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六十三章 我在,别怕
  锦上卿第一次见赫岚就看出,赫岚像一只刺猬,总是在用一层刺来拒绝这个世界。

  而赫岚读懂锦上卿,却用了三次,十年。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快十年了。

  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他终于明白了那些眼神的含义——锦上卿也在拒绝这个世界。

  拒绝用真正的自己来拥抱这个世界。

  他不是刺头赫岚,他永远温温柔柔的,没有半根保护自己的刺。

  但实际上,他给自己套了一层厚厚的壳。一层赫岚撬了十年也没有完全撬开的壳。

  躲在壳里的真正的自己,只有在最无助的时候才会露出来一点点。从那双眼睛里,从里面氤氲的水汽里。

  那个也会害怕陌生环境的少年,那个潇洒喝酒的少年,那个也想要他人保护的少年,才是真正的他啊。

  看着他捂着胸口,默默地坐在那里的样子,赫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心疼。

  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么长的时间,十年,他一直是在被锦上卿照顾。

  以前在学院里,赫岚不认得字看不懂书,是锦上卿不动声色地教他识字,为他念书;

  赫岚上课听不懂考试考不过,是锦上卿一次次在考试前揪着他给他补课温书;

  赫岚在学院里调皮捣蛋,是锦上卿跟在他身后给他收拾烂摊子;

  赫岚被老师逮到被院长罚,是锦上卿给他求情,帮他完成被罚的工作;

  赫岚每次想出去玩,不管锦上卿在忙什么,只要他稍微撒个娇,锦上卿几乎都会放下手中的事陪他一起······

  赫岚更记得,西谚传统的年节霖泠节在三月,学院不放假,他一个人在学院过节想家了,锦上卿便每年陪他,陪了九年;

  赫岚七年级归晤时,没有回家,想去寻一件还算像样的法杖,便独自外出闯荡,受了一身伤回来,是锦上卿给他拿药上药,照顾到他再次活蹦乱跳;

  赫岚······他······

  他似乎欠锦上卿好多,他似乎从来都没想过,锦上卿也需要被照顾。

  他总觉得锦上卿无所不能,虽然他嘴上总是不服气,但是在心里,他一直坚定地认为锦上卿就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像狼王,沉默又强大,永远都是威风凛凛的样子,从来没有脆弱的时候。

  但是他才反应过来,再威风的狼王,也会有独自在黑夜里舔伤口的时候吧。

  狼王敢露怯吗?周围有那么多的狼盯着,他敢吗?

  锦上卿唯一一次露了怯被赫岚看到,唯一一次任性被赫岚看到,他唯一一个信任的人,只有赫岚。

  可是我呢?

  赫岚问自己,锦上卿一次次地向他求救,但他一次次地视而不见。

  他怎么就能没看出锦上卿心里的伤呢?

  锦上卿将赫岚从火坑里拉了出来,他却只顾着眉飞色舞地庆幸重生,根本没发现,那个救他的人,已经在水里挣扎了太久,就要沉下去了。

  赫岚紧紧握住锦上卿的手,低着头,眼眶有些湿润。

  随后,他凑到锦上卿耳边,温柔却坚定地说,“我在,别怕。”

  锦上卿一下睁开了闭着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赫岚。

  目光相对的一刹那,锦上卿看到赫岚眼中的光芒,在黑暗里都依然耀眼的光芒,却躲闪了。

  他把自己藏了太久了。

  自从他的母亲去世,这世上就再没有一个人知道真正的他是什么样子了。

  太久了,太久了,连他自己都快忘了。

  忘了自己到底该是个什么样子。

  不对,忘了自己想变成什么样子。

  他已经活成了人人都羡慕,人人都满意的样子。但是独独自己不羡慕不满意。

  他羡慕赫岚啊,羡慕那个恣意妄为,随心所欲的少年郎。赫岚的十八岁活得是十八岁的样子。他的十八岁,快活成了八十岁。

  一个人之所以会变得强大,变得无所不能,只是因为身后没有依靠,没有退路。

  他难道不想过撒个娇就可以有人陪,有人爱的日子吗?

  他难道不想做自己爱做的事,不去管它什么狗屁礼仪规矩吗?

  他不想心直口快,他就想对所有人笑脸相迎吗?

  他不想,可是他不能。

  他就是一个溺水的人,可他连一根稻草都没的抓。

  直到他遇到赫岚。

  那个少年眼中的光身上的刺,让他一下子看到了自己。

  有些人,溺水之后会想把能抓到的人都拖下水;有些人,看到与自己一样的落水之人,还想救一把。

  他小心翼翼地保护赫岚,就像保护一个没有机会爬出壳子的自己,保护一个自己连在夜里都不敢做的梦。

  而他终于看到那个少年一点点卸下防备,自卑变成自信,暗淡变成灿烂,虚张声势变成胸有成竹······他也不是没想过,那个人也许可以反过来拉他一把。

  把他拉出水底。

  可他每每看到赫岚亮闪闪的眸子,到嘴边的话便又退缩了。

  为了这些光芒,他愿意等。

  这少年,他能护多久就护多久。

  他没想到,会这样突然,那束光突然想起回回头,看看一直支撑他的灯盏了。

  可这得偿所愿的时候,他又退缩了。

  藏在壳里太久,他变得好胆小,本能想要继续躲着。

  可是赫岚不让他退缩。赫岚抓住他的胳膊,仍然是坦荡地看着他,说,“从今往后,我都在。”

  锦上卿心动了。

  试问这样的话,谁会不心动呢?

  他多想跟着赫岚一起疯一起闯一起浪迹天涯。

  可是······

  他只剩最后三年了。历练一回去,休整一年之后,他立刻就要为学院完成任务,然后回国效力。

  他已经做了十年的镜缘学院的风流学生,他该做回皇长子了。

  他好怕,他一旦放下防御,躲进避风港,便再也没有勇气出来了怎么办?

  他好怕,他这一次动摇了,便再也不想离开了怎么办?

  他可以护着他的少年,可那个少年,终究是没办法护着自己的。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可是为什么,看着赫岚的眼睛,已经到嘴边的话却又卡住了。

  和从前许多次没办法告诉他自己的脆弱一样,他现在也无法说出拒绝。

  就最后任性这一次又如何?

  不做北国王子,做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郎有何不可?

  只是三年而已······

  至少余生还有三年可回味。

  想到这儿,他不再躲了。

  他迎上赫岚的眼神,回以同样的坚定,随后展颜一笑。

  他没说谢谢,他们之间,不再需要谢谢。

  终于,时隔多年,锦上卿的世界里,又有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