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番外章 细雨应怜(一)
  东莱边陲小城芜沅

  这城靠近大河,城中水网密集,家家户户临水而居,出行全靠一叶摇摇晃晃的小船。

  这里虽然没出过什么大人物,但是烟雨朦胧的水乡,出美人。

  八年前,曾有一个男子在梅雨缠绵的季节来过。

  “锦珠,这个孩子我定下了,给你几年好好教养,等他十五岁的时候我再来。记住别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琴棋书画就够了。”

  竹怜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在一个卖男妓的青楼中他居然只需要学琴棋书画。与他同岁的竹梓不到十岁便被妈妈扔给了楼里的其他哥哥,他不知道哥哥们教了竹梓什么,但是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竹梓每晚都是哭着回来的。

  在竹轩里,他最喜欢的就是竹彦哥哥,竹彦是整个竹轩中最有才华的,竹怜的琴棋书画都是他教的。

  他每天都喜欢赖在竹彦那里,但是每到晚上他就得离开,因为每天晚上都有人翻竹彦的牌子。他每日都能看到不同的男男女女走进竹彦哥哥的房里,然后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但是他觉得竹彦哥哥的笑声在白天与在晚上不同。白天竹彦哥哥对他笑的时候不是那个样子。

  他也想问,但是妈妈教他,别人不说的事,你便不要问,总是问东问西的孩子不是乖孩子。

  竹怜想做乖孩子,因为他怕自己不乖的话就不能再去找竹彦哥哥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到十五岁,除了竹轩里其他人偶尔会欺负他,竹怜过得一直还不错。

  竹怜还记得自己被卖进竹轩之前的生辰,父亲死之前,每次他过生日都会带着他上集市,给他买一个他想要的小玩意儿。

  记得清楚也是因为在这个偏僻的小城里,一年就那么一次最大的集市,六月二十。

  今年的大集如约而至,他特别期待,因为竹彦哥哥答应送他一个彩灯。

  去年正月十五的时候他偷偷看了一眼街上的花灯,然后念念不忘了许久。竹彦哥哥听说了,便答应他等他今年的生辰,给他做一个花灯。

  这六月二十一大早,妈妈似乎比他还兴奋。早早将他叫起来便开始梳妆。

  竹怜听闻寻常男儿十五束发,就算是个小大人了。但是他们身在青楼楚馆的人便没有这些讲究。终究是个不上台面的玩物,谁还愿意给他们花心思?

  但是今日不知为何,妈妈一大早便让他沐浴更衣,焚香净身。

  “竹怜,今日是你的大日子,妈妈叫你竹彦哥哥来给你束发。”

  竹怜很想问妈妈,为什么今日是他的大日子,虽然今日是他的生日没错,但是往年的生日妈妈从来没有在意过。

  但是听到竹彦哥哥要来给他束发,他还是十分高兴,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什么时候他也能长得像竹彦哥哥一样高呢?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竹彦来了。

  “竹彦哥哥!”

  竹怜从镜子里看到了竹彦的身影,高兴地回头向竹彦哥哥打招呼。

  但是他看到竹彦哥哥似乎不是很高兴,脸上没有平日看到他时候的开心,反而是有的忧愁的样子。

  他看到竹彦哥哥的样子,也没敢问,乖乖地又坐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竹彦在他身后坐下,修长的双手将他刚刚长到腰的黑发挽起,用木梳一下一下地梳着。

  竹怜看着镜中的竹彦,想问他怎么了,但是想起妈妈的话,便又不敢了。只能转着一双乌黑的眼睛,直直看着竹彦,希望竹彦能像平日一般,看到他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他的问题,微微一笑然后告诉他答案。

  可是今日的竹彦没有。他甚至都不曾抬头看镜子的竹怜一眼,只是专注地梳着头发。

  这沉默越积越重,将竹怜早上起来时的兴奋都压垮了。

  就在这时,竹彦终于开口,对他说

  “好了。”

  竹怜一个激灵,才想起来竹彦是来给自己束发的。他一脸期待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漆黑如墨的长发在头顶束起,竹彦还将自己的玉簪给竹怜插上。

  竹怜的脸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嘴唇有些苍白。束起头发,让一个孩子有了几分少年的模样。这少年长得很是秀美,没什么男人的粗旷,倒是有些像女孩子的秀气。

  竹怜看了竹彦几次,到底没忍住,问竹彦,“竹彦哥哥,你怎么了?是竹怜惹你不开心了吗?”

  他开始跟着竹彦学琴棋书画的时候才七岁,转眼八年过去了,当年软软糯糯的小孩现在也生成了俊俏的少年。

  竹彦眼睛很涩。他昨天本来就休息得很晚,今日一早又早早地被叫起来,他两眼下有些发青,精神也有些恍惚。但这都不是他今日不高兴的原因。

  他第一次见竹怜的时候才十六岁,也不过比现在的竹怜大一岁。那时他刚开始接客不久,每晚都很累,白天还要教竹怜功课。他那时心灰意冷,几次都不想活了。

  还是这个孩子的陪伴,让他在人世间有了一丝眷恋,每日的折磨羞辱之后还能有个慰藉。

  可是这个他一手带大,教养起来的少年......

  竹怜不懂今日为何妈妈那么重视,但是他知道。

  他知道,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想到这他轻轻闭上眼睛又睁开,对竹怜挤出一个笑,说,“没事,就是太累了。”

  “对不起竹彦哥哥,这么一大早就麻烦你。”

  竹怜听了竹彦的话,心里有点内疚。默默低下了头。

  竹彦看着竹怜的样子,心中更加难受,将那种感觉压下去,他拍拍竹怜的肩膀,说,“好了,哥哥给你的花灯做好了,去我那里拿吧”

  竹怜听了这话又高兴起来,拉起竹彦的手就往竹彦那里去。

  这一上午竹怜就待在竹彦房里玩他的新花灯,妈妈也没过来找他。

  直到用过午饭,妈妈才又将他叫过去,让他弹琴画画。

  竹怜倒也没什么觉得奇怪,毕竟妈妈也时常考他才艺,他便专心坐在那里抚琴。

  快到黄昏时分,小城中的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妈妈看了看外面的日头,对竹怜嘱咐一声乖乖在这等着,便出去了。

  竹怜听到竹轩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也听到了哥哥们与人谈笑的声音。他手下的琴声未停,似乎像将外界的声音都隔绝了。

  太阳完全落了下去,只剩灯火辉煌人间。

  竹怜一个人坐在竹轩的角落,和自己吟诗抚琴。

  突然他的房门被推开,闯进来一个醉酒的男子。

  “哟,锦珠这个老女人居然还在这儿藏了这么俊俏的一个小郎官,正好今日竹彦身体不适,那就换你来伺候大爷我吧。”

  说这,这肥头大耳的男子便上前来抓竹怜的手。

  竹怜心中一惊,手下的琴弦“铮”的一声断了三根。他想起身躲,但是那男子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走,小郎官,爷带你去快活。”

  竹怜慌了,他想挣脱,但是这男子力气却奇大无比,牢牢的用手掌抓着竹怜的手腕,将他向门外扯去。

  “你放开我!我不去!”

  竹怜一路挣扎着,带还是被男子拖到了门口。

  “爷,他不懂事,还是竹彦来伺候您吧。”

  竹怜不知道竹彦是什么时候到了他房门口,跪下拦住了那男子。

  “竹彦?你今天不是身体不适,怎么这一会儿就好了?”那男子,眯了眯眼,看清来人之后仍然没有放开竹怜。

  竹彦抿着嘴没有说话,只是将身子伏得更低了些。

  “哈哈哈,平日风尘里的傲骨彦郎君可是谁都不跪,今日居然为了一个小倌人跪到了我面前。”

  那胖子蹲下身凑到竹彦面前,说,“看来这小郎君的滋味一定很不错,应该还是个雏儿吧。哈哈哈哈哈哈,我今天还就要他了!”说着,一脚踹到竹彦肩膀上,将他踢翻在地。

  竹怜看见竹彦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大叫一声,“竹彦哥哥!”

  竹彦还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那男子用力太大,他挣扎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这时妈妈估计是听到了动静赶了过来,看着地上的竹彦和竹怜二人心头一沉,连忙对那男子赔笑脸,

  “爷,这小郎君们不懂事,冲撞您了,您消消气,到前面来,你让竹泠陪您。”

  “锦珠,你是不是也活腻了,我今日就要这个小郎君了,你趁早给我准备好一间上房,今夜让我好好教一教这个小郎君。哈哈哈哈哈哈”

  “爷,真不是锦珠不懂事,这小郎君是有人早就定下了的,您要是想调教清倌儿,奴家再为您找来几个可好。”

  妈妈也是真急了,跪在一旁求那男子。

  “笑话,在这城里还有人敢与我抢人?我到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

  “爷...这这这...”

  “锦珠,你该知道你们这竹轩有没有不过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吧?”

  “是,锦珠...”

  “哼”

  那男子哼了一声,拉着竹怜就要往出走。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声冷笑,“我看谁敢动他。”

  锦珠听到这声音,暗暗松了一口气,拉着竹彦默默往一旁闪了闪。

  那胖子听到这话两个眼睛又眯了起来,看向门外来人。

  来的是一个一身深紫色衣袍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五官精致而不秀气,一张俊脸冷冷地看着那胖子和仍然跪在地上的竹怜

  “就是你要跟我抢人?”

  胖子的眼神阴测测的,像一条毒蛇一样游走在对面那男人身上。

  “废话。”

  那男子连看都不屑看那胖子一眼,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你!”

  那胖子刚要发作,就突然僵在原地,没了声息,然后轰然倒地。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那男子上前拉起吓傻了的竹怜,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只剩下锦珠与竹彦脸色惨白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屋内,竹怜跪在一旁看着侧躺在床上的那男人,身子还有点发抖。

  “叫什么?”

  听到男子叫他,竹怜又抖了一下,颤颤巍巍地说,“奴叫竹怜。”

  “过来。”

  那男子对地上的竹怜招招手,竹怜赶紧上前跪下。床榻上的人伸出手抬起竹怜的胳膊,拉上他的手,将他拉上床榻,一翻身将他压到身下。

  竹怜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男人抬手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黑布条,蒙上了竹怜的双眼。

  竹怜的呼吸变得急促,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被褥。那男人没有想象中的粗鲁,反而很耐心地将两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褪去······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也许是这梅雨就不曾停过,只是一直走在雨中的人,都忘了有雨这回事。

  直到静下来,才又听到雨落的声音。

  (以下省略若干不能过审内容······)

  一整夜,房间内的哭喊未曾停过。

  竹彦在楼下脸色苍白,双手抓得太紧都失了血色。

  快天亮的时候,竹怜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那时窗外的雨由大变小,又成了淅淅沥沥的样子。

  模糊之中,他听到那霸道的男子在他耳边轻轻说,“以后你便叫细雨。”

  昏睡了不知多久,竹怜再醒来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大人,求您救救竹轩,那人是芜沅城的城主,一旦他被发现死在竹轩,竹轩上下没人能活。”

  锦珠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正跪在地上,低低地伏下身。

  竹怜勉强睁开眼,看到男人正坐在床边,看着地上的锦珠。

  “我为何要救你竹轩上下?”

  竹怜好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撑起上半身,想出声为竹轩求情。那男子立刻发现他醒了,一下将他按回床上,用被子裹好。

  竹怜不敢动了,乖乖地躺在床上,看着男子垂过腰际的深紫色长发,伸出一个手去抓他的发尾。

  “求大人了,就算看在竹怜的面子上,救救奴们。”

  锦珠哀求着,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新城主好美色,你便赶紧选两个伶俐的送去,保你无事。”

  男子冷冷地说。

  “谢大人救命之恩!”

  男子从袖中甩出一块漂亮的石头,落到锦珠面前,说,

  “这是你办事得力的赏,下去吧。”

  锦珠退下,男子回头刚好看到竹怜仓皇收回的手和心虚的大眼睛。

  他将被子掀开,将自己的长袍裹在竹怜身上,将他拦腰抱起,走出了竹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