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七十二章 暗牢惊魂
  镜缘学院在中州占地面积虽然已是不小,但是要容纳十二学院,十几万名学生再加上老师,地方肯定还是远远不够。

  所以除了学院塔、藏书阁这些必要建筑,其余一律都是建设在空间结界之中的。

  空间结界的建设,视其大小、稳定性、维系时间长短,要求也是不同的。

  最简单的就是临时的小空间,破空之境的术师就可以开辟出来。

  如果是长久的小空间,例如许多术师都会携带的空间宝物,就是将开辟出来的空间依附在某一个物件上,不过这物件必须是有灵气的灵宝。这个开辟出来的空间的大小与开辟空间的术师的能力和灵宝的品级都有关系。

  而若是一个可以容纳人的空间,无论大小,都需要达到有无之境的空间系术师才能做到。

  而且必须有灵气非常充沛的灵石为辅。这灵石也分许多种,形状样貌也是千奇百怪。但是有一点,就是开辟空间所需要的灵石多少,与这空间的大小和稳定性直接相关。

  开辟一个如学院擂场的空间,所需灵石至少上万,灵石一块价千金以上,而镜缘学院之中却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空间,足以见其万年积淀。

  不过除了这些官方打造的空间,镜缘学院内还有许多未知的空间。

  这些空间都是历代镜缘学院人开辟出来的,有些是学生练手用的,有些是孩子们之间恶作剧留下的,有些也许是某个老师开出来要做什么事,结果做完之后忘了收拾,或者不舍得收拾,故意留下的。

  这些空间大多数都没有明显的结界门。结界门相当于空间结界的入口,就像水院的静心湖,就是一个大的入口。

  这些结界的结界门都是一些非常不起眼的东西,比如一个石柱,一颗大树,甚至会是藏书阁的一本书!

  所以学院经常会有学生因为不小心碰了个什么东西就突然消失不见了。甚至会在路上走得好好的,就突然有一只手不见了。这便是身体全部或一部分进入了隐藏的空间。

  这些空间因为是自己人建的,大多数都没有任何危险,少数是一些恶作剧,但也不会伤及性命。故而学院也不会去管理这些空间。就放在那里权当是给学生们做个娱乐。

  这些被开辟出来的空间里,最出名的就是“梦境迷踪”和“暗牢惊魂”。

  这两个空间自从被开辟出来,其后又经过无数次修改,终于变成了学院内探险的最佳去处。

  一个光怪陆离,瑰丽奇幻,一个阴森恐怖,惊险不断。每年的暑假,夏猎后,学院都有学生自发组织的探险挑战,算是除官方的游园、打擂、春游、夏猎以外,最盛大的一个活动了。

  今年的夏猎提前结束,故而今年的探险活动举办的尤其热闹。

  朝逢她们入学之后也十分好奇,也组队去了,梦境迷踪没转出来,暗牢吓都被吓了个半死,根本没脑子找路了。最后几个小孩都是被师兄师姐拎出来的。

  朝逢被血巫抓走,醒来后第一眼看到这个幽暗的密室,就觉得有些眼熟。这这这······这不是暗牢惊魂里面的场景吗!

  暗牢惊魂空间内是一间巨大的监狱,是根据一个传说中的血魔狱而建造的。其中是一间连一间的牢房。每一间牢房都有各自的小主题,也就是传闻中血魔惩罚罪犯的各种手段。

  朝逢之所以对这个密室印象深刻,就是因为她们几人就是因为被卡在了这里,进退两难,最后被捞出去的。

  她还清晰地记得,这个房间的主题是七十二魔神。

  所谓的七十二其实只不过是个虚数,到底有没有这么多,估计也是没有的。毕竟靠想象编出来这么多个形象也实在是难想想都头秃。

  这一关通过一定要赶在第四个魔神现身之前,冲到下一个房间,才可能出去,不然就会被一直困在这里。

  朝逢看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心下有些窃喜,赶紧给浣溪发了一条消息,让她找老师来救自己。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她发的消息刚一出手便弹回来了。

  这个空间结界能屏蔽消息!

  朝逢有点慌了,她明明记得之前她们来的时候是可以发消息的,她们也确实是给师兄师姐发了消息才很快被带走的。

  可是为何现在又不行了?

  难道这里不是暗牢?

  朝逢环顾四周,还没来得及看细节,就看到了一个小孩子。

  她这才反应过来,她把自己来这里的缘由都忘了。

  她猛地抬起头,将四周都看了个遍,没有发现那血巫的身影,这才又松了一口气。那个小孩子就躺在她身边,没什么动静,可能是晕了过去。

  朝逢凑到那孩子的脸旁边,轻轻拍了拍,“醒醒,醒醒。”

  这孩子可能是刚才在湖里呛了几口水,不过好在是水系的术师,呛两口水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朝逢动了动,这孩子就慢慢醒了过来。

  “嗯?这是在哪里?”

  之前一直在湖中,朝逢没有听到这孩子说话,这一开口,她才发现这个长着一张清秀小脸的小孩,竟然是个男孩儿。

  小男孩儿慢慢清醒过来,似乎认出了朝逢,张口说,“你······你······”

  朝逢有点尴尬,以为这孩子认出了自己是刚才吓他的那个,正想着要找一个什么借口敷衍过去,就听到他又说,

  “你就是刚才救了我的姐姐!”

  说着,这孩子还朝朝逢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朝逢的袖子。

  朝逢这下尴尬了,这种做坏事结果被当成好事的感觉,让她有点无地自容。好在这孩子看上去比较单纯,也看不出自己的心情。

  朝逢便将错就错,没提自己刚才是在干嘛。她看着挂在她胳膊上的小男孩,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宫慎乐······”

  “好的,慎乐。咱们现在要想办法赶紧逃出这个鬼地方。”

  就在朝逢这话刚出口的时候,一阵擂鼓之声突然传来。极富节奏的鼓点回荡在空空的房间之中,震得四壁仿佛都跟着抖动了起来。朝逢听到这声音瞳孔一缩,心中大叫一声不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