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夏天乔小乔 > 第2555章 怎么没拉我进去
“你想死了是吧?”

夏天瞥了这女人一眼,不爽地说道。

“别激动,这可不是我说的。”

丰韵女人见夏天好像真生气了,立即摆了摆手,“我只是代述别人的话而已。”

宁蕊蕊不禁问道:“那这话是谁说的?”

“是东南仙会的新任会长,她让我这么说的。”

丰韵女人立即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冲夏天说道:“你们要是有气啊,可别冲我使。

反正浮梁离这里也近得很,你要过去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

聂小鲤有些疑惑,没回过神来:“这边去浮梁,开车好像也要两三个小时吧。”

“小鲤,你这就想多了,夏天不会开车。”

宁蕊蕊笑了笑,小声说道:“而且也没必要开车。”

聂小鲤愣了一下,瞬间明白过来了,她还是拿普通人的思路在想问题,确实以夏天的身法,去任何地方其实都不需要交通工具的。

唯一担心的事情,不指明具体方向的话,夏天很可能会犯路痴。

“好了,邀请函已经交了,这里没我什么事了,告辞。”

丰韵女人摆了摆手,起身就要走。

夏天脸上露出不快的神情:“谁说你可以走了?”

“怎么, 你想留我?”

丰韵女人故意做了一个相当风骚的表情,“看你在这么年轻,又这么厉害的份上,也不是不行。”

“你想得美。”

夏天撇了撇嘴:“少装蒜,你刚才对小长腿妹和空姐老婆动手了,不做点什么就想走?”

宁瑞辰指了指自己:“我呢?”

夏天压根没搭理他。

丰韵女人不免有些意外,眨了眨眼睛:“那只是开个玩笑,她们不也都没受伤吗?”

“是吗,那我也给你开个玩笑吧。”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了这么一句。

丰韵女人悚然一惊,正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的时候,人就已经飞起来了,恐怖的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只一个眨眼,这女人就在消失在众人眼前了。

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发现夏天什么时候动的手。

只知道眼前一花,人就不见了,而夏天好像一直站在原地,从来没动过一样。

“这个,你看看吧。”

宁蕊蕊将邀请函递向夏天。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说道:“你看就行了,看完再跟我说一下。”

“行吧。”

宁蕊蕊笑了笑,知道夏天在犯傲骄,其实就是猜到了是谁给他发的。

邀请函做得还挺专业,放弃了俗套的红金底色,而是青白二色居多,看上去相当清新雅致。

函面上,左上角是一轮明月,青白的月光,稀疏地洒落地湖面。

湖面有一叶扁舟,有道模糊的人影,立在船头,盘膝而坐。

其人泛起淡白而亮的光泽,仿若另一轮月亮。

右下角有“东南仙会”四个字,以及相应的LOGO。

“还行吧。”

宁瑞辰凑上来,瞄了一眼:“不过,这什么东南仙会,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宁蕊蕊瞥了她弟弟一眼,无语地说道:“以前你相信世界上有修仙者吗?”

“肯定不信啊。”

宁瑞辰脱口而出。

“既然不信,就算有什么仙会,你会留意吗?”

宁蕊蕊反问道。

宁瑞辰挠了挠头:“这倒也是。

姐,你瞪着我干什么,看看邀请函里面写了什么吧。”

“一边去,这跟你没关系,你看了也没用。”

宁蕊蕊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过了今天,你老实去训练吧,别再掺和这些事。”

“这……行吧。”

宁瑞辰心有不甘,但是也不敢违逆宁蕊蕊的话,只得走到一边去了。

宁蕊蕊快速打开邀请函,匆匆扫了几眼,就直接收了起来,冲夏天道:“东南仙会,农历八月十五,在浮梁举办,还有七八天左右的时间,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小长腿妹,你怎么就确定我要去呢?”

夏天一脸随意地问道。

“别装了。”

宁蕊蕊白他一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九姐姐不久前好像就是去浮梁认亲了吧?”

“对啊,不过你怎么知道?”

夏天点了点头。

不久前,在南疆蛊地阿九认识了一个叫齐语诗,跟她长得有些像。

当时阿九就怀疑这女人可能跟她有些关系,两人攀谈过之后,于是阿九应邀去浮梁齐家玩玩了。

只是,当时阿九并没有提及什么东南仙会的事情。

宁蕊蕊随口说道:“我们有微信群的好嘛,有什么事都会打招呼的。”

夏天不由得一愣,接着有些不爽:“喂,你们有个群,怎么没拉我进去啊。”

宁蕊蕊略有些无语:“我们女人建的群,加你一个大老爷们干什么。”

“我是你们的老公啊,为什么我不能加入?”

夏天有些不解。

“懒得理你。”

宁蕊蕊直接不解释,冲夏天道:“九姐姐既然用这种方式通知你,肯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需要你帮忙,你早点过去吧。”

夏天有些不解:“小长腿妹,你难道一点也不吃醋吗?”

“你有病是吧。”

宁蕊蕊瞪着夏天:“我吃醋,你要管。

现在我不吃醋,你也要管?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夏天嘻嘻一笑:“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就不去了。”

宁蕊蕊考虑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小鲤这里一副烂摊子,我要帮着她处理处理。

还有,我得回桂城一趟,找爷爷问一些事情。”

这主要是当时聂老太太提起过他爷爷,还说她爷爷是血手毒心,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

说实话,宁蕊蕊虽然现在跟她爷爷相依为命,但是她对爷爷年轻时候的事情,却几乎是一无所知。

“空姐老婆,你要不要跟我去一趟?”

夏天又看向聂小鲤。

聂小鲤苦笑一声,略有无奈地说道:“就像宁姐姐说的,这里是一片烂摊子,我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处理完,实在分身乏术。”

“其实这些事没什么好处理的。”

夏天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是白痴就干掉,是自己人就留着。”

宁蕊蕊对夏天的这套逻辑已经习惯了,不过每次听到还是忍不住吐槽道:“要是世界上的事情都像你说得那么简单,那就好了。”

“本来就很简单啊,是你们想复杂了而已。”

夏天随口说道,不过他也尊重自己女人们的想法。

不过,夏天还是留下来,帮着聂小鲤处理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是处理,其实就是缠着聂小鲤和宁蕊蕊而已。

聂云天一死,他旗下的那些人也是群蚁无首,自然不成什么气候,很快就被聂小鲤给剔除出了聂家的核心。

短短五六天时间,聂家上下就焕然一新,以前那种死气沉沉的氛围彻底一扫而空。

事情大定,宁蕊蕊就带着宁瑞辰回了桂城。

夏天觉得有些无聊了,就跟聂小鲤说了一声,自己直接去了浮梁,他倒要看看这什么东南仙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瓷都市,浮梁县。

这是一座古城,战国时便已初具形制,大唐天宝年间正式更名为浮梁。

此时,河边的一座竹屋茶楼上,有几个人正在喝茶闲聊。

“你们听说了嘛?”

其中一个毛脸的中年男人,喝了口茶,挑起了话头:“那件事……”“什么事啊?”

很快就有人接话了。

毛脸男人又吃了口茶点,就着茶水咽了下去。

“对啊,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边上的人有些等不及了,直接催促了起来。

“嘿嘿,就是齐家的事。”

毛脸男人紧张兮兮地探头出去看了看,然后把头缩了回来,压低声音:“你们难道都没听说嘛,齐家出大事了!”

边上一个短打的壮汉不屑地说道:“齐家能有什么事,那可是我们浮梁第一大族,家大业大,快活得很呢。”

“嘿嘿,你们果然不知道。”

毛脸男人神秘一笑,露出一种猥琐又得意的笑容,“齐老太爷被气死了,齐家可能要垮了!”

“放你妈的屁!”

在场有个姓齐的人,霍然起身:“毛七竹,你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揍死你!”

毛脸男人不爽地瞪了那人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冲我发什么火,我可没胡说,我家姐就在齐家当保姆,她跟我说的,绝对没错。

再说了,我说得是上湖齐家,你一个下湖的分支,紧张什么?

难道你觉得你们是一个祖宗,那也不见上湖的人把你接去享福啊。”

“你!哼,我不跟你这种人计较!”

那个姓齐的人面子挂不住,立即恨恨不平的走了。

“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不敢兴趣,有人自然就兴致勃勃,世界上从来不缺爱热闹地看客。

“那个齐家的三小姐,你们知道吗?”

毛脸男人一条腿架在凳子上,腋窝抵在膝盖上,咧嘴笑道:“就是那个号称我们瓷都第一美女那个。”

“三小姐?

你是说齐盼月?

长得有够丑的,怎么会是第一美女?”

有人提出了异议。

毛脸男人翻了个白眼:“以前的三小姐,叫齐雨诗,二十年前跟人私奔了那个。”

“哦哦,她啊,有点印象。”

“等等,她不是死了嘛,我记得后来被齐老太爷亲手给打死了啊!”

“对。

我叔叔当年还在场看着呢。”

“难道闹鬼了?”

“闹鬼倒没有。”

毛脸男人嘿嘿一笑,“有人把三小姐的女儿带回来了,而且还要竞选新一任的齐家家主呢。”

“简直笑话,女人也配当家主?”

毛脸男人扔了一个花生,笑着说道:“嘿嘿,你们别笑,她不但配,而且已经当成了。”

只是这粒花生米没有进他的嘴里,而是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影给捏住了。

那人笑嘻嘻地看着毛脸男人:“你说的这个女的现在住哪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