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夏天乔小乔 > 第2039章 演技实在是太差
第二天一早,伊筱音叫醒了夏天和赵青青,看到了他们两人神采奕奕地样子,就知道他们昨晚在干什么了。

那种事情,对于夏天来说是双修,除非遇到夜玉媚这样能榨干他的人,不然的话,只会愈战愈勇。

赵青青自然也不必说,从来就没有耕坏的田,而她恰恰是被灌溉充分了,自然精力充沛。

“圣手门的人过来了,我们一起过去见见。”伊筱音也不想过问他们两人的浪里个浪的事情,只是提醒道:“呆会儿,你们两个最好少说话,有什么事情都由我来处理,听到了吗?”

“好的。”夏天笑嘻嘻地说道:“伊伊老婆,你知道我向来最听话了。”

“你一开口就露了馅。”伊筱音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脸:“我现在是庞教授,你要注意称呼,当众的时候要叫我老师。”说着,又看着赵青青:“你也一样。”

“好的,老师。是的,老师。”赵青青怀疑伊筱音是在吃醋,语气不由得调皮了起来,眼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伊筱音带着他们两个离开了酒店,转了几个街角,进入了一个不小的院子。

院子外面,立着一个谦卑有礼的年轻男子,看到伊筱音他们三人,脸上立即堆笑:“庞教授,您来了,本来还打算亲自去江海大学接您呢。我叫王超凡,我师父就是门主盛奇扬,你们应该早就认识了。”

“客套话就不用说了。”伊筱音淡淡地说道:“他们人呢?”

庞教授本来也就是这种冷淡的脾气,年轻男子倒没有起疑,仍旧笑着说道:“我师父他们已经客厅等着了,后面两位就是您的学生吧。”

“带路就行了,多问对你无益。”伊筱音并不接损毁,声音仍旧清冷。

“好的,这边请。”王超凡微微躬着腰,只领先伊筱音半步,缓缓地向前走着,嘴里还不时说着话,奉承着庞教授:“庞教授,您学通古今,博闻强识,又是全世界最负盛名的地质学教授,有了您的帮助,这次的寻……哦,堪探肯定可以完美的成功。这对于您的事业是一种提升,也何尝不是我们圣手门的荣光呢,您老人家难得抽空前来,我们必当盛情接待,尽心服……在这里,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在下必定竭尽全力满足您。”

赵青青看着这人卑躬屈膝的样子,着实有些不理解,低声冲夏天道:“这人也太谄媚了吧,就算这个庞教授对他们有用,也没必要这样子舔吧。”

夏天完全见怪不怪,只是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世界上什么样的白痴都有,没什么好奇怪的。”

“也是。”赵青青觉得自己是有些大惊小怪了,于是没有再说话,只是边走边打量着这座院子。

不多时,他们就进入了客厅。

那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了,看他们分坐的方位,很可能是来自不同的势力。

“哦,庞教授,你终于来了,真是让我们等得好辛苦啊。”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大概有四十五六岁,看到伊筱音进来,立即迎了过去。

伊筱音瞥了这人一眼,脑子里顿时有了此人的资料,正是圣手门如今的掌门盛奇扬,也是这次所谓堪探冒险活动的发起人。

盛奇扬打量了伊筱音一眼,总感觉好像哪儿有点不一样,不过仔细核对印象,又觉得没什么不同,只得笑着调侃道:“我是老盛啊,怎么不记得了,十年前我们可是见过,也是老交情了,快请座。”

伊筱音径直找了一个空位,缓缓坐了下来。夏天和赵青青便跟着走到了伊筱音的身后,也有板凳侍候着。

“他们几个是谁?”伊筱音打量了一下其他几人,心里有了些数,不过实质上庞教授是不认识这些人的,于是问了出来。

“哦,我来介绍一下。”盛奇扬只是觉得这个庞教授越来越冷了,也没有多想,笑着说道:“这几位都是此次堪探请来的同伴,在业内也算是颇有名气。”

盛奇扬指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唐装老者,笑着说道:“这位是北边量宝宗的梁一鼎,人称鼎叔。在寻宝堪探这一块,有四十多年的丰富经验,号称出手从不落空,堪探必有重宝现世。”

唐装老者微微眯着眼睛,看上精神还算矍铄,身体也相当硬朗,听到盛奇扬介绍他,不由得笑着说道:“些许虚名,不值一提,比起庞教授这种学校里出来的专家,还是多有逊色啊。”

这话说得明褒实贬,算是个老阴阳人了。

伊筱音早就知道这人的来头,并不放在心上,无非就是路人甲一个,随时能收拾掉。

“这位是国内著名的风水大师,叫朱玄镜。”说得是一个其貌不扬、戴着礼帽的中年男子,不过他着装相当齐整,气度温雅,看上去倒也人模狗样的。

礼帽男子只是淡淡地冲伊筱音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这位是庞教授,江海大学地质系的教授,在地质这一块,也是全世界有名的专家。”盛奇扬这时候指着伊筱音,冲其他几人象征性地介绍道。

“好了,客套话就别说了,直接进正题吧。”伊筱音淡淡地说道。

其他几人都不由得多看了伊筱音一眼,盛奇扬笑着打了个哈哈:“庞教授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直口快,也好,反正大家都不是外人,那就开门见山吧,都没有意见吧?”

“等等,我有意见!”这时候,门外忽然闯进来一波人马,当先那个年轻人手里竟然还拿着一把鸟铳,神情嚣张地看着盛奇扬和众人,“本少爷都没到场,你们开的什么会?”

“这人谁啊?”赵青青下意识问了一句。

那个礼帽男子笑了起来,说道:“这年轻人是圣手门上代门主的独生子,叫卓远帆。看来我们要被卷进圣手门的权力斗争中了。”

盛奇扬看到来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小卓,你干什么,快出去,这里没你的事!”

“你说没我的事,就没我的事?”那年轻人直接啐了一口浓痰,破口骂道:“圣手门那是我们卓家创建的门派,姓盛的你霸占不放就算了,现在连门派内的事务都不让我参加了?”

“别胡闹,快出去。”盛奇扬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你有什么不满,可以私底下跟我说,别在这里丢门派的脸!”

年轻人嗤笑一声,拿着鸟铳环顾四周:“你装什么装,门派的人早被你丢尽了。以前我们圣手门,那可是隐藏宗门,在整个修仙界都有名气,现在居然沦落到跟一群盗宝的下九流混了,这才是最丢脸的好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总之现在,给我出去!”盛奇扬有些压不住火气了,冲跟进来的保镖喝道:“卓少爷犯病了,你们还不扶他下去休息。”

“谁敢动我!”年轻人手中的鸟铳对准了盛奇扬:“谁来我就打死他,真以为鸟铳杀不死人?”

盛奇扬这下也有些慌了,连忙认了怂:“小卓,有话好好话,你先把枪入下,要是走了火,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走火了算你倒霉!”年轻人咬着牙,把枪口顶在盛奇扬的额头,“今天,作为正统的少门主,本少爷非要参加你们这个破会,你同意吗?”

盛奇扬举起双手:“好说,好说,你放下枪,一切都好说,本来就要去叫你的。”

“给我搬把椅子,就放在盛掌门边上。”年轻人冲边上的保镖喝骂道:“今天我就要在这里听听你们是怎么开会的。”

盛奇扬连忙喝骂道:“快去啊!”

那个王超凡立即去搬了把椅子,搁在那年轻人的身后,轻声说道:“卓师弟,你千万别冲动,对门主不敬可是大罪。就算掌门事后不怪你,这也是犯法的,你还是考虑……”

“你给我闭嘴!”年轻人叱喝一声,骂道:“没空搭理你这个没骨头的窝囊废,滚一边去。”

在座的几人都安安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好戏,脸上的神情却是各不相同。

“你们说,这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还是真的?”赵青青小声地冲夏天和伊筱音问道。

伊筱音没有回答,只是淡定地喝着茶。

“肯定是演的呗。”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只是这白痴的演技太差了。”

夏天的声音不低,也压根没有掩饰的意思,那个年轻人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当即就怒了,喝骂道:“小子,你特么的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不是听见了嘛。”夏天撇了撇嘴,“现在装什么聋。”

“妈的,你找死是吧!”那个年轻人情绪十分不稳定,听到夏天的话,立即视作挑衅,鸟铳的枪口就对准了夏天,“信不信,本少爷一枪崩了你?”

“不信。”夏天十分淡定地回答。

那个年轻人也没想到夏天竟然会比他还嚣张,一时受了刺激,立即扣动了扳机:“操,你这是在找死!”

“嘭!”

枪声响起,瞬间有人应声倒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