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杀出个轮回方小九白桦 > 第69章 杀苗飞
方小九再一次催动灵力,长枪硬生生的将大鼎定在空中,不得动弹。

苗飞大喝一声飞身而起,举起拳头砸在大鼎之上,从长枪之上传过来的巨力,让方小九的身形开始不断的滑行,大鼎消失,方小九的脚步堪堪停在了擂台的边缘。

苗飞在一次冲了上来,整个人漂浮在空中,全身环绕着玄奥的祭文,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两只拳头带着风雷之声而来。

方小九并没有躲闪,而是将自己全部的灵力调动起来,墨杀在这一刻银芒内敛,收缩在一尺之内,看上去方小九就像是握着一根擎天柱。

“叮!”声音小的就像是一只清脆的铃铛,方小九纹丝未动,反倒是苗飞从空中摔落下来,刚才的那一次反震让苗飞双臂发麻,灵力停滞。

方小九记着柯子明给他留着的字条上写着一句话:斩草除根。既然已经不死不休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喘息的机会。方小九在苗飞弹飞的一瞬间,就紧跟了上来。

苗飞不断的闪躲,于此同时双手掐诀,一个玄奥的祭文出现在他的头顶,绿色的光芒将他包裹,长枪刺在上面,溅起星星火花。

眨眼之间,苗飞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颗参天大树,条条枝桠从空中垂下,带着风雷之声抽打了过来。方小九并不打算将自己的心田至尊释放出来,一方面是担心自己心田至尊遭人窥视,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试试自己现在与灵种境之间,在不释放心田的情况下还有多少差距。

长枪挥舞不断的在与灵树的枝条碰撞,这些枝条有了苗飞的操控,并不与方小九硬碰,反而是不断的缠绕,想要将方小九捆缚。方小九一边闪避,一边将自己的灵力全部催动,涌入墨杀,银芒与血线全部浮现,每一次舞动,都会有一条枝桠断裂,消散在空中。

苗飞看到自己的枝条并没有给方小九带来多少危险,转而将灵树的枝条全都聚集在一起,凝聚出两只巨大的拳头,每一个都比擂台要大上不少,祭文围绕着巨大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下来。

方小九飞身而起,一条银芒对着拳头冲了过去,“轰隆”一声,巨大的拳头向后退缩而去,方小九也从空中落了下来,蹭蹭后退了几步。对决了这一次,方小九的心中已经有了把握了,没等另一只拳头砸下来,方小九又扑了上去。

这一次,巨大的拳头被震散,盘坐在灵树下面的苗飞吐出一口鲜血,狠狠的看着方小九,将自己全身的灵力都涌进了灵种之树,一时间,灵种之树的光华将整个比赛区都笼罩在内,所有人都停下,目光注视着苗飞和方小九的战斗。

“墨杀!”长枪飞舞在空中,一团刺眼的银芒与绿色光芒各占了半边天空,四条血线浮现出来,就像是四条血色蛟龙,围绕着苗飞的灵种之树在盘旋。

“嗤”一声轻响,银芒突破了灵种树的防御,径直扎进了树干,苗飞全身颤抖,脸色苍白,嘴角的鲜血不断的溢出。

这还不算完,方小九催动心典祭文,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灵气漩涡,全都涌进了方小九的体内,得到了灵力补充的方小九,将墨杀全力释放出来,银芒在树干之中不断的肆虐,四条血线将灵树之上的枝桠全部割裂,而且已经突破了苗飞的最后防御,将苗飞的全身划出一道道血痕。

“竖子尔敢!”一道怒音含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向着方小九直扑过来。

刘虎冷哼一声,伸手一挥,一道祭法就出现在方小九的身边,将那道音击给挡下,“不得干扰比赛,否则取消参赛资格。”

“方小九,你要是敢动我弟弟一根寒毛,我必定让你全家不得好死!”一个愤怒的声音从泽伊城的休息区传出来,然而方小九根本没把这句威胁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加紧了灵气的输送。

眨眼之间,灵树就已经枯萎,苗飞的躯壳也已经开始龟裂,大块大块的皮肤开始脱落。

“啊——!”苗飞惨叫一声,心有不甘,可是已经于事无补,方小九的长枪已经刺入了苗飞的身体,血线在苗飞的身体之外快速旋转,方小九将苗飞的身体挑在空中,一掌打出,苗飞的身体在空中猛的炸开,变成了粉末被吹散在天地之间。

“弟弟!”那人惨嚎一声,飞身要上擂台,但是被刘虎一掌击退,“警告一次。”

“孟山城方小九胜!”

方小九听到这句话才从擂台之上下来,王峻和张毅枫激动的流出了眼泪,跟随而来的人已经全部覆灭,孟山城就剩下一个方小九,方小九就是孟山城的希望,要是方小九在败了,孟山城就不再是现在的孟山城了。

“少爷......。”王峻已经说不出话来,方小九只是微微一笑。

“不错,有进步。”戎绒点点头,白桦则赶紧走过来用手帕擦拭方小九脸上的汗珠。

与方小九他们一方不同的是泽伊城那边,刚刚怒吼的那个人叫苗杰,是苗飞的亲哥哥。此刻的苗杰,双拳紧握,目玼欲裂,“我一定要杀了你。”

在观看这场比赛的人都心头一凛,方小九看似极为艰难的赢得了这场比赛,可是在最后那一招,用的极为老辣,不给苗飞丝毫的喘息机会,不止如此,所有人都注意到一个情况,苗飞的躯体在爆炸的时候,里面并没有出现一滴鲜血,全部变成了粉末,这就是说方小九有一种特异的能力,能让人的血液在无形之中消失,这是何其恐怖的绝招。

刘文正和刘虎对视了一眼,面色平静,反倒是叶永思面露沉思,吩咐了身后小厮两句,小厮点点头御空而去。刘文正也看到了这一幕,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比赛一场接着一场,而且越来越艰难,打斗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刘虎宣布今天的比赛到此为止,明天继续。

回到院落之中,方小九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气,在回来的路上,总是感觉到有人在身后盯着自己,如芒在背,很不舒服,自己想要在细细查探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问戎绒,戎绒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方兄!”方小九刚踏入院门,身后就有人喊自己,方小九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在南台书院认识的薛智,方小九让白桦将戎绒扶回房间,自己站在门口将薛智迎了进来。

“薛兄,怎会在此?”方小九问。

“我是来参加武比的。”薛智四下打量了一下,“方兄就一个人参赛?孟山城也不至于破落至此吧?”

方小九苦笑一声,将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薛智点点头叹了一口气,“没办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要是这武比没有那么多的好处,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不说这些了,薛兄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到?报名好像都结束了。”方小九问。

“哦,我南台书院不用参加青州的比赛,只要到皇城露个面就行。”

“还是南台书院舒服,哪像我们还要打死打活的。”方小九笑着说。

“要是师尊有令,我才不愿意来,殊不知,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学问一途才是我毕生追求,对于这些我真的没有兴趣。”薛智苦笑着说。

“就你一人?”方小九问。

“准确的说就我一个闲人,其他人被州府大人和监赛大人请去了,我不愿意,好在我打听到了方兄你在这里,就将信将疑的来了,还真被我找到了。”薛智说。

“我很出名么?”方小九很是疑惑,自己在青州城根本就没有露过面,薛智怎么打听的。

“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好像是泽伊城的人放出话来,要灭了方兄,我这才知道方兄也来参加武比,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今天该去哪里落脚。”薛智打趣说,“方兄,小弟今天就要在你这里借宿了,你可不要拒绝啊。”

“不是你说的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等会我们好好喝一杯。”

方小九招呼王峻准备了一些酒菜,两个人在大厅之中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主要还是薛智在说,方小九在听。一直到了下半夜才各自散去。

安排好薛智,方小九回到屋子里,盘坐在床上,不断的回想今天的所有事情,想到薛智刚才说的话,方小九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泽伊城的人看来是与自己不死不休了,不过自己面对魂海境都有一战之力,不用过多惧怕,在说,这里还是青州城,他们不可能明着来,只要防着他们的暗箭,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方小九正响着,猛的听到耳边有破空之声,连忙闪身躲开,“嗖”的一声,破窗而来的是一支箭,箭身之上还缠绕着一张纸条,方小九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之中,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半晌之后,并没有任何危险,方小九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纸条拆了下来。

“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