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六十一章 “锦三杯”?“仅三杯”
  三年的时间就在锦上卿每日雷打不动的读书声里悄悄溜走了。

  赫岚把用得着的字都认全了,再加上锦上卿时不时给他补补课,三年考他也混过去了。

  同窗三载,两个本来身份悬殊的少年,也慢慢熟悉起来。赫岚上课的时候也不再捣乱,能安安稳稳地坐着好好听课了。

  第四年,两人分别去了相隔最远的两个学院,水院和火院学习。

  赫岚这厮去哪里都是个不安分的,以前跟锦上卿在一起时,还有锦上卿能劝劝他,现在不在一个班了,他就像条脱缰了的野狗一样,到处惹是生非。

  撩拨灵院的灵凶兽,摘人家的灵花灵草是他最爱干的事情。就因为这个,灵院的院长符策没少抓到他。

  符策每次拎着赫岚到火院院长辛熠面前,两位院长总是苦口婆心地劝他改过。

  然而赫岚这人,越管他他越是不服。最后搞得符策和辛熠都拿他没办法了,只好一起去长泊那里告状。

  长泊管教学生这么些年,也是第一次遇上赫岚这么个刺头,管不住他去捣乱,只好天天把他圈在眼前。

  好巧不巧,赫岚被关在院长室抄书罚站,锦上卿却在院长室帮长泊处理学院事务。

  这两个人又凑到了一起,赫岚开心地不得了,经常怂恿锦上卿和他一起去玩。

  当时还有个小长留老是黏着他俩,于是这在赫岚的带头下,那些年三人没少给长泊添乱。

  长泊放他走吧,怕符策和辛熠又来哭诉,不放他走吧又怕他带坏了锦上卿与长留。

  好在锦上卿比较靠谱,在赫岚不断的影响下也没有做些什么出格的事,反而还能让赫岚收敛些。

  慢慢的长泊也就不管了,偶尔一次捣乱他也不放在心上。不过有几次赫岚是真的闯了大祸,而且改是带着锦上卿一起的那种。

  其中有一次最让赫岚难忘,是六年考之后的那个晚上。

  锦上卿有一个外号叫“锦三杯”,因为他与人喝酒从来不过三杯。这其中的原因,只有赫岚一个人知道。

  那天考试完,大家都想法子放松去了,只有锦上卿自己一个人留在宿舍里。

  “温言~”

  “温言~”

  “温言公子~~~”

  当时正在房间反思的锦上卿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甜腻腻的声音。

  锦上卿不用开窗也知道又是赫岚这个小魔王来了。

  “看来他通过考核了。”一边这样想着,锦上卿一边推开窗。

  只见一个红发少年骑在他窗前的翠竹上,来来回回晃个不停。

  “赫岚,和你讲过多少次,不要压在竹子上,它是无辜的。”锦上卿看着这个无赖又在摧残他院子里的翠竹,顿时心痛不已。

  “你陪我出去玩,我就不压它了,怎么样?”赫岚笑嘻嘻地看着锦上卿,并不理会他的抗议。

  “你这人,通过考核了就得意忘形了吧。”锦上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谁告诉你我过了?”赫岚故意换上了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摇晃竹子的身体也停了下来,缩着肩膀低着头。

  锦上卿神色一凝,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没过?赫岚你······”

  “好了好了小老头,别一言不和就摆出一幅小老师的样子,我过了的。”赫岚眼看锦上卿生气了,翻脸比翻书还快,立刻又摆出一幅笑嘻嘻的欠揍模样。

  锦上卿脸色阴沉,默默在心里呸了一下,暗骂自己,居然又让这个混蛋给骗了。

  “哼!”

  锦上卿这些年被赫岚带得有些跑偏,但是到底还顾忌自己的身份修养,只是哼了一声,猛地关了窗子,又走回桌前开始冥想。

  窗外的赫岚见状立马从竹子上翻身下来扑向窗子,然而还是差了一步,还差点把鼻子给夹了。

  “好温言,开开窗。”

  “好哥哥,我错了。”

  “温言哥哥最好最温柔了。”

  “温言小公主你再不开窗我就把水院所有的姑娘都喊过来!”

  吱呀,窗子开了。

  锦上卿板着脸,眼睛里似乎都要喷出火来,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去哪?”

  藏书阁屋顶

  “温言,你看我找的这地方好不好!我已经侦查过了,每次考完试这里都没有人的。你看看这风景,是不是也非常好,尤其是这个月亮,你看它又大又圆······”

  “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锦上卿与人说话从来都是很温和的,只有赫岚总是能喜提锦上卿冷冰冰的语气。

  人的温柔都是有限度的,而赫岚显然已经把属于他的那一份温柔都耗尽了。

  “嘿嘿嘿,”赫岚干笑了两声,“当然不是啦!我呢可是带了好东西来和你分享的哦~”

  赫岚把脸凑到锦上卿脸边,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锦上卿的心头,以他多年与赫岚相处经验,这句话之后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什么?”锦上卿警惕地看向赫岚。

  “你看。”赫岚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得意地向锦上卿摇了摇。

  “酒?!”待锦上卿看清了赫岚手中的东西后,有些愠怒地说,

  “赫!岚!你难道不知道学院禁止饮酒吗?”

  “嘘嘘嘘,小祖宗。你小声点吧。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悄悄喝嘛~”

  “哼!朽木不可雕也!”锦上卿腾地站起身来,拂袖准备离去,突然被从身后拽住了腰带,措不及防间,一下子跌坐回去。

  不得不说,在惹怒锦上卿这件事上,赫岚说自己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一。锦上卿这么千年难得一遇的好脾气都能经常被他惹炸毛,你说这人得有多欠?

  “赫······!”

  “啊,对不起,对······定形勿移!”

  赫岚假意道歉,实际上却是使出了一个定身咒。

  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咒语,老师是从来不会教的。都是赫岚不知道从藏书阁什么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这人正经书看不下去,看歪门邪道倒是比谁都认真。

  他心知定不了锦上卿多久,于是趁这功夫,赶紧倒了一杯酒灌到锦上卿嘴里,还贴心地帮他合上了刚才准备骂他的嘴。

  “嘿嘿嘿,这下你认命吧。赖不掉了,今天就乖乖陪我喝酒吧!”

  十分钟后······

  “······岚!”

  一声含混不清的怒吼从锦上卿喉咙里传来。

  “你!!!!!”

  “定形勿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温言公子,咱们再来一杯!”

  又十分钟后······

  “定形勿移!”

  这次锦上卿学乖了,这个咒赫岚之前拿来跟他显摆过,他也知道一些,所以他一恢复就立刻反击,将赫岚定住了。

  “哼,好你个赫岚,看我不把······”

  “定形勿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了我要笑死了,要是他的那些个迷妹们······哈哈哈······知道他们眼中聪明绝顶的温言哥哥······连着被我定了三次形,怕是要惊得下巴都掉到地上吧。”赫岚笑得太过得意忘形,差点摔下楼顶。

  “来来来,乖,不生气。咱们再来一杯~”

  再十分钟后······

  这次锦上卿什么都没说,伸手就朝赫岚脖子后面来了一掌,一下子把他拍了下去。

  “哇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啊!!!!!!”

  等赫岚鼻青脸肿地再从楼下爬上来时,他本以为锦上卿肯定恼羞成怒,已经走了。

  但他却惊奇地发现锦上卿正抱着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月亮。

  他小心翼翼地爬过去,拽了拽锦上卿的衣角,“不生气了,好嘛~”

  然而他不论怎样道歉,锦上卿始终是一言不发。赫岚的心一点一点变凉了,暗道这下是真的完了。

  突然,锦上卿开口了,也没看赫岚,就那么突兀地来了一句,

  “你知道哪里的月亮最好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