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学书屋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 > 第827章 最重要的是人才,你做错了,冷笑话


  李建仁的想法,苏何也是一样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知道哪里来的优越感。

  就陈让那个伯父,酒厂的一个小领导。

  或许有想要采购酒的老板给了酒厂领导一些恭维,加上收入可能比较多。

  陈让这请客,好像有点过继的感觉。

  陈让的伯父,因此就对他家比较照顾。

  或许是因为这些事情,导致她在乡下邻居之间,感觉高人一等的样子。

  但是,这些不是这个女人优越感的来源。

  苏何都有些奇怪,这个女人哪里来的优越感?

  苏何本不想和这个妇女纠缠,打算直接走了。

  他说的很清楚了,他对于陈让一点愧疚都没有。

  从认识开始,苏何基本没有从陈让这里得到好处,反而给了对方不少的人情。

  这人情没有收回来,陈让还想要害他。

  苏何没有计较都不错了,还想要谅解书?

  滑天下之大稽!

  谁知这妇女可能是太溺爱陈让了,毕竟陈让是她过的富裕的保证,又是儿子。

  这妇女害怕陈让坐牢,居然直接跑过来,想要再抓着苏何。

  她的动作自然不会成功,苏何轻易的就避开了。

  加上于途的隔开,陈让妈根本不可能靠近。

  她还叫嚣着:“你不要忘了,你还要从酒厂买酒糟呢。”

  这话里的威胁,真是让人无语。

  苏何本来是不想搭理她的,但听到这一句,还是停下来,回头看了过来。

  这女人之前听陈让伯父说,酒糟的事情,不是苏何求酒厂,而是酒厂要求苏何。

  而且,苏何买酒糟付出了一大笔钱,几乎是每天都有的。

  这些钱,是酒厂很多人的福利。

  陈让妈还有些担心,但刚才太着急了,她忍不住的就喊了出来。

  但看苏何还停了下来,陈让妈觉得,陈让伯父肯定是吓自己的,不肯帮忙。

  大伯不会是想放弃陈让,再找别的孩子吧?

  她自己还有别的儿子,可都是她的宝,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真的过继了。

  另外,陈家陈让伯父这一代,又不是只有她家一家。

  其他的兄弟,也得了一些好处。

  但因为陈让的缘故,她家得到的最多。

  这要是陈让伯父放弃了陈让,那她以后岂不是拿不到那么多钱了?

  那怎么行?

  所以,她必须要做些什么。

  只有保住了陈让的地位,她才能保持原来的那些待遇,也不会将其他的儿子给大伯当儿子。

  苏何有些想笑,这个女人,到底懂不懂啊?

  你要说不懂,她还知道苏何会从酒厂买酒糟。

  可你要说她懂,却不知道这其中的供需关系。

  苏何差点没笑出来,他看着陈让妈说道:“首先,买不买酒糟,不是你说了算的。”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见陈让妈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苏何都不知道她坚定什么。

  这是以为,自己缺了这酒糟,就要损失很大?

  苏何这一次,是真的笑出来了:“再说了,卖不卖酒糟的,陈让他伯父也没有权利定夺。说句不好听的话,他要是在这其中搞鬼,不需要我说话,伊岚就会第一时间找他的麻烦。”

  顿了顿,看陈让妈有些疑惑的眼神,苏何解释道:“哦?你大概不知道伊岚是谁,你可以回去问问陈让。嗯,如果你见得到的话。或者,你可以问问陈让伯父,你就知道了。”

  苏何话就说到这里了,巫翠翠和伊岚的年纪都不小了,陈让比苏何要大一些,但比巫翠翠可是要小很多的。

  女大三,抱金砖。

  陈让要是真娶到了巫翠翠,这金砖都能抱好几块了。

  苏何有些搞不懂,陈让那样子,也不像是没有和女人交往过的。

  难道,陈让就喜欢年纪大的御姐?

  这还真是,能理解。

  有些人的价值取向,这方面的取向,就是这样。

  但是,完全被人拿捏了,这就有点,太蠢了。

  苏何说完这一句,本来是打算离开的,谁知陈让妈还不放弃,还要追上来,并且还威胁道:“你们刚才推了我,你要是不写,我就去报警,把你们抓起来。”

  李建仁还没走,听到这话都要笑出声了。

  苏何耸了耸肩,看着李建仁道:“这人要报警抓你。”

  陈让妈才想起来,刚才不是苏何推的她,是李建仁。

  可这又怎么样?

  “你们是一伙的,我受伤了,你们都要被抓起来。”

  李建仁气笑了:“你要去,就赶紧去。反正你刚才像个疯子一样追过来,我怕你是个神经病,所以伸手推了一把。你也没受什么伤,警察大概也不会听你的话。大不了,我陪你两毛钱,擦点红药水的事。”

  苏何哈哈大笑:“好了,这位大妈。你再这样,我本来对这件事情,只是想要看看警局的处理,我个人并未打算追究。但你要是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要考虑是不是要去法院告陈让了。你相信我,我们公司有专业的法律顾问,一定能帮你家陈让多判几年。”

  苏何有些庆幸,自己早就准备好了要筹办法务部。

  虽然现在只有一个窦丁,但也不要紧,窦丁本身就是法律方面的专家。

  窦丁一个人,就能解决这些问题。

  至于窦丁在帝都,没有回来的问题,也不要紧。

  就是一个电话,还有让窦丁回来的一些差旅费。

  这些,都不是事。

  对于现在的苏何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苏何的话,将陈让妈给唬住了。

  她支支吾吾的说道:“你吓唬谁呢?”

  但话是这样,语气却是十分的怂。

  苏何笑了起来:“众所周知,我们公司的发展一直都是未雨绸缪的。或许你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律师这么一个职业。我建议你回去问问,陈让伯父,或者说张掖可能会知道,你说对吗?”

  苏何说完,朝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张掖苦笑起来,不得不从偏僻处出来。

  李建仁挑了挑眉,苏何这眼神,那是真强。

  人家藏在那边,苏何居然也看到了。

  张掖是真的苦笑,他是后来才知道陈让妈来找苏何了。

  他本来不想来,本来陆子艺的妈妈,张婆婆的那个早餐馄饨的事情,就已经见不得人了。

  他都有些没脸。

  昨天陈让做的事情,虽然没有对苏何造成什么麻烦。

  但陈让确实这么做了。

  昨天陈让伯父就已经解释过了,想要拿酒糟拿捏苏何?

  这是行不通的。

  可陈让妈居然还用了。

  特别是陈让妈一开始说话的语气就不对,大妈啊,你这是来求人的态度吗?

  他来的时候,陈让妈已经追上来了。

  陈让本来不打算出面,只打算等事情结束了,把人接回去的。

  可惜,苏何也看到他了。

  “苏何,好巧哦。”张掖好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苏何瘪瘪嘴:“你可是早就来了,一直躲在那边做什么?”

  苏何的直接说破,让张掖很是尴尬。

  苏何却不在乎,又接着说道:“要不然,你来给这位大妈解释一下,什么叫法律顾问,什么叫律师?”

  张掖其实也是第一次知道苏何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请了法律顾问,请了律师。

  也是,以前苏何的公司,不管是什么交易,都会签订严格的合同。

  这在现在的国内,是极为少见的。

  只是没想到,苏何现在更进一步,自己请了法律顾问,养了律师。

  陈让妈不懂,他其实也不是很懂,但多少听说过这些。

  陈让妈原本以为张掖会解释几句,又或者会帮忙说上几句。

  但张掖只是打了招呼,就对她说道:“伯父让我来带你回去,婶子就别说话了,跟我回去就是。”

  陈让妈不肯回去,对苏何说道:“你瞎说什么?我可不信,我又不是吓大的。”

  还挺时髦。

  苏何轻笑一声:“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厦大的。就你家这智商,估计也考不上厦大。嗯,你家有这么高智商的,能考上厦门的大学?”

  这个冷笑话,这个时候是没有的。

  李建仁听到,顿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张掖其实也想笑,还真没听过这种冷笑话。

  陈让妈没有听太明白,她连碧水市都很少出去,闽南的地方就更不知道了。

  但她没听懂,不代表不知道苏何在嘲讽她。

  陈让妈想要撒泼打滚,但被张掖一把给拦住了。

  “婶子,你想想陈让。你总不想他多判几年吧?”

  苏何点点头:“我不计较,不上告,已经是对你们很仁慈了。要不是看在之前和伊岚合作不错,加上陈让伯父也给了一些方便,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的。”

  苏何说完,再次和李建仁告辞,然后带着于途离开了。

  李建仁也是一样。

  走出去一段路,还能听到张掖和陈让妈的对话。

  这个女人,太彪悍了,说话的声音也大。

  光头突然说道:“老大,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要请法律顾问?”

  李建仁心中一动:“你是怎么考虑的?”

  光头道:“就和何伢子那样的,做什么事情,都考虑好各种后果。你看,就算是咱们去拿货,都是要签订合同的。有问题,直接找合同就可以了。再加上他说的律师,有事情,可以直接询问,很方便。”

  顿了顿,光头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有这个,我们这一次也就不会被人坑了。”

  李建仁沉默,他这一次,确实是被人坑了。

  要不是几个合作伙伴,突然之间就反悔,他也不至于这样。

  还有人赖账,等等。

  这其中,不是没有他那些兄弟的身影。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他从苏何那里拿了一些好东西,打通了一些关节。

  最近,李建仁的触角,也回归了一些豫章。

  所以,他的那些兄弟都有些担心了。

  这才有了这一次的事情。

  兄弟阋墙,果然是一个家族走向灭亡的最大因素啊。

  想老爷子多么英明,他的几个兄弟,却只会窝里斗。

  李建仁差点气笑,上次在老爷子的寿宴上,他是说了气话,要回去抢老爷子的遗产。

  可他不是没有行动么?

  他所得的那些,都是他自己奋斗来的啊。

  李建仁点点头:“我回去就考虑一下。但是这个事情,可能没有这么容易?”

  “为什么?”

  “法律人才不是那么容易招到的,而且待遇要求很好。你知道现在大学生都不愿意跟着私人做事的,这个哪里有铁饭碗香?我都不知道,何伢子是有什么魅力,居然招了那么多的高学历人才。”

  李建仁感慨一声:“我觉得,我们以前的想法都错了。未来想要发展,最需要的,最重要的是什么?”

  “什么?”

  “是人才啊!”

  李建仁觉得自己看清楚了苏何的制胜法宝:“不管是哪个行业,管理人才,技术人才,各方面的人才,我们都需要啊。你看看苏何走的每一步,都是在求取人才。而且,他还无时无刻的在培训,这都是在收集人才啊。”

  苏何要是知道李建仁的感慨,一定会赞叹李建仁的眼光确实独到。

  要是李建仁也看过那一部电影,一定会和小优有共同话题的。

  人才,才是一个企业发展的最重要的动力。

  有资金,有想法,有产品,但还是需要人才来操持。

  那边,苏何走了以后,张掖拦着了陈让妈。

  陈让妈有些歇斯底里,张掖也有些无奈。

  “婶子,我虽然不知道他是否有法律人才。但我知道,他可以出钱找到这方面的人。你要是真的不想陈让被多判几年,你就先歇一歇。这些事情,我和伯父都说了,会帮忙的。你这样捣乱,苏何先天就厌恶了我们,不想和我们谈。到时候,我们怎么谈?”

  陈让妈责怪道:“可是,你们一直不行动。眼看着那个巫翠翠都被抓起来了,陈让没准真的要被判刑的。我害怕啊。”

  谁不担心呢?

  就你一个人瞎担心?

  张掖真是有些服了这个婶子了,事情是你怎么想,就会怎么发展的吗?

  “还有那个酒糟的事情,苏何最后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眼神。怕是酒厂那边会有些麻烦,婶子你这次,真的做错了,大错特错。”

  往后,陈让伯父的日子恐怕都不会和以前那么好过了。

  除了厂长伊岚,还有其他的酒厂领导,都会对他有意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