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都不用他多解释,便明白了系统的咸鱼,幽幽叹了口气,在床上翻个身,轻轻开口问道:“沈烈,你睡了吗?”

“没有。”黑暗中传来低沉的声音。

然后,乐生又没了后续的话。

但这个时间点,他实在睡不着,而沈烈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外面时不时还能听见奇怪的声音,肯定是丧尸干了什么,乐生有些不安,戳了旁边的男人一下。

沈烈:“嗯?”

乐生:“你不动也不吱声,挺吓人的。”跟旁边睡了个死人一样。

沈烈:“……”

乐生忽然说:“你这么闷,肯定不讨女孩子欢心,以后要是找媳妇儿,不如条件放宽些吧?”

对方那里不行只是他的猜测,也许是脾气不好才一直没谈恋爱呢?

沈烈回了一句:“放宽什么?”

乐生:“比如性别不用卡的那么死。”

沈烈:“…………”

……

乐生也不知道自己磨叽了多久才睡着,第二天醒来时,旁边的床上已没有余温,他走到洗手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居然发现有没开封的牙刷牙膏可用,明明昨晚还没有,肯定是沈烈拿来的。

出门下楼后,乐生看见队伍中的众人都已经聚齐,似乎就等自己出发找物资了,他连忙说声抱歉。

古星河摆摆手:“没什么,让嫂子休息够是应该的,”他打量着乐生:“你衣服没……破?”最后一个字声音小的只有他自己能听见,同时还很奇怪昨晚的动静那么大,乐生衣服居然没遭殃?

后者立刻尴尬的说:“我不是什么嫂子,你误会了,至于我衣服……换了,我有两套一模一样的,那套裙子洗过后收了起来。”既然没听清对方后面的问题,他就以为人家问的是换没换洗,便解释了一下。

古星河这才点点头,什么收了起来,肯定被老大给撕碎了!他露出我懂得笑容说:“放心吧,我们老大是个好男人,从不拈花惹草,而且做事负责,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乐生:“……”他再次认真道:“你真的想多了,昨晚我们只是在一个屋而已,没做其他事。”

古星河想也没想的说:“除非是那方面有问题,否则面对你这样的美人,怎么可能不做其他事,而且……”他话没说完,乐生昨晚叫成那样,若是两人没发生关系,那就是他们老大有变t抖s倾向虐待了乐生。

沈烈:“……”

乐生不知这话该怎么接,昨晚他也问了这个问题,然后就被沈烈拎着囗股打了一顿。

慢慢将口中干粮咽下去的沈烈,抬眼望向温珹幽幽道:“听见了吗?古星河亲口说的,只要他遇到美人投怀送抱,就会做点儿什么,十分不可靠。”

众所周知古星河末世前单身许久,末世后追了温珹大半年,说沈烈那方面不行?后者分分钟张口秒杀他。

“靠1古星河差点儿想跳起来跟沈烈掐架,但第一时间还是望向温珹解释道:“我是在拿老大说事儿,我人品你知道的,谁也看不上,心里只有你。”

温珹脸色有些红,他性子含蓄,也不是对古星河没感觉,但对方有时候太流氓,温珹略微不适应,才拖到现在没给出明确回应。

古星河本就坐在温珹身边,此时又往他身上靠了靠:“珹珹,我真的不会跟别人有半毛钱关系!你相信我埃”

靠在沙发后面的狐狸妹子伸手往古星河腿上扔了个东西,是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五毛钱硬币。

“看,他骗人,五毛钱能分成好多个半毛钱呢!让你扯。”狐狸龇牙笑着说道。

报复jpg,让你昨晚拦我骗乐生回房!

下一刻古星河就从沙发上窜了起来,随手从旁边捞了把椅子,跳到沙发后面要去打人。

类似的事儿肯定经常发生,狐狸在捣乱之后已经二话不说跑到了门口,身子一歪,古星河手中的椅子哐当一声砸在了她旁边的门框上,椅子腿都摔断了,可想而知他并未留情。

“我去检查一下车子还有多少油。”狐狸说完这句就头也不回的笑嘻嘻跑走了,倒丝毫看不出恼怒。

古星河再次挤到温珹面前给自己辩解,乐生打着哈欠坐到沈烈旁边,简单吃了点东西,几人就出发寻找物资。

今天福叔也一起行动,晚上他们不会再回到这里,到时候会临时选择地点休息,一来因为之前已经将附近物资搜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去的地方肯定比较远,来来回回的废油。

二来昨天毕竟遇到了易景明的队伍,末世那么久,大家都明白自己的临时窝点不能被别人发现,就担心外出找资源时,后勤部着火,被别人打劫了怎么办?

就算现在有乐生这个‘空间系异能者’,能将所有物资带着,也不能把福叔独自留下,如今这鬼世道,说白了人命不如面包,打劫找不到物资的,会杀人。

沈烈队伍已经在外游荡了一段时间,所以现在屯的物资也不少,正常空间系异能者刚觉醒只有十多立方米,之后每升一级空间都会增加,至今为止三级空间系异能只有五十立方米。

但乐生的空间背包有十格,一格是一百立方米,加起来共一千立方米……

他毫不费力的将物资都装了起来,夹克男胡盛雪随口问了句:“你异能几级了?”

乐生斟酌了一下:“我三级,但是跟别人不一样,我属于变异空间异能,现在大概能装一百立方米的东西。”

末世至今为止基本奉行强者为尊的态度,人类舍弃城市建立基地后,异能者待遇非常好,但就算如此,异能者之间也有冲突和等级划分,最好的东西永远给最强的。

乐生想着要忽悠就干脆来个大的,老子凌驾于所有空间系之上,哪怕战斗力不行,待遇肯定也不错。

果然,胡盛雪诧异的望着他:“你三级?异能还能变异?”

乐生面色迷茫:“不能吗?同样异能同样等级之下,还有强弱之分呢,只不过你们都不明显,只有我这种空间系的,空间大小比别人多一倍,非常明显,俗称变异空间系。”

论忽悠人,乐生从来没输过。

胡盛雪:“……”好像是这个道理。

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之后也都在惊讶之余接受了,这年头异能千奇百怪,同系异能中有异变也正常,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有三级。

大家还想说两句牛批呢,又被车子座位给吸引了心神,昨天位置都不够坐,今天多了个福叔,更挤。

最后胡鹏飞开车,平头小年轻作为哥哥,把弟弟齐越抱在怀里,乐生二话没说,又坐在了沈烈腿上,这才腾出来了位子。

沈烈刚想说什么,狐狸就在旁边道:“队长要是不乐意……乐生要不要来坐姐姐怀里啊?”

乐生摇头:“我觉得我这辈子还是给一个人玷污吧。”

沈烈:“……”

其他人:“……”

狐狸可惜的叹了口气,看来这口肉她是抢不到了。

这年头没地图没导航的,胡鹏飞只能凭经验开车,先开出之前他们几人搜刮的区域,再看附近有没有商场之类的地方。

但走到某一地方时,系统忽然道:[隔壁马路有家小型商场,里面女装多。]

乐生眼前一亮,赶紧找借口说:“这里我以前来过,能拐去旁边那条马路吗?有商常”

胡鹏飞:“没问题。”

车子一路上引了不少丧尸,大多被甩掉了,但到目的地后,还是有丧尸扑过来,几人下车快速解决干净。

乐生听着系统分析商场中哪里藏的有丧尸,默默避开路线,向二楼卖衣服的区域走去,却被沈烈拦了一下:“跟着我。”

行吧,他只好暂时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先跟沈烈等人一起搜刮物资。

但众人又没把东西全部拿走,总要留些给后来者,也许能再救一条人命呢。

一楼商场内的丧尸最多只有二级,就连最弱鸡的乐生也在系统的提示下没被忽然蹦出来的丧尸吓到,迅速收割完后,沈烈挖出了一个晶核。

那是在丧尸脑子里的东西,一级丧尸基本没有晶核,二级丧尸有晶核的几率是三分之一,至于三级?必出晶核。

由于晶核能让异能者能力提升的非常快,所以已经代替金钱成为了流通货币,现在队伍中的晶核分配是谁杀死的丧尸谁得晶核,遇到团战,等丧尸消灭后再平均分配晶核。

对于队员们来说,沈烈是真够意思,哪个队长不拿大头?但他没有。

乐生知道这一点后撇撇嘴,就这还有人背叛沈烈呢,某些人,不能给他脸。

等众人兜兜转转搜刮的差不多了,乐生才道:“我想去二楼拿几件衣服,你们码数都跟我说一下吧。”

大家眼神一亮,之前没有空间,出来都轻装上阵,衣服脏了就到商场直接换一套,但不怎么方便,碰到附近没商场的,打丧尸到处沾血也没得换。

“我们一起去,自己拿自己的衣服,然后给嫂子收起来。”齐越说道。

乐生没意见,但纠正他一句:“叫名字,不是什么嫂子。”

齐越笑笑没接话,几人便往二楼走去。

系统忽然提高声音:[有个三级丧尸从三楼下来了,躲在男装区衣服后面,干掉他,挖出晶核给我。]

乐生脚步一顿:[……你开什么玩笑?三级丧尸,你觉得我凭什么干掉他?]

系统:[你可以让沈烈干掉丧尸,然后问他要晶核埃]

乐生皱着眉头:[so?他又为什么给我晶核?还是三级的,在这种普遍二级丧尸之下,你知道三级晶核有多珍贵吗?]

系统期期艾艾的开口:[主要是我来到小世界后,被世界意识削弱了不少,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但等以后异能者们都越来越强大,咱们却还在原地踏步,女装技能会对他们失去作用的。]

他说着停顿一瞬,小心的试探道:[晶核可以让我成长,以后我不也能更好的保护你吗?要不……你试试换女装勾搭他?]

乐生愣了两秒,虽然他很想掐女装系统,但在末世还真不能离开这垃圾金手指,哪怕小小的母爱光环,关键时刻还能让人跪着叫妈不是?

否则以乐生的容貌,在危险重重的末世,实在很容易出事。

[二级晶核还好,我真想要,沈烈肯定能扔我一块玩玩,但三级,在如今这个时间段折算成软妹币怎么着都是百万起步吧?]乐生说着又摇摇头:[不对,三级晶核根本有价无市,毕竟三级异能者最多不超过一二十个。]

主角和反派因为走在全书的最前端才到达三级的,其他人根本打不过三级丧尸,怎么可能得到晶核?所以他之前说自己三级异能才那么让人诧异,这玩意儿是真的稀有。

系统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很艰难,但是往后的日子真的特别凶险……你再考虑考虑?]

乐生:[这不是我考虑的原因,我要是真能做主,还能不给你晶核吗?三级不成,二级怎么样?]

系统:[三级需要几个,二级需要几千个,你算算。]

[几个?还不止一个?]乐生震惊道。

系统:[是啊,但是几个也可以慢慢攒啊,先把一个搞到手再说。]

乐生面无表情的不想说话了。

系统犹豫的继续开口:[……检测沈烈对你很有好感,如果你今天穿个漂亮的衣服问他要晶核,肯定没问题的。]

乐生:[大哥,那是三级晶核,三级!我踏马就算不穿衣服他也不可能给我。]

系统听到这句话犹豫:[要不就脱光了试试?]

乐生:“……”若是能碰到系统,他肯定锤人。

他眼睁睁的看着沈烈往男装区最里面走去,很快就要到三级丧尸藏身的地方,乐生小心的喊了声:“沈烈,等一下。”

后者回头,乐生往他前面指了指,声音更轻了些:“那里有三级丧尸。”

可能是三级丧尸这四个字太凶残,其他人也都耳尖的望了过去,然而只看到一片挂的整整齐齐的衣服。

其他人有很大的疑惑,想问乐生怎么知道的?但沈烈却没质疑他分毫,下一刻便凝聚出一条粗壮的雷,劈向了男装区。

躲在衣服后面的三级丧尸立马成了焦炭,却没死,猛然冲沈烈扑过去。

“艹!真有三级丧尸啊1

“三级丧尸不是很稀少吗?咱们运气绝了,天天都能碰到。”

“乐生快装衣服,不然待会儿都被烧焦了。”

“这种程度的打斗声会引来其他丧尸,兄弟们干活1

乐生丝毫不跟他们皮,快速的往空间装着衣服。

系统指挥起来:[快去内衣区拿两套性感的,那边有蕾丝睡衣。]

乐生面色扭曲一瞬:[做个人吧!那玩意儿我穿来干嘛?]

系统:[勾搭沈烈给你晶核啊,退一万步,就算不给晶核,等女装系统没什么大用了之后,搭上反派这条大船,他能保护你,至少你每顿饭还能吃一片发霉的面包,或者得到一块干巴巴的饼子……]

后面的话说的十分可怜,乐生直翻白眼,但是作为知道原文的家伙,他居然没法反驳系统的话,末世后饿死的人太多了,而有点儿姿色的下场更惨。

乐生踌躇半天,等装好了一堆衣服后,看了一眼还在跟三级丧尸怼的沈烈,向内衣区走去。

下限就是用来刷新的,为了好好的活着,乐生决定豁出去了,试试能不能骗来那颗三级晶核。

[这个不行,那边那件黑色蕾丝的衬皮肤,显白。]系统说了句。

乐生根绝他的提示,拿起衣服一看:[这是睡衣?]上半身只在胸口处有两片用黑色绳子吊起的布,风一吹都能掀开,下半身……不说也罢,连危险三角区都挡不祝

系统丝毫没觉得不对:[这看起来很漂亮很诱惑啊,我觉得可以。]

乐生觉得布星!

[漂亮和我能穿是两码事好吗?]乐生说着顺手把奇怪的黑色蕾丝‘睡衣’给扔到了空间里,给系统看愣了一下,所以这到底答没答应穿?

乐生根本没反应过来,抬眼往四周扫视着,最后停留在一件白色睡裙上,看起来还算正常,被他收入空间中。

另一边沈烈已经毁了一堆衣服,胳膊也被丧尸抓伤了,鲜血顺着手臂往下流,挺严重的样子。

至于其他队友,虽然也没闲着,但大多都在砍被声音吸引来的二级丧尸,古星河刚腾出手帮沈烈一把,就被三级丧尸伸手抓到了胸膛,要不是后面的温珹拉了他一下,心脏估计都能穿透。

生死过后,一般人都会因心有余悸而停顿,但沈烈根本没有给他后怕的时间,顿时说了声:“低头1

好在古星河反应快,只听见巨大的雷声在耳边响起,沈烈的异能堪堪擦着他的发稍飞过去,还顺便烧焦了一小撮。

古星河伸手摸了一下头发……

两秒之后,一声哀嚎响起:“沈烈我r你大爷!1

乐生被这声尖叫吸引过去的时候,刚好看见沈烈走向三级丧尸,挖出晶核。

丧尸已经被劈焦透了,也没有想象中恶心的脑髓等物,就从一堆碳里抛出一个红色晶体状,看着像红宝石,非常漂亮。

乐生十分眼馋,偷偷的望着,正好跟沈烈四目相对,又赶紧心虚的撤回目光。

古星河气的要跟沈烈干一架,但他俩现在一个胳膊受伤,一个胸前流血,被其他人给拦住了。

此地闹出的声音太大,不宜久留,胡盛雪连拖带拽把古星河拉上车,众人得去下个地方继续搜寻物资。

乐生非常自觉的侧坐到沈烈腿上,其他人本来想说老大胳膊受伤了,让齐越跟老大坐一起,给包扎一下吧,但想想好像没办法给乐生单独腾位子,让别人抱着也不行,毕竟那是嫂子。

好在后者主动接过了绷带,顺便在沈烈身上摸了两下:“你药呢?”

沈烈捉住他的手:“绷带给我,我自己来。”

乐生小声的说了句:“我来。”固执中还带了点儿撒娇的意味,别人倒听不见,但离他最近的沈烈刚碰到绷带的指尖一顿。

既然决定了,乐生就不会磨叽,他心里惦记着三级晶核,自然要哄着沈烈,两人对视一瞬,乐生不好意思的瞥开目光,但却小幅度的又往他怀中靠了靠,再次说了声:“我来?”

沈烈眼睛眯了一瞬,又很快收敛神情,昨天还凶的跟被猫抓了似的,今天这是想干什么?

他收回手,不再拦着乐生的动作,让他给自己处理伤口。

古星河跟温珹一起坐前面,暂时够不着沈烈,就不再管自己头发了,趁机靠在温珹怀中:“啊!我受伤了,要珹珹亲亲才能好。”

温珹想呼他一巴掌。

乐生轻手轻脚的好不容易给他包扎完,还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抬眼望向沈烈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沈烈:“……”他真有种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感觉。

“老大,前面有人拦车。”开车的胡鹏飞突然开口道。

西城基本上是座死城,如果有人,那肯定是来寻找物资的,这个时候拦车求救,基本都有诈,他们遇到过很多次装可怜害人的事,大家连问都不问直接开车走。

此时既然胡鹏飞说了一声,众人便向前面望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从旁边胡同里爬了出来,浑身是血的冲他们招手。

惨是真的惨,比之前装惨骗人的要狠的多,看起来太真了。

乐生立刻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原文中反派救过一个妹子,叫韩嫱,她在末世被相恋了五年的爱人背叛,死里逃生后性情大变,后期属于沈烈身边的得力干将之一。

背叛者是韩嫱十七岁的初恋,丧尸爆发时,男方正好在她家见父母,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全家只有那个男的一人觉醒了异能,起初还好,但渐渐的,出了各种问题。

为了节省食物,男方竟然把韩嫱的父母给扔到了丧尸堆,还有她十一岁的弟弟,也被对方从楼上推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