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尔皱着眉头:“好像比一开始还要香, 你花粉过敏吗?”

“那倒没有,这花还挺好闻,只是……”

“嗯?”

“只是我全身都没有力气, 真不是累了的原因, 还有,这里越来越热了。”

“刚才还没感觉, 听你这么一说是有点热,但我力气倒好好的。”

“是吗?”

……

两人之间又沉默了下来,这次时间比较长。

也不知过了多久, 克兰斯咬牙道:“我难受……你……”

“花香有毒。”瑟尔要是现在还感觉不到, 那才真的不对劲,而且他毒性爆发起来要比克兰斯严重的多,毕竟后者说没有力气,其实是精灵的身体抵抗了些许毒素。

不过依然难受的要命。

“这种毒……是有什么大病?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 而是要折磨?”克兰斯实在想不通,便忍不住吐槽道。

因为他的身体越来越热, 某方面有种难以言喻的冲动,操蛋的同时又十分震惊, 大自然里的毒花真是越来越嚣张了,造物主都不屏蔽和谐的吗?

“别说话了,保持体力, 也许能扛过去。”瑟尔的声音也有些哑, 这已经是他尽力控制后的发声。

“我也想, 可是我没力气了, 同样是中毒为什么你中气十足?我刚被抓进来就手软脚软,在森林里被杀死倒还算体面,被憋死是几个意思?到了地下都不好意思跟江东父老说, 太丢人了吧。”

瑟尔:“……”

克兰斯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甚至一段话下来不自觉喘了好几声,却依然没有按照瑟尔的话闭上嘴巴。

“我觉得我们可能躲不过这一劫了。”

克兰斯已经躺到了地上,卷缩着身体心里很害怕,他不是死亡后穿越的,而是就在家里待着,下一刻便成了精灵王。

现在是第一次面对死亡,自然会感到恐惧,所以他才不想闭嘴,至少在黑暗中发出声响能让他有些安全感。

“等我死后在死因方面得瞒着爹娘,你也要跟我一起瞒知道吗?到时候我就给你作伪证,说你是拯救人类的大英雄,虽然意外献身,但美好的品质不会变,也许下辈子阎王爷还让你当王子呢。”

瑟尔:“……”

他终于再次开口问道:“你知道我身份?”

都到了这个时候,克兰斯本来想说实话,自己是精灵王,牛逼轰轰的很,但话到嘴边他又没说出口。

“知道啊,成为骑士的条件并不苛刻,但圣骑士只有上等贵族才能竞选,再加上王者之剑,我又不瞎。”

瑟尔:“你还知道王者之剑?”

“呵!小爷我什么不知道?我还知道尼曼森伯爵有个私生子流落在外呢,海顿伯爵和莱恩伯爵是情人的关系,他们俩都喜欢男的,所以才到现在没有成亲。”

瑟尔:“……”

“哦对了,薇薇安伯爵养了不少男宠,她对外宣布仔细的慢慢的挑选夫婿,其实是不想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

克兰斯说了很多贵族的辛秘,让瑟尔听了都震惊,因为就算是他,也并非对这些全部知情,毕竟作为王子没必要专门挑人家的八卦打听不是?

精灵们不一样,他们单纯和谐的多,有些人类的八卦特别让他们诧异,探子们便忍不住事无巨细的都跟王汇报。

但能知道这些消息,无疑代表着身份和权力必然十分尊贵,瑟尔本身就是王子,再贵能贵过他吗?

实在想不通克兰斯到底能是谁?瑟尔对这絮絮叨叨之人的身份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你家住哪儿的?”瑟尔问了一句。

克兰斯想了想:“拉马尔城。”那里算是里精灵族最近的城市,却也相距甚远。

很快,克兰斯终于彻底闭上了嘴巴,因为他再说话,担心自己会发出奇怪的声音。

而且精灵强悍的体质已经都用来抵御毒素了,他现在连抬个手都有点困难,自然更不想吱声。

好难受,这种花能不能当建筑材料他不知道,但如果将花粉提炼出来拿去卖,估计能让七旬老人重振雄风……

瑟尔坐在原地闭着眼睛,他在努力的跟身体上的冲动对抗,可静谧的黑暗中,一切声源都被放大了,就连克兰斯呼出的气息他都能听见,似乎在强劲的攻击他的意志力。

“呜……”克兰斯不知是发出了哭声还是其他声音。

直到黑暗中伸出一只手,猛然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是两个时辰过后的分割线……

一般中药之后不是该晕倒吗?!

但他们两个没有,虽然克兰斯很想晕过去!完全不想清醒的面对事实。

瑟尔捏着他的下巴又吻了上去,克兰斯想躲可但他力气还没完全回来,就没躲过去。

一吻完毕,克兰斯才咬牙切齿道:“毒解的差不多了吧?放开我!”

“没有。”瑟尔毫不犹豫道。

这话还真是事实,毕竟他身上的药性比克兰斯强的多。

又一个时辰过去,瑟尔才彻底放开他。

克兰斯力气也回来了大半,还没想翻着白眼骂人,便见花瓣居然打开了?

忽然从黑暗中见到光明,克兰斯下意识闭上了眼睛,随后便感觉有双手挡在了自己眼前。

他慢慢睁开双眼,等适应的差不多了,一把打开瑟尔的手,赶紧捡起衣服穿好。

瑟尔望着克兰斯,后者凶狠的瞪着他:“看什么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能出来,但之前中毒难受的他自己也受不了了,如果对方不那样做,或许两人真会憋死。

所以按照当时情况,克兰斯不能多么怪罪瑟尔,但肯定也不会给他好脸色,毕竟吃亏的是自己。

吃了大亏了!

“中衣是我的……”瑟尔无奈道。

克兰斯:“……”他低头看看,好像是不一样,赶紧又脱了还给人家。

两人明明胡来了那么久,身上居然没什么脏东西,也不用洗的,克兰斯正疑惑呢,便听瑟尔说:“这些花应该不伤人命,以jy为食,所以才会释放出扰乱人心智的气息。”

克兰斯:“……”行吧他知道了。

两人穿戴好,下了地克兰斯才发觉自己有些腿软,那现在是继续去找混血还是回去呢?这是个大问题。

“你家在哪里?现在能一个人回去吗?我过后去找你。”瑟尔问道,按理说他应该送对方回去的,但寻找混血关乎着太多人的生命,他只能前进。

“找什么找!今天只是个意外,以后我们互不相识,我还有事,先走了。”克兰斯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瑟尔看出来对方的决绝,想来也能理解,对方条件好,没道理意外被睡了一次便要让陌生人负责。

克兰斯没走多远便回头看去:“你跟着我干嘛?”

瑟尔:“……我也要走这个方向。”

克兰斯转身不再理会他。

……

沈烈杀死巨蟒后,便带着乐生下了深渊,那是蟒蛇窜出来的方向,好在暗精灵有翅膀,很多事做起来简单多了。

深渊山石上飘荡着无数恶魔,但杀伤力不大,毕竟此地属于外围,存在的都是小恶魔。

深渊底部,是一处像镜面的黑暗,连光都无法穿透。

乐生有些害怕,这里到处都是能勾勒出内心恐惧的东西。

沈烈将他抱的更紧,还没出言安慰,便见从黑暗镜面中飘出来一只巨大的恶魔。

那是一个燃烧着黑气的骷髅头,恶魔的强弱在于越有人形越强大,至少一路走来,乐生只见过一团团黑雾。

“你好,暗精灵,”骷髅头发出沙哑声音道:“你终于被精灵族彻底抛弃,来投靠我们恶魔了吗?”

不待沈烈回答,对方又说:“想让我们恶魔接受你也可以,但你怎么会跟混血为伍?还那么亲密的样子?恶魔不能有感情,杀了他,我就把你引荐给首领。”

乐生:“……”

沈烈这下没心情开口了,出手便是杀招的向对方袭击去。

那个恶魔似乎没想到眼前之人会反抗,刚想嗤之以鼻的说他不会再将沈烈引荐给首领!便被一团魔气灼烧殆尽。

“呵!”沈烈嗤笑一声,仿佛在嘲讽一个垃圾。

旁边舞的正欢的小恶魔们:“……”瞬间四散而逃。

[稳了!]乐生笑嘻嘻的戳着系统:[原文中描述的反派实力果然没吹牛批,他真能以一人实力灭三族。]

原本一戳就会回应的系统现在也不知怎么回事,半天没吱声。

乐生疑惑:[你怎么不说话?]

依然得不到回应。

乐生:[喂!]

系统跟死了一样,毫不回答。

不过他现在没空再纠结,因为沈烈说道:“穿越恶魔之地的大门没有光,宝贝儿要是害怕,可以闭上眼睛。”

乐生点点头:“我没关系的。”

作为悲惨了一二十年的混血,沈烈知道他没那么脆弱,但却忍不住关心。

这条通道好像很长,长到乐生似乎度过了一辈子那么久,他浑浑噩噩的睁开双眼,对上沈烈担心的目光。

“宝贝感觉怎么样?对不起,我没想到普通人不能进入恶魔之地。”

他有魔气自然不怕,但乐生没有,好在沈烈及时反应给乐生也裹了一层黑气。

“我没事,发生了什么吗?这里就是恶魔之地?”醒来后乐生便感觉一切安好了,抬眼向周围打量过去,明明身处一片黑暗中,但他就是能看清沈烈。

沈烈:“是,我也没想到恶魔之地是这个样子,普通人进来就会被魔气侵蚀而亡。”

但此地到处充斥着黑气,却不见一个恶魔。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2 23:43:46~2021-08-23 20:42: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深时不归 3瓶;44512519 2瓶;马甲三两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