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夏天乔小乔 > 第1978章 让你生不如死
白裙少女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她被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抱在了怀里,关键那男人的神态还颇为亲昵,让她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另一边,圆月似地光束蓦地炸响,地面被炸出了数十米深的巨坑。

黄岛主等人都有些脱力地倒在地上。

可惜,他们这一铩手间既没有伤到白裙少女,更没有碰到夏天半根毫毛。

夏天本来还想陪他们玩玩呢,结果看到白裙少女之后就激动起来了,立即上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足尖一点,就飞到了近一百米开外。

“你是谁?”白裙少女看着抱着他的男人,疑惑地问道。

“伊伊老婆,你这是失忆了吗,连老公都不认识了?”夏天有些疑惑地看着白裙少女。

白裙少女脸上露出惊恐地表情:“老、老公?”

“对啊,我是你老公啊,你不会失忆了吧。”夏天一本正经地摸了摸白裙少女的额头,随即摇头道:“你身体没毛病啊,脑子也没事,为什么不认我呢?”

白袍少女毫不客气地拍掉了夏天的手,一把推开了他,警戒地说道:“我才17岁,还没成年呢,哪来的老公!你到底是谁?”

“不对啊,你身上的气息明明就是伊伊老婆才有的。”夏天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刚才这白裙少女出现的时候,他就明显感觉到了跟伊筱音几乎一模一样的强烈气息。这个世界上,严格来说不存在真的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即便是双胞胎也会有微妙的差别,但是更不何能出现气息一模一样的人。

一直以来,夏天之所以能识破其他人的所有伪装、易容甚至变身,关键原因就在于他的冰火灵体,可以感知别人身上的气息。一个人的气息,是自出生以来,从肉体到灵魂深处就开始积攒下来的,即便洗髓侥骨了,也只是将肉体的气息净化了,而不是彻底清除。

所以,当感知到白裙少女身上有伊筱音的气息时,夏天就认定她就是伊筱音,至于伊筱音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他并不知晓,也不打算干涉。然而,现在夏天现在明显又从白裙少女身上感知到了一丝陌生的气息,跟伊筱音的迥然不同。

夏天不禁也有些疑惑了:“你不是伊伊老婆的话,那你是谁啊,为什么气息跟伊伊老婆这么像?”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你老婆是谁!”白裙少女不满地瞪着夏天,捏着粉嫩的拳头:“我好心来救你,你居然想占我便宜,信不信我打死你!”

“奇怪。”夏天自然不会把白裙少女的威胁当回事,自我介绍道:“我叫夏天,春夏秋冬的夏,天下第一的天。伊伊老婆是我老婆,叫伊筱音,你应该认识的。”

“伊筱音?”白裙少女听到这个名字果然有些惊讶,不由得上下打量了夏天一眼,“你就伊姐姐的那个野男人?”

“什么野男人,我们有结婚证的好么。”夏天可是犯了几十桩重婚罪的男人,不过结婚证书都是真的。

白裙少女瞪了夏天一眼:“行了,知道了,那就没救错人,你跟我走吧。”

“伊伊老婆让你来找我的吗?”夏天随口问道。

“不是。”白裙少女淡淡地说道:“不过,确实是有人让我来这里救你的。”

“救我?我不需要任何人救啊,这些白痴对我造不成任何威胁的。”夏天想不出来还有谁会派人来救他,因为严格来说,他其实不需要任何人来救:“这么说来,肯定不是伊伊老婆让你来的,那会是谁呢?”

白袍少女没有解释,只是说道:“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夏天撇撇嘴,不置可否。虽然阿九让他呆着别动,他也向来很听老婆的话,不过现在既然有了一丝伊伊老婆的讯息,还是跟这白裙少女去看看,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少女长得漂亮。

正当夏天跟着白裙少女要离开的时候,段一郎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手中提着一柄软剑,冷声喝道:“夏天,谁允许你走了,老子还没死呢。”

“不,你已经死了。”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白裙少女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段一郎,发现这人虽然身体受了不少伤,但似乎还不到致命的程度,有些不解夏天话里的意思。

“想吓我?”段一郎冷笑不已,指着夏天道:“自从上次你捏碎我的咽喉,然后我找人治好了之后,我就已经看穿了你。”

“看穿了我?”夏天略有些不屑地看着段一郎:“凭你也配?”

“今日,我便杀了你,以报那天你对我的羞辱!”段一郎暴喝一声,眨眼间,整个人横移近百米,软剑更是如同毒蛇般,半空中弯蜒腾转,直咬夏天的咽喉。

白裙少女脸色蓦地大变,低喝了一声:“飞影,快挡下他!”

话音甫落,只见那头噬光兽立时化作一道残影,急速奔向段一郎,可惜还是迟了。

夏天脸上仍旧保持着笑嘻嘻的表情,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快躲开!”白裙少女见状有些急了,伸手就要去推开夏天。

“就这种招式,用不着躲。”夏天蓦地伸手抓住了白裙少女推过来的纤纤素手,“伊伊老婆,你不用担心。”

白裙少女挣了挣手,却没有挣脱,急道:“你放手,都说了,我不是伊筱音,也不是你老婆。”

“在没有找到伊伊老婆之前,你就是我伊伊老婆。”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白裙少女没办法了:“就算是这样,你能不能躲一躲,别人的剑都要杀到你眼前了,再不躲就要死……啊!”

话还没说完呢,只听得“噗!”地一声,段一郎的剑竟然直接刺穿了夏天的咽喉。

“这……”白裙少女不禁目瞪口呆,捂着嘴巴,有些不敢相信。

段一郎却是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夏天,你果然死在了我手上!”

这时候,黄岛主等人也都爬了起来,听到笑声,目光也都移了过来,一个个的也都露出惊骇的神情。

“你笑得很难听,你自己知道吗?”夏天淡淡地瞥了一眼狂笑中的段一郎,随口说道。

段一郎的笑声顿时嘎然而止,好一会儿才从震骇中回过神来:“你明明被我一剑刺穿了咽喉,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还说得了话!”

“所以说你是白痴。”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说过了,你早就已经死了,只不过我手下留了点情。如果你不折腾,直接回家的话,也许还能再苟延残喘个一两年。可惜你不珍惜,既然这样,那你还是直接去死好了。”

“什么意思!”段一郎莫明感觉有些心悸,蓦地有些喘不过气来,“你对我做了什么!”

夏天撇了撇嘴:“我没对你做什么,而是你对你自己做了什么。”

“我对自己做了……”段一郎愣了愣,猛地惊醒过来,那柄软剑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插在了他自己的咽喉处,“咔……”

段一郎不禁瞪大眼睛,伸手想向夏天求救,可惜已然迟了,只能一点一点地倒在地上,感觉生机从身体里抽离,那种灵魂出窍的濒死感,让他毛骨悚然,好在他很快就没了感觉。

不远处,黄岛主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段一郎就这么死了,不免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心里对夏天的忌惮更深了。

外国人史佩罗和汤婆婆下意识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恐,以及退意。

黄岛主仍旧心有不甘,冲夏天道:“夏天,只要你交出逆天八针,老夫可以放你离开,也可以给你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甚至长生不老。”

“你这老头脑子真是有问题。”夏天懒洋洋地说道:“你说的东西,我早就拥有了,还需要你来给?”

黄岛主一愣:“你说什么?”

“所谓的荣华富贵,对我来说,完全不值一提。而长生不老,也不过是小儿科,我的老婆们也早就是不死不灭的境界了。”夏天一副看白痴的神情看着黄岛主,“你追求的那点东西,对于我和我的老婆来说,完全微不足道。”

“不可能!”黄岛主显然无法接受夏天的说法,厉声喝斥道:“就算你有逆天八针,以你的资质,你的年纪,最多也就练到了第五针。也就是说,你顶天了也不过是金丹期,你的老婆们估计也就是炼气或者筑基,又能高到哪儿去。地球灵气稀薄,即便是金丹期,寿命仍旧是有上限的,顶天就是三百年,这点我的老恩师就是明证。”

夏天懒洋洋地问道:“你老恩师又是哪个白痴?”

“哼,我的老恩师才是逆天八针的正宗传人!”黄岛主有些歇斯底里地说道:“所以这逆天八针本就应该是我的东西,夏天,你和那个月清雅都是小偷,偷了我师父的逆天八针的针谱!”

“白痴。”夏天对这种碰瓷的人向来不屑一顾,但是这人把神仙姐姐带出来,那就不可原谅了:“逆天八针从来就没有什么针谱,你师父也不可能真的练过逆天八针,还有,你再骂神仙姐姐一句,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生不如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