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晨与暗
  “你说什么?”

  长泊听到长留的话一下抬起头来,看着长留,皱起了眉头。

  “每次我想召唤暗系的灵力时,总有晨系的灵力跟着一起被召唤过来。我不管怎么尝试都是如此。”

  长留老老实实地将自己遇到的问题将长泊说了,大眼睛里有些疑惑,看着长泊。

  十来年的培养,长泊对于长留来说是一个慈祥的爷爷,是一个严厉的师傅,是一个不失童心的伙伴。这些角色对于长留来说都是唯一的关于爱和家人的记忆。对于长泊,长留有敬重、爱戴,更是无条件的信任。

  这也是他在发现这个异常的情况后谁也没说,但是在第一时间告诉了长泊的原因。

  长泊将长留叫到身前,伸出一只手握住长留的手腕。长留感觉到一丝清凉的灵力从他的手腕爬上他的胳膊,随后由胸腔下行,一直探到他的丹田之内。长泊闭上了眼睛,静静地不说话。长留也就乖乖地站着不动。

  一会儿,长泊睁开眼睛,另一只手一翻,将识灵珠召唤出来。

  “把你的手放上去,闭上眼睛,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长泊对长留说,长留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听长泊分的话,将双手放到了识灵珠上。

  “我看见······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我感觉似乎还有风沙,我能听到风的声音,很大。大风裹挟着沙砾与碎石,打在我身上,很疼······”

  长泊的眉头越皱越紧,对长留说,“还有呢?你还看到了什么?”

  “我的眼睛要睁不开了,这风沙太大了······”

  长留紧闭着双眼,脸色有点白。

  长泊又说,“再看看,还有什么?”

  “嗯······?我看到······远处有一线光!”长留紧凑在一起的眼皮松开了一些,“但是那一线光好遥远。我感觉好冷,好冷。”

  长泊看着识灵珠,似乎想要透过识灵珠看到长留现在正在看到的景象。

  “再看看,那一线光有没有什么变化?”

  长泊对长留说。

  长留的眼睛又皱了起来,“阿!那一线光变得越来越亮了,那边的光变成了一片,是金红色的,有浓有淡,很好看。”

  长泊说,“可以了,睁开眼睛吧阿留。”

  长留松开了手,又睁开眼睛,期待地看着长泊。

  长泊默默收了识灵珠,避开长留的视线。他站起身来,走向窗边。

  “院长?”

  长留见长泊久久没有说话,便出声提醒。

  “阿留,这件事情,你对谁都不要说,明白了吗?”

  长泊没有转过身来,继续看向窗外。

  “学生明白。”长留答道,但是他对长泊明显不正常的反应感觉到有些担忧,“院长爷爷,这个问题······很严重吗?”

  长泊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向长留,“严重,也不严重。”

  看到长留仍然疑惑的神情,长泊只好继续说,“阿留,这对你来说,是危险,也是机遇。你知道但凡术师都有一种最擅长的灵力属性。少数人会有两种不相上下,但是这种人大多数在两种属性灵力的修炼上都很平庸。但是你与他们都不一样,你有两种一样强大的天赋,晨与暗,都是你的属性。”

  长留睁大了眼睛,似乎正在消化长泊话中的含义。

  “说是危险,因为你这两种属性相冲相克,若是想要同修简直是难上加难,九州之中还从有人同时修成过两种灵力,更别说还是晨与暗这一对。”

  “但是说机遇,你与那些平庸之人不同,你的两种属性的意象都是各自属性之中最顶级的那一种,你是有可能将两种灵力都修炼上巅峰,成为九州第一位双属性的术师。而且一旦修成,你的实力将是同级别强者的两倍!”

  长泊为长留详细地分析了一番,眼中没有什么情绪,用的就是平时讲课时的语气。

  长留将长泊的话细细咀嚼了一番,仍然有些茫然。他看向长泊,说,“那我该怎么办?”

  长泊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现在就要决定,是选择安稳的办法放弃一种灵力,专修一种。还是你愿意冒这个险,成为九州大陆第一人?”

  九州大陆第一人······

  这几个字重重地砸在年幼的长留的脑子里,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喊,我要变强,成为最厉害的那个唯一!

  这样的想法甚至都没有经过他的大脑,仿佛就某种存在与血液中的东西觉醒了一般,一种不服输、不甘心的感觉翻涌上来,将他所有想要选择安稳,想要逃避放弃的想法都扼杀在摇篮之中。长留脱口而出,“我想试试!”

  长泊轻轻皱了一下眉,又听到长留说,“我愿意冒险!”

  听到这里,长泊也不再问什么,对长留说,“那好,你先回去,我最近会找一些方法,看看怎么帮助你同时修炼两种灵力。”

  “好的,谢谢院长。”长留向长泊鞠了一躬,准备回去。

  走到门口,长留又回过头来,问了长泊一个问题,“院长,我想知道,我的两种意象分别是什么?”

  长泊听到长留的问题,犹豫了许久,才缓缓地开口说,“阿留,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只是现在你知道,对你来说没有好处,只有无穷的祸患。”

  长泊的眼中有些疲惫,一只手扶在额头上。长留听到这话,脸上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虽然长留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个听话乖巧的孩子,对待长泊也是很孝顺,但是他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份对自己亲生父母的好奇,甚至埋怨。

  没有一个孩子会不对一个幸福的家庭有向往。长留也曾无数次地想象过自己的亲生父母究竟是什么样子。

  他们也是术师吗?是很厉害的术师吗?他们为什么会抛弃自己?是因为他们不爱自己吗?

  有过期待,也有难过。长留一天天长大,一点点将这些念头藏在心底。

  他曾经以为自己是真的不在意自己的亲生父母了。谁知道,在今日他得了一点点线索,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更多。

  那些所谓不重要的话,不过是在骗自己罢了······

  长留说了句“明白了”,便默默离开了。待他走后,长泊坐在桌前想了一阵,发出了一条消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