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景明身后的队友们:“……”完了,老大又被下降头了!

周围其他人:“???”对于基地新来的异能者,大家都知道,毕竟那是帮他们抵御丧尸的大佬,但喊人家漂亮‘姑娘’妈是什么意思?就算看上了,也不能这么叫埃

沈烈和古星河等人此时听到易景明的话,再联系初遇时,乐生说对方叫他妈的事儿,没想到是真的。

这人有大病吧?

乐生这时轻飘飘的斜了他一眼:“不好意思你叫我什么?”

“妈1他又叫了一声,便看向沈烈抱着乐生手,眼中杀气腾腾的,上去就要跟动手:“放开我妈1

沈烈二话不说冲他劈了过去,同时用了精神系异能。

本来作为双系异能者,沈烈是将精神系瞒着的,但易景明现在显然脑子有病,他就算用了也不会有人发现,反而能快速解决对方。

没过几招,易景明便被打趴在了地上,后面跟来的戚天承一直看着一切,他以为都是三级异能者,怎么着也能打个平手呢,结果……

乐生这时才不紧不慢道:“不好意思这位大叔,我刚成年,没打算收儿子。你要是真有认妈的癖好,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其他人。”

易景明被精神系刺激的脑子疼,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他手下的人本来想打群架的,但老大叫人家妈,还轻易被按在了地上,这算个什么事儿!

“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沈烈阴恻恻的冲着易景明说道,乐生被自己一个有病的缠着就行了,其他死变t都给我靠边站!

易景明依然说不出话,当沈烈带着乐生渐行渐远他才缓过来。

然后……

他要冲回去找乐生和沈烈拼命!

好在队友还是理智的,拦住了他,纷纷说乐生肯定会下降头,老大您还受伤了,先回去养伤,咱们找机会再报仇。

但基地就那么大,这件事很快被添油加醋的传遍了,都知道那个新来的异能者有病,喜欢喊年轻的小姑娘妈,易景明百口莫辩,更想弄死乐生。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沈烈要带乐生回住处了。

当走到门口时,后者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视线盯着自己,便停下脚步抬眼望去,跟一个目光阴蛰的男人四目相对。

基地给异能者的分配都是别墅,而那个盯着乐生的人也是异能者,在隔壁别墅的阳台上看着他,对方的脸上有道贯穿整个面部的伤疤,十分狰狞。

沈烈下一刻便跟乐生换了个位置,把他挡的严严实实,杜绝了那道视线。

他很不高兴,沈烈不喜欢别人觊觎乐生,那样他会十分暴躁,但对方隔得远,又没吱声,即使目光奇怪,也不好找人家麻烦。

进屋后,乐生望着一直跟着的古星河等人,后知后觉问道:“你们都住在一起?”

按理说每个异能者都有独栋别墅的,但沈烈他们一般都在外游荡,住处就没那么挑剔,为了方便行事,干脆搬到了一起。

但当他们一解释,乐生疑惑更多:“你们这么厉害,出门一趟应该能有好多物资吧?怎么还经常不着家?”

队友们纷纷望向沈烈,没吱声,有些事当事人不说,他们不插嘴。

乐生从众人的态度里察觉到了什么,不再问了。

但沈烈却解释出口:“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我爸是科研人员,丧尸爆发后,去接他的小队全军覆没,据情报,有人看到他在这附近出没,我就来了,一直在找他,所以平常不在家。”

既然沈烈已经把事情说出口,齐越便兴奋望着乐生接道:“我跟你说,我们老大可厉害了,是国家新编e队的队长,字母队是上头在丧尸爆发后成立的,都是异能者中的佼佼者,队长能混到队长,牛批1

乐生微张着嘴巴,面色呆滞的表示惊讶,但事实上他心中却在想着另一件事。

他知道大概剧情,但细节不是那么清楚,文中也没交代过沈烈找父亲,而且国家队的队长应当忙死了才对,哪怕父亲失踪也不会有时间亲自来到这儿寻找的。

乐生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齐越还在说着:“之前去西城也是接到消息说叔叔在那边,唉,还是没找到……”

乐生突然出声:“沈烈你爸是不是叫沈文赋?”

沈烈抬眼:“是,你见过我爸?”他就在西城遇到乐生的,还以为这人之前跟他爸有交集。

乐生没见过,但他知道沈文赋是前期研制出压制丧尸病毒抗体的第一人,所以上面的人才专门派人去接他,包括沈烈要来找父亲也被批准了吧?可最终那人依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之前遇到过他!他说他是研究人员,去往临台镇的方向了。”乐生是扯的,但文中提到沈文赋时确实在临台镇。

沈烈起身,扫视一圈,刚想说话,就见古星河站起来急吼吼的叫道:“赶紧的!动身1

其他人根本不用指挥,正好刚进屋还没干其他事儿,没得收拾,直接走。

沈烈看了乐生一眼,后者虽然现在很劳累,但也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却被他按住了。

“我一个人去,速度会快很多,”沈烈道:“临台镇不远,不用担心。”

古星河:“老大……”

“照顾好乐生。”沈烈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不容拒绝道。

一个人飙车是快,古星河知道沈烈性子,他决定的事情向来不会更改,只好说道:“好,注意安全。”

乐生伸手拉了他一下,沈烈低头望向他,声音低了些许:“乖乖在家待着,这几天不要出门,等我回来再带你出去玩。”

易景明前不久才发疯,但不可否认他是个三级异能者,万一遇到落单的乐生,真会出事。

乐生点点头:“物资都在我这里,你要出门的话,我给你整理些东西带着。”

这一点沈烈自然不会拒绝。

半个时辰后,沈烈独自开车出了基地大门。

乐生安心的在这里住了下来,他真不知沈烈能不能找到沈文赋,毕竟原文中来看,他应该是死了的,后期主角会找到另一个制出丧尸病毒抗体的人。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事情可不是他能左右的,乐生接下来确实听话的不出门,他自己也怕万一被男主一帮人堵祝

但没想到先出事的是温珹。

温珹的脸只能说是清秀,只胜在气质卓越,浑身带着书卷的气息,他是二级异能者,按理说并非谁都敢打他的主意,但曾经确实被觊觎过。

在沈烈走的第三天晚上,温珹失踪,古星河等人立马出去寻找,得到消息,他被钱咏德的手下给绑走了。

钱咏德也是个二级异能者,几个月前调戏过温珹,被古星河给打残了,好在基地有比较强大的治愈系异能者,历时三个月才把人治好。

结果现在还敢重犯!古星河这次誓要打死对方。

可当他带着几人闯入人家地盘时,看见温珹好好的坐着,而钱咏德在斟茶递水的赔罪,有些反应不过来。

“珹珹,你没事吧?”古星河率先开口问道。

温珹摇摇头,然后解释清楚自己发生的一切,他下午被人偷袭了,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出现在钱咏德的房间里。

而钱咏德中午喝了点儿酒,睁开双眼后看到眼前一幕,比温珹受到的惊吓还大,连忙问你怎么在这里?

钱咏德死不承认是他抓的温珹,毕竟他之前被古星河打的半死过,几乎产生了心理阴影,绝对不敢再对温珹有半点儿想法。

但如此说来便很奇怪,是谁把他绑起来扔到钱咏德身边的呢?

古星河思考了一小会儿,瞳孔猛然一缩:“现在家里还有谁?”

旁边的狐狸接了句:“乐生和福叔埃”毕竟温珹失踪,大家需要出来分开找人,对基地不熟的乐生和没有战斗力的福叔自然留在了家里。

说完后狐狸也明白了什么:“回去1赶紧转身走。

……

乐生确实出了事,大晚上的其他人都出去找温珹,他虽然也着急,但乖乖待着不拖后腿就已经是帮忙。

天色渐暗,福叔端来了熟食,等乐生吃过后,还问他要不要上楼休息会儿?

福叔以前就是沈烈的管家,从小看着他长大的,末世后虽然没有觉醒异能,也被对方罩着,活的很好,乐生是沈烈媳妇儿,他自然会多多照顾。

“可是他们还没回来……”乐生说道:“算了,我先去洗漱一下吧,待会儿再下来等他们。”

谁知这一上楼,就再也没有露头,乐生洗过澡套上睡衣,刚出浴室,便看见了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

哦,这人他认识,三天前乐生刚到这里时,在隔壁阳台上发现他在盯着自己。

乐生立刻想要叫出声,就被眼前之人擒住,同时用一块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

帕子上的迷药剂量比较大,乐生基本上没挣扎多久就晕了过去。

所以当古星河等人回来闯入他房间时,并没有见到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