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烈是双重人格, 懦弱的一面被逼的狠了,才诞生的他。

狠厉的人格多数时候到夜晚才会出现,他心中仿佛有无数恨意想冲出牢笼, 却得不到发泄。

于是沈烈经常晚上会去打猎, 在丛林中与野兽搏斗,厮杀。

懦弱和狠厉的他记忆共享, 知道彼此的存在,但一直相安无事,也没在人前暴露。

乐生一直以为沈烈后期会黑化, 并且和恶魔做交易才拥有强大的力量, 其实不是,而是后期懦弱的他藏在意识深处再也没有出来,狠厉的沈烈彻底占据主导。

暗精灵也觉醒了特殊能力,他才不像别的精灵那样整天跟花草树木打交道, 沈烈是真正的战士,他的力量能翻天覆地。

但懦弱的他由于性子的原因, 无法掌控这种力量,反而惧怕和绝望, 觉得自己已经彻底变成了怪物。

恶魔们向来强者为尊,他们只不过投靠了沈烈而已,若恶魔有本事给沈烈剿灭精灵和人类的力量, 早自己占领这两族了。

……

即使在黑暗中, 沈烈也能看清乐生熟睡的面庞, 明明刚认识第一天, 小家伙却十分习惯自己的怀抱,毫无保留的信任他,真让人高兴。

沈烈伸手捏了捏乐生光滑的脸蛋, 指尖划过他的软唇,在上面按了按,好想尝尝……

心念一动,他便这么做了,沈烈慢慢低头,伸出舌尖,滑过乐生的唇角。

系统差点尖叫:神经病回来了!

沈烈现在的眼神和表情,真像个有怪癖的死变态盯上了美味的羔羊,正要下杀手。

是甜的……

沈烈毫不犹豫加重力道吻醒了他。

“唔!”乐生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你干什么?”乐生被亲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哼哼道。

沈烈的脑袋埋在了他的脖颈间深吸一口气:“白天你对我做了这种事,我现在也想对你做。”

大半夜的,乐生本来还想说他要睡觉,但……算了,还是沈烈比较重要。

“那你要亲快点,我困……”乐生闭着眼睛说道。

沈烈轻笑一声:“好。”

嘴上虽然答应了,但有时候真实情况身不由己

……

第二天沈烈睁开双眼时,乐生还在呼呼大睡,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原本懦弱的他,眼神却逐渐疯狂了起来。

他知道晚上狠厉的也是自己,可就是控制不住嫉妒,第一次摸小乐生的不是白天的他!

带着阴郁的心情,沈烈去准备了早餐,乐生起床时已经十点多,他打个哈欠,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甜滋滋啊。

只是沈烈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乐生拉下了脸:“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是谁,我去揍他!”

“没有……”沈烈说着微笑了起来:“只是想着你待会还要净化污染,会很累,有点心疼。”

他说着语气一顿,没想到自己说谎可以这么顺利……

乐生闻言道:“这个呀,不用担心,”他将声音压低:“我其实没那么累,真加班加点一个星期就能净化好污染,说一个月那是我在偷懒。”

还有一件事,他心中对完成任务已经有了较完整的计划,接下来就是找个机会跟沈烈商议了,乐生打算晚上再说。

两人很快吃了饭,为了表示自己的积极性,他立刻去往圣泉净化,一个时辰后才满脸虚弱的回来。

沈烈在院中等他,赶紧把人扶进屋。

“不是说偷懒的吗?怎么会这样?”沈烈紧张的问。

等关上门,乐生便立刻满血复活的跳到男人身上,在他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mua~我装的!嘻嘻。”

沈烈这才松了口气。

为了不让人怀疑,乐生在屋内大半天没出门,佯装休息,其中精灵王克兰斯来看了他一趟,前者还在床上躺着呢。

“你没事吧?净化污染不能急于一时,身体最重要。”克兰斯的关心倒是真的,还让精灵拿来了许多营养丰富的瓜果。

乐生深知不能表现太过,便下床道:“我没那么虚弱,只是精神不太好才躺床上。”

这两兄弟互相瞒着穿越者的身份,暂时都不愿跟任何人深交,当然沈烈对于乐生来说是个意外,他和精灵王没寒暄两句,后者便离开了。

下午,沈烈说要带乐生去个地方,乐生欣然答应,目的地离精灵们居住之所有段路程,到了才发现是大片艳红的花朵,颇有种一望无际之感,开的正茂盛。

“哇!这是什么花?我怎么没见过?”

花杆约莫只有几寸高,但花朵却非常大,把绿色都给遮到了下面,像是铺了一大片红地毯似的。

“这种花的花期很短,一年也就开几天,我们都叫它千年红,一大片颇为难得,就想带你来看看,我以为你以前应该见过。”

毕竟乐生也是从小被追杀,行走在树林与人类世界之间的。

“没有……我从来没时间欣赏这些东西,也许哪天在路边是看到了几朵千年红,却没记住过样子吧。”

乐生的声音有些低落,他也有这个世界原主的记忆,真回想起来,确实很容易产生共情。

“抱歉,我不该说这些……”沈烈拉着乐生的手,轻轻放在唇边吻了一瞬。

乐生顿时绽放笑脸:“没关系,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遇到了你,以后每天都是开心的日子!”

沈烈微怔,很高兴对方能这么信任自己,这说明……他很爱他。

真是件一想到就让人愉悦的事情。

沈烈靠近乐生,低头吻住了他双唇,后者也认真回应起来。

两人亲的很专心,直到沈烈把乐生推到花丛中。

“在这里吗?大白天的……太阳还没落山……”太亮了,乐生实在没勇气做羞羞的事。

但夜晚多数是他另一人格掌控身体,他不想等到晚上,沈烈必须抢占先机,在白天和乐生更加亲密一些。

“这里不会有人来,宝贝相信我,”沈烈在乐生的唇瓣,脖颈间流连着:“我只是亲亲,放心吧。”

乐生疑惑,裤子都扒了还只亲?

后来……

确实是亲,他亲小乐生……

……

事后乐生脸埋在沈烈怀中许久没露头,太害羞了。

两人回去后,沈烈便为他准备食物,吃饭的时候乐生说起了正事。

“沈烈,你有没有想过彻底污染圣泉啊?”乐生斟酌的问道。

原文中的结局,沈烈便彻底污染了圣泉,其中不少精灵为了活命,重新吃下生命树结出的黑色果实,变成了暗精灵。

却没想到沈烈依然不会放过他们,既然看不起暗精灵,就永远别想用这种方式苟活!

乐生知道这一点,瞬间觉得精灵族讨厌暗精灵和混血大概就是闲的吧?走投无路时哪里还顾及是不是暗精灵?

所以乐生的计划是,和沈烈一起悄悄把所有精灵改造了,到时候要寻死觅活还是想干嘛都请便,反正不至于灭族。

到时候大家都是暗精灵,谁也不能歧视谁,多好。

但沈烈听到这个消息怔了片刻,连忙摇头:“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怎么会做出伤害精灵族的事?乐生……你是不相信我吗?”

乐生:“……”

“不是,我很相信你,是我……咳,有那个想法,你考虑一下?”

沈烈没料到他会这样说,便问道:“为什么?”

乐生皱着眉头想了想:“从小到大,我每次见到精灵都会收到鄙视的目光,这算个理由吗?”

不等沈烈回答,乐生又说:“我就是讨厌他们那种清高的样子,完全不明白歧视本身就是一种恶劣的品格,还自诩纯洁无瑕……”

乐生在跟沈烈讲道理,担心自己直接霸气的说看那群精灵不顺眼,想灭了他们,眼前男人会害怕,从而对自己产生隔阂。

呜呜太难了。

沈烈眉眼低垂:“可我不知道污染的后果是什么,会造成多少精灵的死亡……”

白天的他,还心存一丝善念,但又不想让乐生失望,所以此时便非常纠结。

乐生立刻笑着点头:“我明白了,没关系,我就随便说说而已。”他不舍得让男人为难,虽然有点可惜,但……再想其他办法吧。

两人吃过饭后又在周围走了几圈散散步。

由于乐生正在帮精灵一族净化污染,路上遇到的精灵们对他还是挺客气的,只是眼神颇为复杂。

乐生并未多想,回去就爬上了床,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做,如果不按原计划进行,他又不能帮助精灵们彻底净化圣泉,否则沈烈会死,嘶……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沈烈也到了床上,乐生顺势滚到他怀里,算了先睡觉。

……

深夜,沈烈再次睁开如鹰般的双眸,回想起白天的事,冷不丁嗤笑一声。

想提前得到乐生,却只亲了小乐生?这种行为真是又厌恶又让人发笑!

污染圣泉,小宝贝儿的提议这么好,怎么能让他失望呢?不如就趁今晚,解决好一切吧……

沈烈抱起乐生出门,展开黑色的羽翼,飞向了圣泉的方向。

乐生梦到自己在坐云霄飞车,生生吓醒了,睁眼一看,居然在天上!还没叫出声便被男人捂住嘴巴。

“嘘,宝贝儿,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沈烈幽幽道。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我改死了!我发现只是单纯的一句话带过用手现在也不行了,好难……

感谢在2021-08-18 20:26:12~2021-08-19 12:09: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凌霄 12瓶;夙浅 10瓶;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