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易景明也被影响的不轻,沈烈就算有点儿小小的失误也不会怎么样,最后两帮人马都挂了彩,沈烈还将易景明踹飞了出去。

再打下去易景明不一定会多么吃亏,但同样占不到便宜,而且这边动静大了,还引来不少丧尸,顺手清除丧尸后,大家也都停下了打斗。

沈烈和易景明对视一眼,后者又将目光移到乐生身上放狠话:“你给我等着1说完便转身离去:“我们走1

主角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开,沈烈丝毫没有影响的带头进屋去了,后勤部大叔余福,人称福叔,早就准备好了干粮和矿泉水。

他们选的落脚地点是比较通透的别墅,白天拉开窗帘非常敞亮,进屋后楼下大门便从里面紧紧锁住,沈烈走到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伸手拿起干粮吃了起来。

福叔又走到厨房忙活了起来,热菜得等大家回来才能做,否则会放凉。

本来末世没多久就断水断电了的,但一年多后的今天,人类反而渐渐适应现状,上面更会经常派人游走于各大城市,帮忙恢复水电等供应,希望更多人能因此活下来。

乐生在沈烈身边坐下,古星河向他招呼了句:“先吃点儿垫垫肚子,待会饭菜就好了。”

沈烈作为队长,虽然有重大决定时都是他敲定板的,但日常有什么小事儿,还是古星河这个副队长处理的多。

乐生浅浅的笑了一下:“谢谢,”顺便拿出之前沈烈给了药瓶放到桌子上:“很抱歉,因为我的事,让你们受伤了,”

“不客气,以后你就是我们的队员,不帮你帮谁?更何况那帮混蛋,居然推人进丧尸堆?不揍他们都对不起自己。”古星河道,心想更何况过两天也许这就是嫂子了。

药瓶倒没人拿,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点儿小伤用药就是浪费。

其他队友也吃起了干粮,人们总想吃点儿热的,但大家明白,熟食就算能做,每人分的也不多,提前垫垫肚子很有必要。

乐生以前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平日里饭菜不仅营养美味,偶尔还偷吃点垃圾食品过过瘾,总之,他嘴巴挺刁的,所以干粮只吃了几口,等饭菜好了之后也没吃多少。

齐越惊叹了声:“饭量真小埃”他才十六岁吃的东西都是乐生的一倍多。

沈烈看了他一眼,分明是嫌弃这些食物。

要是末世以前,自己也嫌弃,但现在,早就习惯了。

所以究竟是有什么依仗,才能让人在末世一年多还那么娇气呢?高层家的小公主也不可能出现在西城,沈烈有些想不通。

他放下碗筷,便走向二楼回到房间,乐生的目光一直在跟随着沈烈转悠,等对方关上门后,才幽幽道:“我一定要陪他睡觉吗?”

沈烈并不好色的样子,乐生还挺喜欢他那种人狠话不多的性格,但此时有些玩心大发,就想演一段。

“队长他……”平头小年轻齐远面上有些苦恼:“以前他不是都拒绝别人靠近吗?”

古星河咳了一声:“我们队长人其实不错的,你晚上不去他屋,他肯定也不会说什么。”

“今天屋子一人一间正好,要不这样吧,小雪跟我挤挤,空出个屋给你。”胡鹏飞说。

“叫我全名1夹克男胡盛雪咬牙切齿的瞪了胡鹏飞一眼道,他一米八的个子,肌肉还挺壮,被叫小雪只想打人。

“你俩块头都大,床够挤吗?”古星河望向书生气的温珹笑笑:“不如小珹跟我睡吧,你的房间让给乐生,咱俩选个大点儿的床。”

温珹:“……”

“还不如让乐生直接跟我睡呢,”队伍中唯一的女性狐狸抛出话来:“队长要是半夜想捞你进他房间,我帮你揍他。”

其他人都一言难尽的望着狐狸,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性别女,爱好女……

乐生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完全不可能跟狐狸多接触,他想了想起身道:“之前已经说好了的,就算晚上不去跟队长一起睡,也要提前去说一声,我先去了。”

狐狸还想再说什么,伸手被古星河拦了一下。

狐狸狠狠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遇到个这么顺眼的‘妹子’。

等乐生上楼,并且敲响沈烈的门挤进屋后,狐狸才望向古星河开口:“我也看上了乐生,大家各凭本事勾搭,拦我干嘛?”

古星河笑的肆意:“我就想知道老大吃不吃肉。”

……

这边刚挤进屋里的乐生望向面色不悦的沈烈,无辜的开口:“不是你让我来陪睡的吗?干嘛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物资还在做饭的福叔身边看着,乐生没沾半点儿,沈烈完全不担心他跑路什么的,所以直接道:“出去。”

乐生眨眨眼睛,看着沈烈更加惊奇,他慢慢上前靠近对方,眼尾弯成乖巧的幅度,一脸认真的道:“你很讨厌我吗?”他此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孩子在天真的提问,眼神太过清澈了。

那么微不足道的问题,却不忍心让人破坏他的遐想……

沈烈微微皱眉:“算不上,你在我眼中跟所有人一样。”没有讨厌,也没有喜欢,他心里这样想着。

乐生笑笑:“是吗?可是跟喜欢的人接触才会紧张,坐在你腿上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你肌肉紧绷的要命,还以为你是喜欢我。”

沈烈:“……你想多了,没什么事就出去吧。”他再次下逐客令道。

乐生却转身走到了床边坐下:“不行,外面房间已经分配完毕,没有我的住处,今晚只能跟你挤挤。”

“那就让齐远齐越睡一屋,给你空个房间。”沈烈的态度不容拒绝。

“队长,你真的很奇怪哎,”乐生笑嘻嘻的望着他:“在末世坚守道德底线的人不少,可我只想要一半的床,你也排斥?是那里不行,所以心理产生扭曲和抗拒吗?要不要我帮你试试能不能重振雄风?”

外表十分英俊迷人,并且接近三十岁的男人,却没谈过恋爱,乐生觉得这种人不是身体上就是心理上多少是有些问题的,此时便忍不住试探。

哈哈哈哈哈!反派那方面不行,想想就觉得赤鸡。

不过刚成年的乐生,大约还不太理解男人的尊严有多么不容侵犯,沈烈差点儿直接放雷劈了他。

沈烈直视着坐在床边的乐生,危险冲他走了过去,那双眸子黑沉如冰。

乐生感受到了来自一米九的男人的压迫感,后知后觉咽了咽口水,终于明白自己皮的有点过,刚想说些补救的话,就被沈烈快速伸手按到床上。

乐生一懵,不是吧!这就要强了他吗?也太不经撩了!

接着乐生又被瞬间给翻了过来,他立刻在脑海思考要不要现在就承认自己是个男的?便听到啪的一声,沈烈在他囗股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教训熊孩子,还是直接动手比较好。

“蔼—”乐生大叫一声,这是羞耻和疼痛的双重压迫!让他根本顾不了自己的声音。

但是沈烈并未停下来,接着继续抽他。

“你个混蛋!沈烈唔……”乐生还没叫几声,嘴巴便被紧紧捂住,毕竟这样的尖叫非常容易引来丧尸。

外面的古星河等人:“……”

噫?!

以前老大都人模狗样的拒绝各种投怀送抱,现在遇到了真正的美人,原来那么凶残的嘛?

乐生被压的死死的,又被沈烈教训了好几下,囗股是真疼,这个男人居然一点儿也不手下留情!

实在反抗不了,乐生急中生智,冒着火光的眼神忽然湿润了起来,他哼哼唧唧的哭了。

沈烈指尖一顿。

有用!乐生呜咽的声音更加放肆,他不担心自己哭不出来,因为小时候跟自己老妈斗智斗勇,乐生知道人在假嚎的时候也可以挤出眼泪,至少让眼睛发红没问题。

沈烈松开了他,语气淡淡道:“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出不符合年龄的荤话,我还会教训你。”

刚逃离魔爪,乐生就收敛了眼泪,反手向沈烈挥了一巴掌,却被擒祝

乐生接着用另一只手揍他,沈烈再次躲开。

“混蛋!你敢打我1乐生手脚并用的报复,沈烈微微皱眉,只是防备,甚至过了两秒之后,他不再阻挡对方打自己了。

乐生把他按在被子上捶,沈烈丝毫感觉不到什么疼痛……

怎么会这样?成为异能者,体力会跟着大涨,异能升级,更会让人变的无比强大,这就是他们和普通人的区别。

为什么乐生的力气跟普通人似的?沈烈躺在床上眸色深沉的盯着他。

后者被看的发毛,骑到了沈烈胸膛上,伸手把他脑袋推到一边:“不准看我1

沈烈脑袋歪了两秒才转过来,直视着乐生,忽然伸手掀开了他的小裙子。

乐生:“!!1

“沈烈——”这是乐生一晚上叫的最大的一声,然后他快速按下自己的裙子,啪的一下又在对方脸上呼了一巴掌。

刚才没怎么看太清,毕竟人家小裙子下面有打底裤,但沈烈已经确定,乐生真是个男孩子。

主要是他叫起来的时候,声音还是偏男孩子的清脆感,再加上各种小习惯都比一般女孩没形象的多,沈烈便猜了个七七八八。

否则,沈烈都不会给他机会骑在自己身上,男女授受不亲,男男就……还能商量。

而且按理说哪怕知道人家是个男的,沈烈也不至于做出过分的事儿,但刚才也不知怎么就动手掀裙子了……

他咳了一声,声音维持着淡定:“先从我身上下来。”

乐生又伸手子挠了他一下,才气鼓鼓的坐到床边。

沈烈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脸上肯定有几道爪印,但他却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甚至还犹豫道:“……我不是有意的,抱歉。”

乐生不为所动:“你打我1打其他对方也就算了,还是囗股!

沈烈:“我之前只是想教育一个孩子别乱说话。”

乐生:“可我是男的1

沈烈上上下下打量他,语气严肃:“男的也是孩子,你成年了吗?以后不准说脏话,”然后顿了一瞬又补充一句:“还有大人之间的荤话,也不能说。”

在沈烈眼中,之前的乐生就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否则这一路过来,也不会对他那么宽容。是的,于沈烈而言,认识乐生到现在已经对他非常宽容了,可能是第一眼看着比较顺眼吧?

反正如果换个人,别说坐他腿上一路,对方扒拉上车时,沈烈都能一脚给踹下去。

乐生继续不高兴:“我成年了!未成年有我这么大个……”他本来想指指胸,然后想想不对,这一点点胸还是系统用bra(罩罩)伪造的,根本不大,更何况对方已经知道自己身份。

于是他手指下移指向裆部:“这么大吗?”

沈烈:“…………”

他目光沉着:“不管有没有成年,以后不准在外人面前随意说荤话。”就凭乐生这张脸,高冷起来肯定都不缺乏追求者,若是再撩拨别人,怕是被吃的渣都不剩。

乐生哼了一声:“你管我1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沈烈,意思很明显,我还在生气呢。

沈烈:“……”

又过了几息,沈烈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枚红彤彤的苹果,个头不大,却非常诱人的样子,从后面伸出手递到乐生面前。

乐生这才诧异的扭头望向他:“你怎么会有苹果?”

沈烈:“之前得到的,你晚饭没吃多少。”

虽然已经快到了炎热的夏季,但沈烈等人外出找物资和打丧尸时,都穿的挺多,毕竟要防止受伤,那他身上还真能藏些东西,之前的玉米就是个例子。

但苹果怎么都是圆的,这一路他又是坐在对方怀里过来,居然没发现沈烈身上有这玩意儿?

虽然疑惑,但乐生却快乐的接了过来,转身跑去屋内自带的洗手间去洗苹果了,张口就啃,总算看那个男人顺眼了些。

害,这年头,苹果有多珍贵?普通人为一个苹果摇尾乞怜甚至鲨人都正常,即使是异能者,水果这种东西也很难得的,对方居然给了他。

乐生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像小仓鼠一样把苹果啃了一半,又伸手递给了沈烈。

沈烈:“……”

“你吃吧。”他淡淡道,如果自己要吃一半,刚开始就用手掰了。

乐生看了一眼苹果上自己残留的口水:“……别嫌弃啊,我去洗洗。”

沈烈立刻拦了他一下:“不用,我晚饭吃饱了。”说着起身走向衣柜,翻了两下,居然找出了两套崭新的睡衣,伸手扔一套在床上,是给乐生的。

“这么巧?两套新的?”乐生随口问道。

沈烈拿着睡衣向浴室走去,头也不回的回答道:“是三套,还有一套在柜子里没拿出来。”

乐生啧了一声,也没多想,继续张口啃着苹果,既然对方不要他就不客气了。

好在城市里通了电,否则他们白天在外忙活,晚上还不能洗澡,出来一趟找物资大约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估计能馊。

很快,沈烈便洗完澡穿着深色的睡衣走了出来,他头发上还滴着水。

乐生吃完了苹果,舔舔嘴唇,抬眼向沈烈望去,那个男人长的真好看,即使因末世当道,没法剃胡子的缘故,也丝毫不影响帅气。

再者沈烈脸上有些许胡茬,衬得他十分野,在乐生看来,反而非常有男人味儿。

乐生偷偷叹了口气,他好羡慕对方身高和身材啊,沈烈此时的睡衣是短袖,粗壮的胳膊裸露在外,让人想伸手捏捏。

乐生心想自己刚成年,应该还长吧?但那身材很难练。

吃饱喝足,乐生心情很好的哼着歌拿着睡衣走向了浴室,同时戳着系统:[你别偷看我洗澡。]

系统:[……放心我是绿色的,脖子以下自动打码。]

乐生拉下小白裙侧腰的拉链:[新手礼包就没有给我换洗的衣服吗?]

系统:[没,但能多复制一件同款给你,有机会再搞件漂亮的女装来,好提升战斗力,否则手无寸铁容易出事儿。]

乐生淡淡的嗯了一声,心里也盘算了起来,为了生存,某些暂时的牺牲很有必要。

温热的水洒在身上,洗去了一天的疲劳,他后面的头发刚到脖子,前面刘海也有些长了,但对于‘丫头’来说,倒是正好。

乐生伸手将刘海撸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看着镜中的自己出神,他脱下裙子时,脸上妆容也会自动消失,所以现在没有丝毫女气,就是个好看的少年模样。

反正不用避着沈烈了,乐生就这样出浴室,整个人清清爽爽,舒服的很。

沈烈回头看了他一眼,眸色微暗。

夜晚的灯光会引来丧尸,即使窗帘已经拉上,也不安全,沈烈便说道:“先到床上吧,屋里灯要关。”

乐生立马点头,爬上了床,但沈烈关灯之后,却又打开了浴室灯,洗手间的窗户非常狭小,并且对面是比较近的高耸墙壁,开着没问题。

洗手间门不关,屋内也能照到光亮,乐生还以为他想这样留灯睡觉,结果沈烈拿着衣服在水龙头处搓了起来。

乐生瞅了眼自己换下的一套小白裙也被拿了过去……当即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下床打算自己洗。

但洗手间的水龙头被占用了,他又很快被赶了出来。

乐生的小白裙刚穿,根本没一点点汗,最多揉两下就行,他便没多客气的回了句:“那我明天帮你洗吧。”

沈烈没吱声,乐生当他默认了,走出浴室重新爬到床上。

但很快,乐生忽然瞥见沈烈在搓洗自己的bra(罩罩)。

乐生:“1他又跑下床:“我自己洗,我自己洗吧1

沈烈看了他一眼:“已经洗好了。”

乐生:“……”

沈烈:“你既然都能穿,我有什么不能碰的?这没什么。”

乐生:“……”关键就是因为他穿了!如果是商场里新买的倒真没什么,可自己已经贴身过,很让人难为情。

但已经洗干净,乐生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便不好意思的转身离开,所以错过了沈烈又拿出他小内内的手……

今天下午沈烈一行人惹了两三个三级丧尸,回来的很早,直到现在估计才七八点,乐生的生物钟至少得十一点过后睡觉,此时便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

他看着沈烈洗完衣服后,从柜子里又摸出了几个衣架,撑好衣服挂在椅背上,顺手打开空调,对着衣服吹,这样的话,明天肯定能干。

乐生的眼睛就放在自己那条白色的内内上,非常不好意思。

床挺大的,两人丝毫不挤,再加上有空调在,哪怕只有一床被子,也不用抢,各自搭个肚子就行。

为了以防万一,沈烈到床上之前关了洗手间的灯,检查了一下窗户,再次拉紧窗帘,月光都被挡在了外面,现在真两眼一抹黑。

乐生睡不着,还没动弹两下,就听黑暗中的沈烈问道:“你的空间异能是觉醒的太晚了吗?力气怎么会这么小?”

乐生脑子转了一下便明白了什么,异能者的力气跟普通人差别很大,肯定是刚才自己和他打闹的时候被察觉出了异样。

仔细琢磨了两秒,乐生才说道:“也不是,我之前身体不太好,现在能走能跳跟个普通人一样已经是沾了异能的光了。”

原文中的女配基本上家破人亡,留下来的几个极品亲戚也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乐生丝毫不怕自己的谎言被拆穿。

沈烈这才轻轻嗯了一声,每个人都有秘密,他原本不打算追问的,但事儿由他说出口,也算是给乐生提个醒,否则面对其他人的质疑,可能不会善了。

乐生不知沈烈所想,但确实重视了这一点,戳了下系统问道:[不考虑给我加个体质吗?不然后期异能者吊炸天的时候,咱们女装系统好吃亏埃]

只会摆弄漂亮衣服的系统:[……我觉得不行,首先,我没那功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