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能让王试毒!出了事怎么办?”大祭司叫道。

克兰斯面无表情, 甚至又咬了一口黑色果实,颇有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意图。

“我都快把一个吃完了,你让我吃吧, 味道不错, 就算真会死,也是个饱死鬼。”

居然没核?克兰斯淡淡的想道。

“来人!传医女!”大祭司终于叹息一声没继续阻止。

医女是精灵族这一代医术最高的女精灵。

克兰斯吃完之后咂咂嘴:“我好像……是感觉力气回来了一点, 这真有用!”他高兴的说道。

但大祭司看着克兰斯的目光却跟见鬼了似的,抬起指尖颤抖的指着他:“王……头发!”

后者赶紧伸手摸了一下脑袋,还抓了一把:“吓死我了, 我以为我秃了。”

大祭司:“……王, 您的头发变成了……变成了黑色!还有眼睛也是。”

克兰斯愣了一瞬:“你是说……我成了暗精灵?”

“不一定,也许是中毒现象。”大祭司的手有些颤抖。

很快医女便赶了过来,她同样震惊的望着克兰斯满头银发变的漆黑一片,赶紧开始诊断。

可惜结果是他们的精灵王确实变成了一个暗精灵, 但身体却十分健康。

如此一来,他们怎么可能不明白沈烈打的什么主意?再也不顾形象的纷纷咒骂起来。

不过要么去死, 要么变成暗精灵,总得选一个, 因为没有时间了……

……

乐生吃过饭便跟沈烈去林子里转悠,顺便看看他是怎么打猎的。

但过了一会儿,乐生忽然问道:“你昨天为什么后来又答应我的提议了?”

沈烈勾起嘴角:“当然是舍不得让我的宝贝失望。”

乐生望着他, 叹了口气:“你的笑容不对, 我一开始认识的沈烈才不会这样笑, 你是装的, 但你……又确确实实是沈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让夜晚的男人装成白天那样懦弱,实在太为难人, 这不是演技的问题,而是行事作风,比如昨晚,懦弱的他绝对不可能和乐生一起去污染圣泉。

只这一点,沈烈便暴露的彻底,乐生现在才问也是挺能忍的。

不待男人解释,他又接着说:“你要是骗我就不理你了!”

沈烈:“……”

他伸手把乐生捞进怀中:“我怎么会骗乖宝贝呢,好吧,我是双重人格,小时候有次差点死了,这个人格就意外出现了。”

他慢慢将自己的事情解释了出来,说的轻描淡写。

但灵魂撕裂是件十分痛苦的事,因为沈烈太过理智,哪怕死亡他也能在活着的最后一秒保持清醒,根本无法分裂,所以只能靠分割灵魂达到发泄的目的。

那仅存的一丝人性留在白天,其余所有黑暗皆让夜晚的自己来承受。

乐生听着有些不大对劲,他想了想问道:“你之前说让我给你几天时间,你帮我向恶魔报仇,是跟灵魂有关吗?”

真敏感……

沈烈淡淡道:“暗精灵是魔气与生命树的产物,那些普通的精灵说的对,我确实是怪物……”

乐生刚想安慰他,沈烈便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上:“嘘,宝贝儿,我说的怪物并非妄自菲薄,而是蝼蚁对于强大力量过于害怕,才给的称谓。”

“因为暗精灵的魔气能侵蚀普通精灵,他们便认为我是怪物。”

“呵!事实上我的魔气由自己掌控,就像宝贝儿曾经说过,你拥有净化能力,又不代表一定要向我使用。”

乐生点头:“力量本没有错,要看使用的人!”

沈烈勾起嘴角:“是的,可惜这个道理其他精灵丝毫不动,或者说,是害怕蒙蔽了他们的双眼。”

“我拥的力量比一般人都强大的多,但一直跟另一个我平摊,现在只要再给我两天时间融合就行。”

乐生:“你的力量……有多强大?能灭了人类,灭了恶魔,灭了所有精灵吗?”

系统:[喂!宿主你在干什么?你在教他灭世吗?]

乐生也发现自己说错了:[骚瑞!]

沈烈黑沉的眸子划过一丝兴致:“宝贝儿想要灭了他们?我……”

“没有!”乐生赶紧打断他的畅想:“那些精灵都被我们变成了暗精灵,看着他们用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活着,不是更有趣吗?”

“而且我们两个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其他人,会少了很多乐趣吧?有机会倒是可以奴役那些讨厌的人给我们当牛做马!更快活。”

沈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尤其是那句他们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听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好,都依宝贝儿的。”沈烈说出昏君的话。

……

他们现在居住的木屋比较简陋,沈烈一个人倒好对付,但加上乐生,哪怕只待一两天,也要准备些东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下午,沈烈带着乐生飞去远方的人类城镇购买日用品,两人在镇外便停了下来,绝对不能暴露身份。

显然沈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非常轻车熟路,他甚至还有不少钱财。

乐生表示惊讶:“你不会到人类世界打过工吧?”

“嗯?不是,”沈烈淡淡道:“之前遇到了一个欺负乞丐的恶霸,教训了他一顿,他想破财消灾,就送了我一袋钱。”

“那咱们买完日用品后还剩多少钱?”乐生问。

沈烈:“还有很多,宝贝儿是想买什么东西吗?”

乐生不好意思道:“我需要换洗衣服。”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要女装,这个世界还是挺危险的,只单纯一个超凶技能担心不太够用。

沈烈:“随便买,我的钱够你买一个店的衣服。”

乐生眼神一亮:“不用那么多,那我就不客气了!”

今晚他要把另外两个技能都给觉醒出来,顺便再屯一些相似的女装备用。

乐生就凭眼缘看哪个女装店大就进哪里,他买了几件紧身夹克女装,下面是紧身裤,接下来去恶魔之地穿着方便。

还有好几件优雅的长裙,离地只有一公分,能遮住鞋面的那种,如此一来他里面不用搭高跟鞋,随便穿个平底鞋都能应付过去,反正别人看不见。

沈烈看着这一幕,彻底明白乐生打扮成女的掩饰身份是其一,应当也真的喜欢穿女装……

女装店的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她嘴巴像抹了蜜一样甜,毕竟一次性买那么多衣服可是大雇主啊。

乐生扒拉了半天,忽然看见一套兔子套装,他想了想:“把这个给我打包起来。”

乐生以前见过类似的恐龙套装睡衣,他还买过呢,便以为兔子也是睡衣。

但沈烈瞥了一眼,眼神闪过一丝意外,随后便勾起嘴角:“配套的小玩具也一起带上吧。”

卖衣服的小姑娘有些脸红,眼前二人是难得的俊男‘美女’,还要了这套情~qu衣服,想想就很让人激动!

“什么配套?买衣服还送玩具吗?”乐生疑惑。

沈烈声音低了下来,凑到他耳边道:“送同款玩具,回去再给你玩。”

乐生一愣,买个衣服这个男人怎么就发骚了?

直到他看见小姑娘拿来了装衣服的袋子,里面躺的‘玩具’,还有取下兔子服装时……

原来只有前面是毛绒绒的兔子,后背就一根带系腰上!

而再往下,也能轻而易举的褪去……

乐生脸色立马变的通红,他感觉自己在晚上跟沈烈亲近时好像还挺胆大的,可光天化日之下,实在绷不住。

“我以为这是睡衣,我……我不要了,你给退掉。”乐生小声的和沈烈说道,他不敢跟那卖衣服的小姑娘说。

“已经打包好了,留着吧,总能用到。”沈烈淡淡道。

乐生毫无气势的瞪了他一眼,但终究没再反对,脸蛋还是红扑扑的。

……

两人又去街边买了些小吃,乐生嘴馋的很。

等他们回到住处,已经日落西山。

系统幽幽道:[又过去一天,耽误一天救人的功夫,你真的相信沈烈吗?万一他收服不了恶魔,人类损失更加惨重。]

乐生:[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沈烈他说能做到就一定可以的,实话跟你说,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其他不行,但用人贼准。]

系统自动翻译了一下,就是他啥也不会,都靠别人……

[我很担心啊,万一你的计划不奏效怎么办?]

[哎呀!实话跟你说吧,这个反派不是原本的反派,他是你老公。]系统纠结道。

乐生点头:[我知道啊,我已经破坏了原文中沈烈该走的剧情,但本来反派的本事就大嘛,我让他把毁灭世界的力量用在对付恶魔身上,困难程度还降低了,怎么可能出错?]

[不是,你没懂我的意思!]系统无奈的开口:[我不是说了你之前去过其他两个世界吗?沈烈其实在那两个世界也是你男人。]

乐生:“???”

他顿了一瞬:[你的意思是……沈烈是我身为穿越者做任务,你们专门给我发的奖励?]

系统:[……不是!他就是个神经病,莫名其妙出现在我们到达的每个世界,我都怀疑他是病毒?]

[总之他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反派,不一定有颠覆世界的能力,你明白吗?]

乐生怔愣将系统这番话在脑海过滤了半天。

[……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9 19:17:31~2021-08-20 03:54: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4512519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