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再次醒来,已经过去了一夜,他出现在陌生的房间里,脑袋很痛,浑身也特别不舒服。

那个将乐生掳来的刀疤男就坐在床边盯着他。

乐生一咕噜爬起来,环顾四周警惕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1同时在心底喊着系统:[你怎么没给我播报有危险?]

系统无奈道:[之前你洗澡我屏蔽了啊,一小会儿没探测,谁知道就出了事儿。]

刀疤男面色很不好的望着他:“你居然是个男的。”

乐生洗过澡之后脸上自然没妆了,昨晚刀疤男闯入他房间时就发现了这一点,但事已至此他没多犹豫便继续执行计划把人掳来。

乐生当然知道对方为什么抓来自己,尴尬的开口:“我是啊,所以你抓错人了,我能走了吗?”他说着就要下床离开。

但刀疤男伸手拦住他,龇牙咧嘴道:“现在放你走,沈烈可不会放过我。”

乐生信誓旦旦的说:“我会说是自己贪玩跑了出来,肯定不会供出你的。”

刀疤男不为所动,甚至还轻嗤了一声:“这种鬼话谁信?而且……”他说着伸手想捏乐生下巴,被后者躲开:“男的也没关系。”

乐生:“……”这句话的意思是绝不放过自己了?

他赶紧冲系统叫道:[有没有什么技能转到我这件衣服上?]

系统:[你这两天穿的都是男款睡衣!我想转移也没办法!]

乐生内心哭唧唧,表面却愈发戒备:“兄弟,面对男的你不恶心吗?好看又有什么用,我有的东西你也有,而且我是三级异能者,大家又是邻居,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别了吧。”

刀疤男幽幽道:“其他男人我确实觉得恶心,谁让你跟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长的很像呢?”至于三级异能者,他连半个字都没信,对方要这么厉害能轻而易举被自己抓住吗?

乐生:“像什么?你曾经也对男的动心过?”他更震惊了,生怕这是个天然gay。

刀疤男毫不介意的告诉他:“你跟我第一个女朋友几乎一模一样。”

乐生:“……”

[我什么时候在他面前用了初恋技能吗?!]乐生赶紧望着系统,他明明记得自从上次换了那件小白裙就再也没穿过。

后者:[没有,也许你是真跟他初恋长的像趴?]

其实并不一样,只不过在刀疤男的心目中,那个初恋十分美好,漂亮,跟现在万众瞩目的乐生有的一拼,至少起初他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对方给他戴了顶绿帽。

所以他抓乐生一时间并没有做什么,就算是要折磨,也得在对方清醒的时候才更痛快。

刀疤男伸手拉乐生胳膊,后者赶紧躲开,察觉到刀疤男似乎现在就要动粗,乐生目光凶巴巴道:“我男朋友是沈烈,你要是真敢对我做什么,他不会放过你的1

刀疤男冷笑:“他压根就不会知道是我抓了你,乖乖讨好我,我还能留你一命,否则的话,你知道以自己的相貌被扔在贫民区会有什么下场吗?”

不少异能者会给普通人的居所叫贫民区,习惯了那里的人倒还好,会伪装保护自己,但像乐生这样十分好看还脆弱的,比死还惨。

刀疤男说着一把捉住乐生的脚踝,把他拖了回来。

后者没忍住向他身上踹去,可刀疤男是二级异能者,丝毫不受影响。

[给我换诱惑技能的睡衣!快!]乐生向系统叫道。

下一刻,他身上的衣服就变了,从男款睡衣变成了吊带睡裙,人也被拖到了刀疤男面前。

[滚——]乐生吼道,神情十分像一只冲着别人‘汪’了一声的猫。

刀疤男动作一顿,眼神变了,松开拉着乐生的手,倒在地上就打起滚来。

乐生:“……”赶紧下床往屋外跑,鞋子早就不知丢在了哪里,只是感觉自己有些腿软,脸也一直很烫,他觉得是之前中迷药的后遗症。

可门才刚打开就撞到了一堵肉墙上,乐生鼻子磕的生疼,虽然没流泪,却也眼睛发红的向后倒去,好在被人揽住了腰肢才没摔在地上。

“乐生。”沈烈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其中夹杂着浓浓的焦灼与关怀。

他刚回来就听到乐生出事的消息,没人知道沈烈犯病了,这种久违的想将私有物圈起来的感觉,好像比以前还要严重的多。

“沈烈……”乐生忍着发红的鼻子:“你来救我了。”

古星河等人也赶到了此地,看着乐生的穿着打扮脸色很难看,虽然这年头女的穿吊带也正常,但他失踪一夜就不同了,万一真发生什么,大家都会十分自责。

沈烈脱下外套包裹住乐生,将人紧紧抱在怀中,声音满是压抑和狠厉道:“我回来了,没事了不怕,敢欺负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1

乐生感觉沈烈语气不对,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解释说:“我没事,那个人是变t,说我跟他什么初恋长的像,要在我清醒的时候折磨我,我刚醒,他动手动脚的我就……踹了他。”

屋内的刀疤男还在地上打滚,乐生又补了句:“我比较用力,他可能半天恢复不过来……”

狐狸:“干得漂亮1

沈烈看了刀疤男一眼,抬手把人劈晕了过去,当然不会劈死他,毕竟敢动乐生,必须得事后慢慢算账。

沈烈捏着他的脸颊:“怎么那么烫?”

乐生的脑袋比之前更疼了些,他迷迷糊糊靠在男人怀中:“那个家伙给我下迷药,好难受。”

沈烈弯腰将人抱了起来,同时吩咐着狐狸:“去找治疗系异能者。”

狐狸脚程最快,谁让她是风系的呢?

这年头治疗系异能者比空间系还要稀有,整个基地就一位,平常不出任务,留在基地为各种人治病,异能者若是在外面受伤,也得自己回来接受治疗。

乐生想说自己没事,在众人面前被公主抱什么的真不太好,如果是个女孩子没话说,可他内里是男的。

但头真的好晕……

算了不逞强了,乐生暂时放弃了面子,好在换上带有技能的睡裙后脸上自动有妆,他没掉马,否则更尴尬。

从这栋别墅到隔壁别墅的短短距离,乐生便睡了过去,治疗系异能者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他以前就是中医,轻而易举的判断出乐生只是发烧了而已,开了些药。

沈烈陪了他一天一夜,中途乐生醒来过一次,迷迷糊糊说难受,拉着人不松手。

等乐生再次睁开双眼,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他艰难的抬起脑袋,发现自己现在被某人圈在怀中,按在胸膛上,搁个气量小的说不定能憋出个好歹来。

沈烈没睡,犯病后的他每时每刻都想看着乐生,此时伸手探着他的额头问道:“还难受吗?”

乐生现在说是神清气爽也不为过,他感觉有些奇怪,大病初愈明明该虚弱的,他却觉得自己能打的过一头牛。

“不难受了,我……”乐生说着伸出爪子,上面缠着一抹淡绿的光芒:“觉醒了异能!是治愈系1他很惊喜,以后在末世保命的手段又多了一种。

沈烈握住乐生的指尖,目光深邃的看着他。

“怎么了?你不高兴吗?”乐生的另一只手放在他胸膛上,趁机吃点儿豆腐。

沈烈:“……”无视了对方的行为道:“没有,我以后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他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乐生,让乐生在惊吓后觉醒异能。

乐生居然能听明白他的意思,认真道:“我没受到惊吓,就异能他自己觉醒了而已,你不用担心。”说着还在他胸肌上捏了一下。

沈烈:“……”他之前察觉到了乐生觉醒异能的变化,忍不住更加心疼,本有千言万语,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被捏的……

沈烈再次压抑住心底蠢蠢欲动的占有欲,将人紧紧抱在怀中,薄唇已经快要碰到了乐生额头,转移话题道:“我之前的提议,你现在考虑好了吧?”

后者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抱成这样还捏人家胸肌,再不交往可真是耍流氓。

“唔……答应你也可以,但以后你要永远对我好好的。”乐生说的很幼稚,毕竟刚开始交往的人哪能承诺‘永远’二字?

说完他还立马矜持了起来,本想收回爪子,又觉得不对,自己都跟他交往了,那胸肌腹肌不得捏够?他双手继续上去。

沈烈下一刻便捉住了他双手,把乐生的胳膊压到后面:“我当然会永远对你好,但是现在不能闹,我会控制不祝”

他说的很认真,呼吸也有些粗重,在这种犯病后还没完全压下去的情况下,心理比生理问题还要难以控制,毕竟身体的悸动可以忍,但心理每时每刻想完全占有得到对方,却强烈到能烧毁理智。

乐生把脸埋进他胸膛:“好。”

……

两人还没接着腻歪,乐生的肚子又咕咕的发出叫声。

沈烈这才想起乐生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这不怪他,毕竟他也跟乐生一样,从昨天到现在没吃一口饭。

只不过异能者比普通人饭量大也更顶饿,沈烈现在并不是很饿,就没在乐生醒来后才没第一时间找食物。

此时他快速掀被子下床:“我去拿吃的。”

乐生裹紧小被子胡乱的嗯了一声,一时间说不清自己什么感觉,但心里挺开心的。

等人走后,他戳了戳系统:[我有男朋友了。]

系统也很高兴:[我知道。]三级晶核在向他招手。

乐生:[嘿嘿嘿嘿嘿我有男朋友了。]说完持续发出一长串嘿嘿嘿的笑。

系统:[……]什么毛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