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灵之长逢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钓鱼
  长泊送走了朝逢,长叹一口气。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一手捏了捏眉心处。

  多事之秋,九州动荡,长泊眼看窗外照常升起的太阳,心想,自己在这一滩浑水之中,到底是作壁上观的渔翁,还是自己也不过是在其中搅动泥沙,不知即将有人浑水摸鱼的大鱼呢?

  一连平静了几日,长泊预感将要有事发生。果不其然,就这天太阳刚沉下去,月亮还没挂到头顶的时候,雪花一样的消息突然向长泊涌过来。随便拿起一个,匆匆浏览完其中的内容,长泊便出门,飞奔而去。

  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在象牙塔一般的镜缘学院中,也有监牢的存在。

  当长泊赶到时,昏暗的牢房中已是一片狼籍。四壁之上,坚硬的墙砖留下的痕迹证明了一场大战已经结束。这件牢房看起来与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犯人的身影。

  大开着的牢门内,立着一个一身红衣的身影,听到长泊的脚步声便转过身来,这红衣人正是快在学院中生根发芽了的宁景浩。

  “长院长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呢。”

  看到长泊走过来,宁景浩阴阳怪气地说道,一脸的不悦。

  长泊像是没听到他语气中的讥讽一般,直接看向了一旁站着的奇院院长池子墨,说,“怎么回事?”

  池子墨从一旁的阴影中走出来,对这长泊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说,“院长,有人来劫狱,想要救血巫,我们还没来得及出手,宁首领的手下就先出手了,那人修为不差,宁首领的手下没能困住他,让那人接近了血巫。随后那人瞬间发现了这边只是我们布下的一个幻影傀儡,于是就马上退了。这时我与宁首领才赶到,结果那人竟用了法宝,一下将我二人甩开逃走了。”

  池子墨答完,垂手站在一旁,看着长泊。

  长泊点点头,四处查看了一番,还未说话,就又听到那宁景浩的声音传来,“御守大人命我等协助学院处理血巫一事,院长却似外人一般提防我等,全然不将我们当做盟友,这可着实让人心寒啊。”

  长泊转向宁景浩,看着他说,“宁首领言重了,御守本是让宁首领前来协助我等捉拿血巫,如今血巫已然被擒,为何宁首领仍然不去复命,反而是仍然留守在我镜缘学院之中,莫非御守这边也有什么不愿与我等分享的计划不成?”

  宁景浩看向长泊的眼神越发地阴翳,声音也变得阴测测的,“院长这么说难道是不信任御守不成?”

  “不敢,只是御守心怀天下,要做的事情很多,而长泊不才,只想管好镜缘学院这小小一方土地罢了。”

  “哼,长院长也知道御守要管的是天下,这九州之内,皆是御守的天下,这九州之人,都该听从御守的安排。”

  “御守若有安排与我镜缘学院,我等必将竭尽全力,不过是御守一句话的事罢了。”

  宁景浩看着处变不惊的长泊,心想不愧是在镜缘学院做了万年院长的人,不光是修为了得,这话说得也极为厉害。他宁景浩虽然是领了御守的命令来调查血巫一事的,但是具体怎样调查却都是他宁景浩拿主意。此回长泊瞒着他们布下障眼法,自然是像做那渔翁,想将那鹬蚌都引出来。自己事先未曾察觉已是失职,如今他又如何敢将这些如实讲给御守听。而若是要御守亲自给长泊命令,让他们配合自己,将后续的计划都说出来,也并不容易。御守那边起码在面子上并不想与镜缘学院这边闹僵,长泊此人也算九州大陆头一号的人物,就是御守也要忌惮几分。而且若是这些小事都去麻烦御守,宁景浩这首领也算事做到头了,红衣卫中的人与其他术师不同。他们的修为都是御守给的,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若是办事办的好,自然能水涨船高。办的不好,今日撤了,明日就会有下一个替上来。

  宁景浩眼神闪了几闪,变了几变,终究只是冷哼了一声。他既不能让御守下令,他自知就凭自己也是不可能命令长泊的,于是只好咽下这个屈辱,一拂袖转身离开了。

  长泊送走了宁景浩,便叫了池子墨,两人一同返回学院塔,长泊的院长室了。

  “砚痕,你将今日发生的事详细地说一遍。”

  长泊与池子墨都坐定,便叫池子墨将刚才当着宁景浩不方便说的话都说出来。

  “大概太阳刚落山的时候,我们守牢房的人刚换了班,那些守卫便觉得有些不对。正要叫人的时候,便有个黑影从外面出来将两个守卫瞬间灭了口。这两个守卫都是大术师,却被一击毙命。后来我去查看,发现是逆灵做的。”

  长泊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池子墨继续说,

  “随后那黑影便要开牢门就那血巫。我们埋伏的人按您的吩咐多等了片刻,果然就有几个守卫打扮的人从外边冲进来围住了那人。这几人修为也不差,而且擅用阵法,一看便知是红衣卫那边的人。那前来劫狱之人修为了得,在几个红衣卫的围攻之下竟不到片刻就挣脱开,宁景浩那几个手下也受了重伤,待后来查看也都没救过来。”

  “这些都是我过去之前,我们的人看到的。我们埋伏的人眼见宁景浩的手下不行了便要出手,不过这时那人已经察觉了全套,便要退。我与宁景浩便是这时赶到的。当时此人已经快要退出监牢,宁景浩先出手将他打了回去。我在一旁先封锁了空间,怕他逃跑,只是这人着实凶悍,后退的步伐两下便止住,下一次起身向宁景浩冲过去,一下便将宁景浩逼退了。不过宁景浩也是难缠的,当下就将他的长锁链拿出来向那人的身影缠过去,这人全身都被锁链绕住,却也不挣扎,就那样悬在空中,随后突然化了一缕烟,就消失不见了。”

  长泊听到这儿似乎也有些费解,问到,“你那时可已经封锁了空间?”

  “蹊跷便蹊跷在这里,我当时明明已经将正片看见都封锁了,那人失踪时我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被突破到迹象,但那人就是如此失踪了。”

  池子墨有点激动,说话的语速也快了起来。

  长泊皱起眉头,想了想,又抬头对池子墨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围剿血巫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院长是说血巫突破我们的封锁,刺杀画阑的时候?”

  池子墨恢复了平静,也皱起了眉。

  “正是。当时十二位院长一起布下的封锁,却还是让血巫突破了,那时她也是化做黑烟,然后便消失在了其中。那时我便觉得不对,这并不是血巫的本事,应该是有人在旁相助。”

  “何人如此厉害,竟然能在我们眼皮底下玩花样却还不被发现?”

  池子墨吃了一惊,看向长泊。

  长泊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两人相对着沉默了许久,长泊又开口说,“逆灵现,九州动。看来血巫还仅仅只是一个引子,真正的大鱼仍然还在观望,并没有上钩来。你们最近还要再警醒些,血巫这个饵,用好了还能再钓上更大的鱼。”

  “属下明白。”

  长泊又叮嘱了几句,便让池子墨回去了。

  长泊站起身来,走到桌子后面的书架前,轻轻挪动上面的几本书,那占满整个墙壁的书架便前后错开,向两边移动,露出背后的一道暗门来。长泊将手掌放在门上,不一会儿那看似厚重的石门便向内打开,长泊进去后,石门自动关闭,书架也又恢复了原位。

  夜里的这一场闹剧没有这样容易就结束,中州城最高大的建筑擎苍塔中,宁景浩正在向御守汇报今日的情况。

  略去了他们被长泊戏弄的事情,宁景浩只是说他们与学院联手钓出了前来营救血巫之人。同样也将那打斗的场景从头至尾详细讲了一遍,宁景浩忐忑地等着御守的回复。

  御守仍旧是那副老样子,见手下的时候从来连眼睛都懒得睁。

  听完了宁景浩的汇报,御守哼了一声,骂了他一句废物,倒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别的。

  宁景浩正是心中七上八下的时候,多等一分钟心便更慌一分。听到御守突然的问题,刚上来的心差一点噎到嗓子眼儿里。

  “之前让你去查的,血巫几次出现都见了哪些人,你可曾查清楚了?”

  宁景浩之前被御守指点换个方向,但是想了许久仍然不得要领,气得御守便直接告他去查血巫每次出现时都有些什么人在场。

  宁景浩得了这样详细的指示,再不敢怠慢,立刻去逐一查了。这时听御守问起,便立刻将查到的东西全说了出来。

  “第一次血巫出现是在藏书阁,当时所有一到三年级的学生都在那里自习,不过只有死了的那一个学生见了血巫。”

  顿了顿,宁景浩见御守没什么表示,便继续往下说,

  “第二次是游园会的时候,当时在场的学生很多,也都看见了血巫行凶。第三次是长泊带人围剿血巫,据我所知在场的没有学生,只有学院的老师们。”

  见御守还是不说话,宁景浩也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往下说,

  “第四次便是去年学院擂时,血巫出现在擂台,当时在场的学生也不少,长泊与周弋两人都没有截住血巫,让她逃了,还掳走了两名学生······”

  “哪两人?”

  御守突然打断了宁景浩,问道。

  “一个是北国漩渺宫宫主的独子,宫慎乐。另一个是东莱峦峰宗收养的一个孤女,叫朝逢。”

  宁景浩被吓了一跳,答完之后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御守的脸色,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说。

  “还有吗?”

  御守又问。

  “啊,最后一次血巫被抓的时候,最开始在场的是两个孩子,一个是光氏的子弟,叫光萧乾,天赋很高。另一个还是那个叫朝逢的女孩。”

  宁景浩答完,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等着御守说话。

  “那你可好好查了这几个孩子?”

  “查了查了,那宫慎乐是去年新入学的,血巫最开始出现的时候他都不在学院内,应该与他无关。而光氏那个子弟······”

  “愚蠢!”

  御守突然坐起身来,一双冰冷的眼睛看向宁景浩。

  宁景浩吓得趴在地上,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可真是不可救药,都查到这个地步了,你还看不出谁是其中的关键?”

  “属下······属下······”

  “那个叫朝逢的,你查出来多少?”

  “属下只查到似乎是峦峰宗宗主宗成峰亲自抱回来的孤儿,从小养在峦峰宗里,在入学之前也从来过中州城。”

  “废物,回去好好给我查这个朝逢,你下次再办事不力,被人当枪使,就趁早滚,红衣卫可不缺你这样的蠢货!”

  “属下明白,属下明······”

  “还不快滚!”

  宁景浩连滚带爬地跑出擎苍塔,魂不守舍地回到校园,惊恐的神色逐渐变得平静,随后又变得狰狞······

  由最上来到最下,中州城最深的地底,一抹暗影从空中出现,逐渐凝成了一个人形。

  这人影一成形,便抬腿向这空间中央走去。这空旷的洞**也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这暗影走到那人背后,单膝跪下,手扶胸口,说了一句,“镇守大人。”

  那人影嗯了一声,也没动,更没有转过身来。

  “长泊设了圈套,看样子御守那边也是饵。”

  “你没露出什么破绽吧。”

  “没有,长泊到之前我便走了,其他人留不住我。”

  镇守顿了一下,说,“长泊想钓鱼,那我们不如顺他的心意,帮他一回,也让长恩吃个大亏。”

  镇守平静地说,仿佛正在算计的人不是九州最高高在上的那一位似的。

  “听凭镇守大人吩咐。”

  那人影站起身来,将镇守说得都记下,便匆匆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