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的身体机能永远是个少年, 他的外貌衰老现象是系统改变的,为了不让世人怀疑。

所以乐生自然不会先沈烈一步死去。

但他自己不知道这一点,只觉得身体好的很, 沈烈是战神, 肯定能活更久。

直到现在乐生才开始恐慌,他害怕失去沈烈, 也觉得自己不能失去沈烈。

乐生询问系统有没有救人的方法?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系统说了声抱歉,生老病死乃天道轮回,谁也无法改变。

乐生眼中的泪水更多了, 这和他很久以前撒娇时的哭泣不一样, 是无声的,压抑的。

沈烈静静的望着乐生,他的双眼已经浑浊,但能感觉到乐生的悲伤, 却无力将人再拥入怀中安慰。

乐生紧紧握着沈烈的双手,慢慢俯下身子趴在他胸膛, 听见对方曾经强劲有力的心跳和他本人一样衰老缓慢下来……

直到归于平静。

[宿主,我们该走了……]

……

……

……

乐生跌跌撞撞的行走在一片密林中, 表情像丢了魂似的,泪水不断滴落,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直到他被一根树枝狠狠绊倒在地, 膝盖磕到了石头上破了皮。

乐生慢慢爬起来坐在树边, 嘴里呢喃着:“沈烈……我难受。”

良久, 也没得到回应。

乐生双手抱紧膝盖, 渐渐放声大哭。

沈烈没有了,再也没人心疼他受伤了。

……

系统想安慰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小心的开口:[那个……生活总要继续下去, 过去的人也回不来……]

系统忽然感觉这话不对,想抽自己。

[我不是那个意思,前方……说不定有更好的人,你振作一点?]

乐生一时间没有说话,他哭了很久,才再次呢喃了一句:“我想要沈烈……”

他曾经无数次和沈烈撒娇说自己想要什么,每次都能得到回应,系统以前听的多了,此时再听见乐生这样跟自己说话,其中却夹杂着难掩的绝望,一时间也感觉不是滋味儿。

[我……真没办法……对不起。]

[要不……你上个世界的记忆先寄存在我这里吧?等你什么时候想开了再拿回去?]

……

乐生不说话,他在无声的拒绝,即使再难过,也不想忘了沈烈,忘记一分一秒都不行。

但是系统看着他痛苦的样子,还是判定出了最优方案,拿走了乐生的记忆。

由于心神太过动荡,乐生从极致的悲伤中解脱出来的时候,瞬间晕了过去。

或许这份记忆,乐生以后再也不需要了吧,系统这样想着。

……

没过多久,一道残影从黑暗中穿梭而来,停在了乐生面前。

他身形高大,身上穿着笼罩的严严实实的黑色袍子,背对着月光看不清面容。

乐生此时身上也只有一件抹胸吊带短裙,系统担心他被占便宜,立马想把人叫醒。

但下一刻,高大男人动了,他解开衣袍,披在了乐生身上。

系统还没出口的声音又咽了下去,既然没起色心,乐生就多睡一会儿吧。

男人抱起地上的乐生,背后忽然出现四片交叠的薄如蝉翼的翅膀,带着他飞了起来。

系统咦了一声,他只顾着安慰乐生,还没看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呢,居然有翅膀,貌似不简单啊。

紧接着,系统又看见了男人暴露在月光下的脸。

系统:[……]

系统:[…………]

沈烈???

系统第一反应是:记忆拿早了。

早知道这个家伙能追来,乐生也不用那么伤心。

而且系统此时还真没办法把记忆还回去,因为不论拿走还是归还记忆都需要大量能量支撑,系统现在有点儿弱。

他急需宿主做任务补充一下能量。

都是天意,暂时只能先这样。

……

男人将乐生带回了家,把他放在床上,凝视了许久许久。

没了记忆的乐生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中午才伸个懒腰醒来,同时脑海中涌入一大段数据。

……他貌似穿书了?

这是个精灵、恶魔、人类共存的世界,并且彼此互相敌视。其中数恶魔最让人厌恶,坏事做尽,见之必杀。

而精灵和人类之间关系微妙,精灵自诩干净圣洁,看不起人类,人类也当精灵是异类,不屑来往,虽然不会见面便你死我活,却也经常动手。

乐生成了这个世界的男主,他是个人类与精灵的混血,既被精灵厌恶,又被人类抛弃,两边都在驱赶他。

所以他多年来一直行走在森林的边缘,过着风餐露宿的日子。

但是有一天,精灵和人类同时出事,精灵们的圣泉被污染,导致生命树异变,大量植物枯萎,而人类中则出现了可怕的传染性疾病,一旦沾染不出一个星期便死亡。

经过探查,这一切都是某一位恶魔的手笔,虽然快速将他杀死,但污染和疾病却没那么好消除。

精灵中的大祭司和人类中的教皇同时预言出,能拯救他们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精灵与人类的混血——乐生。

他天生带有净化的能力,能祛除圣泉中的污染和拯救人类疾病。

原文中的乐生帮助了精灵与人类,因此走上人生巅峰。

如果故事到这里,一切貌似都挺好,但接下来却凭空杀出来一匹黑马——反派沈烈。

其实污染从很早以前就有了,正常精灵的头发和眼眸有红的绿的各种颜色,并且天生带有一种特殊能力,比如能让果实快速成熟,或者让花儿快速绽放。

但沈烈没有任何能力,他是生命树意外诞下的被污染的精灵,头发和眼眸是黑色的,被称为暗精灵。

精灵们都觉他灵魂肮脏,所以才生出这种颜色的头发和眼睛,导致沈烈从小受尽欺凌,性格也变的沉默寡言,平日里多数都一个人待着。

但事实上这不是他的错,至少最开始,他的心是通透明亮的。

其他人因为乐生的净化而高兴欢呼,只有沈烈不一样,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如果生命树一点儿污染都没有,他活不下去,即使再不想承认,沈烈也知道自己确实是邪恶的化身,他必须靠魔气供给才能生存。

所以他和恶魔做交易,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彻底将生命树污染,杀光了所有精灵,并且率领恶魔大军踏平人类世界,甚至最后还反噬了恶魔。

他恨一直欺负自己的精灵,也恨将自己变成这样的恶魔,至于人类?纯粹是迁怒,全当庆祝,干脆一起毁灭吧。

乐生看了一愣一愣的,心想这哥们牛啊。

但他并不是来这个世界佩服对方的,乐生知道自己拥有一个奇怪的系统,他要做的是阻止反派毁灭精灵,人类,和恶魔。

……

乐生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居然对自己前一刻在家嗦辣条,下一刻出现在这里的事情丝毫不惊讶,甚至还想再睡会儿。

大中午的,是到了睡午觉的时候了吧?

[宿主,要觉醒技能吗?]系统道。

乐生由于被精灵和人类驱赶的严重,经常以女装示人,来掩饰身份。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低胸吊带装束,从脑子里翻了一下,这个世界的精灵和人类好像是穿的挺少,就像某动漫某页游的美女一样,基本以抹胸裙装为主,哪怕妹子们的铠甲,多数也是低胸的。

大家都不觉得奇怪,他也就很快接受了。

[好,觉醒技能吧。]

系统捣鼓了两下:[叮,恭喜宿主觉醒技能‘超凶’,裙子越短,捶最狠的人,超凶技能可以让宿主在十分钟之内力大无穷,适用于打群架,揍得别人喵喵叫!]

乐生:“……”虽然听起来奇奇怪怪的,但好像很有用,至少自己安全系数有保障了。

不待他继续跟系统交流几句,便发现门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乐生抬眼看向来人,瞬间怔在原地。

他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其内充斥着难以言明的喜悦,看见眼前之人好像比看见一麻袋百元红票票还要开心。

[舞草!舞草!舞草草……草!]

乐生的内心发出土拨鼠尖叫。

啊!

[他怎么那么好看?全他妈长我审美点上去了!这就是穿越的好处吗?!]

系统:[……]

男人手中还端着食物的托盘,淡淡道:“吃饭了。”

乐生的目光丝毫不想从他身上离开,露出大大的笑容:“你好,我叫乐生,是你带我回来的吗?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张了张嘴:“沈烈。”

乐生毫不犹豫:“好名字,真好听!”

但下一刻他表情就僵硬了。

[等等,他叫沈烈?反派叫什么来着?]

系统:[……沈烈。]

乐生:“……”

他艰难的抹了把脸,看向对方端来的食物,里面有肉和果子,正常的精灵只吃果子,但暗精灵却吃肉。

乐生沉默一瞬,脑海千思百转。

虽然没谈过恋爱,但自己是一见钟情了吧?

垃圾任务却让他对付一见钟情的对象,必须得打叉啊!

但是直觉又告诉他任务最好得完成,也许……可以换种方式?

乐生眨眨眼睛,很快重新拾起迷人的笑容:“看起来很美味的食物,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说着便要下床走向桌边,一低头才想到自己如今的打扮。

[奇怪,我的接受能力也太好了吧?]乐生很疑惑,自己穿成这样扮成女的见人却丝毫不别扭?

甚至他觉得自己还能劈个叉……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第三更~

感谢在2021-08-17 16:03:15~2021-08-17 19:30: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颗大白兔 10瓶;土豆豆 2瓶;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