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六十五章 找到你
  锦上卿见那个怪虫又向赫岚扑了过去,当下便急了。

  霜色出现在手中,向那怪物的方向一挥,一道水旋便卷住了晕蛊。

  随后,锦上卿右手将霜色中藏着的宝剑拔出,手中深蓝色的灵力卷上剑身,一股股暗流在水中荡开,缠在剑上。

  也没见锦上卿手上有什么动作,那剑就飞快地破水而去,直取晕蛊肥硕的头颅。

  那晕蛊一下被水旋困住,倒也毫无惧意,它虽不擅长在水中活动,但仗着身躯庞大,就硬冲了过去。

  锦上卿本来也没想过能用匆忙之间发出的一道水旋困住那浑身蛮力的怪物,随后跟来的利剑才是真正的杀招。

  时间紧急,锦上卿平时用惯的法术此时根本没时间用,只能用他那把削铁如泥的利剑附灵之后刺过去。

  这一击虽然也匆忙但是威力极大。那之前一直用肉身硬抗的肥虫此时也不敢大意,长长的身子在水中灵活地转了个圈,满是锋利牙齿的巨口向霜色剑咬去。

  “铮”

  牙齿与剑身碰撞的声音传入锦上卿的耳朵。水下的声音传得比空中更快,锦上卿方才急着冲过去救赫岚,这蛊虫一停,锦上卿此时已经冲到了它眼前,正与其四目相对。

  那双森然的眼睛即便是在白日看着都免不了心生恶寒,更何况此时还是在本就冰冷的河水中,浑浊的水中无数细小的泥沙也挡不住那双目之中透出的精光。

  锦上卿一咬牙,也不后退,伸手抓住被晕蛊咬住的宝剑,转动手腕将剑尖在怪物的巨口中搅动起来。

  锦上卿对自己的剑很有信心。

  霜色是北国王室珍藏的至宝,传说为上古水神为爱女所铸,整个法杖看起来古朴大气,一道道水波纹雕刻得却是极细腻,那藏在其中的宝剑更是当世罕有的珍品。

  剑身是用北冥玄铁所铸,其上用密金刻了聚水阵,能使附于其上的水系灵力威力大增。

  那怪物口中吃痛,巨大的虫躯向锦上卿甩过来,想要将他生生撞死。

  锦上卿不立刻拔剑而是反击,其实也是迫不得已,这怪物口中尖牙参互,将他的霜色剑卡在了里面。

  这晕蛊受了伤反而激发了它的凶性,嘴上咬得越发紧,死活不肯松口。

  那巨大的虫躯在眼前不断放大,锦上卿只好手握剑柄,身体在水中一滑,堪堪避了过去。

  毕竟他不是赫岚,赫岚在水中远不如在陆地上灵活,但是锦上卿不一样,身为水系术师,在水中他反倒更加如鱼得水,轻巧敏捷。

  那晕蛊见锦上卿轻松闪了过去,眼中凶光大现,咬着霜色剑,拖着锦上卿就往方才那洞穴的方向钻过去。

  方才锦上卿与晕蛊搏斗时将这本就不清澈的河水彻底搅浑了,再加上晕蛊被锦上卿伤到,口中流出许多各色的汁液,此时锦上卿在水中已经看不到赫岚的身影了。

  他心中焦急,但也毫无办法,只好跟着这晕蛊又回到了洞**。

  只见这胖虫子也不知怎么就从那小小的洞口钻了进去,锦上卿尾随其后,游进去之后才发现这洞穴之中的情况又变了。

  原本已经快要将洞穴填满的水此刻已经退下去了,锦上卿两下就游到了水面上。

  看来那晕蛊方才也不是有意守在那里袭击二人的,可能它是知道这水只涨一下,等到快退的时候便又钻了回来。

  不过锦上卿现在可没空去琢磨这死虫子那没几根神经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他现在心跳得厉害,他还没找到赫岚的身影。

  这晕蛊刚从水中爬上了洞中地势较高的地方,身上的光极其暗淡,洞**没有其他照明,此时漆黑一片。

  锦上卿此时也顾不得会暴露自己了,抬手就是一个水烟花爆炸在洞顶。借着幽蓝的光芒,锦上卿终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红,正随着水流飘动,往洞穴的另一边去。

  锦上卿心下一喜,从水中跃起,踏着水波就向赫岚冲过去。

  他都快忘了,旁边还有一只叼着他的剑的大虫子!

  那晕蛊似乎对自己被无视这件事非常不爽,此时洞中的水已经退的差不多了,那晕蛊又踊动它密密麻麻的细足,向锦上卿冲了过来。

  这一动,晕蛊将霜色剑吐到了一边。锦上卿此时一挥手,宝剑入手,利刃归鞘,他看都没看那蠕动的虫子,手中的法杖横在晕蛊前来的方向,脚下的河水瞬间上涌,立起一堵比那怪虫还高的水墙。

  锦上卿本也无意与那蛊虫缠斗,一心只想去救赫岚,奈何那蛊虫还真是个不死不休的性格,见着眼前的水墙毫不犹豫,一个飞身竟是如鱼跃龙门一般飞过了那水墙,一下子拦在锦上卿面前。

  锦上卿眼中寒光闪现,泥人还有三分气性,他几次出手都只是阻拦,未曾下过死手,就是不愿和这虫子拼个你死我活,可这肥虫偏偏要来找死。

  如果说方才那蓝衣少年与这蛊虫缠斗靠的是强大的经验与对时机的把握,那锦上卿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靠的就是他精妙的法术了。

  对于术师来说,灵力多少是一方面,如何运用又是另一方面。

  蓝衣少年用得巧,锦上卿用得好。

  手中霜色挥舞,脚下的河水像是沸腾了一般,疯狂地向上翻涌。然而到了锦上卿面前,狂躁的水汽瞬间变得温顺,一道道半米长的冰刺在他身前不断凝结,只等锦上卿一声令下就飞向巨大的晕蛊。

  那蛊虫依旧是无知无畏,任凭冰凌扎在身上却仍然不退反进。

  细长的冰刺半截没入躯体,与它身上的细绒毛混在一起,让这蛊虫看上去仿佛一只长刺猬。

  锦上卿看着冰刺大多数都扎进了蛊虫体内,神色一动,双手突然一握。

  那些冰刺随着锦上卿的动作瞬间爆炸开,带起大片大片的血肉在空中形成了一片腥气极重的烟雾。

  那蛊虫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终于还是支持不住肥大的身体,倒了下去,后半截泡在水里,头部搁在岸上。

  这晕蛊连着对上两个实力极强的对手,又总用自己的躯体硬抗,这下终于是穷途末路,被这最后一击要了性命。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这样巨大的蛊虫。这虫子的细足仍在空中疯狂地飞舞,徒劳地想去抓自己正在慢慢消逝的生命。

  锦上卿才不想管这虫子如何,它一倒下,锦上卿就飞快地越过蛊虫,直奔赫岚而去。

  方才这杀阵启动时,河水是从中心涨起来的,此时退潮,那河流的上游竟然变成了另一个下游,两边的山洞都变成了出水口。

  此时赫岚已经快飘到原来上游那边的石壁处。锦上卿踏水而来,一把将赫岚从水中捞起,抱到岸上。

  “赫岚!赫岚!醒醒!”

  锦上卿见赫岚已经晕了过去,心中着急,伸出一只手放在赫岚嘴边,指尖微动,一股水流从赫岚口中飞出,聚在锦上卿手心。

  随着赫岚呛进去的水被锦上卿吸出来,赫岚咳嗽了两声,终于醒了过来。

  “温言······”

  “嗯?我在。”

  安抚了一下赫岚,待他的情况稳定一些后,锦上卿开始考虑两人现在的处境。

  他们现在与伙伴分离,须得尽快和外面的人汇合才好。

  心中想着,锦上卿突然发现有一丝不对。

  这洞穴不只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锦上卿大惊,连忙看向那河水,方才还奔流不息的水此刻似乎已经死去一般,河面如镜,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那晕蛊也不知何时彻底断了气,此时只剩下一具巨大的尸骸。

  锦上卿虽然心中已经有了预感,但是仍然不死心地动用灵力去探河。果不其然,两边河流的出口都被堵上了。

  他仍然不死心,往之前有出口的那边走去,亲自潜入水中反反复复地搜寻那片岩壁。

  然而那岩壁此刻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仿佛之前那个出口根本不曾出现过一般。

  从水中探出头来,锦上卿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总觉得还有些什么不对。

  他上岸又走回赫岚身边坐下,将水中的情况说与他听。

  然而赫岚听着听着,突然抬起手指着岩壁,说,“画······”

  锦上卿一听还以为又有什么怪事发生,立刻握住霜色,警惕地向赫岚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这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锦上卿突然明白之前感受到的不对劲是为什么了。

  这洞壁上的画,又变了。

  方才组成杀阵的符号不知何时再次变幻,锦上卿凝神细看,许久之后有些绝望地叹了口气。

  这杀阵居然变成了一个困阵!

  两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可以变化的阵法,细看之下也没有看出更多的门道,只是看出此阵之精巧,非他二人之力可破。

  他们被困在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