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五十章 生死时速
  “噔噔噔······”

  空荡荡的洞穴里传来一声声的敲击音,每一下都似乎是敲在两人心上一般。

  长漓怕得身子都开始颤抖了,拉住长留的袖子,结结巴巴地问,“长······长留,这······这是什么声音?”

  饶是长留一向胆大,此刻也是有些胆颤。但是旁边还有一个更胆小的长漓在,他此刻再怕也不能显露出来。

  黑暗的空间本来静得诡异,现在被金石碰撞之音打破。

  参差嶙峋的石壁将声音逐渐扩大、扭曲。再加上层层叠叠的回音,两人的呼吸都同那敲击的节奏一起,每当那声音响一下,就短而重地吸一口气。

  长留想安慰长漓,却是实在找不出什么好理由,只好说,“没······没什么吧,可······可能是有地下水滴在地上的声音吧。”

  “不······不像啊······”长漓虽然怕得要死,脑子倒是反而清醒了不少。

  长留本来也就是想骗骗自己,镇定一下心神。结果连长漓也骗不过,于是只好放弃了自欺欺人的想法,说,“好像是从那边的石壁传来的,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

  长漓犹豫了一下,在黑暗中她完全没有一点安全感。黑暗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能吞噬一切的怪物。你不知道身边是什么地方,万丈深渊还是千仞绝壁,更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正在黑暗中等着你,准备趁你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咬上来。

  然而眼下的情况比这种想象中的恐惧更可怕。想象力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它会帮你把一点点开心变成一块能吃很久的蜜糖,也可以帮你把一点点害怕变成最深的恐惧。

  长漓对此深有体会,与其一直忍受这样诡异声音的折磨,倒不如一举查个清楚,就算真有什么危险,能碰得到摸得着的东西,至少可以想办法对付,不必像现在这样自己吓自己。

  两人摸索着向声音来源走去,这洞穴封闭于地下,光线绕不过那曲曲折折,四周黑得如墨一般。两人都不是晨系术师,掌握的那一点晨系灵力也是感知课上体会到的一点点,到底有限,只能照亮脚下五步以内的距离。

  长漓此时就盯着长留手中的那一点点光,死死抱着他的胳膊。

  他们走到这洞穴尽头,才发现那声音似乎是从石壁内传来的。沉闷的敲击,就像是有一个被封在石壁内的人,正拿着一把铁锤,用力地一下一下敲击,渴望能将这石壁砸出一条生路一样。

  两人此刻几乎是贴着石壁站着,鼻尖都快贴到洞壁上了。长留似乎都能看到眼前的石头在随着那敲击颤抖。

  敲击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那凿墙之人就快要成功了,锤子与这洞穴只有薄薄一层之隔,随时都可能将其击穿。

  两人此刻怕到了极点,连呼吸都屏住了,只剩控制不住的心跳仍然随着那节奏砰砰地响。

  突然,对面那规律的敲击音停下了,似乎是感受到了石壁这边有人在窥视一般,也站在那边看着。

  长漓与长留此时几乎可以肯定那边的动静是什么生物发出来的,绝不可能是自然的声音。

  那种隔着一道石壁对视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仿佛坚硬的石头变成了一张半透不透纸一般,他们甚至都感受到了对方一边半举着铁锤,一边犹疑地盯着石壁看的样子。

  此刻洞穴里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时间仿佛停滞在了这一刻,没有光没有声,没有一点点动作,长留手上的光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了,两人站在黑暗里,像两尊石像。

  谁知平静不过片刻,方才那不紧不慢的敲击一下子如急雨击水一般,飞快地响了起来。似乎对方已经看穿了这边只是两个没什么威胁的小孩子,想要赶紧将那石壁击穿一般。

  两个孩子吓得腿都软了,长留一把拉起长漓,转身向后跑去。空旷的洞穴里,声叠声、音追音,合在一起震得人头晕眼花。耳边的声浪更是如恶魔咆哮,仿佛有怪兽即将被从地底释放出来一般。

  他们疯狂地向另一端跑,连头都不敢回一下。这洞穴到底有限,跑到另一侧的石壁,二人心头一凉。还是长留镇定些,释放灵力在石壁上探到了一个洞口。

  这个洞口在石壁最底部,被一片岩石遮住,不太容易直接发现。

  其大小刚能容长留长漓二人通过。两人听到身后一片碎石跌落之音,那墙里的怪物已经破壁而出,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吓得他们魂都要飞走了。

  长留连忙扶着长漓爬过去,自己也赶紧钻了进去。就在两人刚爬起身,还未来得及回头,就听到身后的石壁上又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那破墙而出的怪物速度极快,不过片刻就已经追了上来,不见二人踪影,便又是一锤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这一声巨响将刚站起来的长漓又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小姑娘连哭带喊地在地上挣扎,却是半天都没能再站起来。只是勉勉强强在地上翻了个身,坐在那里。

  长留刚要去扶她,就听到长漓一声尖叫。他弯着身子顺着长漓的目光往身后看去,正对上一双猩红的眼睛。

  原来那外面的怪物也发现了这洞口,正附身向内张望。

  长留对上那双殷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的眼睛,脑中似乎被重锤击打了一下,整个脑壳都像要裂开了一样。

  倒是长漓先反应了过来,到底是魔族的公主,但凡出手也是狠辣,一对似长针一般的灵力向着那双眼睛刺去。奈何她本身灵力就不太强,方才又消耗了大半,此时出手匆忙,那双眼睛的主人闭眼一抬头,便是躲了过去。

  长留此刻也缓过来了一些,连忙拉起长漓,顺着这不知通向哪里的路使劲跑。

  两人脑子里都是嗡嗡地,不知是被刚才那双眼睛看的,还是被这身后不断传来的敲击声震的。只是脚下片刻都不敢停,没命似地狂奔。

  不一会儿,两人便跑到一个岔口。长漓拽着长留的胳膊,喘着粗气,“不行了,我······我跑不动了。”

  长留此刻也是上气不接下气,地下空气本来就不怎么流通,二人又是一通狂奔,此刻骤然一停,整个肺都像要裂开了一样,血气涌上来,喉咙却干得发涩,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难受得要命。

  正当两人犹豫要走哪边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脚步声,那怪物竟然又一次敲碎了石壁,跟了上来。

  长漓此刻几乎是要绝望了,两人灵力几乎都要耗尽了,体力也是不支。等那猩红眼睛的主人追上来,两人的下场恐怕是不会好。

  长留眼见长漓身子向下坠,知道她撑不住了,连忙说,“别怕,我背你,我们快走。”

  说着,长留就将长漓背起来,向右边那一条路跑去。

  长留本来自己也是一身伤,再背着长漓,速度一下慢了不少。好在身后追赶的那人似乎选了另一条岔路,他们身后暂时没了动静。

  还未等两人松一口气,突然听到前方又响起了那脚步声。原来那左右两条路在前方又合成了一条。那怪物比他们的速度快,眼见岔口没他们的踪迹,便又掉头追了回来。

  长留现在继续往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就算他们两个人现在都好好的,看样子也不可能跑得过那个怪人。前后都是死路,这下长留的心也凉了。

  好在天意似乎还是眷顾这两个孩子,长漓听到右边的石壁里传来一阵水声。两人在石壁上敲敲打打,竟是又发现了一条密道。

  严格地说,那应该是是山体的裂隙,结合水声推测应该是常年被地下河的流水腐蚀,进而坍塌出来的裂隙。

  长留赶紧放下长漓,二人虽瘦小,但也费了不少劲才挤进去。那缝隙越到里面越窄,连长漓都快过不去了。谁知就在二人将要卡得动弹不得的时候,长漓脚下突然踩空,掉了下去。

  长留在旁边都没来得及伸手,就听见长漓落水的声音,她掉进了一个水潭中。长留不放心她一个人在下面,立刻深吸一口气,使劲收腹挤了过去,也跟着跳下了水潭。

  好在这水潭并不深也不太大,镜缘学院的学生都在水感知课上学过游水,两人立刻游向了岸边。坐在岸边的石头上,也顾不上湿哒哒的衣服,只是瘫在那里,双手强撑着不让自己瘫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缓了好一阵,长留的脑子才清醒过来,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

  这小潭应该是由山体中的地下泉水汇集而成,四周岩壁上有几处出水口,此时只有一个水眼还有细细的一点点水流,不停地向水潭中流淌。这便是他们刚才听到的水声的来源。

  他们方才掉下来的地方原先可能也是一处水眼,只是后来和周围许多水眼一样,不知为什么原因枯竭了。

  先细细看了这水潭四周,长留再向远处看去。在他们左手边,水潭外似乎还有一大片空间,但是洞**光线不好,那边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然而两人却突然像被雷击中了一般,对视一眼,神情中满是震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