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四十三章 圣子墓
  “我是小人?族长不妨问问这些君子,这么费尽心机地闯进这森林深处,可是为了盗月族圣子墓而来?”

  那蓝衣少年倒是不在意他们的骂声,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却是一下子把几人将死了。

  锦上卿在学院接的任务是探森林深处一座古墓。

  黑森林中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宝藏,这倒是大家都清楚的。毕竟这里危险虽多,机缘也多。什么上古遗存的灵兽凶兽、外面根本寻不到的仙草药草,还有些修炼的宝地,万年来都吸引了无数的术师前来冒险。

  除了这些人,还有专门捡这些死在森林中的探险者的遗物的。人心的贪婪都是相同的,不管吸引他的是自然中的宝物,还是那些为了宝物而死的人身上的宝物,黑森林都喜欢将他们永远留下。

  然而这森林深处有一座古墓的事倒是从来没有人知道,毕竟能在森林中活着走出来都是万幸了,谁还能有本事在里面建工程浩大的墓呢?

  学院知道这消息,也是因为最近黑森林的浓雾散开些后,学院怕其中有异动,让卜良算了一卦。本是想知道这异象到底是什么引起的,却无意之中看到了一座古墓。

  那卜良用如见之能,也不过得到了几个模糊的片段。

  其中一个便是墓穴的位置,学院的众人辨认许久竟也是看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上绕雾,下带水,群山环围,抱月与天对;日隐山,星沉海,银河倾镜,玉蟾定乾坤。”

  这是随预言而得的提示,历来窥探自然禁地的预言都极为模糊,眼见实景甚为困难,故而会得到些言语来辅助描述。

  而另一个片段,则是让众人都激动了起来。在那墓穴之中,居然有九州失落多年的宝物,坤月石。虽说只是极短的一瞬间,但是长泊却很笃定,那就是曾经月族的至宝,坤月石。

  这坤月石说宝贵确实宝贵,其中蕴含天地至阴之力,与乾阳玉相对,有引月之力。

  然而另一方面,说它没用也是真没用,因为这天地至阴之力常人触之必死。哪怕是术师擅用也会被其吞噬魂魄,冻结灵力,化为一座跪月石像。

  这坤月石一直为月族所有,是因为唯有仙域月族,能以其亲月之天赋,将这至阴之力化为己用。

  长泊他们之所以激动,是因为万年前九州大战之时,学院御阵结界被毁,当时压“坤”这一卦的至宝破碎。

  战后,长泊虽然带人修复了法阵,但是却始终少一灵物压阵,整个学院的结界终是有所欠缺,若有人强攻,很容易会被从坤门破掉。

  然而世上至阴之物哪是那么好寻的,近万年的搜索都是一无所获。如今突然有了转机,几人如何不兴奋。

  但是镜缘学院在九州的地位实在特殊。

  一方面,它培育了天下最优秀的一批术师,千万年下来,桃李遍布九州。提起镜缘学院的名号,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凡能从其中毕业的术师,到哪里都能受到人们的尊敬。

  另一方面,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因为它培育了这样多的强者,使九州不论哪一方势力都对其忌惮不已。

  尤其是学院内不属与任何一方的老师们,随便点出一个,都是九州顶尖的强者。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拥有这样的实力却从来没有展示过自己的野心,这比堂而皇之地昭示自己的强大更让众人忌惮。

  镜缘学院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镜缘的老师们若非大事从不出中州。有什么任务全是派给学生。

  毕业生的历练算一个,如若经过历练的学生想脱离学院回家族效力,还要为学院再完成一个任务。

  学生和老师不同,老师们是斩断了全部与从前与各自家族的联系的。但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和各方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难免不会有各世家自家的后辈,所以一般大家都默许学生的行动,甚至许多时候还会给些支持和便利。

  所以这次任务虽然重要而艰难,但镜缘学院也只能派出一队学生前来。

  锦上卿几人在途中也猜测过,这万年不出的古墓到底是何方大能的长眠之地,能将自己的墓修到黑森林里。况且其中还有从前月族的至宝。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墓就是当年月族圣子的墓。

  因为这些年听的传言里,无一例外,月族都是被屠灭殆尽了的。别说修坟建墓这样的大工程,就是连尸体,听闻都是一把魔焰烧了三月全焚尽了,最后都是星族帮着收了骨灰。

  如今听到这话,几人脑海里瞬间有一点什么东西碎了。一个人从小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就会长成什么的人。你听过的话,眼见的事,桩桩件件都塑造了你这个人。

  纵然是你再不愿承认,思维已然成型,想反抗也是不能了。

  一些听久了的故事,在你不曾注意的时候便在心里生了根。这种深信不疑的事情要颠覆很难,但是这怀疑的裂缝一旦打开,就只会越来越大,最后将所有表面的伪装都撕得粉碎。

  那月族的二人一听到圣子墓,两道不善的眼光就落在了学院众人的身上。

  那族长还未说话,男子就抢先质问,“他说的可是真的?”

  这回锦上卿几人是真的语塞了,且不说编谎话这事这些好孩子做不出来,就算真的编,又怎么说呢?我们来黑森林只是为了旅游观光?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就不能信吧!

  锦上卿犹犹豫豫地说,“我等······不知是贵族圣子墓,故而······”

  “够了!”

  那族长的面容此刻无比的冰冷,

  “想我月族从来坦坦荡荡,持善心正,俯仰之间无愧于己无愧于天,却惨遭灭族之祸。我等背离故土,躲在这密林深深,世人却还是不肯给我们最后一点安宁!”

  深吸一口气,那老人眼中涌出了泪水,“想我族圣子,一身傲骨,光明磊落,风华无匹。却被那日族逆女连累,仙衣染血,曾经的翩翩少年变成森森白骨。我等拼尽全力,才为其保下一具全尸。如今却连这死后的尊严也是不可得!天下人非要将我月族碾进尘泥,血脉断尽吗!”

  “既然注定如此,那我等还何必忍这万年寂寞,何必苟且偷生!”族长长袖一挥,众人的法宝落地,“拿好你们的东西,一起留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