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宿主快跑!]

乐生转身就拉住了沈烈的手想带他逃走, 后者面色发白,十分焦急该怎么办?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威严的呵斥:“住手!”

一个身穿青色法袍,满头白发的老者缓缓走来。

周围刚才还在叫嚣的精灵们立马连站立都变规矩了, 纷纷喊了声:“大祭司。”

沈烈也开口道:“大祭司……”

来者先看见了那两个被打成猪头的精灵, 皱着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乐生抢先说:“他们两个打沈烈,我们正当防卫了一下!”

“什么正当防卫, 下手这么狠!”

“大祭司,沈烈把混血带来了部落,还跟我们动手, 一定不能放过他!”

那两个精灵道。

大祭司听到混血二字, 望向乐生,又看着两人牵着的手。

沈烈猛然甩开乐生。

乐生:“……”

好生气!

不高兴!

众精灵都以为今天会好好教训乐生,结果大祭司笑意盈盈的开口:“卦象显示,能够净化圣泉, 拯救生命树脱离污染的,只有一个人, 叫乐生,是个混血。”

由于生命树异样, 精灵们好久没敢用精灵果诞生新的精灵了,就怕又出现暗精灵。

这个问题不得到解决,精灵迟早会灭亡, 如今听到大祭司的话, 精灵们皆是一怔, 顿时又惊喜又尴尬懊恼。

惊喜的是污染有了解决之法, 而尴尬懊恼自然是能帮忙的人刚被他们得罪。

只有一个人,闻言面色更加恐慌,那就是站在乐生旁边的沈烈, 他仿佛预见了自己的死亡……

“我说过,圣泉的污染和沈烈没关系,你们两个竟然私下欺负他?不过念你们已经受到惩罚,回去面壁几天吧。”大祭司说道。

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都不能再得罪混血。

对方几句话,便让乐生明白了如今大概发展到了哪个节骨眼儿,天道好轮回,这些刚才还想欺负他的精灵,现在都得求着他了!

那两个精灵不傻,就算心里憋屈,面上也得诚恳的点头应是,完全不敢多说一句话。

乐生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戒备的望着大祭司。

后者面带慈祥,把人往精灵部落里面请,乐生显得有些不安,强行拽住沈烈的衣袖,抓的很紧,不让他甩开。

大祭司望着这一幕还没开口,乐生便先一步道:“我被人类追杀,他昨晚救了我,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他跟我一样都是异类,我比较信任他。”

“那就一起进去吧。”大祭司说。

反正现在也逃不掉,乐生只好点头同意。

大祭司边领路边跟乐生解释起了现状,污染除了让生命树无法诞生正常的生命,更能影响精灵们的身体状况。

近日来不少精灵都觉得四肢乏力,整日嗜睡,再这样下去,或许会死也说不定。

乐生听的心不在焉,时不时点点回两句表示懂了,他的眼睛在欣赏着精灵国度。

这儿和人类地界很不一样,没有金碧辉煌的砖瓦,就连精灵王的住处也是木质的,不过比一般精灵的屋子要更大更漂亮,周围也有重重守卫。

几人在一处花园中停了下来,坐在其内的长桌面前,很快便有精灵端来各色瓜果。

同时一位年轻的银发精灵,被许多侍从簇拥着走了过来,他身着银线白袍,打扮不俗,就连大祭司见之也恭敬的喊了一声:“王。”

沈烈同样站了起来行礼,除了乐生,他拉着脸没动。

占卜中显示混血就在附近,大祭司第一时间便找过去了,甚至还没来得及通报精灵王,此时自然要把人带来见他。

旁边立刻就有侍卫指责乐生:“大胆!你这人见到王竟然敢……”

话没说完,便被精灵王抬手制止了。

乐生嗤笑一声,随手拿了个果子啃了起来:“精灵王好大的威风。”

侍卫又要发怒,王却吩咐道:“所有人都下去。”

沈烈也要走,却被乐生一把抓住。

精灵王:“你留下吧。”

很快现场只剩下他们四个,全都在桌子面前坐了下来。

“大祭司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帮你们消除圣泉中的污染?不好意思,我拒绝。”乐生慢悠悠道。

大祭司面色不变:“我知道,你心中对我们精灵一族是有怨恨的,但多年来的躲避生涯想必你也过够了,只要你消除圣泉的污染,从此精灵族会永远对你开放,并且将你奉为座上宾。”

乐生淡淡的摇头,依然表示拒绝。

精灵王望着他:“不只是座上宾,我保证你会恢复精灵族二殿下的身份,并且无人敢有异议。”

此言一出,四周有些寂静。

是乐生的轻笑打破了僵局。

“这样的话,岂不是驳了先王的面子?若是他老人家知道自己死后,儿子会将他跟别的女人生过混血的消息捅出去,怕是会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吧?”

精灵王:“……”

好巧不巧,乐生的父亲其实是上一任精灵王,眼前年轻的王是他从未见过的同父异母的兄长。

听到这个消息,沈烈指尖一紧,反而是乐生挠了挠他手心以示安慰。

沈烈差点儿惊的把他甩开。

乐生和沈烈坐一边,精灵王和大祭司坐在对面,有桌子挡着,任何小动作都看不见。

除了他们的小插曲,其实精灵王的内心更加丰富,因为他也是穿越的,昨晚刚魂穿,眼一闭一睁就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还好继承了原主记忆,否则凭他一咸鱼,估计分分钟露馅。

怎么办怎么办?对方从小被抛弃,吃了那么多苦,不想答应帮精灵族也是正常的,但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不能让圣泉出事,或许真会死人的!

精灵王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

“父王他……其实一直都觉得对不起你,临死前将这件事告诉了我和大祭司,希望我能想办法接你回来……”精灵王试图搜索着劝人的词汇。

他名为克兰斯,不知什么原理,竟然和乐生面庞有几分相似,明明乐生是带着自己的脸和身体穿越的。

不过他没那么软,面庞多了几分硬朗,满头银发更显得十分阳光,但由于心情复杂,他此时面部表情有些忧郁。

“这算什么?鳄鱼的眼泪?只管生不管养,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受尽嘲讽和追打,临死前才想着补偿,谁稀罕?”

乐生面上持续嘲讽道:“不瞒你说,小时候我差点儿饿死在深夜里,或者冻死在大冬天的时候,确实幻想过某些东西,但我现在挺过来了,你觉得我还需要什么?”

沈烈被紧紧抓住的指尖不安的动了两下,他似乎想安慰乐生,却又不敢在大祭司和精灵王面前放肆。

乐生念随心动……偷偷在沈烈腿上摸了起来。

后者浑身一僵。

“……我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强求,父亲也没想让你原谅,但是精灵一族那么多条生命不能消逝,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克兰斯说。

乐生还在沉默,事实上他摸沈烈的手被对方挡住了,正在努力用腿蹭着男人……

“好!”乐生终于点头:“冤有头债有主,做错事的是先王,我没必要恨整个精灵族,太累了,想让我消除污染也可以,但我有几个条件。”

克兰斯心中一喜,面上也带上了微笑:“你说。”

乐生:“第一,我的净化能力有限,污染得慢慢消除,这些天我要留下来,你们提供住处和食物没问题吧?”

大祭司接话道:“这当然没问题。”

乐生:“第二,王子殿下的身份我倒不稀罕,但我还是要你们向所有精灵宣布,我这个错误是先王的罪过!我娘,也要入精灵王室的墓,跟那个男人合葬。”

在乐生的记忆中,他那没见过面的母亲是为了保护自己,被人活活打死的。

她咒骂过先王很多次,但每次都骂着骂着又哭了,深夜里说着梦话也在念叨那个男人,所以乐生知道她真的很爱先王,也一定会满意自己现在的安排。

克兰斯点头:“可以。”

不管先王对那个女人到底有几分爱,为了救圣泉和生命树,克兰斯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再者他同样觉得先王对不起人家,生前不负责任,死后带人家一起住怎么了?

大祭司叹息一声,也没说什么。

“第三,”乐生指着沈烈:“这些天我要他陪着我,而且谁要是再敢欺负他,别怪我出手揍人!”

沈烈:“……”他已经不知道该震惊这番话,还是震惊桌子底下他勾自己的腿了。

大祭司看了沈烈一眼:“这个当然可以,沈烈,你要好好伺候咱们精灵族的恩人,知道吗?”

“呃……是……”沈烈低眉顺眼的说道,面上还有惊慌。

系统观察了大半天,真的太疑惑了,这人丝毫破绽没露,难道真改性了吗?

……

随后乐生便被带到一处雅致的院落中住了下来,除了沈烈外,还有两名精灵侍女伺候他。

乐生随意的摆摆手让她们下去,待四下无人,他才绽放一个大大的笑脸凑近沈烈:“小宝贝,你现在是不是害怕了?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系统:[……]妈的,小奶猫叫一九零的家伙小宝贝,有病吧!

沈烈面色迷茫。

乐生看他不明白,就说的再清楚一点,扬起下巴小骄傲的开口:“我知道你需要魔气才能活命,只要你……咳,伺候好我,我就给你留魔气,怎么样?”

伺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7 23:37:28~2021-08-18 12:58: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酒、蛋蛋 10瓶;想养一只猫 5瓶;谁、清安、马甲三两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