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知道是自己的女装技能起了作用,但……也太智障了!

“谁是你妈?你们污蔑我引来丧尸,还推我进丧尸堆!叫妈也不原谅你1乐生说道。

“什么污蔑?丧尸就是你引来的,根本没人推你进丧尸堆。”

“你还伙同外人杀我们的队友。”

“勾引我们老大不成,现在勾搭上别人了,叛徒1

易景明身边的人接连指责乐生。

后者还没生气呢,沈烈就要劈人,但易景明的动作比他更快,一脚把最后说乐生勾引的队友踹老远。

“推我妈进丧尸堆我都看见了,死有余辜!敢说我妈勾搭别人,你也想找死吗?”易景明怒气冲冲道,大有一副谁敢反驳我弄死谁的架势。

乐生:“……”

易景明这个动作,倒救了那人一命,沈烈没在第一时间杀了他。

闹剧还没继续下去,狐狸便眼尖的望着远处:“老大,有丧尸堆来了。”

之前围着乐生的丧尸并没有多少,所以才能被快速解决,但他们刚才打斗的声音太大,难免吸引一些新的丧尸过来,并且这次更多。

沈烈记得和乐生初次见面时,他们就在被两个三级丧尸追,而现在……他向那堆丧尸望去。

“看速度,是三级丧尸,还不止一只。”古星河道。

以沈烈的心性,战斗需要跑?不存在的!

但他可以不要命,乐生不能有丝毫危险,而且听到古星河说出三级丧尸后,乐生的脸色都吓白了,想必十分害怕。

“撤1沈烈快速下达命令道,说着伸手拉着乐生的胳膊便带他一起跑。

后者再次惊慌了一把,他不喜欢别人碰自己,但后面有三级丧尸,以自己速度在一堆异能者里肯定跑的最慢,那不是死定了?

所以这下乐生不仅没挣脱对方,反而拽紧了他,大佬求带飞!

沈烈似乎察觉到了乐生的心境,忍住再次把人抱进怀中的冲动,吩咐着:“狐狸去开车1

狐狸:“好嘞1

“妈1易景明望着那个男人拉乐生的手,目露凶光:“你放开我妈1说着手中便冒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再次攻击向沈烈。

“老大!后面有两只三级丧尸1易景明的队友想喊他快跑,这个时候继续战斗可不明智。

沈烈躲开攻击,本来想打回去,但乐生拽着他的手凶巴巴的冲着易景明道:“这是我给你找的后爸!你竟然对你爸动手,不孝子1

沈烈:“……”虽然他已经忘记了该怎么笑,但这一刻,真挺开心的。

易景明也怔愣了起来,看着乐生,又望向沈烈,怎么都没想到他妈会给自己找一个这么……这么年轻的爸?

而且他爸又没死!父母也没离婚,所以他妈算是……出轨了?

乐生说完就拉着沈烈继续跑路,易景明这次没追上来。

……

后者速度比较慢,好在车子没多远,狐狸又是风系异能,速度嗖嗖的。

古星河主动断后,等狐狸开车过来,沈烈伸手捞着乐生的腰就把他往车上抱,撂到自己腿上。

乐生想下去,但其他人的动作也非常迅速,很快填满了车内座位。

乐生:“……”下不去了。

他只好努力往前面的椅背上靠去,尽量不挨着沈烈。

后者脸色很黑,他能感觉到乐生对自己的抗拒,虽然面对一个陌生人,这种行为没什么问题,但沈烈还是忍不住烦躁。

这次逃跑的很顺利,可能是有易景明那帮人垫后吧,反正后面很快就没有丧尸追了。

“那个……我叫乐生,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乐生说道。

狐狸:“嗐,自家人客气什么,我叫狐狸,还不知道老大和嫂子什么时候认识的?”

乐生心想这声嫂子叫的是自己吗?他连忙道:“你误会了,我跟你们老大不认识。”

众人听到这句话很疑惑,不认识老大能跟疯了一样找他两天?

沈烈终于开口,他说话的速度比较慢:“是不认识……但现在认识了,你好,我叫沈烈,一个人在西城太危险,以后你还是跟着我们的队伍吧。”

乐生瞪着眼睛看着他,沈烈?就是那个反派沈烈?还有系统说的他……男朋友?

明明是扯淡的一件事,但乐生此时却忍不住脸红。

咳……这人好可怕,男朋友什么的乐生才不会承认,不过自己刚得罪男主,且西城确实危险,跟反派混似乎是最好的出路。

“那就谢谢你们的收留了,对了,我是空间系异能者,偶尔还能帮些忙。”乐生笑着说,他自然得让自己有些‘价值’。

“我们正好缺空间异能者1齐越开心的接话道。

其他成员也附和了两句,然后轮流介绍了一下自己,再偷偷打量着乐生,老大可不是那种容易近身的人,管你车上有没有位置,绑车顶他也不会贡献出腿给人家坐,肯定是看上了。

乐生:“……”反派队伍的人好奇怪啊!怎么都贼眉鼠眼的看自己?他小心的吞了吞口水。

……

总的来说,这件事处处透露着诡异,乐生说不认识沈烈,他们老大居然毫不反驳,那之前两天大家是得了臆想症不睡觉到处找人吗?

不过现场没有缺心眼儿的,看沈烈那个低气压的样子,暂时没人敢将疑惑问出口。

很快到了目的地,他们的住处,福叔正准备饭菜,大家却纷纷说要睡觉,最后楼下只剩乐生和沈烈二人。

过了一会儿,乐生小心翼翼的问着沈烈:“还有空房间吗?我想先洗个澡换下衣服。”其实是他一看到眼前之人就心脏狂跳,感觉十分心慌,就暂时不想跟对方单独待一个空间才问的。

沈烈虽不知他心中所想,但能看出来乐生一副要躲自己的样子,周身气压更低了。

乐生坐在沙发上拿了个抱枕抱在胸前,纠结的要命,一边察觉这人很恐怖,一边想要靠近他,简直想捶自己。

良久,沈烈才声音低哑道:“二楼左手边最里面一间。”

好歹得到了回答,乐生强作镇定的笑笑:“谢谢。”说着起身走上了楼,步伐有点儿捉急。

楼下只剩沈烈一人,他眸色黑沉,面上虽无表情,却双拳紧握,指尖泛白,甚至整个人有些颤抖。

这世上谁离开谁不能活?除非那人有病,沈烈承认他上辈子那么疯狂很大一部分是因心理疾病的原因,包括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又要犯病了,乐生就是他的药。

但这济良药暂时还不能碰,必须要十分耐心的哄着,让他放下戒心,重新接纳自己才行。

所以……绝不能动粗。

沈烈独自一人在楼下待了许久,才慢慢松开泛白的指尖,起身向外走去。

福叔做完饭后,看大厅已空无一人,便上楼敲响了沈烈的房间。

没想到开门的是乐生,他刚洗完澡,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问道:“福叔有什么事吗?”

“没……”福叔看惯了沈烈不近女色的样子,之前没想到乐生居然跟他住一屋,但他也就迟疑一瞬便说:“晚饭做好了,你和少爷一起下来吃点儿吧。”

乐生:“少爷?什么少爷?”

福叔笑笑:“沈烈少爷,我以前是沈家的管家,叫习惯了。”

乐生面色疑惑:“他不在下面吗?或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福叔:“……这就是少爷的房间。”

乐生:“啊?”

……

两人到最后也没找到沈烈在哪儿,乐生很饿,便先吃了饭,他细嚼慢咽的,等终于放下碗筷时,才看见那个男人从外面走来,手中还拎着东西,隔着袋子,看不清是什么。

福叔主动去给他拿碗筷,乐生正要再次上楼去,便听见身后的人叫住了他。

沈烈把袋子递给乐生。

后者接了下来:“这是?”

沈烈声音克制的放柔了不少:“换洗衣服。”

乐生一怔:“你刚才一个人出去,就是给我找衣服?”

沈烈淡淡的嗯了一声:“附近就有橱窗,你身上沾了血迹,需要换了。”

即使再近也很危险,丧尸都是夜间生物,晚上比白天战斗力要高很多,所以大家夜里才一定回到住处休息。

乐生偷偷望了沈烈一眼,一米九的个子让他坐在偌大的沙发上都存在感十足,身上隐隐透着血腥味儿,还是很恐怖。

但不可否认他真的很英俊,且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在这种艰难的条件下,居然给他找换洗衣服。

乐生再次忍不住脸红的说了声:“谢谢。”

沈烈看他的眼神依然让人惊慌,乐生转身溜了。

回到房间他才发现袋子里有一套睡衣和一套小白裙,裙子是上辈子乐生真正和沈烈初遇时穿的那套,也是从橱窗里砸出来的,还觉醒了技能‘初恋’。

……

咚咚咚。

乐生洗过澡换上小白裙,正坐在床上研究着女装技能,便听见敲门声响起。

他下床跑过去打开门,抬头望向来人:“……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沈烈:“……这里是我的房间,没有其他空房了。”

乐生这才想起前不久福叔也说这里是沈烈的房间,但他堵在门口没有让开,如果一起睡的话,他有些不知所措。

沈烈神色黯然,轻声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或者我拿一下被子,去楼下沙发睡也行。”

乐生听出了他仿佛受伤的语气,顿时纠结不已,想着自己总不能把主人赶走吧。

“床很大……一起睡也没关系。”乐生很不好意思的说道,随即让开身影,等人进门。

沈烈眸中有一抹精光划过,路子走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