又朝屋中另一边去了。不一会儿锦上卿听到二人又退到了门口,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族长,这应该就是大祭司说的那些人了吧?”

  族长沉默了片刻,说,“应该是,你们可曾搜过他们的身?”

  “搜过了,这些人都是术师,身上重要的物件都在空间法器内,我们不能强行破开。”那男子恭敬地回答。

  锦上卿心中一惊,这才感觉到他手上一直带着的空间戒已经不见了。

  “这有些麻烦,光看衣着实在不好判断他们的身份。你多加些人手看着他们,在查实之前,不管哪一边的人都不能轻易放过。”

  “是。”

  随后,这二人就离开。锦上卿和那蓝衣人几乎同时睁开眼,目光再一次相撞。

  锦上卿皱起眉,现在他的伙伴全都处于昏迷之中,即便醒来也肯定如他一般动弹不得。现在他们不知道身在何处,那两人也不知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将他们抓来,对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

  更何况,从这两人的只言片语中,锦上卿知道与他们一同被抓来的还有另一群人,现在看样子就是对面那蓝衣少年一伙。

  而这蓝衣少年又是何人?是敌是友?好在对方似乎也与他们一样被下了什么迷药,此刻怕是也没法动武,这才让他稍稍安心了一些。

  这时,锦上卿听到身旁传来一个轻微的呻吟,赫岚也醒了过来。

  赫岚正靠在窗下,睁眼后想起身却是连胳膊都没抬起来。他睁大眼睛四处看,先看见了锦上卿。

  “温言!咱们这是······”

  “咳。”锦上卿重咳了一声打断了赫岚的话,眼珠一转示意赫岚看那边。

  赫岚顺着锦上卿的眼神看去,也发现了那蓝衣少年。随后他又转过来,向锦上卿投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还没等锦上卿说话,对面就传来了一个懒懒的声音,“二位公子不用打眼神了,反正此刻我们谁也动不了,一起说说话解解闷也好啊。”

  赫岚此刻也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地看着锦上卿。

  锦上卿不知对方身份,怕说错什么话,想了想,既然对方现在对他们没什么威胁,那还是先想办法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比较重要。

  这样想着,锦上卿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兄台是否知道我们现在身处何处?”

  那少年又是一声轻笑,“我若是知道,又怎么会在和你们一起被关在这里。”

  锦上卿听他这话,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也在意料之中。赫岚这时想挣扎着坐直些,然而几次努力都是徒劳。

  “别白费功夫了,这邀月醉一旦中了,至少一个昼夜,一丝一毫的灵力都别想动。”

  “邀月醉?”锦上卿与赫岚对视一眼,没想到这少年竟知他们中了什么迷药。心中有些惊疑,然而他们从未听过什么邀月醉,更不知这其中的药理。

  “怎么,两位学院的高材生连邀月醉都没有听过?”那少年似乎很喜欢发出那种带着轻蔑的笑。

  此刻锦上卿二人也顾不得对方的嘲讽,只是心中大惊。他们对对方的身份一无所知,而对方却知道他们的底细。也不知这少年到底知道多少,二人当下便是愁眉紧锁。

  两人都感到有些不安,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二人怕多说多错,此刻心中虽好奇那邀月醉是什么,但是也不再开口。

  过了一会儿,那蓝衣少年没听到这边的回复,可能是觉得有些无聊,又开口了,

  “哎,二位不知道其实也正常,因为这邀月醉是失落的月族的手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