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文赋深深的叹了口气:“小烈,乐生已经死了,他绝对不想看见你这样,好好安葬他,让他安息好吗?”

可能是死字刺激到了沈烈,他神□□裂的望着沈文赋:“走开!你也想抢我的乐生,乐生是我的,走开1

沈文赋大惊,他觉得沈烈似乎像不认识自己一样?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古星河拦住了,类似的劝说众人不知讲了多少,沈烈没有直接攻击沈文赋,已经实属难得。

“乐生不可能不安葬,再这样下去,只能强抢了。”古星河道。

沈烈之前对付四级变异植物的伤根本没养过,还很重,现在连治愈系异能者都无法靠近他,所说真想强抢还是可以做到的。

古星河用木系异能强行把人捆住,让胡鹏飞下手再次把人打晕了过去。

趁着晕厥期间,沈烈也终于能安静的接受治疗。

……

沈烈再次醒来,古星河第一时间把乐生的骨灰盒交给了他,这次他终于没继续发疯,只是拿着骨灰盒怔怔出神。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卧床休养都很安静,沈烈仿佛恢复了,他还像曾经那么面无表情,只是更加生人勿近。

据说沈文赋即将要研制出压制丧尸病毒抗体,这件事上头瞒的好,以免有心人破坏,毕竟之前接沈文赋回来的队伍都有人刻意截杀。

但此事沈烈知道,因为沈文赋不仅是他爹,人还是他带回来的,功劳非常大。

更何况在三级异能者都寥寥无几的时候,作为一个四级异能者,沈烈非常受上头重视,权限也特别多,比如他可以随时去研究所看望自己的父亲。

要明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沈文赋是第一保护对象,任何人见他都要经过重重排查。

沈文赋不认为自己这个儿子回来看他,只要沈烈好好养病,他就已经心满意足。

但上天给了他一个‘惊喜’,某天晚上,沈烈真去看了沈文赋,大摇大摆,在所有监控的监视之下,两人见面。

代价是,沈烈带走了他刚研制出的压制丧尸病毒抗体,并且删除一切数据。

这些数据不是沈文赋一人的杰作,只不过其他研究人员已经死亡,所以数据无法恢复。

乐生没有了,他的末世已经降临,并且永远无法得到救赎,世界的末日凭什么要结束?

……

从乐生身体脱离后,一直希冀的跟着沈文赋的系统:[……]

mmp!mmp!听到了吗?mmp!系统又哭了。

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沈烈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谁也不知道当初他为什么要破坏丧尸病毒抗体。

直到有第二个人再次研制出拯救世界的东西,沈烈才现身。

那时,众人的异能都是七级,却惊恐的发现沈烈到达了九级,并且轻松破坏掉所有人的心血。

古星河痛苦的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末世结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心愿!

沈烈目光怔然,他不过是病入膏肓而已。

乐生一个人会很孤独,等我杀光了天下人,毁灭了世界,给他陪葬。

……

……

……

西城大街的广场上,丧尸成堆,乐生艰难的甩甩脑袋,一时间脑海中涌入太多信息,有些难以消化。

他穿了,穿的还是一篇末世文中的作死女配?关键是还有什么女装系统,什么玩意儿?

[呲呲……信息已……呲呲传送完毕……]

一阵杂音在乐生脑海中出现,要不是他看过不少基点小说,懂得什么是系统,估计会怀疑自己脑子出了问题。

他明明在家嗦辣条来着,为什么会莫名出现在这里,还发生那么奇怪的事?

[接下来的事情,呲呲我只能说一次,你要听清楚呲呲,]系统的声音还在响起:[我是女装系统,你不是第一次来这个世界,你男朋友叫沈烈,记住,沈烈不是好人,他会毁灭世界呲呲,你要拦住他,拯救世界,才能活下去呲呲。]

乐生一脸迷茫:“你说什么?”

系统想吐血:[你他妈男朋友叫沈烈!呲呲就是你脑子里这个文的反派!你要拯救世界才能活下去,否则你会死!呲呲为了扭转时间,我已经耗费了全部能量,要陷入沉睡了,接下来只能看你的呲呲,宿主,别再让我失望。]

系统说完就沉寂了下去,乐生还是没懂……

什么男朋友?他刚成年,哪来的男朋友?开玩笑!

乐生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快速把眼前情况梳理一遍,打算先逃出丧尸堆再说。

但下一刻,他便感觉自己身后猛然被谁推了一把。

乐生整个人向丧尸堆趴去。

“乐生1一声急切的叫喊响起。

轰陋—

周围丧尸被一阵雷给劈的外焦里嫩。

原文女配确实有被推到丧尸堆的经历,乐生十分后怕,他差点儿中招!

但有人救了自己,乐生抬眼向救命恩人望去,那是一个面上有些风霜的年轻人,即使他看起来很疲惫,也无法掩饰其异常俊朗。

四目相对,乐生愣在原地,心脏控制不住狂跳了起来。

……

古星河最近两天简直累的吐血,老大不知发什么疯,前天突然开始找一个叫乐生的人,其他什么信息都没有,就知道好看,人在西城。

然后便有了全队不眠不休的寻找之旅。

这一刻古星河听到沈烈的叫喊,下意识向乐生看去,哦豁,是很好看啊,好看到让人震惊的地步,末世一年了,简直不可思议?

而且大家整□□夕相处,老大是什么时候被迷住的?

乐生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道谢,沈烈便来到他面前,猛然将人抱入怀中。

乐生:“1

其他人:“1

“你干什么?”乐生想推开他,奈何推不动,他着急了:“你放开我1

感受到怀中之人的挣扎,沈烈几近窒息。

他深吸一口气,慢慢放开乐生。

没关系,已经等了半生,沈烈不在乎再多等一些时间,让乐生适应。

“抱歉,我认错人了。”沈烈轻声说道。

要是别人,乐生估计会立刻怼一声你瞎吗?如果能打得过,他肯定还会踹过去一脚,但这人刚才救过他,而且乐生现在心脏依然在狂跳,跟嗑了兴奋剂似的。

“你没事吧?”乐生迟疑的问道。

沈烈摇头,岔开了话题:“刚才有人推你进丧尸堆,我给你报仇。”

被提醒后乐生才想起来要先算账,不待他有什么动作,就见身旁男人伸手冲着不远处的猛男扔过去一个雷,毫不留情,让人当场死亡。

乐生:“……”他惊呆在原地。

刚赶过来的易景明看到这一幕十分愤怒:“敢杀我的人,你他妈找死1二话不说跟沈烈打了起来。

两人都有队友,所以这是场混战,乐生压根没反应过来,就被沈烈护到了身后。

他是两天前重生的,连续两天两夜没合眼找乐生,即使身体强悍,也会有些疲惫,再加上此时顾忌着身后的人,战斗力比较打折扣。

但沈烈的战斗意识一般人没法比,且出手皆是杀招,毫不留情,没多久,易景明的队员又死了两个。

如果是杀丧尸,乐生可能没那么惊慌,毕竟丧尸虽恐怖,却已经是死物,但直接杀人,他真腿软,即使明白眼前是末世,一时间也忍不住害怕。

乐生心脏砰砰跳动的非常快,他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混乱。

没过多久,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嘴里呢喃着:“女装系统?怎么用来着?”

现在没了系统播报觉醒技能,乐生只潜意识里知道自己似乎有了什么本事?

“技能……”乐生看了周身火光映射的易景明一眼,又看向被雷电包裹着的沈烈,他周身的气压非常恐怖,那些肉眼可见的电流似乎旁人碰一下都会化为灰烬。

眼前一切都是这人为了帮自己闹出来的,他虽然很可怕,且不知其接下来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但乐生做不出恩将仇报的事儿。

所以……乐生偷偷把女装技能对准了易景明。

他不仅知道原文剧情,还拥有女配记忆,认识易景明,这人和他的队员污蔑自己引来了丧尸,还包庇推他进丧尸堆的凶手。

男主又怎么样?给我爬!

易景明正艰难的跟沈烈打着,自从成为三级异能者后,他已经很久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甚至还隐约落了下风。

下一刻,他的眼神忽然变了一瞬,余光扫过乐生后,动作一窒,便被沈烈劈飞了出去。

虽然受伤,但易景明依然立刻爬了起来冲乐生喊道:“妈1

还没弄明白女装技能的乐生:“……?”

沈烈一顿,上辈子,这人似乎也有叫乐生妈的毛箔…

他真的重生回来了,并且乐生还没出事,沈烈这一刻忽然清晰的认知到这一点。

他曾无数次在梦中与乐生重逢,几乎分不清哪里是现实,这两日更是恍惚。

乐生……沈烈停止了攻击,来到他身边,细细望着这人,是他,他还好好的。

乐生被沈烈看的浑身不自在,这人周身气势好强,且眼神很奇怪。

“妈1易景明望着离乐生很近的沈烈,不敢轻举妄动:“是男人就跟我光明正大的打,放了我妈1

他身边的队友:“……老大你在说什么?”不是,那声妈叫的不会是乐生吧?

古星河等人也很惊疑:“这是什么情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