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玄幻小说 > 诡纵之逝 > 第二章 没有光亮之处
  “毕竟我在这个镇上还有点名气,虽然我跟那家人没什么交集,但好歹也是一个阵营的,不好意思,说到别处了,我们继续,到了现场后,我们看到了五具尸体和一个只剩半个身体的,呃,”

  少女端着一碗水坐回了原位。

  “呃,嗯,姑娘你又回来了?”

  “嗯,没事,你们不用管我,继续说。”

  “然后又经过仔细搜索,又发现了半截臂骨,以及旁边的小块碎指,嗯,没错,就是那个的,要不是我眼细,真的发现不了被血水浸泡的半截小指,为什么是小指?嗯,我家里就有一个刚满一年的孩子,至于那猴子嘴里咬碎的东西是什么,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真的,那白色的,姑娘你真的没事吗?还是先下去走走吧。”

  “对,你还是下去走走吧。”

  “嗯。”女子脸色苍白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呕”颤抖的双手匆忙从木椅上抬起,伴随着一身清响,桌上的豆脑碗碎在了地上,清香肆无忌惮的在空气中弥漫,

  “呕”她急忙捂住嘴,脸色苍白地从座位上离去。

  “好了,我们继续,刚才说到哪了?”

  “那白色的。”

  “嗯,就跟碎在地上的豆脑一样,几块白色的半凝固体落在暗绿的草上,浓腥的血滴滴答答的落在草上,有那猴子的,也有那,嗯,就是那个,你问那血的颜色?就跟这桌上的‘血汁’一样鲜红。”

  “血汁,动物血吗?”

  “不,不是,是这镇上的一种特殊植物的汁液,由于十分暗艳,我更喜欢称它们为‘血汁’,如果你不习惯,你也可以称它们为‘甜酱’。”

  桌前的青年用勺子拌了拌碗中的甜酱,舀起一勺甜酱在鼻子前闻了闻,“这也是半凝固体吗?”

  “对,甜酱嘛,当然也有不凝的,店小二。”弗掣站了起来,还待说话,一个削瘦的中年男子快步跑了过来,那人下巴刮的很干净,看不出年龄,肩膀上披着的灰色长巾和头上包裹的灰色薄布,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怎么了?客官,是不是今天的豆脑不合胃口?您别急啊,我马上再叫后厨给您上一碗,来人啊,那个打杂的,快过来,你没看到洒在地上豆脑吗?这么久都不扫,是不是不想干了?对不起啊,您别往心里去,别介意啊,喂,你还愣着干嘛?快扫啊!”

  “哦,是是。”应声的是一个身材瘦弱,表情紧张的青年,宽大的白布长袖不断地从他手臂上滑落,使本就紧张的手显得更加笨拙。

  “所幸的是,它们溃烂的皮肤导致它们非常惧怕水,我迅速钻到水底,毕竟这只是前面湖泊的一段小支流,最宽不过2米,最深也不过3米,我在水底甚至能感受到上面的轻微震动以及不时传来的让人胆寒的怪叫,那些怪物开始扔石头,石头不断地溅起水花,为了防止身体上浮,我拼命的用手抓住水底的淤泥,艰难的向前爬行,湖泊的水不断涌入支流,水的冲击力很大,在水底很难前进。“说到这里,弗掣顿了顿,把瓷碗端起,轻抿一口,然后又将瓷碗轻轻放下。

  “我知道,再这下去迟早会被水呛死的,或者因体力不支浮上去被它们撕成渣,我迅速抽出右手,把左手衣袖快速扯破,用牙齿咬住,并在水底来回摸索,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一个不平整的地方找到一块三十斤左右的石头,我把左手手臂的衣服以及一部分上衣迅速扯烂,把破布从石头底下穿过,并艰难地系在脖子上,拼命向前游去,当时我已经感受到身后的声音和震动逐渐变小,我知道,我已经从那段小支流里游进湖泊了,但我并不敢探头,我快速扯掉破布,游到湖泊中间时的路程才把头探了出来,迅速转为仰泳,在水面上贪婪的呼吸,片刻后,调了下方向,急忙向远处的亮光游去,然后全身湿漉漉的上了岸,在地上大喘气了五六分钟,待力气稍微恢复后,湖口处的镇民楼迅速找来一块硬木板,合力将我抬回了镇上,你看,我脖子后面现在还有一条血痕。”大汉低下头,粗壮的脖子后有一条五寸深的长痕,让人不禁心惊。

  “我有个疑问。”青年凝视伤口几秒后问道,“难道湖泊里没有变异畸形的生物,按理说这么深的伤口,它们应该很容易被血味吸引。”弗掣把头抬了起来,舀起碗中的豆脑,接连吃了几口,轻轻放下勺子。

  “没错,既然会出现那些畸形变异的怪物,那按理说水里也一定会出现怪鱼,但出现怪鱼的不是这片河,而是以前镇上的那条河。”

  “那你的沙棒呢?既然能轻易砸碎它们的骨头,想必一定很重,你竟然有如此重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担心身体上浮呢?”

  “那沙棒的重量有35斤左右,当时为了快速滚下斜坡,直接向叫声最大的地方扔了过去,弓则顺手扔在了地上。”大汉将碗中的甜汁一饮而尽,碗重重的压在了木桌上,片刻后,又端起了另一碗。

  “等等,我还有个疑问。”青年放下手中的勺子,有些疑惑的盯着弗掣。

  “嗯?”弗掣放下手中刚端起的瓷碗,“你问。”

  “就是按你刚才所说的,当时环境十分黑,星星和月亮都没有,而且也不能点火,可以说是那种黑如墨的程度,按理在那种环境下应该是杂草遍地,乱木横生,地面崎岖不平,稍有不慎就会被绊倒,可为什么你走的每一步都感觉很顺利,似乎比走平路还要快,这很奇怪。”说完后,青年紧紧盯着弗掣,眼中的疑惑更重了。

  “哈哈”弗掣发出爽朗的大笑,“看来小哥你刚才听的不仔细啊,我是一名猎者,如果连地形都不熟悉的话,估计早就烂在某个地方了,哪能像现在这样,跟你轻松的说话,对了,小哥,你刚才说的星星月亮是什么?”

  “哦,那星星月亮是家乡对一种发光虫子的称呼。”青年看着桌上的小虫随意的说道,“那是不是太阳一落,整片天空就再也没有光了。”

  ———————————————

  看完不要忘记投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