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实不够, 这个消息一出来,几乎让精灵们都愣住了,他们本来还在纠结委屈着要不要吃, 现在却要考虑吃不吃的到的问题。

克兰斯再次冲手下招招手:“扶起地上的女孩, 如果她不能吃果实了的话……”

姐姐紧张的望着眼前的王,生怕妹妹被打成死刑, 毕竟她也听到了果实不多的话语。

“那就把果子榨成汁,喂她喝下去。”克兰斯说。

姐姐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着克兰斯。

随后克兰斯便离开了, 回去立刻让大祭司放出公告, 说出生命树果实不够的事情,小孩和老人优先领果实,年轻人的话,有剩余果实就排队领, 没有便自个儿哀悼。

这个公告一出,果然来领果实的立马就多了起来, 克兰斯嘴里叼着根草叹了口气,真是贱, 白给的不要,没有就稀罕。

事实上果实多着呢,克兰斯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其他就看那些精灵要不要死。

至于那位老大爷?克兰斯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他的, 结果事后听人说他跪在地上求守卫给一颗果实。

呵!

……

晚上洗过澡, 乐生便开始扒拉衣服, 他先穿上了那套黑色夹克紧身衣。

系统:[叮,恭喜宿主觉醒技能‘大姐大’,使用技能可以强制一个人向您下跪。]

乐生:[这技能……]

他话还没说完, 便听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乐生心念一动。

扑通!沈烈直挺挺的跪了下来,目光诧异的望着乐生。

……两人四目相对,好像有点儿尴尬。

但还没等男人起身,乐生伸手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

虽然很轻,但那确实是一巴掌。

沈烈:“……”

“你为什么不躲?”乐生愣愣的说。

沈烈:“……”慢悠悠的起身,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乐生:“你刚才是躲不过去吗?”他又问了一声。

主要是技能用都用了,他便随手一巴掌,想试试中招的人能不能反抗,虽然比较对不起沈烈,乐生有点儿心虚。

沈烈叹了口气:“宝贝儿别说打我,就算想要我的命我都不会躲。”

乐生脸红了:“就瞎说!”

沈烈揉着他的脑袋:“但是刚才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不受控制?”

好像是有股神秘的力量,让他猝不及防跪了下去,连丝毫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实在忍不住好奇。

[宿主,咱们暴露了,你刚才怎么回事?忽然用了技能?]系统问道。

[就下意识的行为,没收住。]

乐生望向沈烈试图解释:“我是混血嘛,从小就有比较……奇怪的能力。”他张口忽悠道。

沈烈挑眉:“控制别人下跪?”

乐生:“呃……是的,虽然我也搞不懂这原理是什么。”

沈烈:“那为什么打我一巴掌?”

乐生:“……我就手贱,你刚才跪下的距离正好够我一巴掌……”他现在解释的话也挺贱的。

“我错了!”乐生立马道歉:“要不你也打我一巴掌?”

有句话叫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如果是打其他地方都可以,脸的话很多人接受不了。

不过沈烈自然不会跟乐生计较,本来想说没什么的,但看他紧张的样子,忽然道:“让我原谅你也可以,动手就不必了,宝贝儿要补偿我。”

乐生:“……下次吃兔子的时候,我给你一条腿?”

沈烈摇了摇头,走到旁边,翻找今天下午买的东西,拿出那套兔子装:“兔子腿都留给你吃,今晚穿这个。”

乐生顿时红了脸,怎么说呢,他虽然害羞,但偶尔玩一下新鲜的还是能接受的。

更何况两个人在一起花样多一些,感情也更稳固。

“穿也可以……”乐生小声道:“但是那些东西还是不要玩了吧?”他指的事旁边小玩具。

沈烈沉吟一瞬:“头上的耳朵要戴上,其他的……等先换好衣服再说吧。”

“反正你别给我用。”乐生小声的说,慢吞吞的拿起兔子装,实在受不了当着男人的面换,把人暂时轰了出去。

这一夜第三套女装没来得及觉醒,被玩过去了。

……

……

懦弱的他知道发生的一切,但却无法阻止。

自己是可以杀死自己的,曾经狠厉的他没有那么做,是因为还没遇到一个能让他愿意承受痛苦的人。

沈烈之前还是说谎了,杀死懦弱的自己除了丢失全部善良之外,更会时常煎熬不堪。

来自灵魂的伤痛永远不会好。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心甘情愿的融合,让两个半残的灵魂彻底合二为一,自然不会受伤。

但不论是懦弱或者狠厉的他,一时间都没想好要不要这么做,因为融合后他们会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

懦弱担心得到强大的力量后,万一不可控制的做出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情来怎么办?他害怕遇到不可挽回的后果,甚至伤害乐生。

而狠厉则担心他变的不像他了,心慈手软怎么能保护的了乐生?比如懦弱那个废物,自己都会被人打。

……可总要有个选择。

“既然答应他不吞了你,那就融合吧。”

“我……”

“啧,还在犹豫?废物!”

“……”

不管是不是废物,都得对方同意才可以。

“乐生要去恶魔之地报仇,不融合的话,他很可能会出事。”

“我可以……保护他……”

“你不可以,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能让乐生冒一丁点儿危险,”

“……”

“让我猜猜你在想什么?你想拼死保护他,死在乐生前面便看不见他是怎么死的,你就安心了对吗?你这个废物!小时候保护不了自己,还要我出面,现在更没勇气保护乐生!”

狠厉的他似乎也说服了自己,他不该那么没自信的,就算真融合,也不可能彻底变成这个废物。

“我……”懦弱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不是在求你,是通知,即使我答应了乐生不吞噬,但如果你不同意融合的话,我只能违背这句承诺了。”

“哪怕灵魂要忍受每时每刻的痛苦也没关系……乐生若是知道这一点,一定舍不得怪我,他会更加心疼我。”

狠厉的他眼神愈发痴狂。

“哦对了,你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思考,在我停下吃兔子的时候,就会立刻吞噬你。”

“……”

“你不是喜欢抢在我前面得到乐生吗?看看现在的他多么可爱,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吞噬你了!”

沈烈张口吻在乐生湿漉漉的眼尾:“宝贝儿,这样的力道喜欢吗?”

可惜后者根本没有时间回应……

……

如果可以的话,就凭这一幕,懦弱的他都想反杀狠厉的自己!

可惜他做不到。

明明有相同的力量,但他就是低对方一头,话本中说邪恶战胜不了正义,可现实总是善良受罪,束手束脚显得多么弱小。

如果不融合,就会被吞噬,从此以后再也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乐生,只要想到这一点,他便痛苦的无以复加。

但是反之,以后在占有乐生的时候,至少有一半是现在懦弱的自己!

……

“我同意了。”

懦弱的他轻轻的说着。

……

啧。

即使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狠厉的一面也很不爽,动作稍微没控制住粗暴了起来。

被乐生一巴掌呼在了脸上。

“混蛋!轻点!”

短短四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

这一夜是那么的平静,也是那么的波涛汹涌,精灵族很多精灵大半夜实在撑不下去了,排队领果实,他们忙活了整整一晚上。

而沈烈像是丝毫不给懦弱的自己丁点儿机会一样,非折腾到天光发白,松开乐生之后,才进行融合。

今晚的兔子是我的!

融合也有一点痛苦,但跟吞噬比起来相当于小巫见大巫,不到一刻便借结束了。

随后沈烈面无表情的望着满身斑驳的乐生,后者几乎秒睡。

他拳头紧握,似乎是在恨自己昨晚为什么不早点儿融合!

然后又弄醒了乐生……

……

系统看看天色,感觉不对啊,沈烈都不用休息的吗?就算他不休息,一般也会心疼乐生,早上便放他睡觉的。

事后用过治疗术的乐生这下真没留情,挥拳把沈烈按在床上打了一顿,但是没有用超凶技能。

后者完全不反抗,任他打,甚至还抽空担心乐生手疼不疼。

等小家伙不生气了之后,沈烈才说出自己融合的事。

乐生怔愣,仔细的打量着沈烈:“融合……好像也没什么变化?”

“不对!”他不等对方回答便否定了自己的言语:“你眼神不一样了,之前要么很懵懂害怕的样子,要么就阴沉沉的,就算是笑也不达眼底的那种,但现在嘛……”

沈烈直视着他,淡淡道:“现在怎么?”

乐生:“现在里面都是我~”他皮了一下。

沈烈低头,咬了一下他嘴唇:“是,你没说错。”

乐生发现自从今天醒来之后,沈烈好像变的特别喜欢粘着自己,他不知道是那个差点儿没吃到兔子的懦弱家伙在作祟。

之前的猜测都不成立,沈烈融合后既没有变的胆小怕事,也没有力量暴走,懦弱消失,带来了谨慎与深谋远虑,狠厉消失,带来了不惧艰险,迎难而上。

他本就如此优秀,是暗精灵三个字曾将沈烈毁的面目全非。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康康隔壁预收文《惊悚剧本[无限]》

感谢在2021-08-21 03:33:31~2021-08-21 12:55: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冰秋吟 10瓶;马甲三两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