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五十八章 少年风华
  那蓝衣少年长枪前指,冲那晕蛊而去。

  这巨虫此时正渡到了河心,长尾还拖在那边的岸上。两只小眼见长枪枪尖在眼前迅速放大,便一仰头,将巨口中的尖牙对准少年的攻击。

  蓝衣少年猜也能猜到牙齿应该是这虫子身上最厉害的地方。他绝对不会傻到与它的尖牙硬碰硬。

  他轻盈地在空中一翻身,长枪脱手,自己在空中头朝下栽下去,脚尖转到正上方,用力地一踢长枪的枪尾,那本来上挑的长枪一下子改变的方向,狠狠地斜向下刺去。

  巨虫方才仰头躲避少年,现在眼睛看的是洞顶,当下没有立刻发现那长枪已经改变了方向,正向它柔软的腹部刺去。

  电光火石之间,那锋利的枪尖已经没入晕蛊体内,将其扎了个对穿。

  看热闹的学院众人看这凌厉的攻势,心头一震,嘴上不说,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强大。

  这虫腹看似柔软,但其实上面有一层硬壳。这层硬壳坚如岩石,轻易不会被伤到。

  这也是这怪物敢将自己的腹部暴露出来的原因。然而这样坚硬的壳,在少年手下竟然似一层纸一般,一捅就破。

  蓝衣少年这一枪,也伤到了晕蛊背后的血线,这血线是其命门所在。它体内所有的毒与力都蕴藏其中,这一下被扎穿,当下就有一股暗红近于黑色的液体从那伤口涌出,顺着枪柄,落入河水,将整条河都染得殷红。

  少年又一个空翻,稳稳落地,抬手召唤,长枪再次回到手中,那些血顺着枪身滴落在地上,积了一滩。

  晕蛊伤口四周白花花的肉蠕动着,迅速堵住了它流血的伤口。这一击彻底激怒了这怪物,它不再慢慢腾腾地往过爬,更是成百上千只足一齐踊动,飞快地朝黑衣人的方向冲过去。

  少年心塞地看了看身后一群只能站在那里干看着的手下,长枪横在身前,右手抵着枪身,源源不断的灵力进入长枪中,经过长枪就化为了一个又一个球形闪电,每个只有拳头大小,密密麻麻地向那怪虫砸去。

  那怪虫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雷霆攻击,毫不畏惧,连躲都不躲,正面迎着攻击就冲了上去。

  一个个雷球爆炸在虫躯上,炸出大片大片的粘稠的体液。这些液体挂在创口,居然止住了伤口处继续往出喷涌的势头。

  与此同时,那虫子向前的步伐丝毫没有被阻挡,那血盆大口眼见就要咬上那少年了。

  这少年本以为雷雨起码能阻挡它片刻,没想到这蛊虫是真的不要命,一旦锁定目标便不知退让为何物,只知道不死不休。

  眼前是巨虫的尖牙,身后是一众不能用的废物,这少年现在真是进退两难。

  但是他没有自己闪开,手中长枪一竖,上下卡在了那怪物的大嘴中。这怪物的上下颚比腹部坚硬得多。不管是枪尖还是尾勾都没有将其刺穿。

  蓝衣少年的脸直对这怪物的口,一阵血腥夹杂着腐烂的臭气扑面而来,熏得他差点晕过去。

  双手牢牢把住长枪,那晕蛊被这一根“刺”卡住,愤怒地摇晃起头来,带着这少年单薄的身影在空中荡来荡去。

  “等我们死绝了,难道你们就能跑得了吗?”

  蓝衣少年一边抓着枪身,一边躲着晕蛊口中的一圈圈利齿,还分出心神,向学院的人怒吼。

  锦上卿现在缓过来了些,看着与那巨虫激战的蓝衣少年,冷冷地说,“我们自有办法,阁下还是操心自己吧。”

  说罢,他便将学院的众人叫到一起,似乎也开始商量退路。

  那巨虫眼看这根刺咬不断,便不再挣扎,而是稳住头部,仰面朝天,准备将其直接咽下去。

  那少年也不慌乱,腾出一只右手向下虚按,一道雷霆之力直奔巨虫咽喉深处而去。巨虫正张嘴的动作被打断,口中的剧痛让它癫狂了,不管不顾地用力将圆形的巨口闭上。

  少年的长枪再一次刺穿了晕蛊的上下颚,就在那利齿将要咬到他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在枪身上转了半圈,堪堪将自己绕出怪物的嘴中,在达到顶端的一瞬,长枪一收,一个后翻,脚在怪物的尖牙上一点,人就飞了出去。

  这一连串操作,连锦上卿几人看了也想为他鼓掌,这种对时机的把握和攻击的精准,没有一次次在生死边缘的摸爬滚打,根本不可能有。他们几人对比自己,也是自愧不如。

  这少年再一次脱险,不敢再犹豫,往黑衣人的方向退去,准备招呼众人赶紧逃。

  而这一再吃亏的毒蛊,怎么可能让这些人毫发无损地离开。看准了方向,在那少年刚落地的时候,最后一对足弹起,长长的躯干一下抻直,血盆大口伸过来。这次它避开了蓝衣少年这根硬骨头,一下将一个黑衣人叼走了。

  这怪虫刚被蓝衣少年伤了,嘴边流出的体液带了牙上的毒,咬人的时候,有一些落到了旁边躲闪不及的人身上。

  当下这几人就躺在地上痛苦地打滚,有些人戳瞎了自己的双眼,有些人疯狂地抓自己,直将自己的皮肉都扯了下来,全身血肉模糊。

  还有些只是跪在地上,抱头痛哭,不论其他人如何拍打呼唤,那人就是无动于衷,似乎其灵识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个虚假的幻境里,哭得声嘶力竭。

  这少年看着手下众人的惨状,心一沉。他不知这虫子的毒是怎么作用的,看上去不会伤身体,却像是能摄人心神一般。

  他那个被叼走的手下一半身子被怪虫吞了进去,另一半被扔在地上。

  晕蛊尝了鲜血,背后的那一道血线更加殷红,一双细长的三角眼里也冒出血光,眼看就又要朝众人咬过来。

  蓝衣少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大声喊道,“赤连!”

  那名叫赤连的手下得到命令,立刻从衣袖之中掏出一个卷轴样的东西。

  少年手中又是一个大法术向那晕蛊奔去,这次将那巨虫好歹阻挡了一瞬。

  就这一瞬,少年接住赤连抛过来的卷轴,手中雷霆之光闪烁,那卷轴瞬间扩大,将没有被毒液沾染的黑衣人全部卷入其中,灵光一闪,便没了踪影。

  锦上卿的瞳孔瞬间放大,这种能将这么多人瞬间传送走的法宝,连他都没见过。

  他现在对这群人的身份更疑惑了,他们一方面似乎穷得没几件法宝可以挥霍,黑衣人的实力也不强。但是另一边,只要出手,不论是阵法还是用的法宝,都是一等一的极品,而那领头的少年实力完全不输给众人。

  到底是什么人,才能这样看起来贫穷又富有?实力弱小又强大?

  而那蓝衣少年,有这样强的实力为何没有近学院学习?

  不过他现在可没时间琢磨这些,那只晕蛊失去了黑衣人一行的踪迹,瞬间暴怒,一双猩红的眼睛就盯上了聚在一起的锦上卿他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