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五十二章 击杀
  那道森然的目光正是从方才他们下来的石缝中看过来的。二人一抬头便又对上了那双猩红的眼睛。

  这怪物也真是执着,而且追踪能力也不弱,那么小一条缝隙居然也能让它发现了。长留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两个人刚才聊得太入神,还是这石壁太厚,方才它破墙而来的动静两人居然没有听到。

  长漓本来已经缓和过来的情绪被刺激一下又激动起来,抓住长留的双手,浑身发抖,刚才讲故事时挺流利的口条这会儿结结巴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长留心中也是一惊,本以为那条连他们两人过来都费劲的石缝,那怪物怎么也是过不来的。没想到,只这一会儿的功夫便又追了上来。

  不过这一小会儿的喘息也给了长留仔细思考的时间,一边听着长漓的故事,他一边回顾了二人这不长时间内死里逃生的经过,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个怪物似乎并没有灵力。

  不然,就以刚才他们逃跑时的狼狈,那怪物有不知多少次机会能要了他们的命。此时也是,那石缝与二人相隔并不远,连长漓都能攻击到。而那怪物却只是盯着他们,没有任何攻击的举动。

  于是长留拉了拉长漓,让她先不要轻举妄动。那怪物看清两人后,终于还是动了,那条小小的石缝在二人眼中慢慢变大,似乎这怪物只会凿墙一般,又开始拼命地敲那可怜的石壁。

  长留不知这怪物是什么来路,方才没时间看,现在视线被纷纷扬扬落下的碎石粉尘遮挡,想看又看不清,只那一对血红的眼深深印在脑子里,想忘都忘不掉。

  长留心想,这怪物力大无穷,这石壁怕是撑不了多久。与其一直疲于奔命,倒不如······

  这么想着,他一面盯着那怪物的动作,一面和长漓开始商量对策。

  这地底灵气虽然稀薄,但二人刚才到底是缓过来了一些,体内的灵力有了少许的恢复。长漓作为灵院的术师,其本身并不擅长攻击法术,只能直接用灵力幻化成各种利器的形状来攻击。

  但是长留不同,虽说他们还没在学院里学过什么法术,但长留从小在学院内长大,蹭高年级的课也不知道蹭了多少,只是他现在碍于灵力修为不够,还不能将那些大杀招用出来。不过简单的攻击法术,倒是没有多难。

  两人耳语片刻,不敢耽误,便向那怪物靠过去。

  只这一会儿,那怪物已经将那窄窄一条缝隙扩宽了一倍,这时它的上半身已经露了大半出来。

  那怪物是人形的模样,只是遍体生黑色的鳞片,头部狰狞,五官扭曲,猩红的大眼下是长着獠牙的巨口,头顶还生了两个犄角。

  那发出铁锤声音的,其实是他的手,这怪物没有手指,整个手掌就像一个铁球。敲击在那石头上,每一次都会带下不少碎石尘土。

  长留眼见那怪物已经要破壁而出了,立刻向长漓打了一个手势。长漓俯下身,快速向水潭的另一端跑去,眨眼之间就没了踪影。

  长留也不再关注长漓的动作,两眼直直地看着那怪物,手中黑色灵力涌出,空中流转间,一柄长剑就出现在他手中。

  长留右手持剑,左手在剑身上快速一划,宝剑上的金属光泽瞬间隐去,整体笼罩在一层黑色的烟雾状的气流中。

  随后,长留伸直右臂,剑尖直指怪物的眉心,手腕一抖,松开剑柄,掌心在剑柄末端用力一推,那剑便笔直地向那怪物飞去。

  长剑破空之音传来,那怪物竟也知道厉害,立刻停下手中的敲打,将上身抽走,堪堪躲开了长留的攻击。那长剑带着灵力,“铮”地一声小半截没入了石壁中。

  长留一击未中,也是在意料之中,右手虚握,将那长剑召回,翻手之间就将长剑收了回去。随后转向小潭另一边,也是悄悄伏下身子,躲了起来。

  那怪物见方才攻击凌厉,怕还有后续,也不敢马上再回来,两边都静了片刻,还是那怪物先沉不住气,探出头来。

  然而此刻石缝下的山洞内哪还有二人的踪迹,那怪物再一次愤怒起来。碎石纷纷落下,它将头伸出去石缝,上半身还卡在两侧石壁间。

  咚咚咚······

  一声声沉闷的重击,那怪物的两只手在疯狂地敲打身侧的岩石。

  终于,随着碰的一声巨响,那怪物从天而降,伴随着巨大的水声砸进潭中。

  这水潭并不深,那怪物比长留高了要有一倍还多,落下之后潭水甚至不及它腰部深。

  奇怪的是,那怪物扑进潭水之后,却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双手双脚并用,在其中不断挣扎着,溅起无数水花。

  随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响彻整个洞穴,那潭水中突然飘起一丝血线。

  一丝血线迅速扩大成一片。只见那怪物从腰部居然断成了两截,大片大片的血迹从断面喷涌而出,整个水潭都被染成了淡红色。

  这时长留与长漓才从小潭两边的藏身处走出来。方才一击奏效后,长留就赶紧用暗系的灵力将二人的身影藏了起来,与周围的石壁融为一体。

  就在那怪物下落的一瞬间,长漓毫不犹豫,右手果断拔下自己头上的金簪,手腕轻抖,簪头甩出一根肉眼几乎看不清的细丝。长漓的灵力顺着细线而去,将细线一下绷直,冲着那水潭另一侧长留藏身的地方而去。

  长留这次手中换了一柄短刀,在细丝到身前时转动短刀,将那细丝卷起,与长漓一起用力,将那细丝绷得笔直。

  这簪子名叫弦机,簪体中空,里面藏了十米长的细丝。这细丝是用刀蚕丝织成的,刀蚕丝是世间最细却最韧的丝。

  十丝为一捻,十捻为一股,十股为一丝。一丝却还没有一根发丝粗。此丝之韧,任是世间最利的兵器,碰撞之下,也只有一分为二的份。若是人碰上,细丝过后身上一丝痕迹都没有。可是再看,这人便已经是两截了,那伤口之细,不用力拉扯甚至都分不开。

  这弦机是长漓母亲给她用来防身的,此簪是她母家族中至宝。族中不放心这唯一的小公主外出求学,不知给她塞了多少法宝在身上。奈何长漓现在修为着实一般,法器在她手中也只能当宝器使。

  不过现在用来也够了,那弦丝被灵力催动,便锋利如利刃之锋,吹毛立断。下落的怪物庞大身躯的重量加上下落的冲击,一下子就被那锋利的弦割成了两截。

  不过他两人也不轻松,长漓本身力气就不大,灵力全用在了弦机上,巨大的冲击力顺着细丝传来,她一下没抓住,簪子瞬间脱手而去。

  另一边长留扯刀丝用的短刀无法承受那细丝上的千钧之力,在支撑片刻后,便发出一声脆响,一下断成了两截。

  他们二人从小潭的两边走到一起,死死地盯着那仍在挣扎的怪物。那怪物本来就因为受到重伤而暴怒,此时看见这两个罪魁祸首更激动了。当下就用两条胳膊扑腾,拖着半截身子往两人的方向爬。

  长留没想到这怪物被拦腰截断居然还不立刻死掉,看样子还想继续攻击二人。长留心中一沉,手上动作丝毫不慢,双臂抬在身前,张开双手,方才攻击用的长剑再一次出现在手中。

  长漓也没有丝毫的迟疑,抬手一招,那方才掉落的金簪又出现在手中,与那长留一起,长剑金簪同时出手,一人取那怪物的一只血眼。

  这一次狠辣的攻击可没有刚才那么好避开了。这怪物受了重伤,此刻神智早已不清,只顾挣扎,哪里还顾得上躲避。

  剑尖与簪头刺入双眼,这怪物发出一声巨吼,双手猛然砸向水面。那小潭本就不深,方才它一通挣扎已经接近岸边,此时那如铁锤一般的双手碰到潭底的岩石,整个山洞都跟着摇晃起来。

  长留与长漓还没来得及撤回他们的法器,此时震动的力量顺着控制武器的灵力传导到他们手上,带着两人的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地上。

  那怪物的半个身子都要比长留高出一大截,此时双目被毁,这怪物便是彻底疯魔了,在潭水中不停地翻滚捶打,引得无数碎石从四周和头顶落下。

  长留两人赶紧收了法器,眼见情况不对,那头顶的石缝方才就被那怪物锤了许久,本来就要坍塌。此时再被震动,掉落下来的石块越来越大。

  长留不敢再多停留,拉起长漓,一咬牙,就向那左手边不知去向的地方退去。

  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轰”的一阵巨响,回头看去,那水潭的地方已经被巨石掩埋。濒死的怪物仍然在嘶吼咆哮,只是比方才的声势到底弱了许多。

  突然,一阵巨大水声从身后传来,崩塌的岩石不知将哪一处地下水脉砸开了。方才的涓涓细流一下变成了奔涌的河水。

  这水可比怪物追得还要更快。

  长留已经感受到了身后浓浓的水汽,闻见深埋地底不知多少年的暗河的腥气。听这隆隆水声,怕是流水很急,若是被卷入其中,两人就算不淹死也必然会被冲散。于是长留紧紧抓住长漓的胳膊,再一次没命地逃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