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科幻小说 > 小柔情 > 第52章 就是欠收拾
九月份, 澜城的秋天虽然还没有来临,但姜鲤却觉得有点冷,甚至还连着打了好几喷嚏。

方险见状停下给她擦头发的动作, 将车内的暖气打开,然后启动车子缓缓驶进小区里。

经过方险的解释,姜鲤才知道原来他是从老宅那边赶过来的, 所以才会这么慢。

方险住的楼层比较高, 32楼。

姜鲤站在电梯里盯着一直往上跳跃的数字, 越靠近32楼心里就越觉得有些微妙。

活了23年,姜鲤这是头一回上成年男性独居的家里,而且还是三更半夜。

就在姜鲤正走神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 门打开了, 方险拖着她的粉色小行李箱率先走出电梯。

见姜鲤还站在里面发呆, 方险按住电梯的开门键, 开口:“不出来?”

姜鲤闻言回过神来, 连忙跨出电梯,方险收起拉杆直接将行李箱提起来, 然后牵起姜鲤的手, 低声道:“跟上。”

姜鲤觉得方险的脚步突然变得有些急切, 她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了,不过还好没走多久, 方险的脚步就在一扇门前停下。

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眼门牌号, 姜鲤就被他抓着手腕拉进门,下一秒双唇就被狠狠的封住了。

方险强势的吻铺天盖地的向她袭来,姜鲤靠在门板上,在黑暗中伸手抵住方险结实的胸膛。

想把他推开, 结果用尽了力气也没能让方险动一动,方险放在她腰间上的双手依旧纹丝不动,双唇毫无保留的向她索取。

姜鲤偏过头,气息有些不稳定:“现在不能亲,我大概是感冒了,会把感冒传染给你。”

双唇突然落空,方险也不恼,双手捧住姜鲤的脸颊,在她唇上轻轻啄了几口,声音有些沙哑。

“我不介意。”方险说着伸手探向门边的开关将灯光打开,然后一把将姜鲤抱到摆在玄关处的小柜子上,渐渐将吻加深。

一吻方罢,心中的思念终于得以缓解,方险用下巴抵住姜鲤的额头,低声道:“我去给你放热水。”说完把姜鲤从小柜子上抱下来,然后往浴室走去。

姜鲤用掌心贴了贴自己微烫的脸颊,虽然看不到,但姜鲤知道,自己的双颊此刻应该很红。

粉色的行李箱正静静的立在门边,姜鲤把行李箱拖到沙发旁边,然后蹲下来从里面找出换洗的衣物。

翻到bra和胖次时,姜鲤往浴室的方向瞄了一眼,趁着方险还没出来的时候赶紧拿出来塞到一会要换上的睡衣里。

姜鲤关上行李箱的时候,方险正好从浴室里出来。

“热水放好了,进去吧。”方险看着她道。

“哦……”姜鲤突然觉得有点害羞了,抱着衣服低头往浴室走去,没好意思抬头对上方险那双炙热的眸子。

在经过方险的身边时,手臂突然被拉住,方险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备用浴巾在洗漱台的柜子下面,洗好之后在这里乖乖等我,我出去一趟。”

闻言,姜鲤终于抬头看着他:“这么晚了,外面还在下大雨,你去哪里?”

方险:“回老宅给你拿点药。”

方险平常很少生病,所以家里没有备药,这个时候外面的药店也不可能开门,所以只能回一趟老宅了,老爷子的医药箱里常用的药品齐全。

“我就是有点着凉了而已,小感冒,一会泡个热水澡睡一觉明天就能好了。”姜鲤抱住方险的手臂,语气有些撒娇意味,“你别出去了。”

对于姜鲤的撒娇,方险不为所动,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难得温柔:“乖,进去洗澡。”

姜鲤被他温柔的语气给蛊惑住了,乖乖的松开他的手:“那我先进去洗澡了,你也快去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免得一会着凉。”

话落,姜鲤抱着衣服走进浴室,门都关上了又再次开门看着方险,神情认真:“你先答应我不出去。”

方险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需要帮忙吗?”

姜鲤闻言一愣:“帮什么忙?”

方险:“洗澡。”

“搓……搓背吗?”姜鲤扒在门框上想了一下,开口,“嗯,好像也不错,我早就想体验一把澡堂子搓澡的感觉了。”

末了,姜鲤又道:“那你是现在进来还是等我泡得差不多的时候进来?”

方险:“……”

他错了。

最后,姜鲤是被方险直接抱起丢在浴室里的,等她泡完澡出来的时候方险已经不在家里了。

深更半夜的,他真的冒着大雨回老宅给她拿药去了?

头发都来不及吹,姜鲤着急的翻出自己的手机给方险打电话,结果一直无人接听。

听着手机里冰凉的“嘟”声,姜鲤急得眼眶都发红了。

雨天路滑,她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姜鲤抱着手机坐在沙发里一直盯着门口看,坐着坐着最后忍不住躺下了。

泡澡之前还没感觉,泡完澡之后突然觉得浑身乏力,姜鲤知道这是因为感冒的原因。

姜鲤躺着躺着不知不觉的就睡过去了,不过虽然是睡着了,但心里一直挂着事,所以睡得并不踏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鲤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听到方险喊她名字,于是倏然睁开眼睛。

当看见方险完好无损的蹲在她眼前时,姜鲤一直高高挂起的心终于落下来,开口说了句“你回来了”之后又合上眼皮睡过去了,这回睡得很踏实。

见姜鲤又睡过去,方险眉头微皱,开口:“姜鲤,起来吃药再睡。”

话音落下,回应他的是一道道平稳的呼吸声,方险无奈的看着沙发里睡得无比安心的姜鲤,伸手捏住她小巧直翘的鼻子。

谁知,姜鲤并没有因此而醒来,反而还给他脸上来了个巴掌,力道还不小,那“啪”的一声在安静的室内尤为清晰。

活了二十八年,方险这还是头一回被扇巴掌,而且罪魁祸还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打了他一掌之后还继续睡得香甜。

方险危险的眯起双眸,直直的盯着已经翻身背对他的姜鲤,突然间被气笑了。

“明天再跟你算账!”

大概是觉得冷,姜鲤一个劲的往沙发里缩,方险无声的叹了口气,直接坐到沙发上把姜鲤半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将已经冲好的药送到她唇边,沉声道:“姜鲤,张口。”

姜鲤哼唧一声不知道说了什么,不情不愿的喝了两口,然后就再也不想张嘴了。

见杯子里的药没剩多少,方险不再逼她,放下杯子把人抱到主卧室的床上躺好。

给姜鲤盖上被子,方险从衣柜里找了身家居服进浴室里冲澡。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方险收到张诚的信息:「哥们,收到来自丘谭的惊喜了吗?」

方险退出微信,抬头看着在他床上睡得正香甜的姜鲤,突然弯了弯唇角。

惊喜么?

确实收到了,不过也操碎了心。

再次到床前确认姜鲤没有烧起来,方险才关灯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

已经凌晨四点半,屋里躺着他喜欢的姑娘,姑娘身上还有他沐浴露的味道,仔细听的话,貌似还能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方险失眠了。

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狗逼”,方险用手臂遮住自己的双眼,尽力不让自己想起睡在他床上的姜鲤。

对一个生病的姑娘生出杂念实在不是君子所为,虽然方险觉得自己从来就不是君子,但他想对姜鲤君子。

比起沙发外的方险,卧室里的姜鲤睡得很好,要不是在梦里闻到一阵让人肚子咕咕叫的菜香味,她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去呢。

厚厚的窗帘没有拉开,卧室里有些暗,姜鲤习惯性的把手伸到床头柜上摸手机,结果手摸了个空,因为压根就没有床头柜。

姜鲤抱着被子坐起来,惺忪的双眼在室内扫了一圈,有些茫然了,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在哪。

“你手机在沙发上。”熟悉的声音突然想起,姜鲤顺声看过去,就看见方险正抱着手臂懒洋洋的靠在门框上看她。

脑海里像是有一束光快速掠过,姜鲤终于想起自己在哪了。

“现在几点了?”姜鲤揉了揉眼睛,问道。

方险走到落地窗前把所有的窗帘都拉开,卧室里瞬间亮了好几倍,不过也没法从外面的日头看出现在的时间,因为外面是阴天,还下着小雨。

“下午1点半。”方险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起来吃饭。”

姜鲤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难怪她会觉得很饿,不过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很好,身上的力气好像又回来了些,虽然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到乏力,但是比起昨晚已经好很多。

“我生病了,浑身乏力,头还有点晕。”姜鲤说着朝站在床前的方险张开双臂,“你抱我起来呗。”

“看来我找的不是女朋友。”方险皱着眉头,虽然虎着脸,但还是如了姜鲤的意,从床上抱起她往卫生间走去。

姜鲤圈住方险的脖子,笑弯了双眼:“不是女朋友是什么?”

方险:“祖宗。”

姜鲤:“哎。”

方险:“……”

就是欠收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