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呸呸!说什么死不死的,”周语柔听到这话差点想动手捂他的嘴,犹豫再三,终究叹了口气道:“我明儿个就回娘家一趟,给你把夜明珠要来,但是……但是……”

“没有但是,”乐生笃定道:“娘只管把夜明珠拿给我,其他的事就由我来解决。”

周语柔望着他:“我儿准备怎么做?跟娘说说,不然娘不放心。”

乐生:“……”好吧,他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便将想法大致说了出来。

摄政王他有一个习惯,每个月的二十号要去趟临郸寺,因为他生母在那里带发修行。

临郸寺地处偏僻,并不热闹,平日里根本无人去礼佛,没倒闭全靠摄政王打赏的多,此事文中提了那么几句,乐生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上面动心思,二十号去临郸寺献宝。

周语柔不知他从何听来摄政王有去临郸寺的习惯,但对乐生的想法很不放心,却拗不过他,只得暂时同意。

两人又说了些话,乐生好不容易把这个便宜娘亲安慰好,以自己身子不舒服为由,送走了她,独自一人留在房里躺着休息。

系统听到了乐生的计划,插嘴问了一句:[想让反派帮你没那么容易,你真不考虑我的提议吗?我觉得进皇宫守在皇上身边保护他比较靠谱。]

乐生怎么可能考虑进皇宫?那个男主一看就没节操,必定会碰他的,做任务归做任务,他可没打算献身,怕自己吐!

[我已经决定了跟摄政王做交易,你再乱出主意,信不信我明天就收拾包裹跑到深山隐居,让男主死一边去。]乐生面无表情道。

系统怂哒哒不说话了,他已经渐渐摸清乐生脾气,虽然这个宿主偶尔会很骚,但那是在他看上了对方的前提下,比如面对沈烈。除此之外面对其他人,半点儿关系都不沾,更何况是渣男主。

……

乐生是用自己身体穿来的,但他到达这个世界时,会根据情况身体有所调节,所以原主跳河差点儿丧命,他自然也非常不舒服,至少得卧床两天才能好。

但没过多久,乐生忽然抬起手,一抹淡绿色的光芒掺杂着似有若无的半透明绿叶,从他指尖溢出,顺从心意的在自身转了一圈,乐生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起来。

[这是?]乐生有些惊奇。

系统解释了一下:[上个世界是末世,你觉醒了治愈系异能,被带到这个世界来了,但等级很低,最多治些小伤。]

乐生有些兴奋,但却丝毫没怀疑系统的话,他似乎潜意识里知道是真的,所以接受起来也特别快。

在屋内休息了一天,乐生便感觉自己好的七七八八了,才想到今日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晚上外面肯定非常热闹。

好不容易穿越而来,怎能错过此等风景?当晚便让丫鬟给她找一套好看的女装,他要出门。

当然,这个穿女装除了原主的习惯外,还有因为上个世界的觉醒技能在这个世界都被清空,他得重新觉醒,今晚便开始尝试第一套。

周语柔本来还担心乐生身体没好,只顾着贪玩,不想让他出门的。

但乐生在他身边转了几圈之后,保证道真没问题,并且还卖惨说,以后万一真进了宫,再也没机会去元宵佳节会了,如此周语柔才放行。

丫鬟阿梅偏爱红色,再加上她从小习惯了把少爷当成小姐,‘小姐’大病初愈,可不得用红衣衬一下气色?

所以今夜乐生穿的是红色对襟齐腰衣裙,外面还披了大红的斗篷,斗篷边上是毛绒绒的白色兔毛,衬的他脸蛋又小又白。

至于头发?在这个时代,倒自动变长了许多,阿梅只帮他简单梳了一下,戴上一根玉簪,便好看的让人失神。

阿梅望着乐生心声嘀咕,想着难怪皇上会看上少爷。

[叮,恭喜宿主觉醒技能‘兔子精’,遇到危险后使用技能跑的比兔子还快,持续十分钟。]

乐生:“……”什么玩意儿?

……

等终于出了家门,乐生心情大好的去往节会,京上的元宵佳节比他想象的还要繁华热闹,有几段路到达了人挤人的地步,阿梅拦着乐生不让去,担心他被旁人占便宜,毕竟一路上盯着他看的人可真不少。

乐生倒也不喜欢往里面挤,他去逛了圈灯谜,赢了个兔子灯拎在手里。

两人又走了半晌,乐生没再见到吸引自己的东西,反而有些累了,本想找地方休息,可到处坐的都是人,没位置。

没办法,他们只好继续走着,来到了河边,今天放荷灯的也很多,乐生羡慕的看着远处宏伟大气的船只,跟阿梅吐槽道:“你说咱家也没那么穷,怎么元宵佳节连个船都坐不了呢?”

作为光禄寺少卿的儿子,他大小算个官二代吧?买不起船,租都没位置!

阿梅叹了口气:“少爷,这里是京城,达官显贵特别多,您看的那些船只除了需要金钱以外,权力怎么着也得二品左右吧?至于租的,估计得提前好多天预定。”

正五品的光禄寺少卿放在别的地方还真有看头,但京城,算了吧,直接被淹没,就算有钱也不能在这里买船,权利不够跟人家抢赏景地盘,分分钟被同僚发现恁死。

乐生也明白这一点,刚想再吐槽几句万恶的有权人,便见一个模样周正的男子来到他们面前,拱手抱拳道:“这位小姐,我们家公子请您去船上一叙,不知可否赏脸?”

阿梅立马警惕了起来:“我们小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可能会认识什么公子,你们邀请错人了。”

“并非相熟之人,但请小姐放心,公子只邀请您去船上赏景而已,绝不会怠慢了二位。”那男子道。

毕竟刚才乐生还说想坐船,阿梅生担心他会答应,赶紧拽了拽乐生衣袖。

后者明白她的意思,即使贪玩也不是什么船都能上的,万一是贼船呢?乐生面色冷漠的婉拒道:“既不相识,还是算了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乐生说着便带阿梅转身离开。

后面的人没有追上来,他便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结果还没走多远,就听见有个阴阳怪气的女声道:“呦~这不是光禄寺少卿家的庶女吗?听说皇上看中了你,要将你接进宫?这女人啊,怎么能抛头露面的去勾引人呢?像我平日里根本不出门,自然不会传出什么事儿来。”

乐生停下脚步,向那女子望去,对方是通政司参议家的庶女,名为谢春凝,脸上有点儿婴儿肥,看起来才十六七岁左右。

她的身世地位跟乐生差不多,但模样却差远了,便十分嫉妒,说话自然恶心人。

阿梅气的要命,毕竟她也是刚成年没多久的小丫头,刚想还嘴,就听乐生冷笑一声先说道:“你传不传出事跟你出不出门没关系,长这么丑,男的看到你根本下不去手。”

“你……”谢春凝刚想骂回去,就听乐生又说了一句:“不信吗?要不你现在脱光了衣服试试,看周围有没有男人冲你扑过去啊?”

这种流氓说法,乐生作为思想超前的男的张口就来,但谢春凝一个古代的小丫头,脸色燥的通红,狠狠的瞪着乐生,一时间简直不知该说什么。

欺负了别人,乐生心情大好,走远一点继续看放荷灯了。

谢春凝几乎要跳脚,她站在原地面色阴沉的要命,向旁边自己的丫鬟勾勾手,小声说了些什么。

丫鬟有点儿害怕,但她跟在谢春凝身边那么多年,干了不少缺德事儿,也没犹豫多久,便悄悄上前接近了乐生。

看放荷灯的两人丝毫没察觉危险到来。

丫鬟悄悄走到乐生身后,一咬牙,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然后转身就跑。

乐生连惊叫都没发出多大,扑便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系统快吓死了,他刚才看到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就去查了一下,结果一转眼宿主就出事了!

“小姐1阿梅眼尖的看见了那个干坏事儿的丫鬟,但却没第一时间追究,连忙喊了起来:“救命蔼—我们家小姐落水了!救……”

她话还没说完,便又听到一声水花,有人毫不犹豫跳了下去。

现在可是正月,水里冷的要命,居然有人愿意下水救人?并且毫不犹豫的,阿梅都有点儿不可置信。

当然她更担心的是乐生,前不久刚跳过冰湖大病初愈,此时又落水,指不定能不能扛过去呢!

当事人乐生掉下去就没露过头,他身上的斗篷非常厚重,几乎立马往水底沉,想挣扎两下都没机会。

乐生也不会游泳,寒冷和灌水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似乎隐约听到了系统急吼吼的声音,却无法回答。

在这种度秒如年的时刻,乐生觉得自己差不多要死了,才猛然被一条粗壮的手臂揽入怀中。

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回抱住对方,明明冻的浑身僵硬,但生死关头爆发出的力量却非常强大,乐生的指尖几乎陷进那人的皮肉里。

下一刻,他的嘴巴便被堵住了,有人在给他渡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