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五十五章 温言受伤
  这边小长留刚脱了困,那边他的两个师兄却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前几日,众人被月族围攻,锦上卿几人运用合术,将黑衣人聚起来的天地灵力整合后转化为空间灵力传给了吕台,助他完成了能传送多人的法术,将众人带离了险境。

  然而他们用的毕竟是取巧的手段,仓皇之下能使出来就不错了,哪里还能顾得上将传送定位。

  更何况就算让他们定位他们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自从被抓走,他们连东南西北都快找不到了,往哪边跑都未必会好,倒不如撞撞运气,能离开那月族的领地最好。

  然而不幸的是,几人一阵晕眩后,再睁眼周围竟然是一片漆黑。

  不知道倒了什么霉,锦上卿心想,别是给传到地底下了吧。

  空间传送的后遗症会让人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有点像宿醉一夜后醒来时的那种感觉。

  头疼不说,你再回想昨夜的热闹喧嚣,交杯换盏,嬉笑打闹,没有快乐,只余了空虚与寂寞。仿佛昨夜纵情欢歌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藏在自己躯壳中的另一个灵魂。

  锦上卿几人现在的感觉便是如此,方才的灿烂朝阳、虫鸣鸟啼似乎是一场梦一般,那生死之间的博弈更是不真实得厉害,恍惚之间让人只想睡去,再看旖旎风光也好,体验刺激冒险也罢,只是不愿面对那种失落的感觉。

  不过到底几人是达到了大成之境的术师,就算没了灵力,也不会轻易屈服于自己心中的脆弱和逃避。

  吕台是传送者,最先适应了黑暗的环境,随后便是锦上卿和赫岚。也不知是谁,在黑暗中突然点亮了一只火折子。

  刚刚才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被那火光一刺,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闭上眼睛去逃。

  锦上卿不敢大意,只眨了一下眼睛,就向那火光处看去。可惜火光背后的脸并不是他期待的那张。

  蓝衣少年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明暗不定,而那双永远不安分的眼睛此刻正看着锦上卿。

  锦上卿一对上那双眼睛里反射出的光,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出声询问赫岚的位置。

  赫岚毕竟也是火系的术师,光虽刺眼,火苗却很是亲切。他适应的比锦上卿还快,在看清是对手点的火后,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赶紧寻锦上卿。

  听到锦上卿的声音时,赫岚已经摸到了他身边。

  然而就是这点火加上锦上卿一句话的几秒钟,那蓝衣少年就出手了。

  一道几乎与那黑暗融为一体的雷霆直奔锦上卿的胸口而来,这少年果然隐瞒了自己中毒的时间,看这一击的力量,他应该是已经恢复如初了。

  赫岚刚刚想出声回应,就看到袭来的攻击,想都没想就向锦上卿身前扑过去。

  赫岚的反应快,但锦上卿的反应更快,他伸出一只手臂将扑过来的赫岚一下子推到自己身后,挺起胸膛正面迎上了那雷霆一击。

  蓝衣少年出手从不轻敌,向来都是不留余力。这一击他虽然是冲着锦上卿去的,但其实真正想杀的人却是赫岚。

  他早就看出学院这一队里,只有锦上卿和赫岚最强,能给他造成威胁。只要杀了他们,或者其中至少一人,整个队伍必然大乱。

  蓝衣少年观察了这许久,早看出来相比于赫岚,锦上卿更难对付。尤其是刚才他听到锦上卿还是北国王子,那他身上防身的宝贝必然不少。这一击虽然凌厉,但是想要了他的命还是不可能的。

  正好他看到赫岚已经到了锦上卿身边,他故意将攻击放在光线微微能照到的地方,路过赫岚可以看见的地方,就等着赫岚一冲动上前护住锦上卿的时候,要了他的命。

  赫岚在他眼里,肯定是比不上锦上卿的。虽然两人灵力修为可能不相上下,但是若比心智,锦上卿强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蓝衣少年恨两人,尤其是锦上卿,恨得牙痒痒。但他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一下子除掉两人他不是没想过,但完全想不到办法。

  更何况比起让敌人干净利落地死去,他更喜欢看着对手饱受折磨的样子。

  锦上卿与赫岚,死掉哪一个,怕是另一个都会发疯吧。

  之前跟踪这些人的时候,他便发现锦上卿与赫岚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虽然他们全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这两个少年之间不同。

  有点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但是心细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之间还多了些依赖。

  赫岚对锦上卿的话基本上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不是其他人那种对于领队的服从,而是发自心底的信赖。

  那种信任的感觉,蓝衣少年很多年没有见到过了。当你走出家门,才知道毫无保留地去相信一个人有多难。

  当你被最信赖的人背叛,才知道信任对一个人有多贵,对另一个人就有多贱。

  对于这样的感情,他发自内心的嫉妒,嫉妒地发狂,甚至不惜一切地想毁掉。

  然而他越是想寻两人之间的破绽,越是心凉。

  赫岚对锦上卿无条件地信任,锦上卿也一样。他知道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赫岚都会放在心上。

  所以对于他来说,赫岚永远都是一个可以托付自己后背的朋友,两人有彼此之间无需解释的默契。

  蓝衣少年杀不了锦上卿,那便让他痛不欲生也好。

  然而他这如意算盘没打好,这仓促一击的真实意图,到底还是让锦上卿看出来了。

  但其实锦上卿匆忙之间哪里想得到这么多,他只知道,赫岚这个傻瓜,身上连一件护甲都没有,还跑来为他挡攻击。

  他也是没过脑子,下意识地就把那个傻子扔到了身后,自己将这一攻悉数抗下。

  “噗”的一声,锦上卿吐出一大口鲜血。捂着胸口,整个人向后退去,撞到了赫岚身上。

  “温言!”

  赫岚在他身后倒是被挡了个严严实实,那致命的攻击竟是半点都没落到他身上。

  赫岚扶住后退的锦上卿,看到他捂着胸口,口吐鲜血的样子,方才那攻击仿佛是落在了他心上一般,刺得他生疼。

  锦上卿抓住赫岚的手臂,没功夫回应赫岚的紧张与关心。只是死死地盯着对面的蓝衣少年,说,“阁下可真是心急,看来这合作还是你们更不愿意,连多撑一秒都不行。”

  蓝衣少年笑了笑,说,“公子此言差矣,异位而处,我不信公子会仁慈地留我性命。”

  说着,手上动作丝毫不停,这一次的攻击没有向上次那样只取一人,而是冲着锦上卿身后的众人来的。

  锦上卿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出现。方才只是太过突然,有些措手不及。现在双方已经撕破了脸,那又何必再惺惺作态。

  锦上卿眼中也出现一股狠厉,不必他说,众人已经聚在了他身后。锦上卿一抖袖子,一个小东西在黑暗中飞出,撞上那攻击。同之前的望归一样,这也是一个防御罩宝器。宝器瞬间炸开将众人护在其中。

  “你们可真是有钱啊。”

  眼看追击被阻,蓝衣少年阴测测地说。

  他心里此刻一阵懊悔,刚才被两人的举动刺激到,愤怒之下着急出手,结果忘了这些人手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法宝。

  他原不应该用灵力攻击的。但是转念又一想,即使他换了其他手段,他们就真的防不住了吗?

  想到这里,心里郁闷更甚,看向众人的眼神也更加不善了。

  “好好好,我到要看看你们兜里到底有多少好东西。看看你们能犟到几时!”

  蓝衣少年知道现在已然错过了最佳的攻击时间,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更何况他们这边其实只有少年一个人恢复了灵力,方才月族族长加长老那么一群人都破了半天的防御术,他可不觉得单凭他一人便能破开。

  况且等锦上卿他们恢复过来,就这边黑衣人的实力,可真未必能打得过这些少年。他要赶紧想办法,带着手下离开这个鬼地方。

  锦上卿眼见蓝衣少年已经坐下,不再理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一下喘息,又带出一大口鲜血,要不是赫岚一直扶着他,他恐怕都要倒在地上了。

  赫岚看着锦上卿的样子,眼中满是焦急,赶紧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可偏偏这时,方才少年手中的小火苗熄灭了。四周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其他人虽然惊慌,但是至少对锦上卿放出来的防御罩还是很有信心。乱了一下,也就安静下来。

  众人询问了一下锦上卿的状况,得到无碍的回复,也就不再多言,坐在那里静静等着恢复。

  黑暗中,锦上卿握住了赫岚的手。他的手很凉,但依然让赫岚很安心。赫岚扶着他坐下来,两人也默默地没有说话。

  锦上卿刚才敢硬抗那少年一击,是因为他身上有护甲。他的护甲可比传故途身上的更厉害,北国皇室的实力,要比传家强太多了。

  这甲,恐怕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件来。毕竟十二种灵力都能防,在锦上卿一点灵力都用不出来的情况下,还能硬生生帮他扛住那致命一击。

  锦上卿仗着护甲,虽是留下了一条性命,但是仍然受了不轻的伤。

  从那一击感觉,锦上卿发现那蓝衣少年的实力应该和他与赫岚差不多。原本他以为同龄人之中,镜缘学院的学生肯定是当之无愧的最强。

  而他又是这一届学生里最强的,该是放眼九州,同辈之中无敌手才对。然而真等到他们离开学院,才知道外面的天地是他们不曾预想过的广大。

  年龄相仿,实力不相上下的人,也让他给遇到了。

  他第一次有了井底之蛙的感觉。

  只要是少年难免骄傲,纵然锦上卿再是谦逊的人,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对自己成就的傲然。除了赫岚,他长这么大还没瞧上过哪个同龄人。

  然而在他对面,坐在黑暗里的少年,无论从实力还是计谋,根本不输他分毫。相较之下,他反而成了一个依靠家族势力和学院荫蔽的公子哥了。此时除了仗着自己的法宝,竟是半点也想不出别的办法。

  身上的伤加上心中的闷气,锦上卿人都有些颤抖了。

  这时,一只温暖的手覆上了他冰凉颤抖的手,轻轻握了一下。

  是赫岚。

  尽管此刻胸口疼得厉害,每呼吸一次都会牵动伤势,空气流过气管都是一阵灼烧的痛。

  但是在那只手碰到他的那一刻,这些疼痛似乎都不算什么了。那点温暖,足够让他的心再次安定下来。

  心情也好了许多,他终于也意识到了他所拥有的,让对方嫉妒的东西。于是嘴角露出一点微笑,锦上卿终于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然而当两边的人终于都安生了,天却不想让他们安生了。

  黑暗中突然传出一阵巨响,一道刺目的光瞬间撕破黑暗,将整个空间照得雪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