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多小时后,乐生停下来揉了揉手腕,本打算继续,沈烈却转过身道:“早点儿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乐生不疑有他,笑眯眯的点头钻被窝,正好他胳膊酸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依然有点儿远,乐生因对方挑破了窗户纸,反而不敢造次,怎么说呢,玩闹可以有,来真的就得掂量着。

……

大清早,觉醒完毕的韩嫱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旁边的狐狸正好也睁开双眼,顿时吓了一跳:“你……退烧了?”

韩嫱幽幽道:“我觉醒了异能。”

异能的觉醒和升级有个奇怪的现象,在那一瞬间,身上伤势的恢复速度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即使韩嫱之前被摔的爬不起来,现在也能正常下床了,显然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队伍中的人很快聚集到楼下,看到韩嫱时都十分惊讶,她就算好了发烧也不至于那么快能下床吧?毕竟昨天那么惨。

直到沈烈出门,韩嫱向二楼看去,望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众人因她的目光,也都看向沈烈,跟欢迎什么重大人物登场似的。

如果是一般人,估计会摸不着头脑的问看我干吗?但沈烈压根懒得扫视他们,直直走向沙发,一声不吭的坐下吃早餐。

韩嫱这下才出声道:“谢谢你救了我。”

沈烈不紧不慢的咽下口中食物:“救你的人还没起床。”

韩嫱明白他的意思,昨天到最后她才昏迷的,所以知道发生的所有事儿,但依然道:“也需要你这个作为队长的首肯,恩人才能救下我。”

沈烈没再说话。

韩嫱继续开口:“我觉醒了异能,能加入你们的队伍吗?虽然才刚刚觉醒,但日常可以帮忙打杂,而且,我知道有个地方物资多。”

西城虽然颇为繁华,但周边却比较荒芜,所以包括附近的人要想逃离,都会来搜刮大量物资,就导致此地物资并不怎么充足,否则沈烈他们早搜刮完毕离了开这儿。

沈烈终于抬眼望向她:“觉醒的是什么异能?之前你又为什么受伤?介绍一下自己吧。”他并没有立刻问物资,反而打听清楚对方来历。

韩嫱丝毫不打算瞒着,只是想着某些事情,身上几乎要实质化出了黑气,她深吸一口气,语气阴沉的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一切都跟乐生知道的信息差不多,韩嫱觉醒的异能是毒系,但只有一级的话,毒不死人,最多让人很难受。

至于她说的物资,则是那个害她的渣男屯起来的,两人本就是西城人,对此地十分了解,末世一年多都在这儿没离开,可想而知屯了多少好东西,不能说满屋子,也有大半个房间了。

狐狸等人对她产生同情同时,也在思考对方话语中的可信度,说白了去抢物资的同时也在帮她报仇,如果韩嫱说的是真的,那个渣男确实人人得而诛之,就怕有诈。

警惕是好事儿,在末世行走需要很高的警惕心才能生存,沈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好,待会儿你带路去找物资。”

……

乐生今天早上迟迟没有出门,当然不是在睡懒觉,事实上他在沈烈刚出门时便醒了过来,然后就跑到洗手间,快速的扒拉着各种女装。

他最终挑了一套星空蓝的蓬蓬裙穿上,一字肩款,胸口处有个蓝色大蝴蝶结。

从胸口往下一直到大腿都没有腰带,蓬松空荡,平心而论这适合胸小的妹子,因为胸大一点点都特别显胖。

乐生没胸,所以他穿着十分合适,唯一不好的就是尽量要少弯腰,否则从后面能看到白色的打底裤和内内……

[叮,恭喜宿主觉醒女装‘大宝贝’,]系统播报着停顿了一下:[还挺有用。]

乐生:“?”

系统:[宿主只要把手伸到裙子里,就能掏出一把砍丧尸如同砍白菜的大砍刀。]

往裙子里掏,虽然听起来很让人眯眯眼,但武器倒是个好武器。

……

等乐生终于出门时,众人也都齐刷刷望向他,除了眼神各异的瞅着他的衣服外,待遇跟沈烈一毛一样。

不过乐生要比沈烈尴尬的多,下楼后不好意思道:“抱歉,我起来晚了。”同时看了韩嫱一眼。

“不晚,过来吃早餐。”沈烈说的冠冕大方,丝毫听不出他在护犊子,但本身这种行为就只有乐生有特权,昨天早上作为队长的他一声不吭,今天倒表态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有情况!却没人敢明目张胆的问出来。

“谢谢你救了我。”韩嫱再次向乐生说了同样的话,她昨天没看清对方的脸,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不用谢,如果不是队友们,我一个人也救不了你。”乐生笑着说道,走到沈烈旁边坐了下来。

福叔给他盛热粥,沈烈又递给乐生一个袋装的三明治,后者更加不好意思,连忙小声道谢表示自己来,安静又快速的吃起早餐,小口小口的跟个仓鼠似的。

乐生实在练不出沈烈那种被众人盯着也巍然不动的性子,快速喝完粥后,便拿着三明治道:“先出发找物资吧,我路上吃。”

众人很快动身,那个渣男离这儿不远,离他们的住处就隔一栋楼,小屁孩齐越一路上快速将韩嫱的事跟乐生说了一遍,毕竟以为他不知道嘛。

“大家怎么着都是文明人,普通人缺少吃的抢食倒能理解,可作为异能者,因为觉得负累就杀人全家,太过分了吧1齐越发表着意见。

乐生点点头表示同意:“渣男,还喜新厌旧跟别的女人好,待会儿我们可以剪他唧唧。”

齐越:“……”

其他人:“……”

本来众人在末世里打滚的,也不是什么特别精细的人,任何话都听过,但从打扮的跟小公主似的乐生口中说出来,效果加好几倍,又可爱又撩人。

好在大家知道他是队长的,倒不会滋生阴暗的心思,就挺心情复杂。

沈烈伸手将乐生拉到自己身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后者还记得之前对方让自己少说荤话的事儿,哼哼两声,最终没说啥。

但这人昨晚还提议交往的事儿呢,现在也没见他追求自己,乐生有些不高兴。

不过他也没把心情摆在脸上,沈烈不知看出什么端倪没有,伸手往他掌心塞了颗糖。

这年头糖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精贵,但异能者们倒不馋这玩意儿,毕竟在超市找物资的时候能偶尔见到,藏起来一兜能吃好久。

乐生没想到沈烈也会藏糖?

他趁人不注意时将奶糖剥到了嘴里,甜滋滋的,心中的不高兴来的快去的也快。

很快到达目的地,韩嫱不用人说,就径直上前敲门。

屋内的一男一女此时正在沙发上衣衫不整的滚着,之前韩嫱在的时候,屯了很多好东西,真堆满大半个屋子,现在便宜了他们,自然不用天天往外跑。

而此时又不像末世前能玩手机电脑看电视,根本没有什么其他娱乐活动,自然整日的荒淫无道。

两人听见敲门声皆是一惊,男方动作停了下来,当再次听到敲门声响起才开口问道:“谁?”

韩嫱并未瞒着,直接出声道:“是我1

女人比那个渣男反应的快,先叫了起来:“韩嫱?”

门外之人:“是我,你把我从楼上推下去,我好不容易才爬上来,就想问问宋涛是不是真的杀了我全家1宋涛便是那渣男的姓名,韩嫱说话时完全不掩饰语气中的阴狠。

女人起初还吓了一跳,要是以前她杀了人还心虚呢,但现在这世道,都被丧尸把胆子给练出来了,再者大白天还能闹鬼不成?现在听到对方的话才明白她不仅没死成,还爬了回来。

如此,女人面上满是不屑,小声的跟宋涛说:“难怪韩嫱能被你耍的团团转,就是个脑子有病的傻逼,没死不跑远些,还敢回来,正好最近在家无聊,这次我要好好想办法折磨她再弄死。”

宋涛听后没多大感想,他都杀人全家了,对人家唯一的女儿哪还有别的心思?之前想留着她做家务,如今事情败露,当然得把人弄死,至于折不折磨,他都无所谓。

女人没想太多就带着恶毒的心思去开门了,毕竟韩嫱昨天才摔下楼去,任她怎么都想不到对方能被一个小队给救了,还觉醒异能带着人回来报复。

女人是一级异能者,速度和反应能力都不行,开门的一刹那古星河就瞬间动手,他是木系异能者,二话不说速度飞快的将对方捆了起来。

“啊1女人惊呼一声才看见门口有一堆人:“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韩嫱口中出现一团乌黑的雾,轻轻吹向女人,虽然毒不死她,但暂时让人失声还是可以做到的。

宋涛闻言看了过来,面色微变,他是二级异能者,所以镇定不少,但明显对方可以轻松制住那个女人,且人多势众,实力肯定不低,保险起见,他想逃,但人家堵住门口,逃不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