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争
  转眼三度春秋已过,古、蓝二人在国学中的生活即将结束,待到秋季,便将与考举的学子一同入仕。

  又是黄昏时分,一杯酒,两个人,对坐塌上,把酒言欢。

  “古兄认为,当前五位皇子,哪位最好?”

  岳有蓝依然是倒酒的那一个,三年来,两人已经不知这样闲聊小酌了多少次。

  “大皇子待人宽厚,军功傍身,深受百姓爱戴;二皇子精于政务,出身正统,名正言顺;三皇子工于心计,智谋无双,深藏不露;四皇子长袖善舞,交友无数,靠山强大;五皇子古灵精怪,七窍玲珑,深得帝心。”

  古翰青三年在国学的经历让他也沉稳了许多,就这刚才岳有蓝的问题,古翰青从容对出一段分析,随后顿了顿火锅说,“龙生九子,九子不同。在我看来,各位皇子各有优势,谁都有可能登上太子之位。”

  此时景帝二十五年,景帝身体日衰,有重病之兆,然太子之位仍然悬而未决,使得朝臣心中忐忑,五子也是各生异心。

  “然大皇子军功太盛,不通朝政,难以服众;二皇子虽出身正统,手无兵权,难以自保;三皇子生母卑微,不可母仪天下;四皇子借势外戚,是为大忌,无法长久;五皇子,惯会讨巧,胸无大志,亦无大智,难堪重任。”

  岳有蓝摇摇头,并没有顺着古翰青的话往下说,而是将各个皇子的劣势分析出来。

  “岳兄的意思是,五子都难堪大任?”

  古翰青沉思了片刻,问道。

  “古兄以为,五中择一,若你是景帝,你选谁?”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从这少年口中说出,两人竟然连脸色都不曾有片刻的改变。

  “翰青愿做渔翁。”

  古翰青争着一对大眼睛看向岳有蓝,脸上笑着,但是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作壁上观,何曾容易。”

  岳有蓝叹了口气,有些忧虑地向窗外看去。

  “你我许国许民,何曾畏惧暗流汹涌?”古翰青仍有从前的潇洒从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着看向岳有蓝。

  “古兄说得对,只敬苍生。”

  说罢,岳有蓝也扬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

  两人推杯换盏,直至黎明,不知东方既白。

  景帝历兴二十五年,古、蓝二人入仕,同年皇长子在军营中操练时不慎坠马,伤及头部,经诊治虽无性命之忧,但陷入昏迷,无法苏醒。

  古、蓝二人见暗流既然按捺不住,翻滚上水面,便退得更远些,以免溅上水花。

  两年后,历兴二十七年,帝大病,久不豫,时恰逢御史参奏皇五子不知孝亲,在帝病期大肆举宴,排演歌舞,广纳姬妾。帝大怒,令严惩,吏部追查时发现皇五子乃当年设计令皇长子坠马之人。

  帝闻之勃然大怒,大病新愈而又复发。不听辩解,将皇五子逐出皇室,流放下十郡,终生不得返京。

  同年,古翰青偶遇丞相之女,一见钟情。

  丞相是为四皇子外祖,古翰青与其女两情相悦,私定终生。

  然其苦恼不愿牵动翟旌古家入湍流漩涡,却亦是别无选择。

  那时黄昏,古翰青在树下自斟自饮。岳有蓝不请自来,亦为自己添了酒。

  “岳兄可会怪我?”

  古翰青苦笑一下,默默喝尽杯中酒。

  “何怪?天下珍贵,莫非情义二字。你为小情舍大情,对不起众生但对得起自己。”

  岳有蓝似是劝慰,但古翰青也听出了指责。

  “古来圣贤,皆舍小家而为大家,今学生愚钝,虽明圣人意,却无圣人志,愧对多年修读诗书。”

  当年,古翰青往家中传信,预备着要上门问那丞相家提亲。古家远离朝堂,不愿参与夺嫡之事。然不孝子孙惹来麻烦,将整个翟旌古家绑上了四皇子的船上。

  岳有蓝眼看老友沦陷,却只能视而不见。

  历兴三十年,帝病愈深,诞原举国上下不办喜事。故而古翰青与那娇小姐便一拖再拖。

  三皇子聪明绝顶却被聪明反误。两次设计兄弟得逞后便又将目光转向二皇子与四皇子。

  可惜二人对他早有防备,二人潜心收集证据多年,一朝上报天子,将三皇子残害两位手足之事广而告之。

  随后三皇子下狱问斩,短短两天便斩首了。

  五子去其三。两人均是不寒而栗。

  此时便是只剩下二皇子与四皇子。

  古翰青加入了四皇子的阵营,与其想得不同,岳有蓝站在了二皇子这边。

  “岳兄,别来无恙。”

  这次是古翰青邀请岳有蓝来喝酒。他为两人满上酒,看着曾经的同窗好友,心中竟有许多陌生。

  “古兄似乎也很好。”

  岳有蓝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今日没有政敌,没有夺嫡。我们就像原来一样,只谈风月不论政。”

  古翰青为岳有蓝又到了一杯酒满上。

  两人那一夜回忆了许多从前在翟旌时的过往,这才发现,少年的时光早已一去不返,他们二人也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了。

  “今日之后,我们便是政敌对吗?”

  古翰青喝得有些醉了,眼眶微红,看着岳有蓝。

  “二虎相争必有一死,翰青,我只希望你我无事,家人无事。”

  从古翰青那里出来,岳有蓝走在路上,在冷风中醒酒。

  他内心有愧的。

  我说古翰青为小家舍大家,他又何曾不是?

  只不过他爱上的是诞原的嫡公主,二皇子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历兴三十二年,帝已不亲政,二皇子代政,打压丞相一党。

  时有一人名怀远,原是丞相家旁系一个庶子。因犯错被逐出家族,投靠二皇子。

  二皇子怜惜其才华,收做门客。

  岳有蓝觉此举不妥,劝谏二皇子。然二皇子动一时恻隐之心,未听劝告。

  怀远此人确实颇有才华,为二皇子屡献妙计。故二皇子逐渐信之用之,而与岳有蓝渐远。

  岳有蓝心中苦闷,时常寻古翰青饮酒,或其不能来,便独自买醉。

  历兴三十五年,景帝崩,二皇子承遗诏继位登基为帝,号哀帝。同年怀远叛,刺哀帝,崩。

  原皇四子继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