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其他小说 > 杀出个轮回方小九白桦 > 第266章 你也要死!
“杀!”为数不多的沧澜众将自己身体之中最后一点灵力凝聚起来,根本不管虚空之力如何侵蚀自己的身体。

血线墨云兽看着沧澜众不顾死活的冲了上来,眼生冰冷。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全都是沧澜众给自己造成,还差一点就将自己的秘密给戳破,他们不死,自己心难安。

血线墨云兽刚准备自己也上去,但是黄金蚁突然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你这是什么意思?”血线墨云兽看着黄金蚁冷冷的说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黄金蚁说道。

“凭什么?”

“我不想让这样一个充满血性的宗族消失。”

“这可由不得你!”血线墨云兽被黄金蚁挡住,之前黄金蚁根本没有办法在全胜时期的血线墨云兽的手下走过一招,但是现在黄金蚁已经突破,而他自己的血气被虚空之力给侵蚀了一大半,两人现在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但是别忘了,血线墨云兽还有手下,那一群墨云兽在他的一声令下,早就与沧澜众战成一团。

茜茜站在所有人的中央,手中紧握着龙纹旗杆,沧澜大旗在她的面前卷起一道道大浪,将扑上来的墨云兽全都阻挡在外面,

子书和洛清漓站在茜茜的左右两边,一座破落的黄金屋,还有一副残破的画卷。荼糜很教主在内在了茜茜的前后,一双巨大的拳头闪耀着不灭的祭文,一个巨大的壳护着茜茜的身后。其余的沧澜众也全都站在了茜茜的身边,他们的身上全都是一块块不断扩张的灰斑。

“沧澜殿,我看谁敢灭!”一道凌厉的气势冲天而起,一道人影从黑雾之中走了出来。

方小九沉寂在那道漩涡之中所展现的祭文当中,直到祭文全都消失,他还是没有从其中回过神来,依然在研究着那些印刻在自己脑海之中的祭文。

他的心田已经完全恢复了,黑色的心田闪耀着一道道黑色的流光,顺着灵种之树的树干一直蔓延。血色的魂海也恢复了不少,但是还没有达到巅峰状态。

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阵刺痛,方小九才从自己的研究当中回过神来。眼睛睁开的瞬间,就看到了残枪的长枪插入了一个陌生青年的胸膛之中。

他想出言提醒,但是他现在根本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残枪的长枪在那名青年的胸膛之上炸出了一个血洞。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方小九始料不及,他不知道沧澜众到底是怎么了?所有的沧澜众像是一头头愤怒的老虎将残枪打成重伤,然后茜茜好像在质问着什么,看到最后,他看到残枪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什么东西,然后爬到了旗杆之下自杀了。

方小九心里焦急非常但是他不了解情况,而且现在的他根本不能动,只能看到连听都不能做到。

就在此时,方小九的身体之中“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黑雾从他自己的身体之中涌出来,将他真个人都包裹在内,不仅如此,他的骨骼之中还有一道道祭文在散发着强烈的光芒。方小九注意到这些祭文,正是自己在漩涡之中观察到的那些祭文。

当这些异象全都闪现出来的时候,方小九的身体已经能动了。就在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血线墨云兽的声音,“给我灭了他们!”

“沧澜殿,我看谁敢灭!”方小九一招手墨杀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慢慢的踏出一步。看似缓慢的一步,其实非常的快,快到极致,瞬间就已经出现在了黄金蚁和血线墨云兽的跟前。

血线墨云兽呆滞了一下,随即笑道:“就凭你一个小小的魂海境修士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方小九冷哼一声并不答话,又是一步跨出,就出现在了沧澜众的前方。茜茜等人都注意打了方小九身上的异象,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观察到底是谁,一幕接着一幕的事情让他们根本想不起,还有方小九。

方小九一出现,手中的长枪猛的一挥,在他的身前就出现了一道血芒,迅速扩散阻挡了扑向沧澜众的墨云兽。这道红光一出现,墨云兽齐齐嘶吼了一声,他们全都向后撤步,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凡是被血芒接触到的墨云兽全都化成一团粉末,消失在了虚空之中。而且从他们身上凝聚出了一道道血一样的光芒融入了方小九的身体之中。

“出!”方小九手中印决变化,一块闪烁着黑色流光的心田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在黑色心田之上,还屹立着一颗黑色的灵种之树,一块翻腾着血色浪涛的魂海包围在二者的周围。那些被方小九斩杀的墨云兽身上凝聚出来的血光,全都融进了魂海之中,让魂海之上的血色浪涛更加的汹涌。

方小九的心田灵种魂海一出现,就想剩下所有的沧澜众全都包括在内。“殿主,我回来晚了。”方小九看了一眼仅剩的几个人。

所有人都脸色苍白,茜茜的手还在用力的擎着沧澜旗,子书和洛清漓早已因为透支自己身体之中的灵力而吐血,荼糜的拳头上没有一丝血肉,全是森森白骨。教主手中的铁锅也已经裂纹密布,支撑不了多久。

乐天躺在他们的脚下,身死不知,其余的沧澜众身上也都个个带伤,在他们的身上还有一块块在不断扩散的灰斑,这些全都是被虚空之力侵蚀的反应。

“救他们。”茜茜直说了这么一句,整个人就昏厥了过去。

“殿主!殿主!”所有沧澜众的心全都跟着揪了起来,要是茜茜在出个什么事情,沧澜殿就真的完了。

子书和洛清漓检查了一遍之后,说道:“殿主只是急火攻心,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将你们身上的虚空之力全都传导给我。”看到茜茜没事,方小九盘坐在原地,急忙说道。回过神来的沧澜众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纷纷将自己身体之中的虚空之力传送给方小九,方小九也照单全收。

因为害怕想上次钠盐给自己的心田失控,方小九一直在默默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这一次涌入进来的虚空之力根本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的伤害。

将所有人的虚空之力全都吸收了之后,方小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其实也没有多少人,除了沧澜的四大战将,加上倒地不起的乐天,现在剩下的不到二十人了。

“血线墨云兽,到你受死了。”方小九站起来,手持长枪看着血线墨云兽。

刚才在吸收虚空之力的方小九,已经从子书等人的口中已经知道了,血线墨云兽的来历。硕大的沧澜殿,现在就剩下自己脚底下不到五丈方圆的地方,其他的全都被墨云兽给吸收了。

就在方小九用自己的心田将沧澜众全都护住的时候,血线墨云兽却咽不下这口气,一声尖锐的啸声响起,所有的墨云兽就像是疯了一样冲了过去。

平时无往不利的吞噬之力,在面对方小九的心田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将一只只墨云兽全都吸入,然后全都分解,融入了魂海之中,有了墨云兽的鲜血的加入,方小九的魂海不断的增强。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方小九说了一句之后,擎着自己的墨杀,一步一步的走向墨云兽。

尽管血线墨云兽对于方小九的表现还是很惊讶,但是自己觉得它肯定那自己没有办法,说不定自己吸收了方小九之后还有可能让自己的血气之力得到恢复。

“他姓方。”黄金蚁看出来血线墨云兽的贪婪,挡在血线墨云兽的面前冷冷的说道。

“不用你提醒。”血线墨云兽对于黄金蚁阻挡自己将沧澜全都灭杀的行为还是怀恨在心。看到血线墨云兽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黄金蚁也就不再阻拦他。一方面他想看看血线墨云兽倒霉,另一方面他也想检验一下传说之中的方氏一门到底如何惊奇。

方小九将自己的心田召回,踩在自己的脚下,身后靠着灵种之树,魂海的浪滔不断的在他的心田之下拍打。

“给我杀了他!”

“墨杀!”血线墨云兽和方小九几乎是同时喊了出来。

方小九的心田灵种魂海全都漂浮在空中,化成一条墨色巨龙,在墨色巨龙的身后还有一张五官清晰的人脸,在不断的咆哮。

漫天的黑雾将黑色的墨云兽全都包裹在内,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方小九和血色墨云兽谁都没有动,用眼光死死看向对方。

纠缠的时间并不是很长,黑雾渐渐散去,重新化成心田灵种魂海回到了方小九的身边,墨云兽也重新聚集在了血线墨云兽的身边。

方小九的长枪一抖,手中印决变幻,“收!”

那些聚集在血线身后的墨云兽一个个全都炸裂开来,化成一滴滴鲜血融入了方小九的魂海之中,没有一只例外的。

在有了这些新鲜血液的融入之后,方小九的魂海再次暴涨,每一道大浪拍打都会遮天蔽日,而方小九自己的身体也闪过一道红光。

“你也要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