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里咯噔一下:“小姐您是要?”

乐生:“我和沈烈约好了出去玩儿。”

阿梅实在忍不住说道:“小姐,您现在身份特殊,很容易被人盯上的,万一在进宫之前被发现跟别的男人来往……”

“我不会进宫1乐生打断了她认真道:“阿梅,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意见可以提,被我否决后,你就要相信和支持我的决定,明白吗?”

阿梅虽然关心他,但听闻此言已经明白乐生是真下定了决心,只好认真的去找衣服了。

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吱声的系统忽然开口:[……宿主你真的决定了吗?]

乐生疑惑:[决定什么?]

[决定靠摄政王摆脱进宫的命运,决定……跟你昨天刚认识的那人约会?]系统说。

乐生毫不犹豫:[当然,我才不会进宫给渣男占便宜呢,只要完成任务就行呗,先解决不进宫的事儿,再想办法让渣男不死,至于约会,我谈个恋爱没问题吧?]

这该让系统怎么说?昨晚一开始有人邀请乐生上船赏景,被他拒绝时,系统就顺便扫描了一下对方是谁,结果看见了一个让他统生产生阴影的男人!

沈烈为什么在这里?

是从末世追来的吗?但怎么可能!

带走乐生消除沈烈记忆的系统十分心虚,便赶紧去查找原因,才一时间疏忽了对乐生周围危险的监控,结果他分分钟被推进水中。

接着沈烈救了乐生,系统呆滞的看着一切发展,他们一起洗澡了!洗澡了!

一堆马赛克在眼前晃动。

系统排查了一夜的bug,还专门打了各种补丁,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沈烈是地地道道的本土人,跟末世的那个家伙只不过长得一样名字也一样而已。

系统半天不能接受,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儿,脸像倒有可能,但名字也叫沈烈,十分不对劲儿,但他搞死找不到原因。

所以系统想了想,还是提醒一下乐生比较好。

[你要是真不想进宫我不逼你,只要能完成任务,用其他方式也行,但是……沈烈不适合谈恋爱,他不是什么好人。]系统说。

乐生笑了:[我又不是非得找慈善家当男朋友,不是好人就不是呗,对我好就成。]

系统:[可他凶的狠,杀人无数,性情残暴,能止小儿夜啼的那种。]

乐生皱眉:[嗯?杀人,杀什么人?具体说说。]

系统:[……战场杀敌。]

[他上过战场?]乐生感兴趣了:[我昨天其实就想问你,能买得起那么大一艘船,还毫无忌惮的游赏,沈烈到底是什么人啊?]

系统沉默片刻,不打算瞒着他,反正乐生迟早会知道的。

系统:[沈烈是皇室私生子,十岁以前流落在外,随母姓沈,后来被接回宫里,改了姓,备受排挤,他的另一个名字叫慕容烈,也是这本书里最大的反派——摄政王。]

乐生:“……”他听的有些震惊。

系统苦口婆心的劝诫道:[这种人是没有心的,小时候太苦,所以才成长的比别人都快,野心勃勃,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谁呢?最多是偶尔兴趣来了,找个看着顺眼的人逗逗而已,你要是陷进去,会死无葬身之地。]

乐生深吸一口气:[摄政王,原来他就是摄政王!]

系统:[嗯,你听到我后面的话没有?]

乐生:[听到了,只不过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才见一次面,就算我对他感兴趣,也没到生死相许的地步,而且我现在还知道了沈烈的身份,会小心的,问题不大。]

系统:[这还不大?跟他继续接触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你,因为人家有钱有权还狠的要命,得不到你的话,估计比皇上更过分,天天把你关起来,到时候别说完成任务,小命都能丢。]

乐生坐在椅子上沉默半晌,伸手倒了杯茶喝了两口。

[我觉得……你似乎对反派很有意见,纵观整篇文,他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如果就因为上阵杀敌保家卫国,将其定义为杀人如麻的恶人,是不是不太对?]乐生问道。

系统:[……]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想末世的沈烈,分分钟黑化灭世,他实在不敢把赌注压那人身上。

乐生:[沈烈被称为反派,无非因皇上是主角,并且想抢过他手中的权利而已,我觉得这反而是我们能利用的点。]

系统疑惑:[……利用?什么意思?]

乐生:[你傻啊?皇上不就是位高权重才能抢女主进宫,然后被杀死了吗?如果他不再是皇上呢?]

系统似乎明白了:[你是说?]

乐生点头:[换个人做皇帝呗,比如摄政王来当。]

系统:[……]

乐生越想越觉得事情可行:[而且我不觉得一个人活在世界不需要任何关心和陪伴,我不是什么痴男怨女,但沈烈对我真不真心,能感觉的出来,所以……我完全能跟他谈恋爱的同时,再吹吹枕边风啊,让他篡位啊!]

系统:[……]

乐生:[这样的话,任务和男朋友兼得,真好。]

系统幽幽道:[我觉得你在做梦,文中说的很清楚,摄政王挺讨厌曾经坐在皇位的那个父亲,所以对皇位丝毫兴趣也没有。]

乐生:[难道你不知道,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吗?能不能让沈烈谋反,就看我枕边风吹的好不好了。]

系统:[……]无fk说。

阿梅终于将衣服挑好,如乐生所言,是白色的,由于天气很冷,便在外面又加了个斗篷,比昨天的还厚,不仅是外圈,里面也多了厚厚一层绒毛,裹的他跟个球似的。

“不穿这个,约会怎么能穿成这样?”乐生嫌弃的说。

阿梅:“小姐您今天出去真得穿多些,不然冻坏了怎么办?昨天掉进水里现在还没好呢。”自从乐生恢复男儿身后,她对主子的称呼公子小姐两个词,想到哪个是哪个。

昨晚乐生千叮咛万嘱咐阿梅别跟周语柔说他又掉河里的事,否则不仅担心,更会禁足他。

乐生皱着眉头:“可是……穿成这样……”

“哎呀小姐,好看!真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阿梅斩钉截铁道。

乐生裹着斗篷,是挺暖和的,虽然依然不满意,但却没再反对。

系统问了声:[宿主要觉醒技能吗?]他还是不赞同乐生想让摄政王篡位,不是这件事的想法不好,而是沈烈非常不可控。

但乐生不听劝,系统就没再浪费口舌了,暂时先这样吧,有了其他变故再想办法。

乐生想了想之前的‘兔子精’技能,叹了口气道:[觉醒吧,再不靠谱还能超过兔子精?]

系统想反驳他没不靠谱,兔子精怎么了?在这个很多人会轻功的时代,跑得快能保命!但话到嘴边系统又没吱声,算了用事实说话吧。

[叮,恭喜宿主觉醒技能‘毛绒绒’……]他愣了愣才继续道:[使用技能后可指定一个人学狗叫。]

乐生:“???”

系统脸疼的叫了起来:[你穿成这样!我踏马!]

乐生:[这样怎么了?我说不适合约会,不代表丑好吗?很可爱的!就是有句话叫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无是处,我才想让阿梅帮我换……觉醒这个技能全怪你。]

[你也太不讲道理了吧,是很可爱,所以觉醒的技能也可爱,挺合理啊,怎么能怪我?]系统不背这锅。

此时阿梅已经端来了早餐,乐生看看时间,便闭上了嘴巴,反正技能已经觉醒,他要赶紧吃早餐,沈烈应该很快就会来接他。

[好吧,那最后一套衣服我选好点儿,]乐生说道:[技能看来帮不上什么忙了,还得按照我的计划进行,搞定摄政王才是王道。]

系统没反驳,反正他暂时也没别的办法,而且沈烈虽然毁了一次末世,重生后不还是他出主力拯救的吗?所以……赌就赌吧!

就是这事儿不能细想,想多了系统难受。

……

乐生吃完早餐后,便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今天没带阿梅出门,她得留下来和周语柔周旋。

即使知道他是个男的,昨晚才刚出门,今天又偷溜出去也不行,毕竟乐生那个便宜娘亲担心他的身体。

乐生早就跟沈烈说好了在哪里接他,上了马车就被男人抱在怀中,前者脸蛋红扑扑的推拒着:“你是不是对别人也这样,刚认识就动手动脚的。”

“当然不是,”沈烈淡淡道:“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不管相识长短,你都是我的人了,而别人不会有机会近我身。”

这年头没有心理疾病的说法,沈烈只知道自己性子跟别人不一样,对私有物的占有欲特别强。

小时候因生活环境,什么都得不到,就算得到了也会被宫里的人抢走,他便渐渐学会了不在乎,喜欢的物件也越来越少。

后来没人敢再抢他的东西,但沈烈的性子已经养成,最多偶尔收藏几个极品宝物和冷兵器。

而在元宵佳节见到乐生的那天,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人感兴趣。

想把他收藏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