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夏天乔小乔 > 第1922章 本来就什么病也没有
从前作为伊筱音的侍女,阿九曾经接待过无数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人不管私底下如何奇葩变态,表面上都会保持着一股基本的礼貌。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在他们刚进门的一刹那就破口大骂,这还真是比较少见的情况。

“爸,他们是我的朋友,过来做客的。”余妙妙连忙上前几步,扶住了那个中年男人,轻声在他的耳边说道。

中年男人神情有那么一两秒的怔愣,继续用暴怒的语气说道:“哦,是你朋友啊,那欢迎欢迎,你千万要好好招待。”

“嗯,我会的。”余妙妙乖巧地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恼怒的说道:“行了,你别管我了,招呼你的朋友吧,别让他们觉得余府不识待客之道。”

“嗯。好的。”余妙妙再次点头应着。

中年男人甩开了余妙妙的搀扶,转身走上了台阶,缓缓拾阶而上。

“你们不要介意,他是我爸,精神方面有点问题,其实并无恶意。”余妙妙略有些歉意地冲阿九和夏天笑了笑,随即冲边上的佣人喝道:“还不快点扶我爸回房休息,不知道他不能见风的嘛,居然还让他出来了。”

那个佣人露出惊慌的表情,也不敢辩驳,直接上前扶住了那个中年男人,带着他一步一步的回了楼上。

阿九也看出来了,这中年男人不但有比较严重的精神疾病,身体上也有某种隐疾,因为他的脸和外露的皮肤上都有着成片的暗紫色阴影,只是具体情况她还不知晓,也不方便多说什么。

“先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吧,两位喝点什么?”余妙妙看着佣人把她爸扶了回去,热情的领着夏天和阿九移步走向一旁的客厅。

“来柄凉开水就行。”阿九随口说了一句,又指了指夏天,“他的话跟我一样就行。”

余妙妙嗔了阿九一眼,略有些怨怪的说道:“你呀,我怎么说也是个富家千金,你来我家居然只要杯凉白开,别人还以为我余妙妙薄待朋友呢。”

话虽这么说,余妙妙还是顺着阿九的意思,给她和夏天茖倒了一杯白开水。

闲聊了几分钟之后,余妙妙才逐渐步入了正题,不无悲伤的说道:“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我爸的状态不是很好,几个月前还只是小病,现在病得却是连津港的名医也束手无策。我认识的朋友里,只有你懂医术,我想请你帮我看看,我爸这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医术可没有我家小姐好,你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家小姐?”阿九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反而有些疑惑:“我可以帮忙为你引荐的。”

余妙妙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说道:“伊小姐是天下第一女神医,这个我也知道。但是我不能联系她,原因我也不好说得太明白。阿九,你在伊小姐身边这么多年,医术肯定也得到了她的真传,我相信你肯定能治好我爸的病。”

“这个我不能保证,不过,能让我先检查一下余先生的身体状况吗?”阿九隐隐地感觉余妙妙她爸的病有些蹊跷,好在夏天就在身边,她心里安定许多。

余妙妙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行,不过要等一会儿。”

“好的。”阿九不清楚为什么要等,不过也没有多问。

大概半小时候过后,有佣人走了进来,在余妙妙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现在可以了,两位请跟我来。”余妙妙冲阿九笑了笑,然后起身带路,三人经过客厅一侧的回旋的台阶来到了二楼的主卧。

卧房的陈设倒是异常的古朴,随处摆放着老物件,甚至还有画着山水的屏风的字画,以及摆放着文房四宝的书案,看得出来这人还是个爱好风雅的男人。

此时,这个须发浓密的中年男人正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被单,神情颇为安详,全然没有刚才那股愤怒的狰狞表情。

“他吃过安眠药,不然的话,他根本不容许外人近他的身。”余妙妙冲阿九和夏天轻声解释了一句,接着说道:“九儿,全靠你了。”

阿九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先给余妙妙的爸爸把了把脉,又捡查了一下瞳孔,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

“我爸,他怎么样?”余妙妙怕打扰到阿九,屏息等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有点奇怪,从脉象上看,你爸没有任何疾病,相反还异常的健康。”阿九迟疑了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余妙妙脸上不经意地露出失望的神情:“果然是这样嘛,以前的医生也是这么说的。我还带我爸去各大医院做过全身检查,也是说没有任何疾病。可是,他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衰弱下去,我真怕……”

“哎,你看出什么来了没有。”阿九听着余妙妙的话,不由得心生同情,螓首微移,冲夏天轻声问道:“他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把脉把不出来?”

夏天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随口说道:“他本来就什么病也没有,把脉当然把不出来。”

“那他的身体还有精神上的异常是怎么回事?”阿九可是非常清楚夏天的医术水平,对他的判断自然不会怀疑,只是仍旧有想不通的问题。

余妙妙听到夏天的话,不由得愣了愣,再看到阿九居然高这个男人讨教,顿时更加惊愕了:“九儿,你的男朋友是……”

“他也是医生,而且医术……比我家小姐还要强。”阿九的心里向来不喜欢拿伊筱音和夏天做比较,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她当然也不会否认。

“真的假的?”余妙妙有些不太相信,“伊筱音可是天下第一女神医。”

“伊伊老婆的医术都经过我的改良,除了我之外,确实是最厉害的。”夏天一脸随意的说道:“因为我是天下第一神医,那伊伊老婆当然就是天下第一女神医了。”

余妙妙还是不信,扭头看着阿九。

阿九点了点头,承认道:“他说得虽然有些夸张,但基本上属于事实。”

“九丫头,什么叫基本上啊。”夏天有些不满,“我明明说得全部都是真的。”

阿九翻了一个俏生生的白眼,懒得理他。

“那夏先生,我爸到底得了什么病?”余妙妙对阿九的话很是信任,立即恳请道:“你能不能救救他,事后绝对会有重谢的。”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我说过了,你爸没病,根本不需要治。”

“夏先生,你在说笑吧。”余妙妙还以为夏天是不想治,心情很是不快:“我爸几个月前精神就有些错乱了,之后皮肤也浮现出暗紫色的色癍,整个人也越来越衰弱……这么多的症状,怎么可能没病。”

“没病就是没病。”夏天撇了撇嘴,也懒得多作解释,只说了一句:“再多的症状也是假的,只能说你们太蠢,连这种小把戏也看不穿。”

昏睡中的余父这时候,手指头不经意的勾了一下。

“你简直在胡说八道。”余妙妙实在无法接受夏天的说法,连带着对阿九都有些生气了,“九儿,如果你不想给我爸治病,你可以早点说,完全没必要这么敷衍我。”

“妙妙,你最好相信他的话,因为他从来不会在这方面说谎。”阿九神情也凝重了起来,“我的朋友一向不多,所以从来不会敷衍朋友。”

余妙妙看阿九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只得反复说道:“按你们的意思,我爸压根没有病,而是在故意装病?这怎么可能?你们肯定在耍我,对不对?”

“对,他们就是在耍你!”这时候,有几个人粗暴地推门而入,语气森冷的说了一句。

阿九听到这声音,立时神情一凛,这是刚才门铃里的那个声音。

进来的人里,当先一人大概三十五六岁,面相很是普通,只在嘴巴周围留着寸许的短髭。

“你不是去帝京了吗,怎么回来了?”余妙妙看到短髭男子,脸上露出惊慌的神情。

短髭男子冷哼一声,语气愈发阴沉:“我说你今天怎么一大早就催我出发,果然在搞花样。老爸的病就是被你请来的乱七八糟的医生给治坏的,你居然还不接受教训,难道你非要害死老爸才甘心吗?”

“你胡说什么!”余妙妙瞪了短髭国子一眼,反驳道:“余茫茫,你三番四次阻止我们请人给老爸看病才有问题呢!”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绝不允许你们再祸害老爸的。”短髭男子冲身后的保安说道:“去,把这两个人抓起来,还有请小姐回房好好休息!”

几个保安非常听话,立即上前把夏天和阿九围了起来,也把余妙妙隔开了。

“余茫茫,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余妙妙也愤怒了,“我也姓余,而且是你姐姐。就算爸现在身体不好,余家也轮不到你来做主!”

“我今天还非要做主不可了!”短髭男子脸色一沉,“免得你再招此不三不四的人回家,到时候老爸就真被你请来的庸医给害死了。”

夏天听着这话很是不满:“你个白痴说谁是庸医呢?”

“这还用问,当然就是你和这个贱女……呃!”话还没说完,短髭男子蓦地发现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然后撞破窗户,摔到了前院的喷水泉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